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中国外运天津**运公司、天津义**有限公司与中国外运天津**运公司、天津义**有限公司等仓储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2015.12.09 最高人民法院 (2015)民申字第3084号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中国外运天津**运公司(以下简称新**司)因与被申请人天津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司)、一审被告天津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司)仓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天津**民法院(2014)津高民二终字第00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新**司申请再审称:(一)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审判决对冷卷基本事实及其判项的认定。新**司提交的新证据包括:1、新**司于2015年6月8日向天津市公安局提交的《关于钢材造假的举报材料》;2、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塘沽分局刑侦支队三大队于2015年8月30日出具的《受案回执》;3、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塘沽分局于2015年11月4日出具的《立案告知书》;4、2015年6月25日检验冷卷造假的视频。上述证据证明本案所涉冷卷为砂石冒充的假冷卷,导致外包装载明的吨数与实际过磅吨数不符,涉案货物在货权转移至义**司之前已经存在瑕疵,亏吨与新**司无关。(二)新**司曾向二审法院申请向天津市公安局塘沽经侦支队、刑侦支队调查收集证据,查明唐**长达公司向宝**司运送螺纹钢的具体情况,以及宝**司与义**司等签订抵押借款合同的情况,法院未能调查收集。(三)本案不是一起简单的“仓储合同纠纷”案件,涉案货物系借贷关系中的担保物,义**司并不是涉案货物的所有权人。一、二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仓储合同的相关条款判决本案,系适用法律错误。(四)原审判决超出义**司诉讼请求的范围。请求对本案进行再审。

再审被申请人辩称

义**司提交意见认为:(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义**司与新**司之间的仓储合同真实、合法、有效,并且一直在实际履行。新**司出具的《储存凭证》就是仓单和物权凭证。(二)新**司主张的涉案钢材入库过程和吨数疑问,不影响义**司根据合同和物权凭证向新**司主张权利。义**司对新**司提交的视频的真实性有异议,并认为所有新证据均与本案无关联。(三)义**司主张新**司按照市场价格赔偿,原审判决根据市场指导价格计算损失数额并无不当,数额并未超出义**司的诉请范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仓储合同纠纷。根据新**司的再审申请理由,本案审查重点是:原审判决是否存在法律适用错误;新**司提交的新证据能否推翻原审判决对事实的认定;二审法院对新**司调查收集证据的申请未予准许,是否违反法律规定;原审判决是否超出义**司的诉讼请求。

(一)关于原审判决是否存在法律适用错误的问题。原审查明,案外人天津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东**司)出具《证明》和《货权转移单》,分别将涉案冷卷共计730.88吨和螺纹钢共计3610.93吨的货权转移给义**司。义**司与新**司签订了《仓库保管协议书》,明确约定货量以义**司提供的货权交接单为准。义**司持有新**司就涉案冷卷和螺纹钢开具的16张客户名称为义**司的《储存凭证》。该凭证记载了货物的名称、规格、数量和重量,其中螺纹钢952件共计3610.93吨,冷卷共计730.88吨。上述记载与《货权转移单》等的记载一致。据此,二审判决认定新**司与义**司存在仓储合同法律关系,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仓储合同的相关条款判定新**司的法律责任,并无不当。案外人亿东**司已经出具《证明》和《货权转移单》,将涉案货物的所有权转移至义**司。义**司有权依据《仓库保管协议书》和《储存凭证》向新**司主张提取货物。新**司不能按照《储存凭证》记载的货物数量和重量交付货物,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义**司与亿东**司之间的法律关系并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亦不能免除新**司在仓储合同中的交货义务。新**司以义**司与案外人亿东**司等存在借贷合同关系,涉案货物为借贷合同的担保物,义**司不能直接就担保物主张所有权为由,认为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缺乏法律依据。

(二)关于新**司提交的新证据能否推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的问题。新**司向本院提交新证据拟证明公安机关对新**司举报事宜立案受理,涉案钢材可能存在造假。首先,检验货物视频的拍摄时间、地点和来源不明,内容并未经过公安机关确认。相关书证只能证明公安机关对有关事宜立案受理,但并无结论性意见;其次,涉案货物原由案外人亿东**司储存,后其将储存货物的货权转让给义**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的规定,新**司作为仓储人,应当按照约定对入库仓储物进行验收。新**司出具《储存凭证》的行为应当视为其对仓储货物的件数和重量已经予以确认。义**司作为《储存凭证》的持有人主张提取货物时,新**司应当按照凭证记载的件数和重量交付货物。新**司作为仓储人没有就仓储货物的重量进行查验,导致其不能按照凭证记载的重量向提货人交付货物的后果,由新**司自行承担。新**司以冷卷出入存储场地不需要过磅为行业通行做法为由,主张不对记载的货物重量负责,缺乏法律依据。第三,本案系因交付货物的重量与凭证记载的重量不符引起的纠纷,并不是因为货物内在品质不符引起的纠纷。即使涉案货物品质确实存在造假构成欺诈,新**司应当向实施欺诈的行为人主张权利,在没有证据证明义**司存在串通共谋行为的情况下,不能以此免除新**司按照《储存凭证》记载的重量向义**司交付货物的义务和责任。因此,新**司提交的新证据并不能推翻原审判决对事实的认定。

(三)关于二审法院对新**司调查收集证据的申请未予准许,是否违反法律规定的问题。本案为新**司与义**司之间的仓储合同纠纷,应当按照仓储合同的约定和储存凭证的记载确定双方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如前所述,在没有证据证明义**司对货物作假存在串通共谋行为的情况下,涉案货物是否存在作假构成欺诈,义**司与案外**公司和宝**司之间是否存在抵押借款合同关系,以及唐**长达公司向宝**司运送螺纹钢的情况,均与本案仓储合同无关,新**司申请法院调查收集证据拟证明的事实亦与本案事实认定无关,二审法院对此事实不予审查,并无不当。新**司以二审法院对新**司调查收集证据的申请未予准许为由申请再审,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四)关于原审判决是否超出义**司诉讼请求的问题。义**司作为本案原告提起诉讼,要求新**司返还全部货物,如不能返还应按照市场价格赔偿全部货物价值。因双方并未明确约定货物损失的赔偿标准,二审判决按照公平原则,酌情确定新**司对于短少的货物,以义**司主张提货时的平均市场价格计算损失赔偿额,并无明显不当。根据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义**司主张按照取得货物所有权之日计算的全部货物损失数额为17917036.6元,高于二审判决认定的损失数额。新**司关于二审判决超出义**司诉讼请求的主张并不成立。

综上,新**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驳回中国外运天津**运公司的再审申请。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九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民申字第3084号
  • 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仓储合同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裁定

案件相关人员

  •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国外运天津**运公司。

  • 法定代表人:谢**,该公司总经理。

  • 委托代理人:易天祥,天津允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天津义**有限公司。

  • 法定代表人:刘**,该公司董事长。

  • 委托代理人:江斌,天津融耀律师事务所律师。

  • 委托代理人:王秀杰,天津融耀律师事务所律师。

  • 一审被告:天津宝**有限公司。

  • 法定代表人:徐*,该公司经理。

审判人员

  • 审判长胡方

  • 审判员郭忠红

  • 审判员余晓汉

  • 书记员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