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执行案例

2015.04.09 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三民终字第14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张某某因与被上诉人邱某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清流县人民法院(2014)清民初字第8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15年3月10日、2015年4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第一次开庭,上诉人张某某及被上诉人邱某某的委托代理人邓**到庭参加诉讼。第二次开庭,上诉人张某某,被上诉人邱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邓**,证人陈*某、余某某、陈*先、巫某某到庭参加诉讼,证人张**、罗某某、肖某某经本院通知,未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2014年7月初,媒人罗某某到原告家说要给原告的儿子张**介绍对象,7月13日,原告的妻子陈某某与儿子张**包了1900元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给邱*,包了200元给被告妻子余某某作见面礼,各包了120元给媒人罗某某和巫某某。8月17日,原告委托弟弟张*辉到被告家订婚,被告要求原告出彩礼62800元,银元19枚,金戒指1枚、金项链1条、金手镯1支。当天,原告的弟弟将彩礼42600元人民币交给被告邱*某,金首饰全部交给了邱*。随后,邱*到原告家做客,住了5天,双方并未办理结婚登记。8月20日,原告向*某某提出要退婚,8月22日上午,原告将订婚时送给邱*的金首饰扣下来,原告妻子陈某某与儿子张**一起将邱*送回去被告家,并与媒人罗某某、巫某某到被告家协商退婚事宜,被告付给原告妻子陈某某与儿子张**29900元,双方把8月17日开的收据(红单)拿出来,由肖某某在被告家门口把收据(红单)销毁了。8月25日,原告向公安机关报案,9月5日,公安机关以该案件不存在采取隐瞒真相、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的犯罪事实而不予立案。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8月22日上午,被告还给原告妻子陈某某与儿子张**29900元,证据充分,本院予以确认。原告认为被告分文没有返还彩礼,因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本案系婚约财产纠纷。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的规定,给付彩礼方请求返还彩礼,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彩礼数额并结合当地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是否返还及具体返还的数额。根据本案的事实,原告儿子与被告女儿虽然没有办理结婚登记,但考虑到被告方置办订婚宴等亦有支出。原告妻子陈某某、儿子张**与被告方协商退婚结果,未得到原告认可。被告虽还给原告妻子陈某某与儿子张**29900元,但本案从订婚到退婚前后才几天,被告退还彩礼明显偏少,故原告方给付的彩礼被告方还应酌情返还。据此,本院确认被告再返还原告彩礼5,000元。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被告邱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张某某人民币5,000元。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上诉人张某某不服,上诉称:被上诉人邱*某之女邱*生活不能自理,媒人罗某某、巫某某未如实陈述邱*的情况,使上诉人上当受骗,支付了42600元彩礼。媒人罗某某、巫某某及出租车司机肖某某与被上诉人邱*某是同伙,恶意串通,他们无权作证。原判在没有关键物证即29900元收条的情况下,认定被上诉人邱*某退还了彩礼29900元,证据不足,有失公正。被上诉人恶意串通欺诈引发本案,其宴请客人的开支与上诉人无关,且宴请乃被上诉人一厢情愿,上诉人拒绝承担其宴请费用。原审法院仅判决被上诉人返还彩礼5000元,不合情理,不合法理。请求:撤销原判,改判被上诉人邱*某返还彩礼42600元。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邱*某答辩称:被上诉人不存在恶意串通、欺诈行为。2014年7月13日,被上诉人与媒人罗某某、巫某某就已告知上诉人,邱*会做家务、农活,只是性格比较内向。上诉人提出解除婚约,被上诉人于2014年8月22日退还彩礼29900元,这一事实有证人罗某某、巫某某、肖某某等人的证言可以证明。被上诉人按照农村习俗于订婚时宴请客人,该项费用支出与上诉人有关,受到的财产损失系上诉人行为所致。同时,上诉人的行为导致女方人格受到贬损,精神受到伤害,这种损失难以用金钱弥补。虽然被上诉人对判决再返还5000元持有异议,但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审判程序等方面是合法的,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因双方当事人对被上诉人邱某某是否已经退还彩礼29900元存在争议,为查明案件事实,本院通知上诉人张某某妻子陈*某、儿子张**、媒人罗某某和巫某某、出租车司机肖某某、被上诉人邱某某的妻子余某某、儿媳陈*先作为证人出席二审庭审作证,其中张**、罗某某、肖某某未到庭。

证人陈某某陈述,2014年8月22日其与儿子张*明到被上诉人邱某某家协商退婚事宜时,一开始被上诉方不肯退钱,其便打电话叫上诉人张*某报警,张*某有向嵩**出所报警,但没有人接电话,其与张*明便要回去,后被邱某某妻子余某某拉回,余某某说要把事情说清楚,怕毁了她女儿名声。经过协商,被上诉方说同意退钱,看到邱某某手上拿着钱,邱某某说红单要交给他,其子张*明便把红单交给了邱某某,邱某某便把红单交给出租车司机烧了。之后,被上诉方就不肯退钱了。

证人余某某陈述,2014年8月22日,上诉人张某某妻子陈某某、儿子张**、媒人罗某某、巫某某到其家中协商退婚事宜。一开始因为没有协商好,对方要走,说不还钱就去报警,其怕事情张扬,就去拦住对方车子,答应还钱。经过协商,其同意退30000元,因当初上诉方支付的彩礼钱42600元中少了100元,便扣了100元。其丈夫邱某某要求上诉方写收条,媒人说有这么多人在场作证,不要写收条,双方把红单处理了就行。上诉方说要先把钱拿出来,才同意把红单交出,后其这方就把钱交给对方,陈某某把钱放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双方的红单就交由出租车司机肖某某烧了。陈某某、张**拿着钱,很高兴地回去了。

证人陈**的陈述与余某某的陈述基本一致。

证人巫某某陈述,2014年8月22日,双方当事人协商退婚事宜时,其有在场。其建议退30000元彩礼,邱某某这方同意。因为订婚时支付的彩礼少了100元,退还时就扣了100元,实际只退29900元。陈某某收到钱后,就把钱放到自己的包里,之后,双方就把订婚时女方开具的红单烧了。陈某某他们收到钱后,很高兴地离开。二审庭审时,巫某某当场退还上诉人张某某支付的媒人钱120元。

证人张**未到庭,其在向本院提供的书面材料中陈述,2014年8月22日,其到宁化找到媒人罗某某,罗某某叫出租车司机肖某某将其与邱*、罗某某载到邱*家。其要求邱*某退还全部彩礼,几经争吵,邱*某叫其把红单给他,他就将彩礼退还。其把红单交给了邱*某,邱*某就将红单交给了肖某某,肖某某当场就把红单烧了。之后,邱*某分文未退。其便打电话告诉父亲张某某,张某某当场打了几十个电话去嵩**出所报案,但电话无人接听,无奈之余,其只好回家了。

对上述证人证言,上诉人张某某未发表质证意见,请求法院依法查明事实;被上诉人邱某某质证认为,证人陈*某的证言虚假,与事实不符,对张**提供的书面材料的真实性有异议,其本人没有到庭,材料中载明的内容与事实不符。证人余某某、陈*先、巫某某的证言,真实可信,符合客观事实。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除上诉人对原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已返还29900元有异议外,双方当事人对原审判决查明的其他事实没有异议,对没有争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被上诉人邱某某是否退还了上诉人张某某彩礼29900元。

上诉人张某某认为,被上诉人邱某某未退还任何彩礼。其于一审时提供“宁化县公安局的受案回执、不予立案通知书”,以证明被上诉人邱某某与媒人等串通欺诈,其因为被上诉人邱某某不肯退彩礼而报警。二审时,其妻陈某某亦出庭作证,其子张**也提交书面材料,两人均证实被上诉人邱某某没有退还彩礼。

被上诉人邱某某认为,其于2014年8月22日已退还给上诉方彩礼29900元。其申请一审法院调取了宁化县公安局湖村派出所的询问笔录,在调取的笔录中,被上诉人邱某某、媒人巫某某和罗某某、出租车司机肖某某均证实2014年8月22日被上诉人邱某某退给上诉人张*某的妻子陈*某、儿子张*明彩礼29000元,订婚时女方出具的彩礼收据(红单)于当日烧毁。二审时,其妻余某某、儿媳陈*先、媒人巫某某均出庭证实,其已退还彩礼29900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二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本案中,上诉人张*某主张被上诉人邱某某没有退还彩礼29900元,其提供的“宁化县公安局的受案回执、不予立案通知书”仅证实其于2014年8月25日曾向宁化县公安局湖村派出所报案,称其被邱某某等人利用婚姻诈骗,2014年8月26日宁化县公安局以该案不存在采取隐瞒真相、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的犯罪事实,决定不予立案,该份证据不能证实被上诉人邱某某没有退还彩礼29900元。而被上诉人邱某某为了证实自己已经退还彩礼29900元,向一审法院申请调取的笔录中,媒人巫某某和罗某某、出租车司机肖某某均证实2014年8月22日被上诉人邱某某退还上诉人张*某的妻子陈*某、儿子张*明彩礼29900元。证人巫某某、余某某、陈*先二审时出庭亦证实彩礼已退还29900元。虽然上诉人张*某妻子陈*某出庭陈述及其儿子张*明在提供的书面材料中陈述,两人未收到退还的彩礼29900元,但根据两人陈述的内容,结合日常生活经验法则,陈*某、张*明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专程到被上诉人家协商彩礼退还事宜,且几经争吵的情况下,没有收到彩礼退款,就把女方此前向男方出具的彩礼收据(红单)交出,并被烧毁,不符情理。本案中,上诉人张*某没有证据证实被上诉人邱某某与媒人罗某某、巫某某、出租车司机肖某某系恶意串通,张*某认为罗某某、巫某某、肖某某的证言不能采信的诉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故,综合全案证据,本院认定被上诉人邱某某已退还彩礼29900元。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婚约财产纠纷案件应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的立法精神,根据双方办理结婚登记与否、共同生活时间长短、彩礼数额大小并结合当地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是否返还彩礼及返还彩礼的数额。上诉人张某某向被上诉人邱某某支付彩礼42600元,现双方婚约已经解除,被上诉人邱某某已退还彩礼29900元,原审法院综合考虑双方订婚时间长短、女方置办订婚宴存在费用支出等因素,酌定由被上诉人再返还5000元,并无不当。上诉人张某某主张被上诉人邱某某存在欺诈,媒人罗某某、巫某某及出租车司机肖某某与被上诉人邱某某系恶意串通的诉辩意见,没有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65元,由上诉人张某某负担。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判决执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四月九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三民终字第144号
  • 法院 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婚约财产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某,男。

  •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邱某某,男。

  • 委托代理人邓昌广,清流县法律援助中心法律援助律师。

审判人员

  • 审判长邓水清

  • 代理审判员吴星

  • 代理审判员曾雪梅

  • 书记员陈家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