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吴**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01.12 冕宁县人民法院 (2014)冕宁刑初字第7号

审理经过

冕宁县人民检察院以冕检刑诉(2013)0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犯交通肇事罪、妨害作证罪,于2013年12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亢某某、郑某某、陈*又以被告人吴*为被告、中国人民*司**公司为第三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冕宁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陆*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亢某某、郑某某、陈*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被告人吴*,第三人中国人民*司**公司委托代理人邱*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冕宁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9月27日,被告人吴*、姜某某、赵某某、余某某等人驾驶车牌为川W70817的小型越野车从安岳县回西昌,途中吴*与赵某某轮换开车,当晚21时许,当吴*驾驶至国道108线2692KM+80M时与行人陈*相撞,导致被害人陈*当场死亡。吴*等人未下车查看,快速离开现场。经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吴*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2012年10月8日,冕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调查到该事故车辆,吴*采用威胁等手段指使余某某、赵某某等人作伪证,使办案部门错误的将姜某某作为肇事司机进行司法处理。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并在肇事后逃逸,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应当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吴*以威胁等方法指使余某某、赵某某等人作伪证,侵害了司法机关正常的诉讼活动,造成司法机关对姜某某的错误指控,其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九条之规定,应当以妨害作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被告人吴*的行为应当以交通肇事罪、妨害作证罪数罪并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现将本案依法提起公诉,请予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称,因为被告人吴*的违法犯罪行为造成陈*甲死亡,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人吴*赔偿陈*甲死亡赔偿金人民币357980元、丧葬费8万元、陈*乙抚养费55876元、陈*某、亢某某扶养费34922.5元、农用车停运损失24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砂场停工损失231222元。并由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吴*辩称,我没有逼迫他们去作伪证。工地上离不了我,工人要工资要吃饭我不能进去。是给他们四个说过到交警队做假证。(对附带民事原告的赔偿要求)我肯定是要赔偿,数额太大我无法支付,我现在不但身无分文还欠了几十万的外债。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2年9月27日,被告人吴*、姜某某、赵某某、余某某等人驾驶车牌为川W70817的小型越野车从安岳县回西昌,途中吴*与赵某某轮换开车,当晚21时许,当吴*驾驶至国道108线2692KM+80M时与行人陈*相撞,导致被害人陈*当场死亡。吴*等人未下车查看,快速离开现场。经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吴*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2012年10月8日,冕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调查到该事故车辆,吴*指使姜某某到公安机关自首、并指使秦*、余某某、赵某某等人作伪证证实姜某某为车辆驾驶人,使办案部门错误的将姜某某作为肇事司机进行逮捕、起诉。

另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吴*为无证驾驶,其所有的车辆川W70817仅购买交通事故强制险;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亢某某婚后育有四个子女。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并经法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足以认定,本院予以确认。

(一)、书证: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

2、被害人死亡证明书;

3、驾驶人、机动车查询结果;

4、事故现场、肇事车辆及死者照片;

5、户籍证明;

6、扣押物品清单;

7、情况说明;

8、交通事故责任认定。

(二)、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吴*在公安侦查阶段的供述和辩解,2012年9月27日下午1点过,赵某某开我的车载着我、姜某某、余某某从安岳出发到西昌,在高速公路锅底凼加油站听大车驾驶员说泸沽塌方了,我们到了冕宁收费站就下了高速路,过了十多分钟赵某某说他累了要休息一下,我就说我来开,赵某某就把车交给我开,我开车走了20多分钟,我开的车就挂倒什么东西听见“砰”的一声,我没有停车检查就走了,之后我们就顺着老108回西昌了。第二天才看见挡风玻璃右下角裂开了,我就叫姜某某和我堂弟吴某甲把车开到修理厂去修,修车时才知道保险杠也裂了。我没有驾驶证。公安机关查到我们的车以后,10月8号,秦*、赵某某、姜某某、吴*、彭*、吴*、房东邓某某、王某某就在我们租住的房屋里面商量怎样处理这起交通事故。当时我就说我去自首,赵某某就说你去自首的话你的工地怎么办,这么多工人的工资怎么办,我就赌气说那你去?他说我咋个可能去,之后我老婆姜某某就说她在家里面也挣不到钱,也还不起工人工资,由她到交警队去说是她开的车,我也就默认了。中午,就由吴某甲开车把姜某某送到冕宁交警队了。由我老婆来交警队顶包,我在外面找钱来处理死者的赔偿和工人工资,当时在场的人都知道。发生事情的时候我在开车,赵某某坐在我后面,余某某坐在副驾驶座上,姜某某坐在余某某后面。当时车子在四档,时速在九十至一百之间,没有发现前面有人,感觉撞到的是伞一样的东西。

(三)、证人证言:

1、证人邓某甲证实,2012年9月27号晚上,我在我家里面二楼睡觉,9点过的时候我听见一辆小车往泸沽方向过,同时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我就想是不是车上的东西掉下来,我没有起来看,那辆车过了2、3分钟我又听见一辆小车往泸沽方向走,后来又陆陆续续有车过,过了20多分钟,我就把窗子打开看,看见有一个人躺在公路对面,我就急忙打电话报警,过了一会儿警察和被撞到人的家属就来了。我家在公路边上住了几十年了,是大车还是小车,往哪个方向走我一般都听得出来。

2、证人陈*,那天我在家里面看电视,听到“砰”的一声,过了一分钟左右我就出门看,一辆从泸沽往冕宁方向的货车车灯照在公路上,我就看见公路上有一把伞,有一个人躺在公路上,我就喊隔壁的刘*家的人,刘*家的人还没有出门我就回屋子里面去了,我回屋子里面的时候是21时25分。

3、证人曾某某,川W70817奇瑞瑞虎越野车是我卖给吴*的,2013年9月23号10点左右在西昌长安街“全意洗车场”交易的,写得有买卖协议。这辆车的右前大灯、挡风玻璃、引擎盖的漆和我卖给他时不一样。

4、高某某证实,川W70817在我们修理厂修过,换了前保险杠、右大灯、接雨板,引擎盖敲补喷漆等,来修车的是一个外地口音的男子,一只眼睛有一点小。

5、证人刘某某证实,我作为姜某某交通肇事一案的律师,是吴*委托的,第一次会见姜某某,姜某某给我说这件事是吴*干的,她是帮吴*顶罪的,她一直哭着说吴*没有良心不管她,我就明确的告诉她,如果顶罪是事实应该向公安机关反映。

6、证人邓某某证实,姜某某发生交通事故后在我家院子里面商量过,我就说了一句把能收的帐收回来把事了了,我就没有说什么了。我只知道出了交通事故,不知道是谁开的车。

7、证人王某某证实,大概是在吴*从安岳回来的第三天听见吴*一家子在楼下闹,才知道吴*家的车在冕宁撞到人了。姜某某去冕宁自首的那天,看见姜某某、吴*、秦*、赵某某、邓某某、吴*、吴*的大哥大嫂还有几个在这里租房子住的人在一起,姜某某和吴*正在争吵,秦*给我说“王*,出了这么大的事,现在吴*要去坐牢”我就问他怎么回事?秦*说他们家的车在冕宁撞死人了,车是吴*开的,他们一家商量由姜某某去坐牢,吴*在外面挣钱。我说你们还是依法办事,哪个撞到的哪个去坐牢,不然以后查到了不好说。姜某某还在和吴*的一家人因为顶罪的事吵,我就给姜某某说有什么事好好说,你们怎样商量的怎么办,然后姜某某就哭着去收拾衣服了。

8、证人吴某甲证实,车子是我开去修的,我当时感觉是发生交通事故,我不敢说,我就问秦*,秦*说挂到树枝了。当时秦*、赵某某说是姜某某开的车,但在2013年春节听吴*说是他自己开的车,吴*原话是给我说“我在外面好挣钱去赔,话说回来我去借钱也好借一点。”

9、证人吴*丙证实,我二哥家的车出了事,我当时不知道是谁开的车,姜某某被抓进去半个月,我在吴*的工地放线,我就给吴*说现在二嫂进去了,你要想办法把死者家属赔好把这件事了了,吴*说他晓得,我接着问他你们那天出事故究竟是谁开的车?他说是他开的,不是姜某某开的。2012年10月8号,我到吴*家去,姜某某、赵某某、秦*、吴*、吴*乙家两口子都在,我进门秦*就给我说吴*这件事怎么办,我说他们家不急不愁,在屋里唱歌跳舞的,姜某某听见我这样说就和我吵起来,她问我你的意思是喊我去?我说我没有权利喊你去,既然事情出了外面总要有一个人来挣钱解决死者家属的问题,姜某某又跟我吵,我就说不管你们哪个去,吴*乙(吴*和姜某某的儿子)我来抚养,姜某某说不要我抚养,我就说不要我抚养算了,我就出门了,出门就遇见房东邓某某家两口子进去,我到外面去了一趟,回来时姜某某他们已经去冕宁投案了。

10、证人秦*证实,2012年9月27日,我和老婆儿子开一个奥拓车,吴*、赵某某、姜某某、余某某开一辆越野车(车*W70817)一起回西昌,晚上冕宁到泸沽的高速公路封闭,我们就下了高速公路往西昌方向走,当天晚上雨很大,回到西昌后我们的两架车都停在住处,第二天早上我看见吴*的车子挡风玻璃撞烂了,我就问吴*,吴*说是撞在树枝上了,之后吴*就喊吴*把车开去修好了。过了几天,交警大队找到我,我才晓得吴*的车子撞到人了,交警大队的人找到吴*了解情况后,吴*姜某某就商量事情怎么办,后来大家商量后决定由姜某某去顶替吴*承认肇事逃逸,由姜某某去交警队自首。吴*还当着我们说姜某某去自首了,我15-20天就找律师把她保出来,之后姜某某就把自己的戒指、耳坠、项链交给彭*,由吴*开车把我、余某某、赵某某、姜某某送到冕*警大队自首。路上我们走的是老路,赵某某当时还叫姜某某记住三个点,一是电杆厂,是姜某某换车开的地方,二是复兴镇有一棵大树那里姜某某把车交给赵某某开的,三是撞人的地点。我到交警队是按之前商量好的就说是姜某某开车撞到人的。商量的时候有吴*、姜某某、赵某某、余某某、吴*、吴*、吴*、彭*还有房东家的人。当时我们以为没有多大事,姜某某说她进去了把她老公换出来,她那样说了,所以我们就做了假的供述。

11、证人赵某某证实,2012年9月27日,我和姜某某、吴*还有一个姓李的女的(具体姓名我不知道)从安岳开车回西昌,一开始是我开的车,过了成都以后吴*说他要开车,我寻思车是他的,我就把车给他开了,晚上21点左右听说高速路封了,就从108国道,这期间都是吴*开的车,这时雨很大雾很浓,视线不清,我就坐在驾驶座后面睡着了,过了一会儿,我们好像撞上什么东西,这时我就醒了,我就问吴*撞上什么东西了,他说没看清,然后我们就继续开,车开的很快,开了20里地左右,我就叫他停车了,我下车看见车已经坏了,吴*说车不能上高速路了,那个姓李的就说她知道路,然后我们就按她说的回了西昌。第二天吴*的弟弟把车开去修了。过了一个星期冕宁交警大队给吴*打电话说叫把车送去,这时我就知道出事了,后来我知道撞死人了。然后我们回家合计,让我姐姜某某去替我姐夫吴*坐牢,当时要是吴*去坐牢就没有人挣钱了。姜某某告诉我说是她家合计好的,如果我不说是我姐开的车,我姐夫会想办法把我送去坐牢,我也挺害怕我姐夫会做出这件事,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按我姐说的做了为证。这次是因为我姐夫不管我姐了我才翻供的。

12、证人余某某证实,2012年9月27日吴*、姜某某、赵某某和我从安岳回西昌,因为我晕车坐在前面,当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吴*继续将车往前开,开了四五公里吴*就下车让赵某某开车,吴*问我是否还有别的路到西昌,我就说还有一条老路,于是赵某某就开车从老路回西昌了。三四天以后吴*的弟弟告诉我说吴*撞到人了,交警已经在找他了,过了几天,吴*和姜某某来我住的地方对我说如果交警来找我做笔录时就说是姜某某开的车,姜某某自己也愿意帮她丈夫顶替,吴*在外面收钱来赔付死者的费用,我们是亲戚,他们让我这样说,我就这样说了。

13、证人姜某某证实,2012年9月27日,赵某某驾驶川W70817号车车上坐着我、吴*、余某某从安岳回西昌,在成都进高速路第一个服务站吴*给赵某某说他来开车,赵某某没说什么就把车给吴*开了。到了冕宁马尿河收费站工作人员说高速公路不通叫我们下高速,我先去就开着车顺着国道108到了复兴镇,当时雨下得很大,吴*开的车撞到了什么东西“砰“的一声,有一把雨伞从车头飘了过去,我们车上的人都知道,但吴*没有停车继续开走回西昌了。当我们知道我们的车撞死人以后,2012年10月8号冕宁县交警大队的说我们的车涉嫌交通事故把车暂扣,我们在从冕宁回西昌的路上秦*提议说让我来替吴*顶包到交警队来自首说车是我开的,吴*也赞成,我和赵某某没有说话。到了西昌我们租住的房屋,我和秦*、秦*的老婆、吴*、吴*、彭*、吴*、邓某某、邓某某的老婆我们九个一起商量怎样处理这件事。开始吴*叫赵某某顶包,赵某某不干,赵某某劝我不要顶包,吴*、秦*、邓某某、邓某某的老婆就给我做工作,说如果吴*进去了我们这一家就完了,我又不会挣钱,我进去了吴*会尽快找钱把我取出来,我一直替我这个家着想,若我不作伪证我们这个家就毁了,我就一直坚持说是我驾的车。现在吴*不管我了,我感到后悔,我在这里替他受过,他在外面逍遥,所以我把真相说出来。余某某没有和我们一起商量但是吴*他们给她做了工作叫她统一口径顶包的事情。10月8号中午12点过,吴*驾驶他的车车上有我、秦*、赵某某送我来交警队自首的路上,我们顺着108国道从西昌到冕宁,路上我和赵某某看了事故地点指给吴*和秦*看,又到了电杆厂的位置,我编造了电杆厂的换人的假话,后面他们也按我所指的现场来编造。

(四)、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

(五)监控视频。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无证驾驶机动车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并在肇事后逃逸,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吴*在发生交通事故后,指使他人作伪证,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规定,构成妨害作证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附带民事原告就被害人的死亡提出被告人吴*赔偿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农用车停运费、砂场停工费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最*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就附带民事原告提出的被害人丧葬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三百零七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六十九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吴*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

(刑期自2013年6月27日起至2025年6月26日止。)

二、由被告人吴*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被害人陈*甲丧葬费人民币17936.50元;

三、由第三人中国人民*司**分公司在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亢某某、郑某某、陈*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凉山彝*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二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冕宁刑初字第7号
  • 法院 冕宁县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4
  • 案由 妨害作证罪
  • 案件类型 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公诉机关冕宁县人民检察院。

  •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男,1936年12月11日出生,系本案被害人陈*之父。

  •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亢某某,女,系本案被害人陈*之母。

  •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某某,女,系本案被害人陈*之妻。

  •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乙,女,系本案被害人陈*甲之女。

  • 委托代理人陈显坤。

  • 被告人吴*,男,1974年4月15日出生,因涉嫌交通肇事罪,于2013年6月27日被冕宁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1日经冕宁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冕宁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冕宁县看守所。

  • 第三人中国人民*司西昌支公司。

  • 法定代表人陈*,系该公司经理。

  • 委托代理人邱尼古,系该公司职工。

审判人员

  • 审判长李陆云

  • 审判员袁明华

  • 陪审员陈国培

  • 书记员余元正(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