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上海**发展中心与大鹏**任公司清算组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05.07.15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04)沪一中民三(商)初字第486号

审理经过

原告大鹏**任公司清算组诉被告上海**发展中心质押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4年12月13日立案受理,2005年3月14日依法中止审理,同年6月8日本案恢复审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5年6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高九龙、吴*,被告委托代理人姚**、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2004年4月21日,被告与大鹏资**任公司(以下简称“大鹏资产”)、中国**圳分行签署了两份《资产管理协议》,约定被告委托大鹏资产对被告所有的共计人民币6亿元资金进行投资管理,期限为一年。在两份协议履行过程中,因大鹏资产将其管理的被告帐户内市值人民币1.96亿元的国债回购且无法撤销,经大鹏**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券”)、被告及大鹏资产协商,三方于2004年8月25日签署《资产管理补充协议》和《资产管理补充协议(二)》。《资产管理补充协议》约定:大鹏资产于2004年8月27日前将大**券自有的人民币2.2亿元市值的已上市、可交易股票暂时作为质押,并将上述股票指定交易或转托管到被告指定的第三方证券营业部;大鹏资产应在2004年9月30日前将质押的股票资产过户至被告指定的证券帐户,过户完成后,质押自动终止,被告应将收到的证券帐户资料和未动用的证券资产立即返还大鹏资产。《资产管理补充协议(二)》约定:《资产管理协议》期满大鹏资产没有履行或无法全部履行协议的,被告有权处分相应资产,以获得未履行部分资金,并将剩余证券资产和资金返还给大鹏资产;在大**券提供的证券资产质押期间及过户到被告名下后,被告同意大鹏资产将该部分证券资产的买卖交易权授权大**券,大鹏资产应提供大**券交易所必需的委托权限和手续,交易细则另行约定。相关补充协议签订后,大**券按约向被告交付了用于质押股票的证券帐户及相应资料。大**券、被告并一致确认质押股票在2004年8月30日的市值为人民币228,513,057.96元。大鹏资产亦按约将上述股票在2004年9月30日前完成过户。其后,大**券多次要求被告按照补充协议约定办理大**券对已过户至被告指定帐户内的股票实施交易的手续,并要求被告逐日提供该证券帐户的资金及股票余额,但被告一直未予配合。2004年10月11日,被告书面通知大鹏资产,提前终止双方之间两份《资产管理协议》。2004年11月30日,被告致函大**券,表示提前终止双方补充协议,并拒绝给予大**券对质押股票的交易权。

原告认为,大鹏证券已经按照补充协议约定提供质押股票,被告应履行补充协议约定给予大鹏证券质押股票交易权的义务。现被告无故提前终止补充协议,且拒绝给予大鹏证券质押股票交易权,使大鹏证券无法运用专业优势运作该部分股票,造成大鹏证券巨大损失,被告应为此承担其通知终止《资产管理协议》日上述质押股票市值与回购国债人民币1.96亿元之间的差额。大鹏证券现已关闭且成立清算组。被告上述义务系因被告管理企业年金基金而产生,故原告诉请要求判令:被告以其自有财产和管理的企业年金基金财产赔偿原告人民币82,516,477.31元。

被告辩称

被告辩称,被告要求终止履行《资产管理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存在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并未违反补充协议关于授予质押股票交易权的约定,原告主张的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双方对以下事实均予确认:

2004年4月21日,被告、大鹏资产以及中国**圳分行三方签订编号分别为BB2004ZJYY004和BB2004ZJYY005的两份《资产管理协议》。约定被告分别将资金人民币4亿元和2亿元委托大鹏资产进行组合投资管理,期限为自2004年4月21日起的一年,中国**圳分行作为托管方对大鹏资产投资管理进行监督;大鹏资产应本着安全、诚信、效率的原则,将委托资金投资于股票、证券投资基金和债券(不得用于正回购);如大鹏资产未按协议规定进行运作,或经营不善发生亏损或虚盈实亏,危及委托资金安全时,被告有权提前收回委托资金本金和收益。

因大**券及大鹏资产将被告帐户内价值人民币1.96亿元的国债进行回购且无法撤销,大**券、被告及大鹏资产于2004年8月25日签订《资产管理补充协议》一份,明确为保证前述两份《资产管理协议》的履行,达成补充协议如下:大鹏资产于2004年8月27日前将市值为人民币2.2亿元的已上市、可交易的大**券自有股票质押给被告,上述股票指定交易或转托管到被告指定的第三方证券营业部;大鹏资产在2004年9月30日前将质押股票或大**券自有的其他同等市值股票过户至被告指定的证券帐户,过户完成后,前述质押自动终止,被告应将收到的证券帐户资料和未动用的证券资产立即返还大鹏资产;在质押期间,被告承诺除大鹏资产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或本协议规定外不处置质押资产。同日,大**券、被告及大鹏资产另签订《资产管理补充协议(二)》一份,约定如下:在《资产管理协议》到期时,如大鹏资产已履行《资产管理协议》的,被告应将大**券质押和过户到被告名下的证券资产和全部投资收益返还给大**券;如大鹏资产没有履行或无法全部履行协议时,被告有权处分相应资产,以获得未履行部分的资金,并将剩余的证券资产和资金返还给大鹏资产;在大**券提供的证券资产质押期间及其过户到被告名下后,被告同意大鹏资产将该部分证券资产的买卖交易权授权大**券,大鹏资产应提供交易所必需的委托权限和手续,交易细则另行约定。

前述两份补充协议签订后,大**券通过撤销指定交易和转托管,将质押股票及其他股票资产转入被告在国泰君**任公司上海**营业部开立的资金帐号(7670002)。同年8月30日,大**券、被告对双方之间已移交的证券帐户股东代码卡及对应身份证、具体名单及对应股票数量、质押股票市值进行了书面确认。自2004年8月31日起至同年9月30日止,被告在其名下资金帐号7670002内抛售大部分质押股票,得款共计人民币250,169,801.38元。在此期间,被告将抛售上述股票所得款项取出后在资金帐号1831050内前后共买入五矿发展(600058)计8,520,147股、广电网络(600831)计4,772,236股、国投原宜(000826)计13,694,068股。至2004年9月30日,上述股票市值为人民币242,956,255.65元,资金帐号1831050内另有资金人民币11,926,880.19元。至此,通过市场交易行为完成了上述质押股票的过户手续。同年12月9日,被告将大**券转入其资金帐号7670002内的其余股票根据大**券要求转出。

同年10月11日,被告致函大鹏资产表示,鉴于大鹏资产和大**券的经营状况以及国家证监部门关于大**券的警示,被告决定终止与大鹏资产、中国**圳分行签订的前述两份《资产管理协议》。

同年11月26日,大鹏证券致函被告,要求被告履行《资产管理补充协议(二)》约定义务,将过户股票交易权授予大鹏证券及办理相应手续。被告于同月30日复函表示,被告已通知提前终止《资产管理协议》,大鹏证券按补充协议过户至被告处的股票已用作赔偿被告被挪用的债券损失,故大鹏证券无权要求相应股票的交易权;复函同时表示,将对委托资金进行清算,并按照清算报告进行结算。

自同年10月13日起至2005年4月11日止,被告陆续将资金帐号1831050内买入的前述三种股票全部抛售。至此,该资金帐号内结余共计人民币222,859,717.76元。

2005年1月17日,中国**理委员会发文决定关闭大鹏证券,并成立原告。

经本院组织双方对帐,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根据两份《资产管理协议》,被告共将人民币6亿元委托大鹏资产进行组合投资。在《资产管理协议》下的两个帐户清理后,被告收回人民币372,943,708.46元、03中铁债券300万元。大鹏证券及大鹏资产挪用被告帐户内的国债面值为人民币1.96亿元,购买成本为人民币197,368,974.27元。此外,被告将大鹏证券过户股票抛售后帐户内结余共计人民币222,859,717.76元,在被告收回上述资金时该款产生了孳息人民币6,545.88元。

以上事实有双方质证认可的编号为BB2004ZJYY004和BB2004ZJYY005的两份《资产管理协议》、《资产管理补充协议》、《资产管理补充协议(二)》、《406个证券帐户股东代码卡及对应身份证的明细清单和市值确认表》、被告2004年10月11日致大鹏资产的函、大鹏证券2004年11月26日致被告的函及被告2004年11月30日复函、大鹏证券转入被告资金帐号7670002股票情况表、转托管和撤销指定交易情况表及有关单据、国泰君**限公司上海商城路营业部对帐单等证据佐证,本院结合双方当事人陈述及庭审记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以被告违约造成损失为由提起诉讼,原告应对被告存在违约事实和已造成其损失的事实承担举证义务。本院注意到,本案争议的事实涉及原、被告及大鹏资产三方关系,其中被告与大鹏资产之间的《资产管理协议》是主合同法律关系,而原告与被告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为从合同法律关系。就被告是否有权要求提前解除《资产管理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首先涉及的是被告与大鹏资产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在被告与大鹏资产的主合同权利义务没有确定之前,且原、被告之间的从合同中就被告单方解除合同应承担何种违约责任并未做出约定的情形下,原告作为从法律关系的当事人无权直接以被告提前解除协议有违事实和法律要求损害赔偿。《资产管理补充协议(二)》第2条的条款内容尽管授予了原告在从合同法律关系中的一项权利,但该条款明确的是原告应从大鹏资产处取得交易权权限及手续,如果被告存在配合义务,也只能由大鹏资产向被告提出;同样,即使原告按照一定程序取得并行使此项权利获得盈利,该盈利也仍需留存被告帐户,待被告与大鹏资产进行权利义务清算后按合同约定处理。《资产管理补充协议(二)》第1条同时明确,当大鹏资产没有履行或无法全部履行《资产管理协议》时,被告有权处分原告提供的相应资产,以弥补被告的资金损失。因此,原告关于所提供资产担保债务范围仅限于被挪用国债的观点也不能成立,其应对大鹏资产在两份《资产管理协议》项下与人民币6亿元资金相关的所有未履行债务承担相应责任。综上所述,原告并未举证证明被告存在违约及造成其损失的事实,且在被告与大鹏资产之间的权利义务没有明确之前,本院无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原告大鹏**任公司清算组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22,592元,由原告大鹏**任公司清算组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OO五年七月十五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04)沪一中民三(商)初字第486号
  • 法院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05
  • 案由 质押合同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告大鹏**任公司清算组,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深南东路5002号信兴广场地王商业大厦8层。

  • 负责人杨**,组长。

  • 委托代理人高九龙,大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职员。

  • 委托代理人吴文,四川康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告上海**发展中心,住所地上**山南路865号临江花苑大厦6楼。

  • 法定代表人张**,该中心主任。

  • 委托代理人姚培勤,该中心员工。

  • 委托代理人杨光海,上海市杰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判人员

  • 审判长张聪

  • 代理审判员李春

  • 代理审判员严耿斌

  • 书记员陆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