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宁波**公司诉E.K.航运公司(E.K.LINES.A)等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赔偿纠纷案

2006.08.17 宁波海事法院 (2006)甬海法商初字第65号

审理经过

原告**限公司为与被告E.K.航运公司、富士**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赔偿纠纷一案,于2006年3月17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同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年7月6日、8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黄**,两被告申请出庭的鉴定人杨**、专家证人康**、朱**到庭参加第一次庭审,原告委托代理人徐**、两被告委托代理人沈*均参加了两次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限公司诉称:2004年11月26日,原告与加拿大唯大公司(UniqueGreatGroup)签订买卖协议,以Cu0026F北仑205.5美元/吨的价格向其购买7700吨大麦。2005年3月6日,被告以其所有的“枫溪”轮(MapleCreek)自加拿大温哥华西海岸港承运上述货物至中国宁波北仑港,并签发了编号为VCR/NIN-3的海运提单。该船于同年3月25日抵达目的港,次日起卸货时发现货物严重结块湿损。原告采取了分捡、及时处理受损货物等措施以减少损失,但仍遭受了货价下跌、处理货物的各项费用支出、关税、增值税等项损失,被告亦由中国**团)公司向原告提供了105万美元的担保。因向被告索赔未果,而货物受损发生在被告掌控期间,故诉请法院判令两被告赔偿损失,其中,一、整卸5969吨好货中商定货损115吨计人民币215153.5元,关税损失5870.75元,增值税损失26201.6元,检验检疫费用747.5元,卸货费3553.5元,从码头至仓库运费805元;二、分离受损货物1737吨,其中1237吨跌价损失953603.3元,另500吨跌价计795450元。两货关税损失88666.7元,增值税395726.18元,检验检疫费11289.59元,卸货费53668.97元,码头困难作业费39079.35元,仓储费33天计28658.19元,码头至仓库运费17368.6元,出入库装卸及灌包费用83369.28元,包装袋费37203.54元;三、因受损货物检验、协商而引起运输车队待时费27小时计2万元,速遣费20小时计69160元,货损检验鉴定费80400元,律师费8万元。以上共计人民币3005975.56元及利息(所涉美元按8.2765折算。利息以中**银行同期企业贷款利率自2005年3月26日起计至实际支付之日止)。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提单;2、商业发票;3、涉案船舶国籍证书;4、中国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CIC)出具的残损证书;5、中国**团)公司出具的保函;6、大副收据;7、装货单/重量备忘录;8、加拿**员会(CGC)签发的《加拿大谷物最终证书》;9、加拿**事会(CWB)签发的《品质证书》;10、加拿**验局出具的《植物检疫证书》;11、“枫溪”轮船长2005年3月26日签署的声明;12、2005年3月27日,货方、船方、船东委派的检验师就货损达成的备忘录;13、2005年3月28日货方与船方就货损达成的备忘录;14、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植物检疫许可证;15、中华**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以下简称CIQ)出具的《检验检疫处理通知书》;16、原告向CIQ提交的《关于“MapleCreek”轮受损大麦的处理请示》;17、CIQ对请示的复函;18、原告向CIQ提交的《关于“MapleCreek”轮受损大麦委托加工单位审核的申请》;19、CIQ对加工单位的审核记录;20、2005年3月25日船方致原告传真;21、受损大麦购销协议及收款收据;22、2005年4月7日,船、货及保险三方会议决议;23、涉案货物报关单、关税发票及增值税发票;24、包括涉案货物在内的海运货物保险单;25、CIQ检验检疫费发票;26、卸货合同;27、“枫溪”轮船长2005年3月29日签署的声明;28、散装受损大麦运输合同及发票;29、散装受损大麦装卸作业协议;30、包装袋发票;31、宁波**有限公司向原告提出的索赔待时费2万元的报告;32、CCIC向原告出具的商检费发票;33、原告与浙江**事务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及付款进账单。

第一次庭审后,原告经本院释明补充提交了以下证据:1、受损大麦购买单位宁波市**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证实已按购销协议提取受损货物并以现金方式支付了货款;2、原告支付装卸费发票及付款支票存根;3、原告支付装卸困难作业费发票及付款支票存根;4、原告支付受损大麦自码头至仓库的运费支票存根;5、原告购买支付编织袋电汇凭证;6、原告支付保险费发票及其自行制作的3月份保险清单。

被告辩称

被告E.K.航运公司、富士**限公司辩称:两被告虽系“枫溪”轮共同所有人,但已将该轮期租给他人经营,在托运人及期租人之间有多个租船合同关系,被告既非契约承运人亦非实际承运人,不应承担货损赔偿责任;货损系因航程中舱盖密封胶条脱落进水所致,该胶条脱落系船东经谨慎处理仍不能发现的船舶建造质量存在的潜在缺陷,船东可依法免责;船舶在航程中遭遇极大风浪,船东因海上风险造成货损可享受免责;原告索赔损失中多项不合理、无依据或无证据,被告据此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

两被告为支持其答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上海天**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司)出具的检验报告(该报告附件材料包括:船舶资料、提单、舱单、大副收据、货舱检验报告、海事声明及部分航海日志(2005年3月9日、11日、29日及30日)、收货人要求船方提供担保的函件、2005年3月28日卸货前备忘录、码头作业索赔函、收据及放弃索赔函、分货费用单、卸货作业记录、船方制作的卸货记录、受损货物磅单、SGS出具的水尺报告、卸货作业损失报告、舱盖检验报告及受损货物照片、舱盖照片);2、舱盖密封胶条脱落的照片;3、专家证人康**、朱**出具的“舱口盖渗漏事故原因分析报告”;4、《中国造船质量标准》有关舱口盖部分资料;5、船舶交接书;6、船舶期租合同;7、部分航海日志(2005年3月9日至11日);8、船级证书;9、船级社检验报告及记录;10、船籍证书;11、船舱吨位证书;12、船舶安全管理证书;13、船舶安全设备证书;14、船舶安全无线电证书;15、散装谷物运输许可证;16、2005年4月7日关于货损的会议决议;17、货方提出的索赔清单及有关文件。证5-15已经日本国公证机关公证并经中国驻日本国大阪领事馆认证。

第一次庭审,经当庭质证,两被告除对原告所举证18、19、31以其无原件为由提出异议外,对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特别强调有关协商及货物残损报告不能证明被告已承诺承担责任,原告损失应据实认定,特别是以被告提交的天**司检验报告为准。本院经审查认为,证18、19能与其他证据特别是证15-17相印证,予以认定;证31应结合全案事实综合认定。综上,本院对原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定。

第二次庭审中,两被告对原告第一次庭审后补充提交的证据均提出异议,认为其形成时间基本均在第一次庭审前,故原告所举补充证据均已超过原定举证期限;证2-5均存在相关发票与支付时间不符的问题,且证2发票金额与支付金额不一致,证5系2004年的材料、与本案货损无关,证2装卸费系原告进口货物的正常支出、不应计入损失,证3所显示的困难作业费已由涉案船长与卸货单位结清;证6所显示的保险费不应计入损失。针对两被告的质证意见,原告认为补充证据所显示项目及金额大多有双方协议基础,两被告在第一次庭审中也予以认可,其为进一步查明事实而提交的证据应属补强证据;发票与支付款项不同在实务中普遍存在;证2装卸费发票与支付金额不一致,系因原告与该装卸单位存在长期合作关系,各笔业务不一定一一对应;证5编织袋系原告2004年度购买但有部分实际用于受损货物;根据我国海商法的规定,受损货物赔偿金额系货物受损前后的CIF价之差额,故保险费应在损失范围。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经本院释明后补充提交的证据在性质上属补强证据,依法可予采用;证6中原告自行制作的3月份保险清单虽为复印件,但能与保险费发票、保险单相印证,其他证据均为原件,且两被告对其所显示项目及金额在第一次庭审中均无异议,故对原告补充提交的证据均予以认定。

原告对两被告所举证1-4,16-17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原告认为涉案船舶船籍港为巴拿马,故证5-15在日本国公证认证,存在形式缺陷。对此两被告主张作为船东之一的被告**有限公司系日**司,其在日本办理有关文件或材料的公证认证并无不妥。本院经审查认为,两被告关于证5-15公证认证的解释合理,对证5-15的真实性亦予以认定。综上,本院对两被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亦均予以认定,但证4作为一般规范仅作为有关事实认定的参考资料。

关于两被告提供的天**司检验报告,鉴定人杨**在庭审中证实,其根据船长提供的照片、舱盖板水痕及船长陈述,认定船长在2005年3月22日扯掉一舱封舱胶带开舱后发现舱盖密封胶条脱落近10米,在重新封上胶条后关舱航行,货损系舱盖密封胶条脱落进水所致;致密封胶条脱落的原因可能在船舶建造时已存在。因胶条在舱盖内缘,故其是否脱落仅可能在开、关舱时发现。船舶自建成交付至事故时肯定有多次开关舱,该船他舱货物均完好,且均未在外贴封舱胶带,一舱加贴封舱胶带可能是考虑到船艏一、二舱受风浪影响更大的原因。杨**当庭提交了卸货时1舱的部分照片。原告对天衡报告中关于货损系船舱进水所致无异议,但对其直接原因系密封胶条脱落提出异议,并特别指出无其他证据可证明检验报告所依据的照片系当航次、对涉案船舶的一舱所拍摄,船长陈述亦无证据证明(甚至无相关日期的航海日志记载);检验报告未考虑多次开关舱可发现密封胶条脱落的情形,不能证明脱落恰发生在本航次而以前未发生或不能发现。

两被告申请出庭的专家证人康**、朱**在庭审中证实,中国造船标准与国外基本一致,根据天**司提供的材料及其经验,密封胶条脱落的原因在舱盖设计或胶条安装时即已存在,可能是胶水问题也可能是卡槽与胶条不契合。在胶条尚未脱落时,非有经验的验船师难以发现胶条因粘接不良而出现的稍许膨出。原告指出,两专家称日本造船标准与我国相同无依据,其结论所依据的材料都来自天**司,故与天**司的检验报告存在类似问题。对于上述鉴定人和专家证人的陈述,本院认为,应结合其他证据综合予以认定。

经庭审调查,两被告基于其与原告就卸货及受损货物处理所达成的有关协议,认为原告诉请的所有关税、增值税、卸货费、CIQ费用系原告为进口货物依法应当缴纳的税费或必要的支出,且关税、增值税由于货损可向税务机关申请核减,故这些费用不能计入损失;两被告对原告损失清单中115吨按保险金额单价226.05美元所计人民币215153.5元的货损金额无异议,但认为115吨系双方对分离出的好货5869吨中可能存在的货损所作的约定补偿,并未发生单独装运115吨大麦至原告仓库的事实,故原告主张的其他费用均无依据;对1237吨及500吨受损大麦的跌价损失数额无异议,对受损大麦由码头至仓库的运费、仓储费、出入库装卸及灌包包干费、包装袋费之数额均无异议,但指出,受损货物的困难作业费已由船长直接支付给卸货作业单位;两被告认为原告主张的运输车队待时费、速遣费、残损检验鉴定费、律师代理费均无事实或法律依据。原告认为,其就受损货物所支付或支出的关税、增值税、商检费、卸货费因货物受损而构成无效益的支出,应属直接损失,被告应予赔偿;双方已协议约定由原告向装卸单位支付并可向被告追索困难作业费,被告船长直接支付的费用中未包含该项费用;运输车队待时之事实及原告该债务客观存在,速遣费有惯例基础,残损检验鉴定费系为确定货损而支出,律师代理费用符合有关律师代理收费标准,故被告亦应支付这些费用。

基于上述认定证据及庭审调查,本院确认以下事实:2004年11月26日,原告与加拿大唯大公司签订买卖协议,以Cu0026F北仑205.5美元/吨的价格向其购买进口大麦7700吨,并向中国太平洋**宁波分公司为该货物及其他货物(同船装运)投保货运险,该保险公司2005年3月6日签发保单,载明保险货物数量28216.875吨,保险金额6378425美元。原告2005年4月21日为该保单项下货物支付保险费人民币22700.08元,货物平均保费为每吨人民币0.8元。涉案提单(编号为VCR/NIN-3)显示,涉案货物7700吨大麦于2005年3月6日在加拿大温哥华西海岸港装上“枫溪”轮第1舱,目的港宁波北仑,该提单正面右下角签发栏上下分别为打印记载“中外**限公司代表承运人中外运百**限公司签发”(“By:SINOTRANSCANADAINC.ASAGENTSFORTHECARRIER:SINOTRANS(BERMUDA)LTD”)及“代表“枫溪”轮”船长签发(“SignedforandonbehalfoftheMasterofM/V“MapleCreek”Capt.JodoJunji”),提单背书显示原告为涉案货物的收货人并实际接收了货物。该轮于2005年3月25日抵达目的港,次日起卸货时发现涉案货物严重结块湿损,双方经协商就卸货、受损货物处理陆续达成多项协议,其中主要包括:好、坏货物分别卸载处理,船方负责受损货物的港内运输费及相关装卸费、分离货物的困难作业费、包装费、仓储费等,双方约定5869吨好货中有115吨受损货物。原告根据协议组织完成了卸货、货物分离、受损货物处理诸事宜。根据双方协议及被告提交的有关证据(双方2005年3月28日备忘录及码头作业单位3月29日出具的收据及放弃索赔书),被告并未支付困难作业费。2005年3月29日,被告由中国**团)公司向原告提供了105万美元的担保,该担保函确认在发生货损时涉案船舶不存在光船承租人、涉案纠纷由宁**法院管辖并适用中国法律等。

本院查明

另查明,涉案船舶由IMABARISHIPBUILDINGCO.,LTD建造,于2005年2月10日由GIANTLINEINC.,SA据双方2004年6月1日签订的船舶买卖合同交付给两被告;船舶在建造期间,被告E.K.航运公司已于2004年6月1日将该轮期租给ShoeiKisenKaisha,Ltd,租期为自交付日5年加40日。两被告E.K.航运公司、富士**限公司系涉案船舶“枫溪”轮的共同所有人,各占60%及40%的股份。在涉案运输期间,该轮不存在光租情形。

原告为进口涉案货物于2005年5月25日,按人民币13101954元的完税价格支付了3%的进口关税人民币393058.62元,并以关税完税价格及关税额之和人民币13495012.62的增值税完税价格支付了13%的增值税人民币1754351.64元(美元汇率为8.2765),对其由涉案船舶运输的全部货物28216.875吨支付CIQ检验检疫费人民币159265元,为检验确定货损向CCIC宁波分公司支付商检费人民币80400元。原告与港口卸货作业单位约定的卸货费为30.9元/吨并实际支付。对于实际受损货物1737吨,原告根据其与被告达成的协议向装卸单位支付了22.5元/吨的困难作业费、按10元/吨支付了码头至仓库的运费、按0.5元/日/吨支付了33天的仓储费,按48元/吨支付了出入库装卸及灌包费用,按21.42元/吨支出了包装袋费用。2005年4月27日,原告根据其与船方达成的协议与宁波市**有限公司签订受损大麦购销协议,分别以船方认可的人民币1100元/吨、280元/吨(均为含税价)的单价将受损货物出售,买方已提取货物并以现金支付了货款。2005年3月28日,原告与浙江**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自协议签订之日支付代理费人民币28000元,原告获得赔偿到账后5日内支付赔款的3%为后续代理费。原告已依协议支付了代理费人民币28000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因双方明确约定和同意而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两被告为涉案船舶“枫溪”轮的共同所有人,该轮仅有期租而无光租情形,由两被告配备的船长及船员有妥善管理船舶及所载货物的职责;涉案货物实际由两被告所属船舶“枫溪”轮承运,两被告有更为充分的条件及机会去确定有关的运输委托关系,但其在卸货处理期间乃至诉讼中均未积极主张或披露有关情形,而是积极配合和参与有关的货物处理事宜并为自己的责任提供担保;从情势上,两被告从未接受任何人委托或指示而实际承运涉案货物亦是难以想象的,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原告提出的两被告为涉案运输实际承运人的主张合法有理,本院予以采信;两被告提出的因原告未主张并证明被告接受承运人委托或转委托,故其不构成实际承运人的辩称,证据与理由均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涉案货损发生在两被告实际承运期间,两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第(三)项的规定对货损分别提出了“船舶潜在缺陷”及“海上风险”两点抗辩以请求免除责任。本院认为,两被告主张“船舶潜在缺陷”的主要依据是“枫溪”轮船长自称2005年3月22日所拍摄的照片及其陈述,该照片实际拍摄时间及部位、开舱的目的等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建立在此基础上的天**司检验报告及有关专家关于货损原因的结论之可靠性不无疑问,且天**司检验报告及专家意见均不能排除船舶曾有多次开关舱、开关舱时发现密封胶条脱落或形变的可能性,未论证事故前肯定不会发生或经谨慎处理亦不能发现胶条脱落或形变,亦未论证所谓海上风险或大风浪对于胶条的影响及其程度。被告提交的有关船检资料及证书,从其表面看系船舶为入级及营运而进行的法定检验,被告未主张亦未证明开航前或开航时对舱盖作过何种谨慎处理,故即使导致胶条脱落的原因系船舶设计或安装方面质量问题引起,被告的证据亦不足以证明被告已尽合理谨慎而不能发现,其提出的“船舶存在潜在缺陷”的抗辩,证据与理由均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被告据以证明船舶遭遇海上风险抗辩的主要证据是有关航海日志关于风浪天气的记载,该记载并无其他材料如气象、海浪资料等佐证,且被告亦未证明所遇风浪不可预见、超出了船舶承受能力;在他舱货物均完好的情况下,被告亦未能论证所遇风浪对1舱货物进水受损的因果关系及其影响程度,故被告提出的遭遇“海上风险”而应免责的抗辩,证据与理由亦均不充分,本院亦不予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六条、第六十一条的规定,被告对于其责任期间的货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货价及费用涉及美元及人民币两种货币单位,鉴于海关在征收关税、增值税时适用了8.2765的汇率,本案在计算货价时依该汇率为据。根据双方协商及实际检验,本案货损分二类情形,一是双方对好货5869吨中约定的推定货损115吨,一是实际受损货物1737吨。对于推定货损,双方对其数量有明确约定,且被告对原告以保险单金额(226.05美元/吨)主张的损失索赔额予以认可,故双方对该推定货损的赔偿已有明确约定,对原告主张该115吨人民币215153.3元的货损请求予以支持,原告对该部分货物所主张的关税、增值税、装卸费等,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已分离并处理的实际受损货物,被告虽在协商中对受损货物分类、数量、处理价及有关困难作业费、仓储费、码头至仓库运费、出入库装卸及灌包费、包装袋费数额予认可,对原告按处理价与完好货物CIF价之差所主张的损失索赔亦予以认可,但对原告所主张的关税、增值税、CIQ检验检疫费、商检费等提出异议,故双方对于实际受损货物的赔偿未达成协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货物损坏的赔偿额应按照货物受损前后实际价值的差额或者货物的修复费用计算,货物的实际价值以其装船时的价值加保险费加运费计算。涉案货物受损前的CIF价为人民币1701.62元/吨(205.5美元+人民币0.8元/吨),对涉案货物受损后的CIF价,双方未予约定也未提交相关的估价报告,故该价格可参酌货物处理价及货物到港后至处理前所发生或产生的必要费用或支出予以合理确定。本院认为受损货物的处理价系货物卸船、分检、进口后出售的实际价格,其中已包括了相关装卸费用、码头至仓库运费、仓储费、检验检疫费、商检费、关税增值税等,故受损货物的实际价值(货物受损后的CIF价)应在处理价中扣除这些费用后确定。据此,1237吨受损货物的赔偿额应为人民币1111617.68元,另500吨之赔偿额为人民币801580元。原告主张运输车队待时费、船舶速遣费,证据与理由均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请被告承担货物受损赔偿款利息及律师代理费损失,合法有理,本院予以支持,但其主张代理费利息的诉请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告诉请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六十八条、第四十二条第(二)项、第四十六条、第五十五条、第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E.K.航运公司、富士**限公司赔偿原告宁波**公司货物损失人民币2128351.18元及利息(自2005年3月26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中**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赔偿原告宁波**公司律师代理费损失人民币80000元。前述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

二、驳回原告宁波**公司的其他诉请。

本案案件受理费25820元,其他费用400元,由原告负担7080元,两被告负担19140元。

如不服本判决,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原告可在十五日内、两被告可在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三份,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25820元,款汇浙江省省本级财政专户结算分户,开户银行:农业银行西湖支行,账号:398000101040006575515001;逾期不缴,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六年八月十七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06)甬海法商初字第65号
  • 法院 宁波海事法院
  • 裁判时间 2006
  • 案由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损赔偿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告**限公司。

  • 法定代表人翟**,该公司董事长。

  •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徐全忠,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导司律师事务所律师。

  •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黄顺刚,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华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告E.K.航运公司(E.K.LINES.A)。

  • 法定代表人SeijiFujii,该公司总裁。

  • 被告**有限公司(FujikawaKaiunCo.,Ltd)。

  • 法定代表人TatsuroFujimoto,该公司总裁。

  • 两被告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沈克、欧彬,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太平洋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判人员

  • 审判长李章军

  • 审判员张继林

  • 审判员姚雪峰

  • 代书记员邓晓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