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陈**滥用职权、受贿,曾英战滥用职权、受贿、行贿、妨害作证,林*甲滥用职权、妨害作证二审刑事裁定书

2014.12.08 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阳中法刑二终字第61号

审理经过

阳江**民法院审理阳江市江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曾**犯滥用职权、受贿、行贿、妨害作证罪、林*甲犯滥用职权、受贿、妨害作证罪、陈**犯滥用职权、受贿罪一案,于2014年10月8日作出(2014)阳城法刑初字第200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陈**、曾**、林*甲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陈**、曾**、林*甲,听取曾**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的方式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认定:

一、滥用职权事实

被告人曾英战、林*甲于2007年6月起分别任阳江市江**育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在任职期间,两人超越职权,以计划生育入户工作检查需要等为由,向双**出所提出须将陆**等122名超生婴儿办理户籍登记,致使陆**等106名不符合入户规定的婴儿违规入户。曾英战、林*甲还向双**出所提出变更户主关系,导致双**出所多次违规变更户籍资料,严重损害国家户籍管理制度,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曾英战、林*甲的行为还致使应收的社会抚养费1703105元人民币没有追缴,造成公共财产的重大损失等严重后果。

被告人陈**于2007年8月起至2012年11月任双**出所户籍管理员,负责人口入户登记、人口信息系统录入等。在任职期间,陈**违反《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户政管理工作的通知》、《广东省公安机关户政工作规范化规定》等规定,超越职权,为陆**等婴儿入户到非婴儿父母的其他人员的户口上,造成陆**等106名婴儿违规入户。后陈**又违反《广东省公安机关户政工作规范化规定》,违规变更户籍资料,严重损害国家户籍管理制度,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二、受贿事实

被告人曾英战共受贿24000元,行贿56000元;被告人陈**共受贿76000元。

三、妨害作证的事实

2012年10月至11月间,被告人林**、曾**等人为应付公安机关调查双捷镇小孩非正常入户问题,多次以配合计生工作检查为由,教唆双捷镇辖区居民黄**等人向公安机关作伪证。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曾英战、林*甲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超越职权,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严重损害国家声誉,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陈**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超越职权,违反规定处理公务,严重损害国家声誉,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三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滥用职权罪;被告人曾英战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被告人陈**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被告人曾英战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被告人曾英战、林*甲指使他人作伪证,其行为已构成妨害作证罪。被告人曾英战在与被告人林*甲的滥用职权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林*甲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曾英战的行为虽不认定为自首,但是被告人能如实供述已被侦查机关掌握行贿、受贿罪的罪行,且被告人曾英战的家属代曾英战退赃24000元,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陈**在犯罪后如实供述自己尚未被侦查机关掌握的受贿同种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三被告人在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应予数罪并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百九十条、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陈**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合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二、被告人曾英战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合处有期徒刑六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三、被告人林*甲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合处有期的合法有效的证件等物品予以返还,缴获的空白出生医学证明封面等证件予以收缴。五、对被告人曾英战退出的赃款2400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二审请求情况

上诉人陈**上诉提出:1、未按规定办理新生儿入户是配合计生办应付上级计生工作,是执行行政命令和所属单位的指示,其主观上没有实施滥用职权的主观故意;2、客观方面,所涉案的106名小孩都符合入户的条件,其是按照规定办理入户,其的行为没有损害到国家的利益,不会损害国家户籍制度,另外涉案的小孩社会抚养费同样可追缴,征收抚养费与其没有关系的;3、其收受他人的财物,是代其单位领取的,其只是履行内勤的职责,其不构成受贿罪。故一审判决认定其犯滥用职权、受贿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二审答辩情况

上诉人曾英战及其辩护人提出:1、一审认定曾英战的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且为主犯,量刑过重。曾英战主观上不存在滥用职权的故意,曾英战只是根据双捷镇党委政府的文件要求,在自己职责范围内完成工作任务。另一方面,曾英战与本案另一被告人作用相当,但量刑比另一被告人重;2、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与实际能否追缴有一定的差距,不能以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直接进行核算小孩的社会抚养费。另外,社会抚养费的征收与小孩入户没有法律上的直接关系,故1703105元的社会抚养费没有追缴并不是曾英战的行为造成的;3、一审仅以黎某某的一份口供证据,作为认定曾英战犯妨害作证罪的定案根据,明显证据不足;4、对一审认定曾英战犯行贿、受贿罪无异议,但应认定曾英战有自首情节。

上诉人林*甲上诉提出:1、在滥用职权犯罪中,其是从犯;2、一审认定造成社会扶养费1703105元没追缴与其无因果关系;3、一审认定其犯妨害作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能成立。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江城区人民法院(2014)阳城法刑初字第200号刑事判决书,对上诉人免于刑事起诉或减轻判决。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

一、滥用职权事实(陈**、曾**、林**)

上诉人曾英战、林*甲于2007年6月起分别任阳江市江**育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在任职期间,两人超越职权,以计划生育入户工作检查需要等为由,向双**出所提出须将陆**等122名超生婴儿办理户籍登记,致使陆**等106名不符合入户规定的婴儿违规入户。上诉人曾英战、林*甲还向双**出所提出变更户主关系,导致双**出所多次违规变更户籍资料,严重损害国家户籍管理制度,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上诉人曾英战、林*甲的行为还致使应收的社会抚养费1703105元人民币没有追缴,造成公共财产的重大损失等严重后果。

上诉人陈**于2007年8月起至2012年11月任双**出所户籍管理员,负责人口入户登记、人口信息系统录入等。在任职期间,上诉人陈**违反《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户政管理工作的通知》、《广东省公安机关户政工作规范化规定》等规定,超越职权,为陆**等婴儿入户到非婴儿父母的其他人员的户口上,造成陆**等106名婴儿违规入户。后上诉人陈**又违反《广东省公安机关户政工作规范化规定》,违规变更户籍资料,严重损害国家户籍管理制度,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以上事实,有经原审法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曾**、林**摘抄干部档案证明表、陈**国家公务员录用审批表、阳江**办公室文件等材料。证明:(1)曾**、林**、陈**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2)曾**自从2005年3月2007年6月,任双**生办副主任;2007年6月至今任双**生办主任。林**从2007年6月开始任双**生办副主任。计划生育办公室负责贯彻执行有关计划生育工作的方针、政策、法规,落实计划生育的任务。(3)陈**在2011年5月至2013年8月任江城**派出所科员。户籍民警的职责,严格执行国家的户口管理政策,法规和公安机关的有关政策。

2、关于户政管理、计划生育及社会抚养费征收的有关规定。

(1)《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摘录:户口登记工作由各级公安机关主管;婴儿出生后一个月以内,由户主、亲属、抚养人或者邻居向婴儿常住户口登记机关申报出生登记。

(2)《广东省公安机关户政工作规范规定》摘录:公安派出所户政管理的职责包括出生等登记;负责职责权限内户政事项的审核、审批工作。出生登记的审核条件:父母或监护人为新生婴儿申报出生登记。审核需要的证明材料:(注:婚生婴儿)出生医学证明、父母结婚证、父母双方的户口簿及居民身份证;(注:非婚生婴儿)出生医学证明、母亲的户口簿及居民身份证。

(3)《阳江市改革户籍管理制度实施细则》摘录:新生婴儿可随父或母入户,凭《出生医学证明》、父母《结婚证》、父母双方的户口簿及居民身份证办理入户手续。非婚生的婴儿入户,派出所组织调查组进行调查、核实,写出调查材料上报县(市、区)公安机关审批,婴儿父母都不愿承担抚养责任的,女方的婴儿可随外祖父母,男方婴儿可随其祖父母落户,凭《出生医学证明》、父或母等人的户口簿及居民身份证办理入户手续。弃婴凭收养证、居民身份证申报。

(4)《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摘录: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领导本行政区域的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镇的人民政府办事处负责本管辖区域内的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贯彻落实人口与计划生育实施方案。不符合本法第十八条规定(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的公民,应当缴纳社会抚养费。

(5)《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广东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摘录: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由县级或者不设区的地级市计划生育行政部门委托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作出书面征收决定,具体工作由所属的计划生育工作机构执行。

(6)双**生办、村委的证明等材料。证明:双捷计生办出具证明、村委会给双**出所出具证明,请派出所配合将李**等多名小孩的户籍资料自行变更,曾英战、林*甲在上述计生办证明中签名。

3、双**生办上报计生数据。证明:双**生办在2007年至2012年上报计生数据中,虚构了罗**等多名孩子父母的事实,违规入户。

4、双捷镇122名儿童入户核查情况一览表、常住人口登记表等。证明:122名超生婴儿已经办理户籍登记,其中106名不符合入户规定的婴儿违规入户。

5、阳江**健院等出具的证明。证明:冯**等98人的出生证为假的出生证。

6、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双捷镇小孩应缴纳社会抚养费等材料。证明:自2007年以来,本案涉案的106名违规入户的小孩中,其中项国盈、陆**、张**、陈**、余**、冯**、麦**、刘**、赖雨*、阮**、李**、卢**、张**、陆**、李**、陈**、张**、易**、郑**、陆**、石**、黄**、冯**、叶**、许**、梁**共26名已查明其亲生父母真实身份情况且属于计划生育政策外生育的小孩,尚未缴交的社会抚养费合计1703105元。

7、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在林*甲处扣押了空白出生医学证明等物品。

8、证人证言

(1)证人甘某某的证言:如果没有双捷计生办和双**委会的证明,双捷派出所是不肯为超生婴儿入户的。为了应付计生检查,双捷计生办主任曾英战、袁**分别要求我提供户口簿给他们,他们后入了4个超生婴儿到刘*(甘某某的丈夫)的户口簿中。经我手写了大概有几十张的证明,将一些超生小孩入户,是袁**或者曾英战叫我写的。

(2)证人韩某某的证言:我在双捷镇任职期间没有为应付计生检查与双**出所协调超生小孩入户的问题。《关于江城区双捷镇要求派出所配合计生工作的情况说明》、《关于请示双捷派出所户政部门配合办理小孩入户和变更的情况说明》这两份说明,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也从来没有人请示过我。

(3)证人关某某的证言:我在双捷镇任职期间没有为应付计生检查与双**出所协调超生小孩入户的问题,我不清楚120多名超生小孩的违规入户问题。镇党政办保管镇政府的印章,大概在09年左右开始实行登记制度。

(4)证人陆*甲(现任双**生办主任)的证言:双捷镇超生小孩是由江**生局委托我镇计生办向双捷户口超生小孩的父母发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分期缴纳社会抚养费保证书》,向超生小孩父母收取社会抚养费。小孩必须随父或母入户。如果小孩不随父或母入户,计生办是不知道其亲生父母的。如果连超生婴儿的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是不可能收取超生婴儿的社会抚养费的。在曾英战、林**任职期间,有100多名超生婴儿包括项国盈、陆**、张**、陈**、余**、冯**、麦**、刘**、赖雨*、阮**、李**、卢**、张**、陆**、李**、陈**、张**、易**、郑**、陆**、石**、黄**、冯**、叶**、许**等26名超生婴儿没有随父或母入户,是不可能收取社会抚养费的。

(5)证人张**(江**户政股的股长)的证言:派出所为新生婴儿入户,如果发现入户婴儿属于超生的,要通报给当地计生部门,由计生部门向超生婴儿父母收取社会抚养费。新生婴儿入户后一般不能变更户籍资料,如果确实发现错了或者改名,需要调查核实,并要有审批手续及附机关的证明,才能变更。

(6)证人林*乙的证言:双捷镇的社会抚养费是由江**生局委托双捷镇政府作出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具体工作由双捷计生办进行。

(7)证人刘某甲的证言:双捷镇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工作是由江**生局委托双**生办进行的。

(8)证人黄*甲(分管双捷计生办的镇委副书记)的证言:计生办的工作职责是做好镇的计划生育工作,征收社会抚养费,负责计生宣传工作等。我分管计生办工作期间,小孩入户需要经过计生办出具书面证明,是为了应付省市计生检查,使公安的数据与计生办的数据保持一致。镇计生办出具证明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小孩的“出生证”上加已核盖章,另外一种是公安已经帮小孩入户了,在计生办上无反映到信息,为了应付检查,计生办出具一个证明要求公安分户而出的证明。镇领导和派出所协调过,主要就已在公安入了户的人员,要求公安在计生检查时将这些人员分一分户,待检查完后,再入回原来的户口。我们是不允许不是本地的人或来历不明的小孩在双捷镇入户的,如果不是本地人,不能在本地入户,计生办不能出具意见,我是不允许这样做的,如果这样情况出具了证明,就是计生办的人隐瞒了真实情况,我没有指示计生办的人这样做的。《关于江城区双捷镇要求派出所配合计生工作的情况说明》、《关于请示双捷派出所户政部门配合办理小孩入户和变更的情况说明》是2012年补的,是曾英战或林*甲拿到党政办公室盖的章。

(9)证人许**的证言:我在2011年8月至2013年负责计划生育工作,之前镇府可能与派出所协调过,需要入户的小孩,家长持有关证件到计生办,计生办会核查相关的情况,在出生证上加“已核”,再盖计生办的公章,然后家长再到派出所进行入户,这样是为了协调公安入户的信息与计生的信息统一。超生的小孩是没有计生服务证的,要缴交抚养费,才能在出生证上加意见。原则上是要缴交抚养费,计生办再加意见的。《关于江城区双捷镇要求派出所配合计生工作的情况说明》、《关于请示双捷派出所户政部门配合办理小孩入户和变更的情况说明》是2012年下半年补写的,当时公安局来查小孩入户的情况补的。

(10)证人黄*乙的证言:我在2012年4月至2013年4月分管计划生育,当时计生办主任是曾英战,副主任是林**、刘**。为了防止计生数据漏报及落实结扎、缴交社会抚养费的情况,镇府与派出所协商要求在小孩入户前要到计生办审核有关的材料手续,如果手续完善,由计生办在出身证上加“已核”两字,再加盖印章。对于超生的小孩,还要落实缴交社会抚养费才可以落户。

(11)证人杨某某的证言:按照户籍管理规定,新生婴儿入户口中,只要提供了入户小孩的出生医学证明,父母的身份证、户口簿,证件齐全就可以入户。但由于双捷镇计生办工作落后,当时的韩某某书记要求派出所配合镇计生办的工作,在办理入户时先由计生办审核是否有出生证等证件,如果是超生的要由计生办追缴社会抚养费才能办理入户。镇领导要求我们配合计生工作是指在派出所依法依规的情况下配合的,没有指示派出所对于超生的新生婴儿进行入户登记。

(12)证人叶**的证言:我到双**出所工作期间,该镇的韩某某书记同我讲过,要派出所配合镇计生工作,我答复韩某某,在不违反户口管理规定的前提下,派出所尽力配合镇计生工作。我不清楚《关于江城区双捷镇要求派出所配合计生工作的情况说明》、《关于请示双**出所户政部门配合办理小孩入户和变更的情况说明》。

(13)证人梁**的证言:在我任双**出所所长的时候,詹湘桃是镇长,她打电话给我,说有计生工作方面的事情的情况需要配合,我说只要不违法的,我们都配合。我不清楚《关于江城区双捷镇要求派出所配合计生工作的情况说明》、《关于请示双**出所户政部门配合办理小孩入户和变更的情况说明》。

(14)证人叶**的证言:2007年,陈**接我的户籍工作。我当时将《出生医学证明》检测板交给陈**、还交待他按说明书使用,不懂就问我。因为检测板的使用说明书讲述的非常清楚,很容易使用,陈**也没有当面向我请教过。

(15)证人陈**的证言:我2012年11月16日负责双**出所的户籍工作。我拿到检测板时,看见一张使用说明书,我详细阅读了使用说明书,拿了一个证试了一下,就知道使用方法了。

(16)证人刘某甲的证言:办理小孩入户需要四证,对四证的鉴别工作由户籍民警陈**鉴别,我有时看见陈**会用那张玻璃镜片对比出生证进行鉴别。

9、上诉人的供述与辩解

(1)上诉人曾英战的供述与辩解:我于2007年7、8月至2013年2月在双捷镇任计生办主任,负责计生办的全面工作,包括小孩出生情况、上环、结扎、征费等工作。计生办共有十多人,副主任是林**、刘**。林**管出生证、上环等入电脑的工作,刘**负责征费及查环等工作。新生婴儿入户原则上要遂父或母入户,不能空挂在双捷户口的户主上。新生婴儿入户要四证一簿,即父母双方的户口簿、结婚证、身份证、小孩的出生证,然后到派出所进行入户登记。在我任职期间,存在违规入户的情况,公安机关调查的122名超生小孩,存在违反规定的情况。部分小孩没有随父或母入户,按规定不能在双捷进行入户登记,但为了配合计生检查,计生办出具了证明,证明中要求派出所帮助这些小孩入户,我及林**在证明上签名,加盖镇府的公章。超生的婴儿入户一般都要求缴纳社会抚养费,但这122名小孩没有缴纳社会抚养费,因为这122名小孩没有上报出生的,所以没有收取社会抚养费,如果收的话,就会被发现超生。

2007年,我在计生办做年报的时候,发现双捷很多超生小孩未入户或者入户的小孩很多是超生。如果按实际如实上报的话,计生工作就会不达标。所以我就向主管计生的副镇长黄**、向书记韩某某和镇长关某某请示,是否可以按其他乡镇的做法,将这些超生的小孩分别入到其他人的户籍内,就看不出这些小孩是超生的。这样就可以规避有关计生政策,不被批评。韩某某和关某某表示同意后,我计生办就根据属于我镇辖区出生小孩的情况,分别入其他的户籍内。超生小孩父母到派出所入户时,派出所入户民警根据我镇领导与派出所协调的结果,叫小孩的父母先到计生办报告,我计生办根据我镇计生的情况,将超生小孩安排入户到其他人的户籍内。具体入户到谁的户籍,是由派出所决定的。我计生办办证明,大概意思是“为了应付计划生育检查需要,现在将某人超生的小孩某某需要分户入户,希望派出所户政协调解决”。袁**收集需要入户的小孩资料,拿到派出所办理入户。这些证明,由我及袁**分别签名,交给党政办盖公章,然后才拿到派出所,再办理入户资料。

(2)上诉人林**的供述与辩解:2007年以前双捷计生工作处于落后状况,被“双黄”警告,并有双捷的书记、镇长、分管计生办领导,计生主任曾经因为计生落后情况被撤销职务。所以韩某某、关某某上任后为改变这种情况,就与双**出所协调,争取在户籍上不显示超生。由计生办收集数据,让各村委会收集超生的新生儿的资料,送到我计生办,由计生办主任曾英战审核把关后,出具相关证明,批量送到双**出所,将这些超生的新生儿的户口入到双捷镇各村的村民户籍中,其中部分超生的新生儿是入到有亲属关系的户籍中,部分超生的新生儿是入到没有亲属关系的村民户籍中,但前提是所入的户籍不能是超生户,目的是为了应付上级的计生检查。我的工作是收集数据,统筹后通知有超生儿的村委有关干部,让他们收集超生儿的资料,送上我计生办,我们计生办收到资料后,由主任曾英战审核把关,再批量送派出所,这些资料一般都是曾英战送的,我只送一小部分。这样就可以应付上级计生检查,达到过关目的。我们镇领导与派出所领导协调达成一份文件,文件内容大概是:1、所有双捷出生的小孩要计生办加意见;2、超生小孩需要计生办给予分户;3、超生小孩不随父、母入户。这份文件是07年起草的,我们计生办也是07年10月左右按文件内容执行的。

2006年底的考核工作中,我镇因计生工作滞后受到市委、市政府的内部通报批评,并要求一年内整改。为此,我镇党委、镇政府高度重视,要求计生部门把计生工作搞上去。当时我在计生办任副主任,发现较多的超生儿未入户,如按正常手续办理的话,那我镇的生育率就低,达不到考核要求,那样我们的计生考核肯定不过关。按照有关政策,我们镇的有关领导就会遭到“一票否决制”。为此,我将有关情况汇报镇领导,经研究后,镇书记韩某某、镇长关某某与双**出所的领导进行协调,要求双**出所配合做好这项计生工作。

(3)上诉人陈**的供述与辩解:2007年我开始负责户籍工作,大概10月底,杨某某教导员同我讲:双捷镇的镇委书记韩某某及镇长关某某对其及所长叶**说,要我们所在小孩入户这方面工作配合计生办处理,如果群众拿着的申请材料没有镇计生办的审核盖印,让我们所不给他们办理入户登记。之后,我就开始配合镇计生办工作。第一,所有小孩入户申请资料必须经镇计生办审核盖印,我们方可办理;第二,凡是超生的新生婴儿,非婚新生婴儿,流动人口的新生婴儿统一由镇计生办提供相关入户资料(四证),然后我就受理计生办提供的资料及办理相应的入户手续;第三,新生婴儿不随父、母入户,在电脑上删除新生婴儿父母姓名、更改父母姓名或者不明确登记父母姓名,以及变更原因和时间,办理该项工作也需镇计生办提供四证以及计生办出具超生新生婴儿须入户或者户籍资料变更的证明。这122名小孩都是超生的,这些出生证都是由镇计生办提交的。

我主要负责身份证办理、户口迁移、新生婴儿入户等。新生婴儿的入户首先由新生婴儿父母或者代办人凭四证(结婚证、出生证、户口簿、身份证)到户籍所在地派出所申请入户登记,然后落户在父亲或者母亲的户口簿。在双捷办理入户还要计生办加具意见,在出生证加具“已审核”,如果要配合计生检查或者超生的婴儿入户,计生办要加以管控,要计生办出具“证明”,正副主任在证明上签名,盖镇府的公章。新生婴儿不可以不随父或者随母入户,但是如新生婴儿的父母双亡,可以随爷爷或者奶奶入户,还有就是领养的小孩,可以随领养人入户。入户后姓名、出生日期、民族不能随意变更,如需变更要严格审批手续,其他项目也要实事求是。如果是出生日期、民族、姓名登记错误,需要小孩父母提供四证给我进行审批,再由教导员杨某某审批,然后报公安分局户政股审批。除此之外,其他登记事项错误,由父母提供四证经我审批核实后,由我直接在电脑上对错误性的事项予以纠正。

11、原审林某甲的辩护人提供的阳江市江城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关于律师调查函》的复函。证实陆**等106婴儿入户后的社会抚养费,如果查实属于超生婴儿,是要继续征收婴儿父母的社会抚养费的。

二、受贿的事实(曾**、陈**)

2009至2012年间,上诉人曾英战收受刘*、陆**、罗某某共73000元,并把其中的49000元送给上诉人陈**,上诉人陈**单独另收受陈**的20000元及曾英战的7000元,即曾英战受贿73000元,陈**受贿76000元。具体事实如下:

(一)2012年,罗某某由于其养女梁**没有《出生医学证明》、《收养证》等入户手续,遂找上诉人曾英战帮忙入户。曾英战联系上诉人陈**,获知可以办理入户手续后向罗某某要10000元作为入户费用,罗某某在市区汇新酒店附近将10000元交给曾英战。后曾英战在同心中学附近将7000元送给陈**,陈**则利用自身职务上的便利,违规为梁**办理入户手续。

以上事实,有原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原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罗某某的证言:2012年夏天,我同李某某讲起我女儿梁**的事,李某某讲帮我约双捷计生办主任一起出来讲讲。后来,计生办主任叫我出去外面讲,说要1万元才能入户。过了几天,计生办主任打电话给我,讲户口已经入好了,叫我拿钱来。我在汇新酒店附近将一万元交给他。

2、证人林**的证言:罗某某说为一名叫梁**的女孩入户,向我借8000元。

3、证人李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7、8月,罗某某找到我,想将其收养的女儿入户在自己的户口内,我将此事告知曾英战,后曾英战、谭**在东记酒店吃饭时商量此事。曾英战对罗某某说“大概需要一万元办理”,罗某某说“没问题”。过后几天,罗某某打电话给我讲:“多谢你了,户口办好了,曾英战已将户口给我了”。

辨认笔录,李某某辨认出曾英战。

4、上诉人曾英战的供述与辩解:小孩梁**的户口是罗某某叫我办的,罗某某在我家附近即汇新酒店附近送给我10000元,我将7000元在陈**的家附近送给了陈**。

5、上诉人陈**的供述与辩解:2012年8月份,曾英战找我帮忙办理小孩梁**入户登记,我帮其办好后,曾英战在我原来的家附近送给我现金7000元。

6、鉴定意见。经鉴定,梁**的出生医学证明为假证。

(二)2009年,刘*由于欧**没有《出生医学证明》等入户手续,遂找上诉人曾英战帮忙入户。曾英战联系上诉人陈**,获知可以办理入户手续后向刘*索要11000元作为入户费用,刘*在曾英战的办公室将11000元交给曾英战。后曾英战在同心中学附近将7000元送给陈**,陈**则利用自身职务上的便利,违规为欧**办理入户手续。

以上事实,有原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原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上诉人曾英战的供述与辩解:欧**的户口是刘*叫我办的,刘*在我计生办的办公室送我11000元,我将7000元送给陈**,3000元自己使用了。

2、上诉人陈**的供述与辩解:2009年年底,曾英战找我帮忙办理欧阳家俊入户登记,我帮助其办好后,曾英战在我原来的家附近送给我现金7000元。

3、证人杨某某的证言。证明:派出所不存在单位的开支由陈**用赃款来开支的情况,因为我所的开支由江**局按每人一千元来给的,如果经费不足可以用追缴反拨的钱来开支。

4、鉴定意见。经鉴定,欧**的出生医学证明为假证。

(三)2011年至2012年间,陆*甲帮助其朋友的小孩余**、冯**、陆**、陆**办理入户手续,但由于余**等人没有《出生医学证明》等入户手续,陆*甲遂找上诉人曾英战帮忙入户。曾英战联系上诉人陈**,获知可以办理入户手续后共向陆*甲索要52000元作为入户费用。陆*甲在曾英战家附近多次将共52000元交给曾英战。后曾英战在同**学附近共将35000元送给陈**,陈**则利用自身职务上的便利,违规为余**等人办理入户手续。

以上事实,有原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原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上诉人曾英战的供述与辩解:小孩余**是陆**请求我办理的,陆**在我家楼下即精华幼儿园门前送给我现金12000元,我将其中的8000元在陈**的家附近送给了陈**,其余4000元自己日常使用了。冯**是陆**请求我办理的,陆**在我家楼下送给我现金14000元,我将其中的10000元在陈**的家附近送给了陈**,其余4000元自己日常使用了。陆**是陆**请求我办理的,陆**在我家楼下送给我现金13500元,我将其中的9000元在陈**的家附近送给了陈**,其余4500元自己日常使用了。陆**是陆**请求我办理的,陆**在我家楼下送给我现金12500元或13000元,我将其中的8000元在陈**的家附近送给了陈**,其余4500元或5000元由自己使用了。

2、上诉人陈**的供述与辩解:2011年11月份,曾英战找我帮忙办理余**入户登记,我帮助其办好后,曾英战在我原来的家附近送给我现金人民币8000元。2012年1月份,曾英战找我帮忙办理冯**入户登记,我帮助其办好后,曾英战在我原来的家附近送给我现金人民币10000元。2011年底或2012年初,曾英战找我帮忙办理陆**入户登记,我帮助其办好后,曾英战在我原来的家附近送给我现金人民币8000元。在办理陆**这段时间里,曾英战找我帮忙办理陆志濠入户登记,我帮助其办好后,曾英战在我原来的家附近送给我现金人民币9000元。

3、证人陆**的证言:我送钱给曾英战叫曾英战帮助四名小孩办户口的事,其中办理余**户口我送了12000元给曾英战;办理冯*均户口均我送了14000元给曾英战;办理陆**户口均我送了14000元给曾英战;办理陆智濠户口均我送了13500元给曾英战。

4、鉴定意见。经鉴定,余**、冯**、陆**、陆**的出生医学证为假证。

(四)2012年,上诉人曾英战为帮其妻弟岑*超生女儿的岑紫萱入户,遂请求上诉人陈**帮忙,陈**提出要7000元的入户费用。后曾英战在同心中学附近将7000元送给陈**,陈**则利用自身职务上的便利,为岑紫萱办理入户手续。

以上事实,有原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原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上诉人曾英战的供述与辩解:岑紫萱是我自己的亲戚,是挂在我的户口下,我没有拿亲戚的钱。但我出了7000元在程马程的家附近送给陈**,陈**帮我办好了户口。

2、上诉人陈**的供述与辩解:2012年7月份,曾英战找我帮忙办理小孩岑紫萱入户登记,我帮助其办理好入户登记后,曾英战在我原来的家附近送给我现金7000元。

3、鉴定意见。经鉴定,岑紫萱的出生医学证为假证。

(五)2012年2月,陈**请陈*乙帮其朋友芦某某的小孩卢**办理入户手续,由于余卢**没有《出生医学证明》等入户手续,陈*乙遂找上诉人陈**帮忙入户。陈**提出要入户费用才能帮忙办理户口,后陈*乙在市区创业路与新江路交界处送20000元给陈**,陈**则利用自身职务上的便利,违规为卢**办理入户手续。

以上事实,有原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原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上诉人陈**的供述与辩解:2012年5月份,计生办的陈*乙找到我,对我讲有一个朋友小孩是超生的,没有手续的想办理入户口,可不可以办理。我讲如果计生办加了意见,可以办理。过了几天,陈*乙拿了小孩办户口的证明及一个户口簿等交给我,叫我帮忙办理。我接过了一段时间,就为小孩卢**办理了入户登记,卢**挂在户主陈*丙的名下,作为陈*丙的外孙子,在户口信息里将监护人变为空白,变更了地址。办好后的一天晚上,陈*乙打电话我,在市区创业路与新江路交界的路口等我。陈*乙上到我的车内将现金20000元交给我,我就开车回家。

2、证人陈**的证言:2012年2月份,我的朋友陈**找到我叫我帮助其朋友卢某锋的小孩卢**办理入在双捷户口,陈**给了我人民币40000元,我找到双**出所户管员的陈**,叫陈**帮助办理。陈**同意了,我将其中的20000元在陈**的家附近送给了陈**,后来陈**帮助按规定不能在双**出所入户的卢**在双捷入了户口。

3、证人陈**的证言:卢**是我儿子陈**朋友卢*和陈**的儿子。当时卢*和陈**叫我儿子陈**帮卢**办理登记入户,并给了我儿子五万元作为活动经费。

4、证人陈**的证言:我受卢**的委托帮其儿子卢**办理入户。我收了卢5万元,后我通过陈**,从那五万元中取出四万元给陈**作为办理卢**入户手续的手续费。

5、证人芦某某的证言:我儿子卢**出生后,我找到陈**,想将户口入户到陈**的阳江户口中。陈**说可以入到他老爸陈**的户口中,但需要五万元,我就往陈**的农业银行汇款五万云整。后来我就收到陈**邮寄给我卢**的户口簿。

6、证人许**的证言:2012年5月4日,芦某某通过其向一名叫陈**的人转账5万元。

7、鉴定意见。经鉴定,卢**的出生医学证为假证。

三、妨害作证的事实(林**、曾**)

2012年10月至11月间,上诉人林**、曾**等人为应付公安机关调查双捷镇小孩非正常入户问题,多次以配合计生工作检查为由,教唆双捷镇辖区居民黄**等人向公安机关作伪证。

其中上诉人林*甲于2012年10月18日至2012年11月29日,以配合计生工作为由,分别找到黄**、黄**、陆**、陆**、陈**、刘*乙、袁某某、秦某某、陈*、卢**、陈**、黄**、刘*丁、甘某某、陈**、李**、张**、冯**等人,教唆上述人员向公安机关办案人员作虚假陈述,虚构黄**、庞*是岗元人民币村委会村民的子女、黄**是黄**超生的女儿并挂户在黄**的户籍内,陆**是陆**的女儿,曾**、刘**分别是陈**、刘*乙的儿子,卢**是陈*的儿子及秦某某的外孙子,卢**是卢**的儿子,因为逃避计生检查而挂户在陈**的户籍内,梁**、陈**分别是刘*丁、黄**的儿子,由双**生办安排入户在黄**的户籍内,甘**是甘某某的儿子,由双**生办工作人员安排挂户在刘**的户籍内,陈**、许**分别是陈**、李**的儿子,张**是张**的儿子,在高州市出生的,由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安排挂户在李**的户籍内,冯**是冯**的女儿,由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安排挂户在陈*的户籍内等事实。

2012年11月下旬,上诉人曾英战、林*甲到双**委会新兴街24号黎某某家教唆黎到双**出所作虚假陈述,虚构黎卓悦是黎某某的女儿,由镇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安排挂户在曾英战的户籍内的事实。

以上事实,有原公诉机关提供,并经原审法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黄**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0月19日13时,我接到计生办袁主任的电话,叫我顶替黄**的身份去派出所录口供,说黄**是我和郭*娣生的第二胎,因为没有钱交罚款,就把黄**的户口落在黄*丁处。随后,我就按袁主任的说法去做了。

黄**辨认出林*甲就是双**生办袁主任,是他要求我顶替黄**向公安机关提供虚假口供的。

2、证人冯某甲(黄**的妻子)的证言:黄**告诉我,2012年10月19日,计生办的袁主任叫他冒充黄**到派出所做假口供,好像是认一个叫黄**小孩的父母的事。

3、证人黄**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0月18日上午,袁**通知我到派出所做调查,他当时教我说,如果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问黄**、庞*两个小孩是哪里人,就让我承认是我村委会的,问为何会入户到我的户籍就说是为了应付上级的计生检查。我不清楚黄**、庞*两个小孩的情况。

黄**辨认出林*甲是其所讲的双**生办副主任袁**。

4、证人陆*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0月19日前,陆**对我说,公安局找我调查陆**的入户情况,就讲是陆**的超生小孩,挂户在我那里的,这样是为了应付计生检查。我们快走到派出所的时候,一个男子就走过来对我说按陆**的说法去说。这样我就在公安面前说了假话。

陆*乙辨认出林*甲就是那个教唆我向公安人员作假口供的中年男子。

5、证人陈**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8日,一名自称是双捷镇政府计生办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我,要求我于11月9日上午带齐证件(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等)到双**出所确定一个叫曾**的小孩资料。9日,我去到双**生办,那个自称双**生办工作人员对我说,过一会有人问我一些关于一个叫曾**的小孩的问题,到时候,我只要承认曾**这个小孩是我和我丈夫曾某某所生并在双捷镇清冲村那里入户就行了。我去到双**出所,按那个人的交待,向公安人员提供虚假证言。我不认识袁某某,我和曾某某有一个女儿曾维洁,曾**不是我的小孩。

辨认笔录,陈*戊未能辨认其声称的计生办工作人员。

6、证人曾某某的证言:2012年9月份一天下午2店左右,我老婆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双**生办的人要我们确认一下证件,带证件去双**生办搞一下手续。到晚上,我问我老婆怎么回事,我老婆说双捷计生办叫我们认一个叫曾**的小孩是我们生的。我不清楚曾**的父母是谁,不清楚曾**户口入在谁处,曾**不是我的小孩。

7、证人袁某某的证言:我不认识刘**、曾**,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我之前不知道他们的户口在我户籍上登记入户。2012年11月9日,通知我到派出所调查的时候,我侄子袁**就同我讲有小孩入户到我处,我才知道这事。当时袁**叫我去派出所说有事要找我调查,我去到派出所的时候,袁**已在派出所了。当时袁给我一个新的户口簿,并同我讲有两个小孩在我处登记入户,要我承认那两名小孩是在我处入户的,我认为没有多大关系的,所以就按照他教我的话去同公安人员讲了。

8、证人刘某甲的证言:是袁**通知我到派出所接受问话的。

9、证人刘**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8日中午,我接到一名自称是袁**男子的电话,叫我带户口簿、身份证、结婚证来计生办核数。第二天我去到计生办门口,打电话给袁**,他带我到双**出所后侧的一间旧楼房的房间里,我看到房里有两个妇女,随后又有一名妇女走过来。这时袁**在房间的一张桌子的抽屉拿出四个《出生医学证明》,分别给我和那三名妇女,并对我们说:“现在江**户政科来检查户口,这里有一些小孩没地方入,现在入在你们名下,你帮帮我们,去派出所说这小孩是你们生的,没事的,只是一个检查,检查完就消掉”。我当时接过袁**递给我的《出生医学证明》,上面写着一名叫刘**的小孩,而父亲的身份信息是我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母亲的身份信息是我妻子卢**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出生医院是阳江**民医院。我说这个事不能乱认,其他三名妇女也提出。袁**反复劝我们,不会有事的,要求我们帮帮他。我见这样就同意帮他,那三名妇女也没有说什么。这时又有一名妇女进来,她对我们说“你们去到派出所一定要按他教你们说的,要统一口径,不然到时说的不一样就不好了”。在派出所,工作人员对我问话时,我就按着袁**教我的话讲,承认刘**是我生的小孩。后袁**要回了刘**的《出生医学证明》。我不认识刘**、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

刘*乙辨认出是袁**(林**)教其向派出所承认刘**是其所生的小孩。

10、证人卢**的证言:2012年11月8日晚,我丈夫刘**问我要户口簿等,说当天中午接到计生办的通知,要求带资料到双**出所接受公安人员的调查问话。9日晚上,刘**告诉我,是袁**要求他向公安作证,刘**和我曾生过一个叫刘**的小孩,并在新塘村的一个未婚老男人那里入了户的虚假证供。

11、证人陈*的证言及辨认笔录。在民警第一次问话之前约一个星期,有一个双捷镇计生办主任找到我,告诉我如果公安机关民警对卢**出生入户情况找我问话,就让我承认卢**是我的儿子。当时见面后,计生办主任将一个叫卢**的小孩的出生证给我,并叫我对公安民警说卢**是我的儿子。我不清楚卢**的出生证是怎么办理的。

陈*辨认出林*甲就是教唆其向公安机关提供虚假证言的计生办主任。

12、证人卢**的证言:双捷计生办的一个主任打电话给我老婆讲卢**出生证的问题,并要求我老婆承认卢**是我们所生,我老婆就对公安民警询问时作了假口供。

13、证人秦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9日,公安人员来调查的时候,镇计生办的袁主任打电话通知我来双捷派出所问材料,在镇政府计生办门口(也就在派出所门口)。袁主任对我说,到时你就说卢**就是你的外孙,这个婴儿是我们村委会陈*和卢**的。

秦某某辨认出袁主任(林**)让他承认卢**是他的外孙。

14、证人卢**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13日下午,我接到村干部秦得志的电话,要求我14日到双**出所接受调查问话。14日9时30分,我来到双**出所后面双**生办宿舍一楼的一个房间,我见到了袁**、陈**及一个穿警服的青年男子。袁**给了我一张卢**的出生证(出生证父母信息栏写着我和陈**的身份信息),让我在公安面前说卢**是我和陈**所生,入户在陈**的户口上,是镇计生办为应付计生检查统一安排的。袁**和那个穿着警服的男子一起向我保证不会有问题。在双**出所接受问话时,我就按袁**教我的那样做了假口供。袁**在教唆我如何向公安人员作假口供的时候,陈**也在场。

卢**辨认出林某甲。

15、证人陈**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13日,双**生办的主任和双**出所民警马*找到我。计生办主任跟我说,要我承认有一名叫卢**的小孩入户到我的户籍,并且与我的关系是外孙子关系,计生办主任对我讲,是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我见他们是干部又是说为了应付上级检查就同意了。我就按计生办主任的意思向调查人员讲卢**是卢**的儿子,为了应付上级计生检查将户口入在我处的。

陈**辨认出陈**、林**。

16、证人刘**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20日,袁**打电话给我,叫我第二天带身份证等去计生办。第二天,我去到袁**计生办的宿舍,袁拿给我一个梁**的《出生医学证明》上面的父母身份情况是我和我丈夫的。袁**说等下派出所问话时,你就说这个小孩是你的第三胎,是挂户在黄*丁处的,袁**一再保证没事的。我在派出所门口见到我丈夫就对他说:“袁**要我认一个第三胎”。之后我就入派出所问话,问话时我就按袁**所教的话向派出所的人说。

刘*丁辨认出双**生办副主任袁**。

17、证人梁**的证言:2012年11月21日,我送我老婆刘**到双**出所作口供。我老婆从计生办出来,对我讲袁**刚才教我承认了一名叫梁**的小孩作为自己的亲生儿子并向公安机关的调查人员作了假口供。

18、证人黄**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21日下午,双捷计生办的袁主任来到我家找到我,叫我去派出所接受调查。到了计生办宿舍,袁主任说等下派出所有人问那两个小孩的父母是谁的,就让我说梁**是清冲刘某丁超生的儿子;陈**是黄屋村黄*戊的超生儿子,是村干部和计生办的人办理入户到我那里的。后来我就去派出所对负责调查的同志讲了那些话。

黄**辨认出袁主任(袁**)。

19、证人甘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甘**不是我的小孩,我对公安人员陈述甘**是我的小孩是双**生办的“阿*”教我讲的。2012年11月22日上午,我带着户口簿、结婚证、身份证等和我村委会书记来到双**生办,在双**生办宿舍一楼的一个房间内,我看见了计生办的“阿*”。“阿*”就对我说,过会儿,有公安人员会找你到派出所问话,如果问你话的公安人员问甘**是不是你生的,你就告诉公安人员,甘**是你生的。如果公安人员问甘**有没有入户,你就告诉公安人员,甘**已经入到村头的刘**的户口上。“阿*”刚说完话,同在那个房间的一个中年妇女就对我说:“如果公安人员问甘**是不是超生,你就说是。如果公安人员问你,有没有交超生罚款,你就说没钱。如果公安人员问你,甘**为什么不随你丈夫姓陈,你就反问公安人员,甘**为什么就不能随你姓”。在公安人员问我话的时候,我就按照“阿*”和那个中年妇女教我说的那样向公安人员作了虚假的证供。当我走出了双**出所的时候,那个中年妇女就问我要回了甘**的出生证,那个出生证是“阿*”见到我给我的。

甘某某辨认出林*甲就是其说的阿*。

20、证人卢**的证言。2012年11月,双**计生副主任袁**打电话给我,叫我通知甘某某去一下计生办配合计生调查,我就打电话给我们村委会的张**去通知甘某某。我和甘某某去到袁**那里,在计生办公室一楼一个房间,袁对甘某某说,让她承认甘**是她所生的孩子,说是公安机关调查的时候就让她这样说,是配合计生工作,没事的,让她照着袁**的话对公安机关讲,甘某某就同意了。

21、证人陈**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23日我到双**出所接受问话的前一两天,我接到一名自称双捷计生办主任的电话,叫我带户口簿、身份证及结婚证到双捷计生办接受调查。23日上午,我去到双捷镇计生办门口,一名年轻男子带我到计生办的宿舍。自称是计生办主任的男子对我说,因计生检查,现有一名寄养在别人的孩子,出生证的父母信息使用了你夫妇的身份信息,所以等下你到派出所接受调查时,向公安承认这名小孩是你们夫妻生的,紧接着这名主任从房里的桌子抽屉拿出了一张小孩的《出生医学证明》并交给我,我看了看,该张出生证上登记的父母信息正是我和妻子黄*戊,而出生婴儿叫陈**。我就按着计生办主任的话承认陈**是我的孩子。

陈**辨认出计生办主任袁**。

22、证人黄*戊的证言。我和陈**只有一个小孩叫陈**。

23、证人黄**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21日下午,双捷计生办的袁主任来到我家找到我,叫我去派出所接受调查。到了计生办宿舍,袁主任说等下派出所有人问,那两个小孩的父母是谁的,就让我说梁**是清冲刘某丁超生的儿子;陈**是黄屋村黄*戊的超生儿子,是村干部和计生办的人办理入户到我那里的。后来我就去派出所对负责调查的同志讲了那些话。

黄**辨认出袁**。

24、证人张**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28日9时左右,我在工厂做工时接到我妻子的电话,称双**生办打电话要我立即回来拿户口簿、结婚证等去计生办核对小孩入户的事情。我回家拿到结婚证等来到计生办,遇到一名男子,刚好一名45岁左右的妇女叫那男子为主任。我就问那个主任,为什么叫我来。那个主任带我来到双**出所后面一间破旧的平房,拿出一个绿色的小本子给我,对我说“你帮我们认这个小孩是你生的,这是应付检查,没事的”。我接过那小本子看是一个叫张**的《出生医学证明》,上面登记的父亲是我的姓名,母亲是我妻子黄*己的姓名。我当时就不同意,那个主任反复劝我,我以为没有事的,就同意了。主任说“等下你到派出所那里问话,你就说张**是你的小孩,如果派出所问小孩在那里抚养,你就说在表哥李**抚养”。到了派出所,我就按照计生办主任教我的向派出所说了。

张*乙辨认出林*甲就是其所说的主任,就是他让我承认张**是我的儿子,并向我提供了张**的《出生医学证明》。

25、证人黄*己的证言。2012年11月底的一天上午9时左右,我接到自称是双捷计生办工作人员的电话,叫张**去计生办核数。后来张**就带证件去了计生办。张**回来就骂我,说计生办的主任塞一个叫张**的小孩给他,要他承认张**是我们夫妇生的。

26、证人冯某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下旬的一天,我接到电话称双捷计生办通知我带户口簿、结婚证、身份证到双**生办核实我女儿冯**的户口情况。到了11月29日上午,我带了户口簿等开车搭我岳父郑某某一起来到双捷镇镇政府。我们来到双**出所门口,一名男子叫我跟他走,同时派出所一名穿蓝色制服的青年男子及一名年约40多岁的妇女也一起跟着我走。三人带我进入双捷派出所后面平房的房间内,那名穿制服的男子就离开了,另一名男子就向我介绍,他是双捷**生办副主任,为了应付上级检查,通知我来的,他打开一张桌子的抽屉,在一叠出生证抽出一张。我打开出生证看,这张出生证的小孩名字叫冯**,而父母信息栏写的是我和妻子郑到的名字。我就问那男子到底是什么回事。那男子对我说“这个出生证是假的,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然后他又吩咐我,等一会向我调查的公安人员问话时,要我承认冯**的出生证是真的,承认冯**是我的亲生女儿,是在岗美卫生院出生的,是为逃避计生检查,才由双**生办工作人员将冯**户口入到一叫陈*的户籍上,且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在帮我入冯**户口时,我没有给任何好处。最后他吩咐我,等问完口供,要将冯**的出生证给回他。在公安人员对我的问话中,我就按照双**生办副主任吩咐的那样,提供了虚假的口供。我根本不知道有冯**的存在。

冯**辨认出林*甲就是其所说的主任。

27、证人郑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的一天,计生干部曾某某要我通知我女婿冯*乙带他们的户口簿、结婚证、身份证到双捷计生办确认我外孙冯**的户口。之后我就通知我的女婿带所有的资料到双**生办确认,到了11月29日上午10时,冯*乙开车搭我到双捷镇派出所门口,一名男子叫冯跟他走,他们进入派出所后面的平房,我在门口等,我听见那名男子讲他是双**生办副主任,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才通知冯*乙来的。我见这样就入了房内。只见那自称副主任的男子在抽屉拿出一张出生证交给冯*乙,要冯一会到派出所接受公安人员调查时,承认出生证的小孩是冯*乙所生的,他保证,只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不会有什么事的。接着那男子就教冯*乙讲话的内容。后来,该男子就带冯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等接受完调查后,男子就将那张出生证拿回了。

28、证人曾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袁**通知其,让其通知冯*乙到双**出所确认冯**的户口。

曾某某辨认出林某甲。

29、证人冯**的证言。我三女儿冯**的户口是挂靠在别人的户籍登记入户的,是挂靠在陈**的,是我朋友阿*帮忙办理的。冯**是2012年2月5日在阳江市保健院出生的。

30证人黎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底,一名自称是计生办袁主任的男子和另外一名男子叫我带身份证、结婚证等到双**出所。我去到派出所后,袁主任给我一个《出生医学证明》,上面写着黎**的名字。袁主任要我承认黎**是我和妻子刘**的小孩。我以为没事的,就按照袁主任教的说了。问话到一半时,我越想越怕。就找借口直接回家了,没有在笔录上签名。我回到家,告诉我妻子这件事。大概过了20分钟,曾英战、袁**和刘*己一起来到我家,曾英战、袁**劝我去帮忙。因为他们几个人都在劝,我认为没有什么事就承认黎**是我所生的小孩。

黎某某辨认出林某甲。

31、证人刘**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一名自称镇计生办的男子找到我老公,和我老公说了几句。到了下午2点钟,我老公说出去。到了下午5、6点钟回来,他说计生办的人用我们夫妻的名字,入户了一个叫黎**的女婴,计生办的人员叫他承认那名女婴是我们夫妻所生的第三胎。过了10分钟,双捷计生办的两个主任来到我家,说要我老公帮忙,求了我老公很久。我老公就应承了。当晚7点,我老公回到家,讲他按计生办教其讲的向公安讲了。黎**不是我们夫妇的小孩。

刘*戊辨认出林**、曾**。

32、证人刘某己的证言及辨认笔录。一天早上,双**生办的曾英战和阿*找到我,说为了应付省计生检查,他们安排一个小孩入户到黎某某的户口,昨天公安找黎来调查。之前他和阿*曾找到黎某某做思想工作,叫黎按照他们教的那样去跟公安人员讲。但黎害怕被超生罚款,没有按照他们教的那样讲。所以他们叫我去找找黎某某,叫他不用害怕,按照他们教的讲法去做。我和他俩去到黎的家,做思想工作。后来黎某某同意按照曾英战、阿*的讲法去做,重新录口供。我不知道他们教黎某某怎样做,但他们是教黎某某讲假话。

刘*己辨认出林**、曾**。

33、证人谢某甲的证言及辨认笔录。2012年11月9日,袁**打电话我,要黎某某帮帮袁**,按照事先袁**和黎某某说的那样去跟公安人员录口供。袁**告诉我,在当天上午,袁要求黎在双捷派出所向公安人员承认有一个户口是黎某某的。黎同意了。但录口供时反了口。我就找到黎某某,黎对我说,袁**要他承认一个小女孩是他生的,假如他承认了,被罚款,怎样办。我说能帮就尽量帮,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第二天,袁**与我一起去找黎某某,袁**对黎某某说,反了口会害死袁**他们一班人的,要求黎按事前的那样向公安人员作供。黎某某后来同意了。

谢*甲辨认出林**、曾**。

34、黄**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黄**、庞*的入户资料发生变更,黄**、庞*以黄*丁外孙女名义入户在黄*丁户名下。

35、陆**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陆**的入户资料发生变更,陆**入户在陆*乙户名下。

36、刘**、曾**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入户数据变动登记表、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1)刘**入户在袁某某户名下。刘**出生医学证明副本为伪造的;(2)2012年6月29日,曾**的入户资料发生变更,曾**入户在袁某某户名下;曾**出生医学证明副本为伪造的。

37、卢**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卢**的入户资料发生变更,卢**入户在秦某某户名下;卢**出生医学证明副本伪造卢**的父母为卢**、陈*。

38、卢**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卢**的入户资料发生变更,卢**以外孙子的名义入户在陈**户口名下;卢**出生医学证明副本伪造卢**的父母为卢**、陈**。

39、梁**、陈**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入户数据变动登记表、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梁**、陈**的入户数据发生变动,梁**、陈**入户至黄*丁户名下。梁**、陈**的出生医学证明为伪造的。

40、甘**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入户数据变动登记表、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2012年5月22日,甘**的入户数据发生变动,甘**入户至刘銮芳户名下。甘**出生医学证明为伪造的。

41、陈**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入户数据变动登记表、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陈**的入户数据发生变动,陈**入户至黄*丁户名下;陈**出生医学证明为伪造的。

42、张**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入户数据变动登记表、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2011年11月30日,张**的入户数据发生变动,张**入户至刘波户名下。张**出生医学证明为伪造的。

43、冯**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入户数据变动登记表、出生医学证明、答复等材料。证明2012年6月3日,冯**的入户数据发生变动,冯**轩入户至陈彩户名下。冯**出生医学证明为伪造的。

44、黎**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入户数据变动登记表、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证明黎**的入户数据发生变动,黎**入户至杨童心户名下。黎**出生医学证明显示的父母为黎某某、刘*戊,且为假证。

45、上诉人的供述与辩解。上诉人曾英战、林*甲辩解没有指使他人作伪证的行为。

全案综合证据

1、证人黄**、黄**、陈**、秦某某、刘**、蔡某某、谢**、陈**、卢**、张**、刘**、陈**、谭某某、陆**(以上十四名证人均是双捷镇下面村委会的干部)的证言。证实2012年10月、11月,上述十四名村干部接到袁**的电话,要求村干部按照袁**提供的式样和已入户的新生儿信息,补办出具入户证明。

辨认笔录,黄某辛等十四人辨认出袁**。

2、双捷镇各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证实双捷镇各村委会分别出具证明,分别称甘**、刘**等小孩是本村的的超生小孩,因计划生育检查工作需要,需办理入户,请派出所户政部门办理。

3、双捷镇要求派出所配合计生工作的情况说明等。证实2007年10月,双捷镇人民政府开始要求派出所户政部门全力配合计生部门的工作,由于镇计生部门报表限于一些指标的要求,不能上报小孩出生又需要申报入户的,只要通过灵活变动数据而避开上级计生检查。双捷镇为完成考核,请双**出所协助配合做好双捷镇小孩出生入户和相关的户籍项目变更登记工作。

4、阳江市公安局对双**出所部分小孩出生登记情况开展调查的通知。证实2012年10月15日,阳江市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双**出所部分小孩办理出生登记不随父母入户的情况。要求江**大队对此进行调查。

5、阳江市公安局江**局刑侦大队出具的《办案说明》。证实自2012年10月16日起江**局成立调查组对双**出所存在的疑似违规入户的情况进行调查,并对相关小孩的父母及其入户的户主进行初查,在调查取证中发现有部分被询问人有隐瞒事实等可疑情况,并于2013年1月21日、2013年2月18日分立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案、妨害作证案进行侦查。

6、抓获经过。证实曾英战在2013年2月20日向公安机关投案;2013年2月20日,民警通知林*甲到双**出所接受问话,将其抓获。

7、《关于犯罪嫌疑人曾英战、林**的破案经过》、《关于犯罪嫌疑人陈**的破案经过》。证明:(1)阳江市江城区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5月31日以滥用职权罪对曾英战、林**立案侦查,并对两人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立案后,曾英战主动交代在为小孩办理入户过程中,收受陆某甲等人的钱;(2)阳江市江城区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在查办曾英战、林**涉嫌滥用职权一案中发现陈**涉嫌为陆**等122名小孩违规入户并违规变更小孩与户主关系,收受陈**、刘**的贿赂等犯罪事实,遂于2013年8月13日传唤陈**至江城检察院询问室进行调查询问,陈**在接受询问时承认其违规为陆**等122名小孩入户并违规变更户籍资料,反渎职侵权局遂于2013年8月13日对其进行立案。立案后,陈**陆续交代其为小孩入户过程中,收受曾英战、陈**等人的钱。

8、双捷镇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出具证明一份。证实曾英战是双捷镇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9、三上诉人的身份证明。证实三名上诉人的身份情况。

10、扣押财物收据。证实2013年10月18日,曾英战的家属代曾英战退赃24000元。

对上诉人曾英战、陈**、林**的上诉意见,经查综合评断如下:

1、关于上诉人曾英战、林**、陈**的行为是否构成滥用职权罪的问题。首先,曾英战、林**、陈**均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符合滥用职权罪的主体资格;其次,从犯罪主观上看,曾英战、林**、明知自己的行为隐瞒超生小孩的真实户籍情况会致使国家财产遭受重大损失,仍放任这种结果发生;最后,从犯罪客观行为上看,陈**明知自己的行为会损害国家户籍管理制度,根据双**生办上报计生数据、双捷镇122名儿童入户核查情况一览表、常住人口登记表、伪造的98份《出生医学证明》等书证,结合三上诉人的供述,能够证实:曾英战、林**向双**出所提出办理户籍登记及户籍变更请求,具体表现为入户材料收集、交收、提交计生办证明等,陈**则根据该请求违规办理户籍登记及相关户籍变更,导致上述106名超生小孩违规入户后,在户籍上未能直接反映出超生小孩及其亲生父母的存在计划生育政策外生育的事实,即隐瞒了本案涉案小孩超生事实的存在。从上述行为造成的严重后果看,一是违规入户和变更户籍资料,损害国家户籍管理制度,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二是因超生小孩及其父母的真实情况隐瞒后而导致因超生等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应收的社会抚养费合计1703105元无法征缴。综上,曾英战、林**、陈**认为其行为不构成滥用职权罪的上诉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2、上诉人曾英战、林**的行为与造成社会抚养费1703105元无法追缴是否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问题。首先,根据《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广东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江城区2006-2012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等书证,自2007年以来,本案涉案的106名违规入户到他人的户籍的小孩中,将造成社会抚养费不能追缴,其中项国盈、陆**、张**、陈**、余**、冯**、麦**、刘**、赖雨*、阮**、李**、卢**、张**、陆**、李**、陈**、张**、易**、郑**、陆**、石**、黄**、冯**、叶**、许**、梁**共26名已查明其亲生父母真实身份情况且属于计划生育政策外生育的小孩,尚未缴交的社会抚养费合计1703105元。其次,曾英战、林**是阳江市江城区双捷镇计生办的正、副主任,征收计划生育政策外生育小孩的社会抚养费是曾英战、林**的职责之一,故曾英战、林**滥用职权的行为与已查清的1703105元社会抚养费无法征收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3、关于上诉人陈**的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问题。经查,陈**在侦查期间稳定供述其收受曾英战及陈*乙二人共76000元事实的经过,而同案人曾英战的供述及证人陈*乙的证言印证了陈**的供述,结合罗某某、刘*、陆**等人的证言及违规入户小孩的户籍情况,足以认定陈**的受贿行为;至于受贿的款项是否用于公务支出,系其受贿后对赃款的处理,不应对其行为性质及具体犯罪数额的认定产生影响,赃款的去向和用途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陈**认为其收受他人的财物,是代其单位领取的,其只是履行内勤的职责的上诉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4、关于上诉人曾**是否具有自首情节问题。经查,曾**虽因妨害作证行为于2013年2月20日到公安侦查机关投案,但并未就其行贿、受贿犯罪行为如实供述,直到2013年9月23日第一次才供述关于其接受罗某某等人的贿赂事实。而证人罗某某于2013年3月28日作出证言证实曾**收受其财物并办理好梁**的户口的事实,陈**于2013年8月16日开始供述其接受曾**贿赂的事实。从证人罗某某作出证言、曾**、陈**作出供述的时间顺序上看,侦查机关掌握曾**行贿、受贿犯罪事实在先,曾**供述在后,曾**的行为依法不能认定为自首。故曾**及其辩护人认为曾**行贿、受贿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5、关于上诉人林**、曾**的行为是否构成妨害作证罪的问题。经查,根据阳江市公安局江城分局刑侦大队出具的办案说明、阳江市公安局对双**出所部分小孩出生登记情况开展调查的通知,证实了公安机关对双**出所存在的疑似违规入户的情况于2012年10月16日进行初查,在调查取证中发现有部分被询问人有隐瞒事实等可疑情况,并于2013年1月21日、2013年2月18日分立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案、妨害作证案进行侦查的事实。而林**、曾**妨害作证的犯罪事实,有黄**、黄**、陈**等多名证人证实林**要求黄**、黄**、陈**等人、曾**、林**要求黎某某向前来调查的公安机关作假证的事实,且有黄**等违规入户小孩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印证上述证言,足以证实上述事实。综上,林**、曾**指使他人作伪证的行为,发生在公安机关成立调查组对双**出所存在的疑似违规入户情况进行一系列的行动调查活动之后,在公安侦查机关立伪造国家证件案之前,这一阶段,林**、曾**实施的上述妨害作证的行为,会妨碍诉讼的正常进行,也即实质上侵害国家司法机关正常的诉讼活动,故林**、曾**的行为构成妨害作证罪。林**、曾**及其辩护人提出林**、曾**的行为不构成妨害作证罪的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曾**、林*甲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超越职权,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且情节特别严重;上诉人陈**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超越职权,违反规定处理公务,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陈**、曾**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曾**、林*甲指使他人作伪证,其行为构成妨害作证罪;曾**行贿陈**的7000元,因没有达到立案标准且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该行为曾**不构成犯罪。曾**、陈**、林*甲在判决宣告前一人犯数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曾**在与林*甲的滥用职权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林*甲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减轻处罚;曾**的行为虽不认定为自首,但是能如实供述已被侦查机关掌握受贿罪的罪行,且曾**的家属代其退出赃款24000元,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陈**在犯罪后如实供述自己尚未被侦查机关掌握的受贿同种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原审判决认定曾**滥用职权、妨害作证和陈**、林*甲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但认定曾**受贿、行贿的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不正确,量刑不当,应予纠正,考虑到上诉不加刑原则,对曾**犯受贿罪的量刑予以维持。上诉人陈**、曾**、林*甲的上诉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第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阳江市江城区人民法院(2014)阳城法刑初字第200号刑事判决的第一、三、四、五项及第二项中对上诉人曾英战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妨害作证罪的定罪和量刑。

二、撤销阳江市江城区人民法院(2014)阳城法刑初字第200号刑事判决第二项中对上诉人曾英战犯行贿罪的定罪和量刑及决定执行有期徒刑部分。

三、上诉人曾英战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合处有期徒刑五年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2月20日起至2017年8月19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八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阳中法刑二终字第61号
  • 法院 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4
  • 案由 妨害作证罪
  • 案件类型 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公诉机关阳江市江城区人民检察院。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男,1983年2月11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原系阳江市公安局江城分局双捷镇派出所民警,户籍所在地江城区。因本案于2013年8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月31日被逮捕。现押于阳春市看守所。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曾**,男,1975年2月20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原系江城区**育办公室主任,江城区双捷镇人大代表,户籍所在地江城区。因本案于2013年2月20日被抓获,同年2月21日被刑事拘留,3月29日被逮捕。现押于阳春市看守所。

  • 辩护人郭*,广东德良(阳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甲,别名袁**,男,1976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原系阳江市江**育办公室副主任,户籍所在地江城区。因本案于2013年2月20日被抓获,同年2月21日被刑事拘留,3月29日被逮捕。现押于阳春市看守所。

审判人员

  • 审判长赖定琳

  • 审判员周俏

  • 代理审判员陈仲贯

  • 书记员陈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