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被告姚文友、郑**、徐**交通肇事、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08.04 平舆县人民法院 (2014)平少刑初字第28号

审理经过

平舆县人民检察院以平检刑诉(2013)35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姚*犯交通肇事罪、被告人郑*、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于2013年9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判决被告人姚*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被告人郑*犯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被告人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宣判后,被告人姚*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平舆县人民检察院以自首认定错误,量刑过轻,没有赔偿被害人获得被害人谅解为由提起抗诉,驻马*民法院以部分事实不清为由裁定发回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平舆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胡*、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姚*及其辩护人李*、被告人郑*、被告人徐*、被害人方*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平舆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3月6日22时30分左右,被告人姚*酒后驾驶徐*的豫QL0052号白色途观越野车载着郑*、徐*、魏*由南向北行至正阳县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时,轧着倒在路东边的电动自行车后没有及时停车,并将趴在地上的电动自行车车主方*挂在车底下拖行至老武装部桥头快车道上,距离达600余米,被害人方*被甩离车时,被告人姚*在明显感到车有异常后不但没有停车及时救助伤者,却驾车逃逸,造成被害人方*重伤的后果。经正阳县公安局交警队事故认定,姚*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2013年3月7日,为逃避公安机关的调查,被告人姚*、郑*、徐*预谋删除110指挥中心的视频监控资料,被告人郑*到正阳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将正阳县老武装部桥头等处视频监控资料予以删除,后被告人徐*联系更换肇事车辆的保险杠,并提供工具由姚*实施将肇事车辆车牌号“豫QL0052”号改为“豫QL0555”;随后姚*、郑*、徐*一起将肇事车辆藏匿于正阳县慎水乡刘庄村姚*姐家中。

为证实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有三被告人的供述及辩解,被害人的陈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物证检验报告及相关书证。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姚文友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郑*、徐*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构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请求依法判处。

被告人姚*对指控其犯交通肇事罪不持异议,辩称当时不知道撞着人了。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姚*不具有逃逸情节,其在接到公安人员的电话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自首。

被告人郑*对指控其犯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不持异议,辩称其不是司法工作人员,有自首情节,其行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被告人徐*对指控其犯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不持异议。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3年3月6日21时许,被告人姚*、郑*、徐*同他人在正阳县新高中北面的“老地方”饭店吃饭、喝酒后又到正阳县城“好乐迪”歌吧唱歌、饮酒,22时30分左右,被告人姚*驾驶徐*的豫QL0052号白色途观越野车载着郑*、徐*、魏*由南向北行至正阳县城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时,轧着倒在路东边的电动自行车并将趴在地上的电动自行车车主方*挂在车下,被告人姚*在明显感到车有异常后没有及时停车救助伤者直至将方*拖行至老武装部桥头快车道上被甩离车,距离达600余米,后姚*驾车逃逸;之后姚*、徐*又伙同他人返回案发现场看肇事情况,为逃避公安机关的调查,2013年3月7日早晨,三被告人预谋删除110指挥中心的视频监控资料后来到正阳县公安局门口,被告人郑*到正阳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将正阳县老武装部桥头等处视频监控资料予以删除,之后被告人徐*又联系更换肇事车辆的保险杠并提供工具由姚*将肇事车辆车牌号“豫QL0052”改为“豫QL0555”;随后姚*、郑*、徐*一起将肇事车辆藏匿于正阳县慎水乡刘庄村姚*的姐姐家中。

经正阳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书鉴定,方雪峰头部损伤程度已构成重伤。正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姚文友饮酒后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经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协和法医司法鉴定室鉴定,方雪峰的伤残等级为一处六级、两处九级、两处十级。

另查明,被告人姚*在事故发生后赔偿被害人现金10000元;被告人徐*已赔偿被害人并获得被害人谅解。

庭审后,被告人郑清某赔偿被害人并获得被害人谅解。

上述事实,有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姚*供述,2013年3月6日下午5点40分左右,其同郑*、徐*、魏*等人在正阳县新高中北“老地方”饭馆吃饭并喝了白酒,郑*约喝六两,徐*约喝七两,魏*约喝半斤,其喝一两左右,酒后其开着徐*的车到“好乐迪”KTV唱歌,中间又喝了些啤酒。唱完歌后因其喝酒较少,就开着徐*的车载着郑*、徐*、魏*四个人,郑*上车后坐在副驾驶位,徐*和魏*坐在后排,徐*坐在驾驶位后面,上车时他们三个都没喝醉,车沿花园路由南向北送郑*回家,当行至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时,其看到前方地上倒着一辆电动车,因很近已没有时间刹车,就从电动车的前轮轧过去了,当时同车的人也没说啥,到了真*出所南边郑*下车回家了,徐*下车看车的右前保险杠撞烂了,就开着车沿原路回去,行至老武装部桥头时看路上躺一个人,徐*说搞不好就是刚才撞的那个人。后徐*让其把车开走,其就把车开到正泰华府后徐*就走了。一会儿惠海洋和徐*开个奥拓车返回看完被撞的保险杠后,惠海洋开着途观车,徐*开着小车,其三人就一起到了公疗医院的后边,徐*让惠海洋把途观车放起来后,又开着奥拓车带着其和惠海洋再次到东关红绿灯路口,看到交警在看现场,真*出所的人也在,徐*把车停一下后就往北行驶,经过老武装部桥头时路上躺的那个人已不见了,徐*就开车将其和惠海洋送回家。

第二天早晨6点多,其同郑*、徐*三人一块到公安局门前,郑*自己进去了,说去调取110指挥中心的监控看是不是白色途观撞的人,郑*将监控录像拷贝到移动硬盘后拿着出来上车,郑*占小声给其说已格式化没事了。徐*问郑*占看到啥了,郑*说没看到啥,监控已经被他格式化没事了。三人到徐*的店里看完监控又去正阳*险公司找惠海洋拿途观车的钥匙,徐*让其快把车开走,其就到徐*的店里找贴号牌的纸把车牌号贴住后,三人就一起把途观车开到慎水乡其姐家中,等着徐*换保险杠,三人在回城途中其接到刑警队的电话说交警队的人找俺,其就到了交警队。事故发生后其拿出一万元交给交警队赔偿给被害人了。

庭审时辩解当时确实没有感觉到车有异常。

被告人郑*某供述,2013年3月6日下午17点40分左右,其和姚*、徐*等人在正阳县新高中北边“老地方”饭馆吃饭,吃饭时喝了白酒,其喝七两左右,徐*喝约六两,姚*喝不到二两,饭后又到“好乐迪”KTV唱歌,唱歌中其又喝了几罐啤酒,唱完歌后其也不知道是咋上的车,后来就下车回家了。第二天早晨6点多,姚*打电话说他昨天夜里开车在东关红绿灯路口轧着电动自行车了,其说昨天喝醉了不知道,姚*让其到“110指挥中心”调监控录像看咋回事,后就同姚*、徐*一起到公安局门口,自己到“110指挥中心”查看监控,几分钟后下楼拿着姚*给其送的移动硬盘后又上楼调取并拷贝了老武装部桥头、公安局门口、东*院三个点的视频监控资料,并把电脑上的视频监控主机硬盘格式化,三人又到徐*店里看了老武装部桥头的视频监控录像,其让姚*去投案,姚*还说他没撞着人,姚*就让徐*给他弄贴车牌的纸,接着三人一块找惠海洋拿车钥匙,惠海洋把车钥匙交给徐*时说到处都是探头,跑也跑不了,徐*和其都说监控已经删了,之后姚*说先开车出城再说,姚*开着途观车前面走,徐*开着奥拓,其开着无牌面包在后面跟着,一直把肇事车开到了姚*姐家,在藏车返回途中姚*就去交警队了。其之所以把老武装部桥头的监控录像删除了,改换车牌、商量联系换保险杠、把车放到乡下,是避免被公安机关查到老武装部桥头的事故与徐*的白色途观车有关,与姚*有关,其是正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的内勤文职人员,未授警衔,不参与侦查办案件,其删除110指挥中心的监控录像没有经过有关领导批准。事故发生后其拿出一万元交给交警队赔偿。

庭审时被告人郑*某辩解当时怎么坐的车我不知道。

被告人徐*供述,2013年3月6日晚,姚*开车肇事时,其提出停车,姚*说喝酒了,他和郑*都在公安上工作,停车影响不好,姚*就没有停直接走了,郑*和魏*也都没说啥,将郑*送回家后,其就开车同姚*、魏*返回到武装部桥头,见一个男的躺在武装部桥头路中心线南侧,地上有血,姚*说不是他撞的,随后其就开着车向东行驶到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撞电动车的地方,看被撞电动车旁边没有血迹,其将姚*送回家后,还是担心躺在老武装部桥头路上的那人会不会是刚才姚*开车撞电动车时把人拖行至老武装部桥头的,其就给保险公司的惠海洋打电话,让惠海洋同其到现场再去看咋回事。后由魏*开着他的白色本田CRV到县委招待所门口接着惠海洋一起到老武装部桥头,躺在路上的那人已不见了,在东*院门前碰见交警在那看路面上的血印,交警说出交通事故了,听群众说是一辆带着轮胎的白色车撞的。之后其就给姚*打电话,问他豫QL0052白色途观车在哪,看车上是否有血迹,在县城西关正泰华府见到该车也没有发现血迹,其把白色途观轿车交给惠海洋后就都回家了。第二天早晨其同姚*、郑*去正阳县公安局,郑*进到局院内后,其和姚*在车上等着,郑*说去公安局办个事,其不知道郑*去正阳县公安局办什么事,后三人到其店里时郑*说坏事了,电动车和人是一起事故,就是姚*撞的,他说已把监控给调出来了,并拿出硬盘插电脑上让其看监控画面,当时白色越野车很明显的上下颠簸一下,一个人就躺在了快车道上,其看后让姚*投案,郑*说不用投案,监控已删了,他接着说赶紧把车钥匙要过来,叫姚*把车开到乡里抓紧时间修,其就和姚*一块找惠海洋拿车钥匙,并给姚*拿些带数字的贴纸,同姚*一块把途观车开到乡下,路上姚*接几个电话,其就劝他赶快到交警队。

2、被害人陈述

被害人方*陈述,其于2013年3月6日在其舅家吃晚饭时喝有半斤白酒,晚上9点左右骑电动车回家,走到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时感觉头晕摔倒在地上,然后其就趴在电动车上睡着了,其被车挂着跑时知道,感觉身上疼,想喊又喊不出声,就感觉车跑的很快,没走多远就啥都不知道了,醒来听家人说俺已在医院昏迷了14天,其对该事故责任认定、物证检验报告、伤情鉴定意见均无异议,

3、证人证言

(1)证人魏加亮证明,2013年3月6日夜里同徐*等人喝了白酒、啤酒后头晕的很,结束时是自己上姚文友开的车坐在后排后就啥也不记得了,其白色的本田CRV车咋开走的没印象,只记得车好像行至东关医院门口时,还给交警打招呼。第二天问徐*其是咋回家的,徐*说是开奥拓车把俺送回家的。3月8日徐*给其打电话说3月6日车出事了,车底下挂个人。

(2)证人阮*证明,2013年3月6日晚上10点多其开车由北向南路过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时,一个人拦着俺的车,说刚才一辆车撞着一辆电动车,开电动车的人在那辆车上挂着往北跑了,因为当时只有一辆白色的车和其碰面而过,其边拨打“110”边去追肇事车,追到老武装部桥头的时候发现路上躺一个人身上在流血,东边路面上有拖痕,就拨打了“120后”接着开车往西追到新高中路口也没见到肇事车。

(3)证人龚*证明,2013年3月6日方*在其家吃晚饭时喝了酒,后来就骑着电动自行车回家了,3月7日凌晨方*的妻子给其打电话说方*出事了在医院抢救。

(4)证人黄先强证明,3月6日夜里10左右,其开车由北向南回家路过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时,见一辆电动自行车摔倒在路上,电动自行车上面趴一个人。

(5)证人张*证明,2013年3月6日夜晚9点半左右,其骑着电动车走到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转弯时见前方路东有两个黑影子,走到跟前发现是一个人躺在路东边,紧挨着人东边有一辆电动车在地上倒着,当时四周没见其他人。

(6)证人张*证明,3月6日夜9点左右,其在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西北角门店里见门口路东边一个男的骑着电动自行车摔倒在红绿灯路口北往东一点,过一段时间,听到路上“嘭”一声后其朝路上看,只剩下电动车,人不见了。随后从北边就过来一辆警车,接着警车又掉头朝北走了。

(7)证人杨*证明,2013年3月6日夜10点50分左右,其在正阳县老武装部桥头路南边卖白吉*准备收摊时,见一个人在路上趴着,脸上有血,警察过来拨打“120”后就向围观的人了解情况,其发现人时没有见到车。

(8)证人廖*、方明显证明,2013年3月6日晚上10点多,其开出租车拉着客人从东关红绿灯路口经过,见一男子像是喝醉了,弓着腰扶几次电动车都没扶起来,当时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有路灯,灯光比较亮,开车能看到路面的情况,视线不受影响,开车由南向北直行时,应能看清楚。

(9)证人王*证明,3月7日早上7时40左右其到“110指挥中心”上班,见郑*在办公室,问他这么早干啥,他说调取监控,8点多郑*占离开时说他查看和调取的电脑所有人都不能动,他下去拿u盘拷贝走。当天中午12点26分,由于需要查看监控,王*给郑*占打电话问他查看监控的电脑能动吗,他说可以。现在监控主机里面东关红绿灯路口、老武装部桥头及其他共16个摄像头的监控视频资料没有了,郑*来之前那16个摄像头的监控视频资料都有,他离开后就没有了,郑*有删除监控视频资料的能力,平时视频监控出故障都是他维修,登陆监控系统的用户名和密码也是他设置的。

(10)证人赵*证明,2013年3月6日夜12时许其在“110”值班时交警队的幸建友、余辉来查看调取过监控。第二天7点左右,郑*占到“110指挥中心”准备查看调取城区监控时接个电话并说“别关门”就走了,到8点快交班的时候郑*占又来查看调取城区监控。

(11)证人程*证明,3月7日中午1点左右,姚*打电话说他昨晚开车出事了,其赶到交警队见姚*戴着手铐,3月6日晚其同姚*等人在一起吃饭时,他们几个人喝的约有两瓶白酒,饭后他们说去唱歌,其就回家了。

(12)证人徐*证明,其在正阳县新高中北边经营一家“老地方”饭馆,3月6日晚上有三男一女到其店里就过餐。

(13)证人王*(曾用名惠海洋)证明,其在正阳*公司上班,3月6日夜里11点左右徐*和魏*开着一辆白色的本田CRV找其说姚*开他的车撞着一辆电动车后驾车跑了,让其开车去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看啥情况,三人到东*院门前碰到正在勘查现场的交警,三人都下车问交警咋回事,交警说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后面带个备胎)在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撞着一辆电动车后将人拖行至老武装部桥头后逃逸,俺三人又到东关红绿灯路口见路东边有一辆前轮被撞烂的电动车,没见伤者,这时姚*坐车过来又一起去看白色的途观车,见途观车右前保险杠烂了一点,其他部位没有损失也没见血迹,其给徐*他们三人说不管途观车有没有撞着人,必须得去交警队说清情况,不然保险也报不了,说后其就开着徐*的途观车回家了。第二天早上班时,姚*开一辆白色长安之星带着徐*、郑*某到其单位,其问徐*去交警队没,郑*某说监控已删了,他们就将途观车开走了。

4、鉴定结论

正阳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正)公(刑)鉴(法)字(2013)119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方雪峰头部损伤程度已构成重伤。

正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正公交认字(2013)第04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姚文友酒后驾车上路行驶,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方雪峰无责任。

驻马店市公安局公(驻)鉴(物)字(2013)353号物证检验报告认定,豫QL0052底盘上的血迹为方雪峰所留的几率大于99.9999%。

5、书证

正阳县人民法院(2005)正刑初字第126号刑事判决书,被告人徐*收购赃物罪判处拘役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正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孙*证明,2013年3月14日正阳县公安局民警余*、李*从该队将黑色WD500G移动硬盘(P/N:WDBAAR5000ABK-00)提取扣押,该硬盘为刑警队一中队办案公用硬盘;附正阳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一份。

正阳县公安局关于老武装部桥头截图的情况说明;附截图照片一张。

正阳县公安局出具情况说明,1、案卷中含有驻马*人民医院(东*院)、正阳县公安局a15、驻马店市正阳县老武装部桥头的视频资料光盘刻录自专案组从刑警一中队扣押的移动硬盘;2、公安局大门口监控录像拷自正阳县网上督察中心视频监控系统;3、老武装部桥头视频截图截自于专案组调取的正阳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监控的老武装部桥头的录像资料;附光盘二张。

正阳县公安局政治处出具证明,郑*某2008年11月21日分配到我局二级机构机关事务服务中心从事视频监控和维护工作。截止到2013年3月份,系我局事业编制的专业技术人员。

正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证明,2013年2月27日该大队与姚*解除聘用关系,已不是该刑警大队工作人员。

余*、幸建友出具的情况说明,2013年3月7日1时许,其二人到110视频监控中心查看3月6日夜11时许正阳县老武装部桥头的监控录像时,视频监控录像完整,因负责调取监控录像的人员夜里不上班,未能调取。后再次去110调取监控录像,老武装部桥头监控点2013年3月7日约8时前的录像资料已不存在。

余*、幸建友出具的归案经过证明,2013年3月6日22时56分其接到110指令,一辆白色商务车将一位骑电动车的人从东关红绿灯路口挂拖到武装部桥头,将人甩下。经侦查,徐*的白色途观车有重大嫌疑。2013年3月7日上午10时许,经电话通知白色途观驾驶员姚文友到正阳县交警大队接受调查。当日上午姚文友到交警大队接受调查。3月9日,郑清某、徐*接到办案民警的电话后到交警大队接受调查。

机动车信息查询结果单证明姚*有驾驶证,准驾车型是C1。

三被告人在2013年3月6日至3月7日的通话详单。

正阳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2013年3月7日对姚文友行政拘留15日。

三被告人的户籍证明。

正阳县人民法院(2013)正民初字第2080号民事判决书;

被害人方*出具的关于被告人徐*对其已作出民事赔偿的谅解书。

交警队余*、幸建友证明被告人郑*事发后通过交警队给付被害人一万元。

6、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平面示意图及现场照片67张,证明了肇事现场情况。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酒后驾驶机动车辆肇事后逃逸,造成一人重伤,负事故全部责任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郑*、徐*明知姚*交通肇事而帮助其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且系共同犯罪。平舆县人民检察院的指控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姚*、郑*、徐*的行为已被公安机关发觉,虽然在尚未被宣布采取强制措施时接到公安人员的电话后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但三被告人均没有如实供述肇事经过、删除监控视频资料过程,并极力回避已删除的东关公路局红绿灯路口肇事现场视频资料内容,故三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自首。被告人姚*交通肇事后逃逸又伙同他人采取毁灭、伪造证据的手段逃避法律追究,给社会造成了恶劣影响,应予严惩;被告人郑*虽然系正阳县公安局事业编制人员不具有警察身份,不是司法工作人员,但其正是利用在正阳县公安局工作的身份进入正阳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得以顺利实施删除监控视频资料的犯罪行为,在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的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大,给社会造成了恶劣影响,应予严惩。被告人郑*、徐*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获得其谅解,可从轻处罚;姚*的辩护人关于姚*不具有逃逸情节的意见与本案查明的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以采纳。被害人方*关于对本案被告人姚*应定性为故意杀人罪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数罪并罚的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结合本案的事实、情节、社会危害性及民事赔偿情况,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姚*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3月7日起至2018年9月6日止)

二、被告人郑*某犯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3月9日起至2013年12月24日止)

三、被告人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3月9日起至2013年12月24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八月四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平少刑初字第28号
  • 法院 平舆县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4
  • 案由 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
  • 案件类型 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公诉机关平舆县人民检察院。

  • 被告人姚*,正阳县人。2013年3月7日因交通肇事逃逸被正阳县公安局行政拘留15日,同年3月11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正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7日被正阳县公安局决定监视居住,2013年5月3日因涉嫌交通肇事犯罪经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被驻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驻马店市看守所。

  • 辩护人李*,河南*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郑清某,正阳县人。2013年3月9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正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7日被正阳县公安局决定监视居住,2013年5月3日因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经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被驻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执行逮捕,2013年11月13日因犯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2013年12月26日因判决未生效,所判刑期届满被平舆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 被告人徐*,正阳县人。2005年11月4日因犯收购赃物罪被正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拘役四个月。2013年3月9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正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7日被正阳县公安局决定监视居住,2013年5月3日因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经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被驻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执行逮捕。2013年11月13日因犯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2013年12月26日因判决未生效,所判刑期届满被平舆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审判人员

  • 审判长姚明

  • 审判员邵巍

  • 审判员梁铀

  • 书记员徐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