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原告郝某某与被告许**、刘某某、许*乙婚约财产纠纷民事判决书

2015.06.01 格尔木市人民法院 (2015)格民初字第342号

审理经过

原告郝某某与被告许**、刘某某、许*乙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吕**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郝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被告许**、刘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郑**、被告许*乙及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尹**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郝某某诉称,原、被告经人介绍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原告于2014年1月6日按照风俗习惯给被告许*乙及父母送去彩礼及五金133800元。2015年1月1日原告与被告许*乙举行了婚礼(但未领取结婚证)。婚后不久,2015年2月19日原告到被告家给被告父母拜年,与被告的家人发生冲突,被被告的家人殴打,事后被告回娘家一直未归,原告打电话要请求被告回家,原告家人及村长一起到被告家劝说,但被告坚持不回原告家中,并表示不愿意和原告和好。原告认为和被告结婚仅仅20多天,被告许*乙就以家庭矛盾为由不愿意再以夫妻名义继续共同生活,是一种骗婚的行为,达到骗取彩礼的目的,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三被告返还原告彩礼1338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辩称

三被告共同辩称,首先,三被告并无骗婚行为,原告在举行婚礼前就已知被告许*乙未达到法定婚龄,三被告并无隐瞒行为。被告许*乙亦认为其与原告感情很好,现在虽未达到法定婚龄但仍愿意与原告继续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待达到法定婚龄后与原告补办结婚登记手续。现原告要求退婚返还彩礼不再与被告许*乙共同生活,这让被告许*乙在亲朋及邻居间抬不起头来,更有损于其声誉,甚至于影响今后的婚姻生活。所以被告许*乙不想与原告分开。

其次,根据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一)双方未办理婚姻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又根据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经要法办(2011)442号第50条第二款关于使用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二)第十条一款(一)项针对的是双方未共同生活。而被告许*乙与原告郝某某2015年1月1日举行婚礼后,虽未登记结婚但已同居生活,故原、被告的情形不属于婚姻法解释(二)第十条第一、二款的规定,故原告要求返还彩礼没有法律依据。

最后,原告所述彩礼133800元不属实,原告分两次送礼钱,第一次是2014年农历正月初六订婚时,因被告许*甲认为女儿还小不同意2014年结婚,原告执意给被告20000元称是给被告的帮扶。第二次是2014年11月29日正式送彩礼68000元。因此第一次送的20000元钱是赠予行为,赠予行为已完成,再无理由要回。同时,被告陪嫁有家具、家电、毛毯、枕巾等,举行婚礼当日被告许*甲将存有20000元彩礼的银行卡交给原告,被告返还的彩礼及陪嫁物品价值共计63556元,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郝某某与被告许*乙经人介绍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2014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六)订婚,原告给付被告现金20000元及金首饰手镯、项链、戒指、耳环、吊坠。2014年11月29日第二次送彩礼68000元。2015年1月1日原告郝某某与被告许*乙按当地风俗习惯举行婚礼,因被告许*乙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二人未办理婚姻登记。被告许*甲、刘某某于2014年12月7日为被告许*乙陪嫁购买床一张、沙发一套、电视柜一个、茶几一个、衣柜一个、“海尔”洗衣机一台,“海尔”液晶电视机一台共计23200元。上述陪嫁物品均在原告处。

另查明,2015年2月19日原告郝某某与被告许*乙的弟弟许*丙在被告许*甲家中喝酒时,因琐事发生纠纷后双方厮打在一起。2015年2月25日格尔木市公安局白云路派出所对双方进行调解由许**赔偿郝某某医疗费1700元。原告郝某某被告许*乙因双方家庭纠纷无法继续生活。

以上事实有格尔木市公安局白云路派出所出具的调解协议书一份、证人证言、收据、发票、当事人在庭审中的有关陈述及庭审笔录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彩礼是依附于婚约而发生的,一般是指基于婚约、按照当地风俗习惯、给付对方数额较大的财物。彩礼给付的目的是为了男女双方缔结婚姻,它是以婚约为前提,以当地的风俗习惯为基础,以财物的价值较大为必要。法律意义上的彩礼,一般是指按照当地习俗,通过媒人给付的以结婚为目的的大额财物。其条件应当包括以下两点:1.彩礼的订立以将来保证成就婚姻为目的的婚约为前提条件和基础。婚约是男女双方或各自的父母在结婚前,为保障成就婚姻而先达成的一种具有人身依附关系的契约或协议。在婚约达成后,男方就要给付女方一定数量的金钱,以表双方的诚意,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彩礼。2.彩礼的给付时间一般是发生在订立婚约的过程中或登记结婚的前后,也有大量发生在结婚仪式上。给付的数额一般都需由中间人从中按习俗商定,有时还需要通过中间人从中完成交付。对于平时男、女方及其家人、亲属相互之间的金钱赠与,数额较小,不属于彩礼。在谈婚期间,男女双方相互往来,由一方给付另一方或者双方相互给付的财产,包括烟、酒、食品、化妆品、衣物、首饰等礼尚往来的小额礼金及女性专用物品,包括按习俗进行订婚举行结婚仪式的请客酒席费用等则不属于实际意义上的彩礼。根据上述对彩礼的界定,本案的彩礼范围应限于“订婚”20000元、“送礼”68000元,共计88000元,而其它原告所称的“彩礼”应理解为赠与。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按照习俗给付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因此,男女双方是否共同生活是婚后彩礼返还的重要依据。共同生活是指男女双方以夫妻名义生活期间相互扶持,共担生活压力,共创美好生活的持续、稳定的状态。主观上,男女具有长期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愿望;客观上,男女双方能相互扶持,共同履行夫妻义务。本案原、被告双方举行婚礼到分居生活不足两个月时间,双方生活时间较短,未形成持续、稳定的共同生活状态,故被告就原告郝某某与被告许*乙2015年1月1日举行婚礼后,虽未登记结婚但已同居生活,原、被告的情形不属于婚姻法解释(二)第十条第一、二款的规定,原告要求返还彩礼没有法律依据的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理应返还部分彩礼,其中被告许*甲、刘某某为被告许*乙置办陪嫁物品从原告给付的彩礼中支出23200元,且陪嫁物品现均在原告家中,故应予以扣除。被告辩称,婚礼当天被告许*甲、刘某某将存于被告许*乙名下20000元彩礼的银行卡交给了原告,该20000元应视为返还的彩礼,本院认为彩礼的返还应以原告的实际占有为准,存有20000元彩礼的银行卡被告并无证据证实由原告实际占有使用,故被告的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庭审中,原告认可双方在共同生活期间被告许*乙从该20000元中花费1000元,用于双方生活,同意将该1000元从返还的彩礼中扣除。关于被告提交的购买的毛毯、枕巾、枕套、保温壶物品的收据,本院认为上述物品属于被告家庭给予双方的赠予,为双方使用的日用品,给原告郝某某购买的衣物应视为男女双方礼尚往来,由一方给付另一方或者双方相互给付的财产,亦属于赠予不应视为彩礼的返还,故原告给付彩礼88000元,扣除被告价值23200元的陪嫁及原告郝某某与被告许*乙共同生活期间支出的1000元,尚余彩礼款63800元。因彩礼是男方给付女方家人的财物,接受彩礼的许*甲、刘某某是许*乙的父母系家庭成员,接受彩礼也是被告的家庭行为,故应由三被告共同承担彩礼返还责任,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彩礼数额结合当地农村的风俗习惯等因素,本院酌定被告许*甲、刘某某、许*乙共同返还原告郝某某彩礼40000元;对于其它所谓的“彩礼”,三被告不负返还责任。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二)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许**、刘某某、许*乙共同返还原告郝某某彩礼4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返还。

本案诉讼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由原、被告双方各承担75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青海省海**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一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格民初字第342号
  • 法院 格尔木市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婚约财产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告郝某某,男,1989年7月8日生,汉族。

  • 委托代理人杨玉玲,女,1967年7月12日生,汉族。

  • 被告许*甲,男,1965年2月17日生,汉族。

  • 被告刘某某,女,1969年4月12日生,汉族。

  • 上述二被告委托代理人郑康军,男,1984年5月8日生,藏族,青海省共和县人。

  • 被告许*乙,女,1997年8月28日生,汉族。

  • 以上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尹彩霞,青海法脉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判人员

  • 审判员吕玮

  • 书记员熊静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