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甘肃省山丹县人民检察院重大责任事故罪一案二审刑事判决书

2012.09.28 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2)张中刑终字第38号

审理经过

山丹县人民法院审理山丹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赵*、黄*、吴*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妨害作证罪、包庇罪一案,于2012年7月6日作出(2012)山刑初字第5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赵*、黄*、吴*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审查,询问上诉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依法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7月,被告人赵*收购了山丹县*责任公司,该公司在山丹县老军乡羊虎沟矿区有井湾矿井一处。2007年9月18日,被告人赵*在山丹*管理局对该公司进行变更登记,山丹*管理局重新换发了法定代表人为赵*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营业期限为2007年9月18日至2007年10月31日。经营期满后,该公司再未续办营业执照。2008年8月,根据上级主管部门的规划,“山丹县*责任公司”与“山丹*村煤矿”和“山丹县花寨子乡煤矿”进行资源整合,拟成立“山丹县金湾煤矿”,在整合方案中明确要求,整合期间,未经验收达标和未取得相关证照,不得组织生产。2010年4月至2011年5月,山*监局等有关部门先后多次对井湾矿井进行安全检查时,发现该矿井存在违法组织生产、安全设施不完善等违法违规问题,并多次责令做好通风、排水工作,未经批准不得擅自组织人员入井作业。被告人赵*、黄*无视国家煤炭安全管理规定和主管部门的执法指令,依然违法组织人员生产。2011年7月2日,被告人赵*又安排被告人黄*组织人员下井进行采煤、维修作业,被告人黄*便安排带班班长辛*带领矿工龙锦国、高*、刘*、魏*、吴*、吴*、向*、陈*、朱受益等人下井在该矿东二级下山三水平巷道进行违法采煤、维修作业。工人上班时在没有对有害气体进行检测情况下,盲目开启局扇造成供电线路中明接头产生火花引起局部瓦斯爆炸,致巷道内作业的辛*、魏*、吴*、吴*、向*当场死亡,刘*轻伤。

另查明,事故发生后,被告人赵*在与遇难矿工亲属处理赔偿事宜期间,授意处理事故的黄*、王*、王*、张*、龙生国等人以高额赔偿为条件,与被害人家属达成一致意见,签订了虚假赔偿协议,编造了被害人向光德系心脏病突发死亡,吴*、吴*、辛文财系交通事故死亡的事实。赵*授意被告人吴*将魏*死亡一事承担下来,对外称魏*死于被告人吴*在山丹县东乐乡境内的交通事故中,并安排龙生国多次向魏*妻子王*交待,要王*对外称魏*死于交通事故,并让王*签了其准备好的魏*死于吴*交通事故的虚假协议。2011年7月23日,甘肃煤*州监察分局在调查“山丹县金湾煤矿”事故时,被告人吴*等人依照赵*的授意,作了魏*系吴*驾车肇事致死的虚假证言。同月27日,甘肃煤*州监察分局将吴*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移送山丹县公安局,2011年8月1日,被告人吴*等人向公安机关作了同样的虚假陈述,山丹县公安局遂于同年8月2日对吴*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立案侦查。2011年8月3日被告人赵*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了煤矿事故真相及指使吴*等人作伪证的事实。同日,被告人吴*供述了其受赵*指使隐瞒煤矿事故真相,虚构魏*系其驾车肇事致死的事实,山丹县公安局于同月5日将吴*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撤销,对被告人赵*、黄*重大责任事故案立案侦查。2011年8月29日黄*主动投案,供述了矿难真相。

还查明,事故发生后,被告人赵*及其近亲属赔偿了被害人向光德、吴*、吴*的近亲属各项经济损失每人80万元、赔偿了被害人辛*的近亲属各项经济损失92万元、赔偿了被害人魏*的近亲属各项经济损失77.8万元、赔偿了被害人刘*各项经济损失11万元,以上款项全部履行完毕。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被告人及辩护人提供并经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关于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黄超犯重大责任事故罪的证据

1、甘肃煤矿安全监察局兰州监察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甘)煤安监*移刑责移送字[2011]年第(02)、(03)号,证明经甘肃煤矿安全监察局兰州监察分局审查群众举报山丹县金湾煤矿发生多起死亡事故瞒报,因有关举报内容查证属实,目前已确定造成5人死亡,1人重伤。2011年8月4日依法移送山丹县公安局对涉案人员立案调查处理。

2、甘肃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甘肃省矿产资源开发整合总体方案的通知及山*煤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证明,证明依照甘肃省矿产资源开发整合总体方案的通知的规划,山丹县金湾煤矿属资源整合煤矿,由山丹县*责任公司井湾矿井、山丹*村煤矿、山丹*乡煤矿组成。在整合方案中明确要求,整合期间,未经验收达标和未取得相关证照,不得组织生产。

3、甘肃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证明、煤炭企业主要经营管理者安全资格证书及矿长证,证明2010年8月4日赵*取得《矿长资格证》和《矿长安全资格证》,黄*取得《安全资格证》,上述证件有效期均为三年。赵*取得矿长证,资格类型为煤矿主要负责人,有效期为2010年8月至2013年8月,工作单位为金湾煤矿;黄*取得矿长证,有效期为2008年9月至2011年9月。二被告人均负有组织、指挥煤矿安全生产管理职责。

4、两份甘肃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证明甘肃省工商行政管理局预先核准赵*投资的企业名称为“山丹县金湾煤矿”,核准期间为2008年9月1日至2010年3月10日、2010年4月13日至2010年10月12日。

5、山*监局现场处理决定、县政府督查责任表、安监局责令改正指令书、现场检查记录,证明2010年4月27日,5月5日、5月19日、8月21日、9月26日、11月11日、12月9日、2011年3月1日、3月9日、3月24日、5月6日、县安监局等有关部门检查时发现停产整合的山丹县*责任公司有进行井下排水、出煤迹象,瓦检系统不能正常使用,瓦斯探头未按规定校检,未经验收擅自组织人员入井采煤、维修等情况,责令山丹县金湾煤矿停止井下采煤、维修作业、做好通风、排水工作,杜绝组织生产。

6、被害人刘*的陈述,证明我是金湾煤矿井下推矿车的工人。2011年7月2日上午10点多,领班的高*领着我、辛*、魏*、龙锦国,还有六个四川人,一共十一人下井进行维修。下井时辛*带了瓦检仪,但是否进行了检测我没看见。十一点刚过些,我提掉一车渣,又推了一辆空矿车正往里走,忽然一股黑的气流迎面扑来,我就啥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已经在医院过了四天了。当时我是推车的,高*在车场抽水,龙锦国在大车场开绞车,魏*也是推车的,出事时辛*、魏*和六个四川人在里面清理铁轨、顶板上的煤渣。

7、被告人赵*的供述,证明我在经营山丹县羊虎沟煤矿(整合后称金湾煤矿)。上级部门以整合为由,致使我矿各类证照迟迟不能办理,巷道多处坍塌、冒落,只好组织工人进行维修,在维修过程中遇到煤就偷偷采了一点,用于维持工人工资。我们矿副矿长是黄*和吴*两人,他们都是安全副矿长,都有安全矿长证。我担任煤矿矿长职务。2011年7月2日我打电话给矿上的黄*,让他负责组织工人下井维修作业。当日11点左右,我接到黄*的电话说井下发生事故了。到下午1点,我到矿上,黄*说下井的有11人,安全班长兼瓦检员辛*带人下的井。矿上刘*(受伤)已经在地面上了。我到井下有呛人的混合气味。经抢救,三个四川人、辛*和魏*当场就死了。事故发生后我没有向县煤监局、安监局等相关监管部门报告,我安排隐瞒煤矿事故是因为整合期间的煤矿手续不齐全,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害怕,心存侥幸没有敢报告。金湾煤矿事故发生后我安排黄*、王*、龙**、赵*、袁*、王*先去永昌殡仪馆送辛*的尸体,让龙**和袁*留在永昌照料,王*、赵*、王*到张掖把魏*的尸体送到张*医院太平间。我开车和田*、龙锦国还有矿上的两个四川人把受伤的刘*送到了武威*十医院救治。张*、高*开车拉的向*、吴*、吴*的尸体送到武威,把向*的尸体送到武威*十医院太平间,把吴*、吴*的尸体送到武*医院太平间,具体停放事宜由高*办理。我与死者家属签订了假的死亡赔偿协议,就是为了隐瞒煤矿事故。火化厂要三个四川人的相关证明,我就花了1500元钱,从办假证的人处弄了山*医院的死亡证明和老军乡政府的便函。

8、被告人黄*的供述,证明我担任金*矿负责抽水的班长。7月1日,矿上休班放假。7月2日早晨,赵*打电话让我安排其他人干活,10点半左右,辛*、高*、龙锦国就带领刘*、魏*、吴*、吴*、向*、陈*、朱受益、陈*下井作业。高*去井下车场抽水,龙锦国在上面车场维修巷道,其余人到井下东三水平接近300米处对倒塌的支架及风巷的煤渣进行维修和清理。11点高*打电话说井下出事了,我赶紧给赵*打电话,之后我就下井,在井下三水平车场看见高*、龙锦国、陈*、陈*、朱受益牵着刘*向外走,当时刘*浑身黑乎乎的,前额头发已经烧焦,脸上有血,我安排龙锦国赶紧往地面上送刘*,其余人跟着我走,走了不远就有刺鼻的烟瘴。我们又并了一台风机通风,边通边走。此时赵*也赶到了井下和我们一起走到三水平接近300米处,先看到吴*、吴*、向*趴在巷内,又往里走看见魏*、再往里是辛*,他们当时已经死了,之后我们就将他们抬到了地面上。矿上的风机就一直没有停过,出事前一直在通风。矿上的瓦检检测系统运转是否正常我不知道。矿上的瓦斯监测系统探头我不知道是否按时间、按规定校验,我没有校验过。矿上的瓦检工作是由龙*国干的,辛*也跟着干,龙*国当天请假了。当天辛*是否携带瓦检仪我不知道。在维修的过程中遇到煤也顺便采一些。组织工人下井没有经过上级部门的批准和批复,都是矿长赵*安排的。回到地面后**安排运送尸体,有赵*、我、王*、龙*国、袁*、赵*、王*开着赵*的面包车拉着辛*、魏*的尸体,先将辛*的尸体送到永*民医院太平间,停放手续是龙*国办理的,赵*让袁*、龙*国留下看着。从永昌回来到山丹高速公路东收费站,我和赵*下了车,王*、王*、赵*将魏*的尸体送到了张*民医院太平间。

9、证人高*的证言,证明2011年7月2日10点多钟,我、龙*、魏*、辛*、刘*和六个四川人(吴*、吴*、向*、陈*,另外一个姓陈、一个姓朱。)下到井下,我到井下车场开始抽水,龙*到离我40米的绞车房去开绞车,其余的8个人到我们下面的二级巷三水平(也称四水平)200多米处进行巷道维修,魏*和刘*负责运输电机车,辛*和六个四川人负责清理巷道。11点多钟我正在维修水泵,其中下到井下的三名四川工人跑到我跟前说:“井下一股黑烟,我们呛得不行,你赶紧下去看走”,我就喊上龙*跟着三个四川人到井下查看,去到距他们工作的地方大约80多米处,巷道内烟雾太浓,无法前行,我们又加了一台通风机,通了一阵风,我们又往前走了大约20多米,就看到刘*趴在巷道内,当时刘*已昏迷,我们就让龙*赶紧把他救到了地面,我和三个四川人又返回去救人,到了他们工作的地方,看见巷道内每隔几米就躺着一个人,我们发现他们已经死亡,死亡的是吴*、吴*、向*、魏*、辛*。魏*前额及头发有烧焦的痕迹,裤裆处也有烧了的痕迹,其余的人没看出有什么变化。我们下井的11个人当中,有瓦斯检测员辛*,他佩戴了瓦斯检测仪。我用井下的电话给地面通知的。

10、证人龙锦国的证言,证明2011年7月2日早晨9时许,黄矿长(黄*)召集矿上的工人在金湾煤矿新*开会,大约到10点多,先有辛文财带的几个人下的井,随后高*带着我也下井了,大概一个小时后,高*扶着刘*从井下工作面出来了,高*让我把刘*扶到井口上的煤台房子里,过了一会,老板赵*和田*来了,让我把刘*抬到车上。赵*、田*还有我把刘*送到武*医院的烧伤科住下了,赵*给了我一千元钱,让我照顾刘*。

11、证人陈*的证言,证明赵*的煤矿7月2日井下发生了瓦斯燃烧事故,当天下井的有四川籍的我、朱受益、向*、吴*、吴*六个人。10时左右,带班班长辛*领我们下井,先通风二十多分钟后就到东巷的工作面开始采煤,采了大约一个小时,我听到巷道一声爆炸声,然后一股黑烟喷出来,我和朱受益就立即到巷道的通风口处,一个山丹的矿工给地面打了电话,从地面下来五六个人,拿的通风带,我们到冒了烟的巷道里,在距回风巷约20米左右,刘*在这个地方,再往里走一百七八十米处是姓魏的,再往里约三四米是吴*、吴*、向*、辛*四个人。然后把五个人抬了出去,抬到主巷道,先救出的那个人活着,另外五个人都死了。我和朱受益在一个工作面采煤,吴*、吴*、向*三个人在一个工作面采煤。冒出来的烟很呛人。我们救出来的人,三个四川人没有发现有伤,辛*和姓魏的脸上有些血。我们下井没有戴急救器。

12、证人朱受益的证言,证明赵*的矿7月2日发生事故了,死了五个、伤了一个。当天是一个姓辛的带班班长领着两个机车工(一个姓魏、一个姓刘),九个采煤工正常下井干活,我和陈*一班在车场边上干活,向光德、吴*、吴*三人一班在四水平巷最里边干,还有四个山丹人,他们在离车场较近的地方采煤。姓辛的向巷里边走了,过了几分钟我听到巷里有爆炸声,紧接着就从平巷里吹出了一些煤屑,过了几分钟,爆炸后产生的烟就吹到了我们采煤的地方,我和陈*呛得不行,就从平巷出来到车场透气,我们呆了一会觉得烟小了,就又回到平巷去看,就碰上了先后出来的四个山丹采煤工,我们一起去接风袋,往里走了大约30米左右,就发现姓刘的机车工躺在地上,我们把他抬到通风的地方放下,又赶紧往里走,烟很浓,我们当时没有其他防护设备,就都退回到车场给地面打电话。电话打完没一会,黄*和姓高的几个负责人就下到了车场,我们把姓刘的从井下运出,同时组织人员对四平巷内通风,等我们到里面时五个人都已经死了。我们从听到爆炸到救援,有三个小时左右。

13、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明刘*文头面颈部、双上肢烧伤,面积13%,枕骨骨折、下颌骨骨折、盆骨骨折,左枕部头皮下血肿、头皮挫伤,刘*文综合评定为轻伤。

14、物证防爆开关、煤矿用电容式发包器、风筒残片、电线、井下烧焦残片、电缆线,证明矿井中发生了瓦斯爆炸事故。

15、甘肃省煤矿*丹县金湾煤矿“7.2”瞒报事故现场勘查情况及现场勘查照片、张掖市矿山救护大队《关于山丹县金湾煤矿主井侦查情况的报告》,证明该矿东三水平运输巷内曾发生过局部瓦斯爆炸,爆炸地点确定为第七上山巷口。

16、证人龙锦国、田*、陈*、龙*国、王*、王*、张*的证言,证明王*、赵*、黄*、袁*、龙*国、赵*、王*开的车,车上拉着两具尸体(一具是辛*的尸体,一具是魏*的尸体)。把辛*的尸体送到永昌殡仪馆,让袁*和龙*国留下处理善后的事情。后王*开车与王*、赵*、将魏*的尸体送到了张*医院。龙锦国、田*、陈*将被害人刘*送到了武威*十医院。高*及三个四川人,由张*开车把向光德的尸体停在武威*十医院,然后又把吴*、吴*的尸体停在了武*民医院太平间。

17、证人高*、陶*、肖*(武威*十医院工作人员)的证言,证明2011年7月2日晚七八点武威*十医院来了一个病人叫刘*,陪刘*来的大概有4、5个人,当时病人不能说话,一起来的说是在山丹煤矿被蒸汽或瓦斯类的气体烧伤了。同来的人让陶*联系一下太平间,陶告诉了管理太平间的高*的电话。到22时许,来了一辆面包车将一具尸体停放进太平间的冰柜,因没有详细的尸体登记表,接收人高*在本子上记了“山丹无名尸体一具”。那具男尸穿衣服时,没有明显的外伤,衣服上、脸上有黑灰,好像是烟熏下的。

18、证人姜*的证言,证明我在凉州殡仪馆工作。吴*、吴*、向*三个死者就是在凉州殡仪馆火化。这三个死者火化时提供了山丹县老军乡政府的介绍信、家属身份证明、家属火化声明。登记编号分别为吴*568、吴*569、向*570。

19、永昌县*服务中心停尸登记表及证人曹*的证言,证明2011年7月2日,永昌*务中心停放过一个叫辛*的死者。死者身上、脸上都是煤渣子,脸部有几处小伤口。7月5日下午,来了一辆白色面包车把那个叫辛*的死人拉走了。

20、张*民医院太平间尸体管理登记表及证人张*的证言及四份辨认笔录、照片、名单,证明7月2日晚上10点左右,从医院急诊上送来一具尸体,当时魏*过来的时候身上盖了一条黄色的军被,人全是黑的,一看就是个挖煤的,来人说是煤车翻掉后压死的。尸体管理表填好后赵*和王*签了字。

21、证人何*、潘*、潘*、孙*的证言、收条及凉州区殡仪馆火葬登记表、火化证明存根及虚假赔偿协议、赵*提供的山丹县老军乡政府便函31、38、37号、山*医院死亡证明及鉴定书,证明何*是四川省南江县和平乡铁炉村支部书记,潘*是吴*之妻,潘*是吴*之妻,孙*是向*之妻。2011年7月2日晚与吴*等人一起在山丹金湾煤矿干活的四川籍民工李*、潘*、孙*分别电话告诉潘*、潘*、孙*,吴*、吴*、向*在矿上出事故死了。死者近亲属等人在处理赔偿事宜时,煤矿的人说三人死于交通事故,代表煤矿处理事的人说反正人已经死了,矿上愿意赔偿,至于死于什么原因已经不重要了。经协商,山丹县*责任公司各赔偿事故处理款80万元。双方按照交通事故达成了赔偿协议,该协议记载“山丹县建栋*工队与向*家属签订协议,2011年7月1日中午12时20分许,向*因心脏病突发在建栋*工队宿舍死亡。建栋公司赔偿给向*家属80000元。山丹县*责任公司与吴*、吴*家属签订协议,2011年6月25日16时35分,在山丹*煤矿下班途中,吴*、吴*发生单车事故。山丹*煤矿赔偿两人各24万元。矿长赵*及处理事的人叮嘱死者家属钱赔的高,不要向相关部门和人员胡说。潘*、潘*、孙*写了火化声明,赵*提供了山丹县老军乡政府便函、山*医院死亡证明,2011年7月6日吴*、吴*、向*的尸体被火化。后经鉴定,被告人赵*提供的山丹县老军乡政府便函、山*医院死亡证明系伪造的文书。

22、证人张*的证言及赔偿协议,证明我是辛*的妻子。我听说辛*是在赵*矿上瓦斯爆炸死的。7月2日早上六点辛*去了矿上。7月3日早上九点多,接到家人电话,我赶到小叔子辛*家,见到矿上的黄*、王*,黄*说辛*2号晚上从水车上跌下去摔死了。辛*的哥哥辛*代表我去和赵*协商,最后谈了92万,当时签了“死亡原因系拉水途中发生意外致使辛*死亡,山丹县*责任公司一次性赔偿48万元。”7月5日我们从永昌殡仪馆拉回辛*的尸体,停放在山丹殡仪馆,7月8日埋葬。过了几天,黄*到家中对我说,不管将来什么人问,都说辛*是从水车掉下去摔死的。

23、《甘肃省山*限责任公司井湾矿井“7.2”较大瓦斯事故(瞒报)调查报告》,证明事故的直接原因是:矿方在采掘区域工作面布置不合理、通风系统不完善、瓦斯检查制度不落实、监测监控系统未运行的情况下,违章指派工人下井进入微风区作业,在作业过程中,作业人员盲目开启东二级下山三水平集中运输巷第7条上山口循环风的局部通风机,将多条上山采掘工作面内长时间积聚的瓦斯等有害气体吹出巷口积聚超限并和足够的氧气混合达到爆炸极限,遇失爆明接头处产生的电火花造成局部瓦斯积聚爆炸事故的发生,致使平巷内5名矿工遇难死亡、1名矿工受伤。

二、关于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犯妨害作证罪、被告人吴*荣犯包庇罪的证据

1、甘肃煤矿安全监察局兰州监察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甘)煤安监*移刑责移送字[2011]年第(01)号,证明2011年7月29日经甘肃煤矿安全监察局兰州监察分局审查群众举报山丹县金湾煤矿发生死亡事故一案,因吴*(身份证号:622226196903031510)于2011年6月27日下午三点左右(酒后)驾驶皮卡车(甘G32088)行驶至东乐乡城东村走五墩村河坝里的水泥路时,将正在路右边同向行走的魏*(魏*)碰倒在地,导致魏*死亡。吴*涉嫌交通肇事罪。2011年7月29日依法移送山丹县公安局对涉案人员吴*立案调查处理。

2、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撤销案件决定书、立案决定书,证明山丹县公安局2011年8月2日对吴*交通肇事案立案侦查,2011年8月5日因犯罪事实不存在,决定撤销此案。同日对吴*包庇案立案侦查。

3、证人王*、马*的证言及赔偿协议,证明2011年7月3日金湾煤矿的人到王*家告知煤矿出事故,魏*在事故中死亡了。其中一个男人说是矿上机架上棚子倒塌后压死的。7月4日龙生国、张*私了此事,最后商量赔偿了77.8万元,协议签完后就把赔偿金付了。7月7日把魏*拉回就埋葬。龙生国说,将来如果有人问魏*的死因,就说是6月27日被吴*的皮卡车撞死的,不要对别人说魏*是煤矿出事死的,并交给一份协议,协议的内容大概是:魏*2011年6月27日发生交通事故死亡,肇事司机吴*赔偿36万元,王*在那份协议上签了字,按了手印。

4、证人龙*国、张*的证言,证明赵*安排龙*国和杨*到东乐魏*家去通知魏*死亡的消息,一起商量以魏*骑摩托车出了车祸死亡的借口去通知魏*的家属。7月4日,赵*安排张*和龙*国去和魏*的家人商量,张*和龙*国代表矿上与死者亲属达成赔偿协议,赔偿78万元。赔偿协议是赵*打印好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内容是魏*死于交通事故,没有写钱数字,钱数字是谈好签字的时候手写的36万元。魏*的亲戚们看完也没有说什么,就让魏*的老婆签了个名字。张*说:“以后有什么人问你们就说是魏*出了车祸死亡的”。魏*的老婆、亲戚们答应。吴*确有其人,他是清泉镇祁店村的人,是赵*的表叔。

5、证人吴*的证言,证明2011年7月8、9号,赵*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到鑫海源大酒店,我去见到赵*他说:“矿上出的事故让人举报了省煤监局来人调查要问起魏*的事情,就说魏*是吴*开的自己的皮卡车在东乐五墩碰死的,是你去处理善后的”,然后拿出了一封伪造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让我看。我就答应按照赵*的意思办。大概到七月十几号,省煤监局调查组的人问我魏*是怎么死亡的,我就按照赵*给我说那样回答的。没过几天,山丹交警大队就把吴*传到交警大队查证魏*死亡的交通事故,赵*就把伪造的魏*死亡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给了吴*。吴*在交警大队也作的假证承认是自己开车碰死了魏*。伪造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是赵*打印好的。内容是“2011年6月大概是27、28号(记不清了)吴*在走东乐返回的途中,将路上行走的魏*撞倒,在送往张掖抢救的途中死亡,经双方协商吴*一次性赔偿魏*死亡金34万元。

6、被告人赵*的供述,证明我安排张*、龙*国去处理死者魏*赔偿及善后事宜。7月3号龙*国和矿上的工人去给魏*家属通知魏*死因,我让龙*国告诉魏*家属魏*是井下开车时把棚子顶塌砸死的。第二天我安排张*和龙*国去谈赔偿事宜,去的时候我给了张*我制作的假的以魏*出车祸死亡的赔偿协议,说“你去了和魏*家属商议好,让他的家属把赔偿协议签了,要帮我们隐瞒矿上出的事故,不能说人是矿上出事故死的,就说是出车祸死的”。张*和魏*家属谈好给我打电话,过了一会他和魏*的儿子到工商银行,我向魏*儿子要了身份证办了张银行卡支付了魏*的死亡赔偿金78万元。后来张*把赔偿协议和收条给了我。在省上调查组调查期间,我安排龙*国去魏*家再看一看叮嘱:“有人要问魏*的死因,不要乱说就说是出车祸死的”,又给了龙*国交通事故赔偿协议说:“让魏*的家属签了,给她留下”。龙*国就这样办的。我安排吴*说:“有人要调查矿上的事情,你就说魏*是你开的皮卡车在东乐走外父家的路上把魏*碰死的”,然后我指使他在山丹交警队也这样说的。7月中旬我又安排吴*说:“省上的人来调查矿上的事情,你就说魏*是吴*开的皮卡车在东乐走外父家的路上把魏*碰死的,事情是你去处理赔偿的”,吴*、吴*是我安排在省上调查、山丹交警队隐瞒作了假证。

7、被告人吴*的供述,证明安监局、煤炭局的调查人员在找我之前的几天,赵*给我打电话,让我到鑫海源酒店,我去后赵*说上面来人调查他煤矿死人的事情,让我帮忙编谎,如果有人问我,就说东乐的魏*是被我开车撞死的,我们还商量了车祸的细节,就是我开车去东乐外母家里,喝完酒返回城里,把站在路边的魏*给撞死了。今年7月20几号,安监局、煤监局的人问魏*是怎么死亡的,我就编造说是我在今年6月27日下午三点左右酒后驾驶皮卡车在东乐乡政府对着的公路上把魏*撞死了。我根本就不认识魏*。赵*给我说完后,我自始至终没有见过魏*的家属,也没和他们签过什么协议,那份协议是我和赵*面谈后,他交给我的,说有人调查,我就拿那个协议顶。赵*没有承诺给我报酬,他当时说上面也调查不出个什么。魏*我是后来听说是赵*的矿上出事故时死亡的。赵*没有给我明说矿上出了什么事情,只说是出了事故,也不让我多问。

8、被告人吴*在交通肇事案中供述及指认现场笔录,证明2011年6月27日15时左右,我驾驶甘G32088皮卡车从五墩村四社外母家出来,打算去山丹城回家,车行至东乐不远的水泥路上时,从道路右侧跑出来了个人,我没刹住车就撞上了。然后用皮卡车把人送到了张*民医院,急救室的大夫说人已死了,就把人送到了太平间。我哥吴*去处理了事故。并指认了五墩114-028电杆附近,该路段东往五墩村二社,西往东乐乡政府,肇事的具体位置记不清了。道路上经搜查后未发现痕迹物证。

三、综合证据:

1、山丹县公安局出具的“赵*投案自首经过”和“黄*投案自首经过”说明,证明2011年8月3日早晨9点赵*到山丹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自首,公安人员对赵*进行了讯问。2011年8月5日,山丹县公安局对山丹县金湾煤矿重大责任事故案立案侦查,对黄*进行传唤,黄*8月初潜逃,2011年8月29日黄*在其家属的陪同下到山丹县公安局投案自首,山丹县公安局对其进行了讯问。

2、赔偿协议、山丹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调解书、被害人刘*出具的收条,证明经山丹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调解,山丹县*责任公司支付刘*11万元。

3、中*银行资金回补凭证、转账支票、收条复印件,证明赵*赔偿了吴*、吴*、向*三名被害人的家属经济损失每人80万元;赔偿辛*家属92万元;魏*家属77.8万元。

4、被害人辛文财的近亲属张*、被害人魏*的近亲属王*出具的谅解书、山丹县清泉镇清泉村村委会减轻处罚申请书,证明被告人赵*及家属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积极改造、认罪态度好。能够积极参与村、镇、县的公益事业,是致富带头人,平时表现好,请求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5、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赵*、黄*、吴*的基本信息情况,均属有刑事责任能力人。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赵*身为山丹金湾煤矿的实际经营者、矿长对矿山的生产、作业负有组织、指挥和管理职责,明知金湾煤矿属资源整合的煤矿,尚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煤矿生产许可证》、《营业执照》,且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在未经有关部门验收合格的情况下,不严格执行煤矿生产的安全管理制度,拒不执行各级监督部门严禁组织生产、责令停工整改等一系列规定、决定,对提出的安全隐患不加以排除,为了谋取非法利益,擅自违章组织人员冒险进入矿井采煤、维修,导致发生瓦斯爆炸,造成5人死亡1人轻伤的重大伤亡事故,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被告人黄*作为井湾矿井的具体负责安全生产的副矿长、管理人员,对煤矿的安全生产负有管理之责,但其无视国家煤炭安全管理规定和主管部门的执法指令,盲目服从被告人赵*的安排、指使,违章指挥、组织工人冒险作业,造成重大伤亡事故,亦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综上,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且该事故造成三人以上死亡,属情节特别恶劣。被告人赵*矿难发生后,指使他人隐瞒事故真相,虚构矿难者的死亡原因,在省安监局联合调查中作了虚假证言,指使吴*等人在司法机关作了被害人魏*死于交通事故的虚假证言,致使公安机关误将吴*以涉嫌交通肇事罪立案侦查。被告人赵*在主观上明知自己的妨害作证的行为会发生妨害司法活动的客观公正性的结果,客观上实施了指使他人作伪证的行为,其行为已构成妨害作证罪。被告人吴*明知赵*的煤矿发生了事故,而与赵*,承担魏*死亡的责任,包***逃避法律追究,在山丹县公安局以其涉嫌交通肇事罪一案立案侦查中仍然隐瞒事故真相,虚构被害人魏*系其驾车肇事致死,故意作假证明包庇,妨害司法机关正常的刑事诉讼活动,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罪。故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黄*犯重大责任事故罪、被告人赵*犯妨害作证罪、被告人吴*犯包庇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应予刑罚处罚。被告人赵*、黄*的辩护人依据《甘肃省山*限责任公司井湾矿井“7.2”较大瓦斯事故(瞒报)调查报告》分析的事故直接原因提出本次事故是因安全生产设施不全或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而引发的,二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重大劳动事故罪,而非重大责任事故罪,经查,本案发生的原因既有安全生产设施不全或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素,又有证照不全、安全管理混乱,违章作业现象突出,在未经有关部门验收合格的情况下,不严格执行煤矿生产的安全管理制度,拒不执行各级监督部门严禁组织生产、责令停工整改等的决定等多项违章违规行为。二被告人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情节明显重于安全生产设施不全或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情节,在二罪竞合的情形下,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定罪处罚,则更能全面、客观地评价本次矿难事故,故二辩护人提出的这一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赵*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赵*只指使吴*等人在行政机关调查时作假证,并没有指使在司法机关调查时也作假证,不成立妨害作证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赵*供述,其指使吴*在有人调查矿上的事故时帮助隐瞒一下,同时编造了魏*系吴*驾车肇事致死的事实,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中也认可吴*在交警队作假证是受他指使所为;被告人吴*供述证明赵*让他隐瞒矿上的事故,在调查魏*的死因时,赵*把伪造的事故死亡协议给了他,并指使若有人调查,就用那个协议顶,所以在司法机关也作了相同的假证;证人吴*明的证言证明山丹交警大队把吴*传到交警大队查证魏*死亡的交通事故,赵*就把伪造的魏*死亡的交通事故赔偿协议给了吴*。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证实赵*指使他人作伪证的对象并不单指行政机关,而是有调查权的机关,当然也包括司法机关,被告人吴*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才在司法机关作了相同的虚假证言,故辩护人的这一辩护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被告人赵*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该妨害作证行为应被其所犯罪中的隐瞒事故真相的情节所吸收,不能单独定罪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刑法中的吸收犯是指事实上数个不同的行为,其一行为吸收其他行为,仅成立吸收行为一个罪名的犯罪,即前行为是后行为发展的所经阶段,后行为是前行为发展的当然结果。本案中被告人所犯的重大责任事故罪并不是其所犯妨害作证罪的必经阶段,妨害作证行为也不是重大责任事故的当然结果,二者不存在牵连、吸收关系,故辩护人的这一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二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赵*、黄*具有自首情节,可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二被告人均在侦查机关未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形下,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该行为符合成立自首的法定条件,应认定为自首,但二被告人均在事故真相已经暴露,无法继续隐瞒的情况下去自首,且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危害后果严重,社会影响较大,不应减轻处罚,可适当从轻处罚。二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得到了妥善赔偿,取得了部分被害人的谅解,可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证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黄*的辩护人提出的在共同犯罪中黄*受制于被告人赵*,起了辅助、次要作用,系从犯,可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共同犯罪是指2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第二十七条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的,是从犯。”被告人所犯的重大责任事故罪系过失犯罪,不成立共同犯罪,故辩护人的这一辩护意见有悖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纳。但在煤矿生产、作业过程中,被告人黄*的职权范围和管理行为均受被告人赵*的制约,在量刑时应根据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科以合适刑罚。被告人吴*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吴*自愿认罪,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悔罪表现,可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证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信。三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应当对被告人赵*、黄*、吴*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因本案在本县区内产生了重大不良影响,被告人赵*、黄*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情节严重,事故发生后隐瞒不报、虚构死亡原因,被告人吴*积极帮助赵*隐瞒事故真相,妨害司法机关正常的司法活动,社会危害性大,故对三被告人判处缓刑不足以惩戒本人和警戒他人,对此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提出的其他辩护意见,于法无据,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三百一十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最*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二款(一)项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赵*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合并刑期六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8月5日起至2016年8月4日止。)二、被告人黄*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三、被告人吴*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二审请求情况

上诉人赵*上诉认为,一审认定其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不当,应为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其不构成妨害作证罪;一审对其量刑过重。上诉人黄*上诉认为,因一审定罪错误,导致对其量刑过重,应以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追究责任。上诉人吴*上诉认为,一审对其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改判对其适用缓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采信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赵*、黄*作为山丹金湾煤矿的矿长、副矿长,是企业的主要领导和企业安全生产的决策、管理人员,在明知安全设施不完善、存在安全隐患、对安监部门的整改决定不落实,即违法组织生产,发生重大劳动安全事故,造成5人死亡、1人受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构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本案不存在职工不服从管理违反规章制度,属于认定重大责任事故罪的客观情形,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但对上诉人赵*、黄*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定罪,属定性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赵*、黄*关于本案定罪不当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上诉人赵*、黄*在案发后虽未及时上报事故,但最终均能主动投案自首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能积极足额赔偿被害人损失,证明其有悔罪表现,受害人也予以谅解,鉴于上诉人赵*作为企业负责人,对煤矿的安全生产有组织管理职责,对本案事故的发生应承担较大责任,仅可对其从轻处罚,上诉人黄*作为分管安全的副矿长,其行为受矿长的指挥和管理,对本案事故的发生应承担相对较小的责任,可减轻处罚。一审对上诉人赵*、黄*量刑过重,本院对上诉人赵*所犯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在原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范围内予以从轻处罚,对上诉人黄*予以减轻处罚,上诉人赵*、黄*关于一审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赵*在事故发生后,指使吴*在有人调查矿上的事故时帮忙隐瞒,编造了魏荣系吴*驾车肇事致死的事实,有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为证,致使吴*被公安机关以交通肇事罪立案,妨碍了司法机关的正常程序,上诉人赵*关于其不构成妨害作证罪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吴*包庇罪的事实清楚,一审已考虑其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予以了从轻判处,对其量刑并无不当,请求二审改判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三百一十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最*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二款(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二)项、第一百九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山丹县人民法院(2012)山刑初字第50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上诉人赵*妨害作证罪的定罪及量刑、第三项对上诉人吴*的定罪及量刑部分;

二、撤销山丹县人民法院(2012)山刑初字第50号刑事判决第一、二项对上诉人赵*、黄*重大责任事故罪的定罪及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赵*犯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合并刑期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8月5日起至2015年8月4日止)。

四、上诉人黄超犯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7月5日起至2015年1月4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2)张中刑终字第38号
  • 法院 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2
  • 案由 妨害作证罪
  • 案件类型 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公诉机关甘肃省山丹县人民检察院。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男,1967年1月20日出生于甘肃省山丹县,汉族,初中文化,系山丹县清泉镇清泉村五社农民,住山丹*酒店四楼,任山*湾煤矿矿长,身份证号622226196701201534。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于2011年8月5日被山丹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山丹县看守所。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黄*,男,1964年12月8日出生于甘肃省山丹县,汉族,初中文化,系山丹县清泉镇南湾村六社农民,住该社,系山丹*井**井副矿长、安全管理人员,身份证号622226196412081556。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于2011年8月29日被山丹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日被该局取保候审。2012年7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山丹县看守所。

  •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男,1969年3月3日出生于甘肃省山丹县,汉族,小学文化,系山丹县清泉镇祁店村一社农民,住山丹县明雅花园二号楼二单元一楼,身份证号622226196903031510。因涉嫌交通肇事罪,于2011年8月2日被山丹县公安局监视居住,同月5日被解除监视居住,同日被山丹县公安局以涉嫌包庇罪监视居住,2012年2月5日被该局取保候审,2012年7月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山丹县看守所。

审判人员

  • 审判长王晓萍

  • 审判员袁铁英

  • 审判员张晓昌

  • 书记员赵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