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原告谢某某与被告黄*甲、黄*乙因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12.25 南安市人民法院 (2014)南民初字第4596号

审理经过

原告谢某某与被告黄*甲、黄*乙因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8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苏**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谢某某的委托代理人陈**,被告黄*甲及其与被告黄*乙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黄新发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谢某某诉称,原告与被告黄*甲均系离异,2014年3月20日经媒人王*介绍相识,2014年3月27日被告黄*甲同意与原告重新组合家庭。按照农村风俗,原告于2014年6月8日到被告家中与被告订婚,原告立即交付给被告黄*甲彩礼82000元,并由被告黄*甲母亲黄*乙收取。此后,经原告多次请求,被告一直不与原告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更有甚者避之不见。双方从认识至订婚期间,被告先后以购置手机作为定情信物向原告索取3600元,以购置女方及其子衣物为由向原告索取3000元,原告也交付给其红包共3420元。原告认为,被告以农村风俗为由向原告索取彩礼,待交付彩礼后,被告拒不办理结婚登记。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黄*甲、黄*乙共同返还原告彩礼92020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黄*甲辩称,原告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风俗习惯,因双方均系再婚,再婚在金淘本地有彩礼的话一般也就2000-3000元,本案被告也没有收到原告任何彩礼。故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应予驳回。

被告黄*乙辩称,本案被告没有收到原告任何彩礼。故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应予驳回。

原告为证明其的主张,提供以下证据:1、原告身份证,证明原告主体资格;2、户籍证明,证明两被告的身份情况;3、证人王*、谢*、谢*、谢*、谢*的证言,证人并且出庭作证,证明二被告收取原告彩礼并索取财物的事实;证人王*出庭作证,称其系原告与被告黄*甲的媒人,在为黄*乙侄子介绍相亲对象时得知黄*乙有一女儿,故其介绍给原告,并安排双方相亲,相亲后经过协商,彩礼金额为82000元;农历五月十一双方*理订婚仪式,当时原告方送82000元彩礼给被告,由原告叔叔(谢*)代表原告方在被告家中送给被告黄*乙,其中52000元“认亲钱”,30000元为“首饰、衣服钱”,后来为给女方购置手机还送女方3600元,送女方2000元买糖果招待其姐妹,送3000元给女方买衣服,送600元买水果,还送两条香烟(其中一条中华)。证人谢*出庭作证,称其系原告二叔,今年农历五月十一上午,其和原告及媒人王*等9人到被告家中办理订婚仪式,并在被告家中客厅中进行,喝茶后其受原告父亲委托交付被告黄*乙“认亲礼”52000元,“金器、衣服钱”30000元,600元“糖果钱”,2000元给黄*甲购置糖果招待同事,400元小孩红包,两条香烟等;黄*甲在收到彩礼后回礼交付原告一枚戒指,及原告到被告家订婚的人员每人红包200元;在当天中午被告方*两桌酒席招待原告方,且购买一些糖果给原告方带回家;双方本来准备五月十七办理结婚登记,但后来黄*乙一直不让黄*甲与原告办理结婚登记,故双方未能办理结婚登记。证人谢*出庭作证,称其系原告三*,今年农历五月初十其大哥在银行领取10万元,欲到美林办理订婚,其中52000元聘礼,30000元“衣服钱”,600元“糖果钱”,包好红包,让其二哥(谢*)带过去交付;并且在订婚当日,与媒人等一并到被告家订婚,喝茶后,其二哥和媒人到房间里交付给被告,当天中午被告方到酒店招待原告方,并且给原告方每人红包200元。证人谢*出庭作证,称其系原告堂亲,今年农历五月十一,其与谢某某等人到被告家中举行订婚仪式,由谢某某叔叔交付被告礼金,且中午接受女方招待,当天还收到200元红包。证人谢*出庭作证,称其系原告堂*,其在今年农历五月十六与原告到被告处向被告黄*甲求亲(要求办理结婚),但黄*甲不肯。4、存款凭证,证明6月7日原告父亲从银行取款支付彩礼的事实。

被告对原告的举证质证如下:对证据1、2无异议;认为证据4与本案无关;对王*的证言,认为证人与原告是同一地方的,同时在订婚现场证人并没有看清具体数额,其证言不可信;对谢*的证言,认为证人系原告叔叔,其证言应不予采信,同时其也未能明确具体数额;对证人谢*的证言,认为交付时该证人并未在现场,其证言应不予采信;对谢*的证言,认为证人与原告系堂亲,其证言不可信;对证人谢丙的证言,认为证人证明时间与其他证人证明时间不一致。

被告认为没有收到原告彩礼,并提供证人黄*、黄*、黄*、黄*、卢*的证言。证人黄*到庭作证,称其系被告黄**的父亲,根本没有订婚的事情;证人黄*到庭作证,称其系黄**弟弟,当天男方说要来订婚,但最后没有来;证人黄*到庭作证,称其系黄*乙儿媳妇,当天男方(具体什么名字其不清楚)说要来订婚,但最后没有来;证人黄*出庭作证,称其系黄**弟弟,原告方起诉的事实均是不存在的,其不认识原告方;证人卢*出庭作证,称其系黄**的弟媳妇,其不知原告方到女方处订婚。

原告对被告的证人证言质证如下:被告请求出庭作证的所有证人均与被告系亲属关系,证言不可信。

对原、被告的举证、质证,本院分析认证如下: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即原告的身份证、二被告的户籍证明,被告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对原告提供的证据4,因无法证明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对证人王*的证言,虽被告有异议,认为证人与原告系同一地方,但王*系原告与被告黄*甲的媒人,其到庭陈述,条理清楚,数额准确,且订婚的彩礼数额为其亲自与被告商谈的,在赠送彩礼时其也在现场,而王*虽系金淘镇,与原告同一乡镇,但没有证据证明其与原告有亲戚或其他利害关系,故对其证言本院予以采信;对谢*的证言,虽为原告的叔叔,但其到庭作证陈述的数额、交接的地点、彩礼的项目等细节与媒人王*的证言相吻合,且彩礼系其亲手交给被告黄*乙的,故对其证言本院予以采信;对谢*的证言,因在交接彩礼时没有在现场,故对其证言不予采信;对谢*的证言,因在原、被告双方交接彩礼时没有在现场,故不予采信;对谢*的证言,因交接彩礼时,其不在现场,故不予采信。对被告提供的证人黄*,系被告黄*甲的父亲,证人黄乙系黄*甲的弟弟、证人黄丙系黄*甲的弟媳妇、证人黄甲系黄*甲的弟弟、证人卢*为黄*甲的弟媳妇,都与二被告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综上所述,本院经审理查明:被告黄*乙是被告黄*甲的母亲。原告谢某某与被告黄*甲于2014年3月20日经媒人王*介绍相识,并于农历五月十一按农村风俗举行订婚仪式,订婚当日,原告谢某某委托谢*按风俗习惯给付被告黄*乙彩礼82000元(其中52000元“认亲钱”,30000元为“首饰、衣服钱”),黄*乙又转交给被告黄*甲;后来为给黄*甲购置手机给予被告黄*甲3600元,给付2000元为作为买糖果招待黄*甲其他姐妹,给付3000元买衣服,给付600元买水果,给付香烟两条。之后,原告与被告黄*甲未办理婚姻登记手续,也未同居生活。

本院认为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黄*甲订立婚约,双方关于结婚的约定虽无法律上的强制力,但原告因为订立婚约交付彩礼给被告黄*甲,这种彩礼就其法律性质而言,实际上是为证明婚约的成立并以将来应成立的婚姻为前提而因亲属关系所发生的相互作用间的情谊为目的的一种赠与,现在婚约关系发生变动,必然对原告的利益产生实际影响,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的规定,被告黄*甲应返还原告彩礼,弥补原告受到的利益损害。由于原告所给付彩礼部分属于实物、部分礼金已消费,因此,被告应返还的彩礼,本院酌情确定82000元。被告黄*乙收取彩礼后转交给被告黄*甲,被告黄*乙作为彩礼的收取人,被告黄*甲作为与原告订婚的当事人,故该彩礼的返还应由被告黄*乙与被告黄*甲共同承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黄*甲、被告黄*乙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谢某某彩礼人民币82000元;

二、驳回原告谢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100元,减半收取为1050元,由原告谢某某125元,由被告黄*甲、被告黄*乙负担92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南民初字第4596号
  • 法院 南安市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4
  • 案由 婚约财产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告谢某某,男,1972年10月10日出生,汉族,住南安市。

  • 委托代理人陈荣哲,福建诚全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告黄*甲,女,1980年6月26日出生,汉族,住南安市。

  • 被告黄*乙,男,1960年3月8日出生,汉族,住南安市。

  • 以上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黄新发,南安市忠明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审判人员

  • 审判员苏尚全

  • 书记员林应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