•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被告人李**、赵**、李**、胡**、刘**、薛**、郝**、杜某某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妨害作证罪一案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5.06.18 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商刑终字第56号

审理经过

民权县人民检察院指控李*、赵*、李*、胡*、刘*、薛*、郝*、杜某某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妨害作证罪一案,民*民法院于2014年12月31日作出(2014)民刑初字第200号刑事判决。胡*、薛*、杜某某不服,分别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商丘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出庭履行职务,胡*、薛*、杜某某及辩护人张*、廉洁、王*、陈*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认定:

(一)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

1.2007年三四月份的一天,李*、胡*、刘*、薛*、郝*伙*某某、李*、庞某某、乔某某、苏某某、王*、郑某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到民权县王桥乡民政所,以照顾残疾人为由向该民政所要钱,并在乡政府院内大声叫骂,围堵、搂抱、殴打工作人员,致使王桥乡民政所无法正常办公,迫使工作人员拿出500元钱后才离开。

2.2007年夏的一天上午,李*、薛*、刘*、郝*良伙同他人以让民权县褚庙乡民政所照顾残疾人为由向该所要钱,并在乡政府院内民政所门口大声叫骂、围堵工作人员,致使褚庙乡民政所无法正常办公,迫使工作人员拿出600元钱后才离开。

3.2007年春的一天,李*、胡*等人伙同李*甲、马某某、苏某某、郑某某、王*(均另案处理)等到民权县孙六乡民政所,以让民政所照顾残疾人为由要钱,在孙六乡政府院内民政所门口,采取叫骂、围堵工作人员、赖着不走等手段,致使该民政所无法正常办公,迫使工作人员拿出500元钱后才离开。

4.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上午,李*、李*、胡*、刘*、郝*、薛*等二三十个残疾人到民权县民政局,以要面粉、被子、钱为由,采取堵大门、到办公室吵闹、围堵、威胁工作人员等方法,致使民政局无法正常办公持续达五个小时,迫使民政局答应给他们发面粉、被子等要求后才离开。

5.2012年9月份的一天,因上级审计机关查出“五保”和“低保”重复人员后,民*政局取消了部分重复人员的资格,李*、李*、胡*、刘*、薛*、郝*等盲、残人员到民政局闹事,采取用盲杖乱捅办公室的门、围堵工作人员等手段,要求恢复取消的资格,致使民政局无法正常办公长达数小时。

6.2012年七八月份的一天,李*组织十余名盲人到民*政局局长刘*甲办公室要求为每一名盲人都办理低保,因不符相关政策遭到拒绝后,上述人员将刘*甲围堵在办公室门口,致使刘*甲无法办公,并将其衣服撕烂。

7.2014年六七月份的一天上午,李*、李*等盲、残人员到民权县民政局查询低保户名单,因各乡名单尚未整理出来,李*等人便在工作人员方某某办公室内吵闹,致使民政局工作人员不能正常办公;当天下午李*又带领李*等十几个盲人专门到方某某办公室闹事,严重影响了民政局工作秩序,迫使于某某副局长给其道歉后才算了结。

8.2013年冬的一天,因薛某某丈夫的电动四轮车非法营运被查,李*、李*伙同李*、王*、庞某某、张*、乔某某(均另案处理)等残疾人和薛某某领着两个孩子到民*通局副局长兼运管所所长张*的办公室要车,采取哭闹、死缠烂磨等方式,致使张*无法办公,最后不得不放车。

(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1.2012年六七月份的一天,李*无理要求民权县供电局对残疾人每月补助10度电被拒绝后,组织盲、肢残人员到民权县供电局闹事,李*、李*、胡*、薛*、刘*、郝*、杜某某等五六十个盲、肢残人员大骂、围堵供电局收费大厅,致使收费大厅无法办公长达两个多小时,严重干扰了供电局收费大厅的正常工作秩序。

2.在民权县城关镇秋水路西段纺织品超市门口,因残疾人李*乙的修鞋摊位与王*的纺织品超市门前空地问题发生纠纷。2014年8月6日,李*、李*、胡*、刘*、薛*、郝*等一二十个盲人到纺织品超市滋事,堵住大门,大吵大闹,致使纺织品超市无法营业达数小时。

3.2007年秋的一天上午,李*、赵*、胡*、刘*、薛*、郝*等人在开车通过民权收费站时拒不缴纳过路费,与收费站工作人员吵闹,并将工作人员王*丙打伤,又在收费站通道堵截半个多小时,致使所有车辆不能通行,严重扰乱了当地的交通秩序。

(三)妨害公务罪

2014年三四月份,在民权县城关镇史村铺,因*某某违章建房,民权县规划执法大队在现场执法时,李*安排盲人程某某等人在工地蹲守,李*还伙同李*等盲、残人员在盖房工地与执法人员大吵大闹,并使用盲杖拍打、威胁、叫骂等方式阻碍执法人员依法执行公务。

(四)寻衅滋事罪

1.2012年四五月份的一天,民权县颜集乡颜集村高*甲与其嫂子李*丙因宅基地发生纠纷,李*丙即联系李*,李*纠集李*、胡*等盲人伙同李*甲、王*、庞某某、乔某某(均另案处理)等残疾人到高*甲家中采取围堵、谩骂、起哄、随地大小便等方式闹事,持续数天,迫使高*甲放弃了宅基地,由李*丙将房子盖起,参与的残疾人每人每天分得100元钱。

2.2013年4月份,因李*丁(已判刑)无故不让鲍某某盖房遭拒,李*丁便从虞城找来数名盲人,并与李*联系,李*又联系李*甲、郑某某、王*、乔某某、张*、赵*、庞某某(均另案处理)等残疾人,多次到鲍某某盖房工地闹事,致使该工地无法施工。

3.2013年8月14日8点多,农场职工李*戊(已判刑)通过虞城的残疾人李*己找到虞*人会长范某某与李*联系,李*又联系了庞某某(另案处理)、郝*等几个残疾人,开四辆三轮车到商丘国营民权农场大门口拉横幅、吵闹,一直闹到17时许,严重扰乱了农场的办公秩序。

4.2013年6月5日,李*、李*等人在民权县“不夜城KTV”唱歌时,因要点歌员的事与歌厅发生纠纷,李*便在歌厅里大吵大闹半个小时,并将房间内桌子掀翻,要求歌厅赔偿,歌厅为了不影响生意就赔偿了李*等人200元钱才了结。

5.2008年夏的一天下午,李*纠集胡*、赵*、薛*、乔某某(另案处理)、郑某某(另案处理)等盲、残人员对民权县和平路东方超市进行围堵,以正常人不能卖剪子、蝇子药为由在超市大吵大闹,阻止购物人员进出长达三个多小时,使超市不能正常营业,后在民警和县残联工作人员的劝说下才散去。

6.2012年7月6日,李*因为民权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没有给其子办理未婚证明,便纠集李*开车到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大声谩骂,吵闹,并将工作人员徐*办公室的门踹坏、桌面掀翻,造成婚姻登记处的工作无法进行半个小时左右。

7.2010年10月的一天上午,李*前丈哥刘*乙往民权县野岗集桑新建超市送“统一绿茶”时与另一家送绿茶的人因价格发生争执,李*纠集胡*、薛*、刘*等五六个盲人到桑新建的新农村超市,以超市老板给对方作证为由对超市堵门闹事达三个小时,后经派出所民警的劝说才离开。

8.2013年夏的一天上午,因*某某(另案处理)开三轮车到民权*中心汽车站拉客,将其三轮车堵在6路公交车前,车站副站长徐*将其三轮车挪开,庞某某大骂徐*,后李*纠集李*、李*甲(另案处理)、乔某某(另案处理)等残疾人到徐*办公室,用拐杖乱敲、大声谩骂徐*,闹了二三十分钟才结束。

9.2013年5月29日下午,李*“盲人协会”的程某某等人在民权县秋水路西段“欧亚裤行”花77元钱买了三条裤子,第二天上午去换时,因所买裤子既脏又烂,裤行不给更换,李*纠集李*、薛*、刘*等盲、残人员围堵在“欧亚裤行”门口闹事两个多小时,使服装店不能正常营业,迫使服装店老板赔付给他们600元钱。

10.2007年麦前的一天中午,在民权县野岗集、野岗乡火烧庙村,因冯某某日杂门市部及其他门市部卖苍蝇、蚊子药,李*纠集胡*、郝*、薛*、刘*、杜某某等十几个盲人以这些生意归盲人经营,其他人卖这类东西都得给他们交钱为由,向冯某某等索要钱财,致使冯某某等人无法营业。被公安民警劝阻后,当日下午上述被告人又领着二三十个残疾人到野*出所闹事。

11.2009年以来,每年的收麦前,李*、胡*、刘*、薛*、赵*、杜某某等盲残人员,以卖蝇子药、耗子药、剪刀等是盲人的专利为由,采用堵门、乱咋呼、搬东西等手段相威胁,强行索取钱财,从野岗集满意烟酒超市、爱家烟酒超市等每次每家分别索取五十、几百元不等的钱财,每年都索取1000余元,共计4000余元。2012年以来,李*安排李*领着一帮盲、残人员在野岗集的以上超市索取保护费。

12.2008年的收麦前,李*、胡*、刘*、薛*、赵*、杜某某等盲残人员,以卖蝇子药、耗子药、剪刀等是盲人的专利为由,采用几十人堵门、乱咋呼、搬东西等手段相威胁,强行索要钱财,分别从龙塘李*庚五金电料门市部索取600元、杨*五金电料门市部索取100元、赵*“平价超市”索取100元、吴*五金电料门市部索取300元、吴*乙日杂门市部索取150元,并强行把8元/瓶的蝇子药以12元/瓶的价格卖给翟某某的“广勤批发部”。

13.2010年10月,赵*在代理联通代办点的情况下又办理移动代办点遭拒,即找李*商量计策,李*组织赵*、胡*、刘*、郝*、薛*等二三十个残疾人到民*动公司闹事,围堵移动公司大门,造成移动公司无法营业达半个多小时。后又在移动公司的餐厅里乱拿乱吃乱吐,迫使移动公司拿2000元才罢休。

14.2007年5月份,因民权县孙六乡杨*乙门市部卖跳蚤药,李*、胡*、郝*、赵*、薛*、刘*等残疾人采取堵门闹事的方式,向杨*乙索要1000元钱,杨*乙被迫给他们100元,后上述被告人又到孙*出所门口随地小便,派出所长又给了100元钱才算了事。

15.2011年9月份,民权县褚庙乡政府工作人员张*在褚庙利河村负责修建公路时,因修路需拆房的刘*(盲人)嫌赔偿少,便与李*商量,由李*带领李*、胡*、郝*等盲人到褚庙乡将张*拉扯到刘*屋内,围住张*纠缠一个多小时才放其走。后李*又给张*打电话,最后褚庙乡政府被迫将8000元补偿款交给李*才算了结。

16.2008年3月的一天,李*以兴达鞋业未交“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为由,伙同赵*、刘*、薛*、胡*、郝*、杜某某等二十余人一块到兴达鞋业闹事,迫使兴达鞋业老板高*乙给其1000元。

17.2008年12月16日,因民权*装公司杨*丙倒车碰住城关镇刘店村的刘*,后刘*的女婿崔某某找到李*,李*便纠集郝*、刘*、薛*等一班盲人到杨*丙家所在的家属楼楼道中闹事。后供电局安装公司共拿出11940元钱才了结。

(五)非法侵入住宅罪

1.2007年秋的一天,民权农场二队的高*因夏邑城关镇城里村的孙某某欠其鱼饲料款,就找李*等盲人去夏邑要账,李*、赵*、刘*、胡*、薛*、郝*等七八个盲人坐高*的车去了孙某某家中,采取堵门、随地大小便、辱骂、摔砸东西、恐吓等手段强行索债,在讨债中赵*还将孙某某的岳母杨某丁打伤。

2.2007年秋的一天,为替高某丙要账,李*、赵*、胡*、刘*、薛*、郝*等盲残人员在山东省曹县郑庄镇孔西村孔某某家中,将孔某某围堵在家中,在其家中闹事,在孔某某写了年底还钱的保证书又从邻居处借来三四百元钱给上述被告人当饭钱后才离开。

(六)妨害作证罪

2012年9月20日,因民权县孙六乡李大坑村的李*与本村村民李*(李*之兄)互殴致伤案,在孙*出所进行刑事侦查过程中,李*唆使证人杨*、云*、杨*等人到公安机关作伪证。李*还以伪证材料多次到各级信访部门无理上访。

(七)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2006年以来,李*接任非法组织“民*人协会”会长,大肆发展成员加入其组织,并收取入会人员一定数量的会费。与李*甲(另案处理)成立的非法组织“民*残协会”、马某某(另案处理)成立的非法组织“民权*人协会”相互勾结,赵*甲为上述三个非法组织的“总顾问”。上述三个非法组织为了各自利益和目的互相利用对方的恶名,互相“捧场”,实施犯罪行为,逐渐发展成为以李*为首、李*、赵*甲、胡*、刘*、薛*、郝*、杜某某为骨干分子,多人参加,组织特征明显、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通过收取行业管理费,插手各种纠纷,帮人讨债,使用暴力、软磨硬赖等手段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寻衅滋事,以满足其无理要求,有组织、有计划地实施犯罪活动。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提升自己的恶名,将原本盲、肢残的弱势群体变为有组织的强势群体,逐渐非法控制了民权县部分耗子药、蚊子药、蝇子药、剪刀等市场,造成恶劣影响。通过收取入会费、管理费、好处费等费用,敛取不义之财,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以支持其违法犯罪活动。上述被告人无视国家法律,称霸特定行业,欺压群众,为非作歹,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社会经济、生活秩序,致使政府公共管理职能受阻。

上述事实有各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李*、胡*组织、领导非法组织“盲人协会”,薛*、刘*、郝*积极参加,杜某某一般参加,李*、赵*多次参加该组织的非法活动,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百姓,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其行为分别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李*、胡*组织、领导,薛*、刘*、郝*积极参加,李*、杜某某参加,多次召集其他残疾人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李*、胡*组织、领导,薛*、刘*、郝*积极参加,李*、赵*、杜某某参加,多次召集其他残疾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李*、李*以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均已构成妨害公务罪;李*、胡*、薛*、刘*、郝*、李*、赵*、杜某某强拿硬要他人财物、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李*、胡*、薛*、刘*、郝*、赵*在替人要账中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李*指使他人作伪证,其行为已构成妨害作证罪。李*、胡*、薛*、刘*、郝*、赵*、杜某某系盲人,对其犯罪可以从轻、减轻处罚;李*在犯罪过程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对其犯罪依法予以从轻、减轻处罚。八被告人犯数罪,依法予以数罪并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十九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

1、被告人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

被告人胡永德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

被告人薛如宣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

被告人刘*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

被告人郝*良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

被告人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被告人赵*甲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

被告人杜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

二审请求情况

上诉人胡*、薛*、杜某某均上诉称: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胡*、薛*另上诉称,不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杜某某另上诉称未参与原判认定的第4起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犯罪及第12起寻衅滋事犯罪,

胡*、杜某某辩护人辩护意见与本人上诉理由一致。

薛*辩护人除同意他上诉理由外,另辩称:1、即使认定薛*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亦属于一般参加,原判认定积极参加不当;2、原判认定薛*参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中第4、5起犯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的第3起犯罪,寻衅滋事罪中的第5、7、9、10、11、14、17起犯罪,非法侵入住宅罪中的第1起犯罪证据不足,不应认定。

二审庭审中,薛*的辩护人提交薛*妻子张*复印件12页,并申请证人李*癸出庭作证,以证明薛*未参与原判认定的第4、5起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及第7起、11起寻衅滋事罪。

本院查明

二审查明,原判认定薛*参与的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中第5起犯罪及寻衅滋事罪中第17起犯罪,认定杜某某参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中第4起犯罪及寻衅滋事罪中第12起犯罪属于证据不足,不予认定,其余查明事实与一审一致,据以采信的证据经核实无误。

现对各上诉人上诉理由及辩护人辩护意见,结合二审查明事实综合分析如下:

1、关于杜某某上诉及辩护人辩称杜某某未参与原判认定的第4起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及第12起寻衅滋事罪的问题。经查,原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未指控杜某某参与第4起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犯罪,亦无证据证实杜某某参与第12起寻衅滋事犯罪,不予认定杜某某参与该两起犯罪。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予以支持。

本院认为

2、关于薛*辩护人辩称原判认定薛*参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中第4、5起犯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的第3起犯罪,寻衅滋事罪中的第5、7、9、10、11、14、17起犯罪,非法侵入住宅罪中的第1起犯罪属于证据不足,不应认定并提供张*住院病历、证人李*癸证言的问题。本院认为,辩护人提交的上述病历仅能证明张*住院治疗情况,与认定薛*是否参与犯罪不具有关联性,不予采信;李*癸庭审证言系在薛*家人找到其的情况下与其他证人一起回忆的结果,且其庭审证言内容前后相互矛盾,不能作出合理解释,具有明显的倾向性,对该证言不予采信。原判认定薛*参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中第4起犯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的第3起犯罪、寻衅滋事罪中的第5、7、9、10、11、14起犯罪、非法侵入住宅罪中的第1起犯罪,有薛*供述、同案犯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但认定薛*参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中第5起犯罪仅有同案犯郝*供述证明薛*去商丘市信访局信访,不能证明薛*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犯罪,不予认定薛*参与该起犯罪;原判认定薛*参与寻衅滋事罪第17起犯罪只有郝*供述,证据不足,不予认定薛*参与该起犯罪。辩护人该辩护意见部分成立,予以支持。

3、关于胡*、薛*均上诉及辩护人辩称二人不构成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的问题。经查,胡*、薛*等人为达到索要钱财等不法目的,聚集多人前往民权县民政局、民权*民政所等国家机关,采取堵门、叫骂、围堵、殴打工作人员的方法,严重扰乱了上述机关办公秩序,致使国家机关正常工作无法开展,造成严重损失,其行为已经构成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支持。

4、关于胡*、薛*、杜某某均上诉及辩护人辩称三人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问题。经查,胡*、薛*、杜某某等人为达到无理要求,围堵民权县供电局等公共场所,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严重影响了上述场所工作、经营的正常进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经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支持。

5、关于胡*、薛*、杜某某均上诉及辩护人辩称三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问题。经查,胡*、薛*、杜某某等人为谋取非法利益、以蚊子药、蝇子药等归残疾人专营、正常人经营必须交钱为借口,采取堵门、搬东西等方式向他人强拿硬要钱财,情节严重;采取聚众滋事方式,强行收取所谓“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数额较大;胡*、薛*另还插手他人民间纠纷,聚众滋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混乱。三人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支持。

6、关于胡*、薛*上诉及辩护人辩称二人不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的问题。经查,胡*、薛*与李*等人插手他人经济纠纷,以索债名义非法进入被害人家中,采取随地大小便、摔砸东西、不给钱不走等在被害人家中滋事,严重破坏了他人生活安宁,其行为已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支持。

7、关于胡*、薛*、杜某某均上诉及辩护人辩称三人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薛*辩护人另辩称即使认定薛*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亦属于一般参加的问题。经查,2006年以来,李*接任非法组织“民权盲人协会”会长后,大肆发展成员加入其组织,并收取入会人员一定数量的会费,实施多起犯罪行为,逐渐发展成为以李*为首、李*、赵*、胡*、刘*、薛*、郝*、杜某某为骨干分子,多人参加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组织特征明显。该组织通过收取行业管理费,插手各种纠纷,帮人讨债等多种方式获取非法经济利益,以支持其违法犯罪活动。并分发于参与人员,具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该组织使用暴力、软磨硬赖等手段实施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寻衅滋事等有组织、有计划的犯罪活动,非法行为特征明显。该组织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提升了自己的恶名,逐渐非法控制了民权部分耗子药、蚊子药、蝇子药、剪刀等市场,称霸特定行业,欺压群众,为非作歹,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社会经济、生活秩序,致使政府公共管理职能受阻。该组织已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胡*组织领导该组织、薛*积极参加该组织、杜某某参加该组织的犯罪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支持。鉴于胡*与李*在参与犯罪次数等方面不同,原判对二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均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量刑不均衡,对胡*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本院认为,原判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认定部分事实不清,部分量刑不当,应依法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十九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民权县人民法院(2014)民刑初字第200号刑事判决对被告人李*、刘*、郝*、李*、赵*的定罪量刑部分、对被告人胡*定罪及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量刑部分、对薛如宣定罪及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量刑部分、对被告人杜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定罪量刑部分,撤销对被告人胡*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量刑及合并刑罚部分、对被告人薛如宣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量刑及合并刑罚部分、对被告人杜某某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定罪量刑及合并刑罚部分;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胡*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与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9月26日起至2023年9月25日止。)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薛如宣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非法侵入住宅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9月26日起至2019年3月25日止。)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杜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0月7日起至2016年4月6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八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商刑终字第56号
  • 法院 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妨害作证罪
  • 案件类型 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公诉机关民权县人民检察院。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胡*,男,1950年2月15日出生。

  • 辩护人张*,河南*事务所律师。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薛*,男,1949年11月3日出生。

  • 辩护人廉洁、王*,河南*事务所律师。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杜某某,男,1982年4月12日出生。

  • 辩护人陈国营,河南*事务所律师。

  • 原审被告人李*(曾用名李*、李*),男,1973年5月9日出生。

  • 原审被告人赵*,男,1970年2月28日出生。

  • 原审被告人李*(曾用名李伟),男,1976年11月7日出生。

  • 原审被告人刘*,男,1954年8月5日出生。

  • 原审被告人郝*,男,1965年8月19日出生。

审判人员

  • 审判长白军绪

  • 审判员陈建国

  • 代理审判员李彦

  • 书记员董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