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李坚强、司**生产、销售假药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5.11.25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江中法刑二初字第28号

审理经过

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以江检公二刑诉(2015)2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坚强、司**犯生产、销售假药罪一案,于2015年9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林**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坚强及其辩护人朱**、被告人司**及其辩护人张**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4月3日,被告人李坚强、司**伟经密谋后,至开平市赤坎镇芦阳村租赁一荒废厂房作为生产假药工场,聘请多名工人,购买机械、模具等生产工具以及崩解、哪非、钙粉、淀粉等原材料,在未经批准生产药品和未取得注册药品批准文号的情况下,生产、销售一片大好、老中医、VGR100phzer等假药。经查,截至案发,被告人李坚强、司**伟共生产、销售假药1247公斤。2014年9月26日,侦查人员在上述生产工场缴获一片大好、老中医、黑金刚、VGR100phzer等半成品假药、成品假药合共177万多粒。其中,VGR100phzer假药鉴定金额为人民币14579569元。

本院查明

公诉机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刘*、陈**、易*、黎*等人的证言;相关物证、书证;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鉴定意见;同案人陈**、张**、杨*、陈**的供述;被告人李坚强、司**的供述及辩解。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坚强、司**无视国家法律,生产、销售假药,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应当以生产、销售假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分别判处被告人李坚强、司**十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个人财产,对在扣的假药及作案工具机器设备等财物依法判决。

被告人李坚强庭审时辩称,其虽然参与本案,但只是翻译,没有从中牟利,不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具体制作假药,工厂的设备购进、租金、工人工资等资金,均不是其负责或提供的,是被告人司**和“老大”等人负责的,其只是去假药加工厂附近钓鱼而已。现场缴获的物品与其无关。

被告人李坚强的辩护人提出,1.本案的涉案药品鉴定的主体不适格,鉴定意见依法不宜采信,开平市**证中心出具的价格鉴定不能作为定案依据;2.被告人李坚强是翻译,起着幕后老板和实际制假人司**的联络作用,没有出资参与具体的制作假药,是从犯;3.现场缴获的所有药品均不应当认定为李坚强的涉案物,且鉴于涉案被缴获的物品是否假药的鉴定不足以采信、涉案物的数量和价格无法确定,相关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综上,被告人李坚强的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而并非生产、销售假药罪,且其行为并没有造成任何实际社会危害,系初犯,主观恶性不大,庭审时能主动交代犯罪事实,有认罪和悔罪表现。建议本院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司**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意见。庭审时,其辩称其并非本案制作假药的起意者,开平厂房租赁是李坚强指使的,设备是李坚强购买的,工厂的所有开支也是李坚强和“老大”共同负责的,“老大”给过一次现金2万元,其余皆是李坚强转账支付的。其生产的假药原材料、种类、如何包装,通过物流发货售出给下家,均是由李坚强提供信息并指使和控制的。

被告人司**的辩护人提出,司**并非实际出资人,是受他人指使而实施了本案的行为,是从犯,能如实供述罪行。请求本院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3年4月开始,被告人李坚强、司**伟经事先密谋,分工负责,生产销售假药。由李坚强负责联络和筹集资金、购进设备和组织销售,司**伟租赁场地、雇请工人和组织加工生产。同月3日,在开平市赤坎镇芦阳村租赁一荒废厂房作为生产假药工场,聘请多名工人,购买机械、模具等生产工具以及崩解、哪非、钙粉、淀粉等原材料,在未经批准生产药品和未取得注册药品批准文号的情况下,生产、销售一片大好、老中医、VGR100phzer等假药。2014年9月26日,侦查人员在上述生产工场缴获一片大好、老中医、黑金刚、VGR100phzer等半成品假药、成品假药合共177万多粒。其中,VGR100phzer假药鉴定金额为人民币14579569元。

以上事实有经过本院庭审示证和质证的下列证据所证实:

1、开平市公安局赤坎派出所制作的现场勘验查笔录及照片、扣押的物证及照片、开平**管理局现场检查笔录,证实案发现场位于开平市赤坎镇芦阳村委会新安村洞叟州一块荒地厂房,现场发现并扣押了相关物证。有物证照片、扣押决定书、笔录、清单,证实案发现场扣押各种药品共177万多粒,加工材料、加工设备一批及汽车、货运单、物流单、发票联等。均已经过被告人司**签名确认。

2、书证

(1)江门药监局关于本案的复函,证实司徒林*未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开平市赤坎镇芦阳村没有经批准生产的药品生产企业。司徒林*未取得**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注册的药品批准文号。

(2)“字条”证实,该“字条”系开平看守所的管教没收邓*和司徒某甲所得,经邓*和司徒某甲确认是李坚强要其转交给司**的,也经李坚强确认字条系其亲笔所写并交邓*传递给司**。字条内容如下:“兄弟受苦了,在此向你表达谢意,深深的歉意!不论如何结果,都是一辈子的情义,反正我是这样坚定的认可。人生滚滚红尘来一回搏杀人生,也不枉此行,虽然艰难的创业失败和厚重的教训,有机会出来就会一定有信心创造大家共同的价值,希望有这一天到来!可以感受到你的压力和孤寂,我在外面也作了努力,但见效不佳,唯有做一些对老人家孝敬的小事,望兄弟见谅!进来了,只能面对不可抗拒的现实残酷!我的情况:有5张快递单寄到广**公室的大楼大堂最后一张是9月25日的。我没有签收过,因为我出差海南,公司员工也没有签收过。这个情况,你可以向办案人员解释清楚:是代朋友的委托寄的普通袋泡茶包,朋友过办公楼大堂接走的。请你帮忙解释,万分感谢!不便多谈,希望借兄弟之情能使这个事情发生一些良好的变化。方便的话,传一下纸条给我信息。至于你母亲的生活费和你的生活费,在外面我已经交代好定期处理了,请安心。”

(3)快递单据

证实,①司**在2014年9月寄货的部分快递单共14张,货物总重1384公斤。其中寄给阳春“陈*”(即陈**)的有5张,共787公斤,寄给广州李*的有5张共460公斤,寄给广州杨*64公斤,寄给深圳李*2张61公斤,寄给广州莫*12公斤。②通过德邦物流寄给司**的单据,物品包括模具、铝箔、兽药、垫片、淀粉等,从中山、温州、广州等地发货。其中,①显示6张司**为收货人的庆丰物流货物运单;②显示司**(司**)发货给“李*”的速尔快递单据及2014年9月份司**发货给“李*”“陈*”“杨*”“莫*”“李*”等人的统计表。

(4)银行账户信息证实,①余*农行卡从2014年1月16日至5月20日分14笔转入132000元。②司**农行卡从2014年6月20日至10月1日分十笔转入97000元,其中有三笔的转入人叫‘李*甲’。上述款项经司**确认,是李坚强给其作为工厂的开支,包括发工资交租金及水电费。

(5)租赁合同及交租单据证实司**租赁涉案地及交付租金费用情况。

(6)通话清单证实司徒林*电话的通话记录情况。

(7)电子证物检查工作记录(义*(网警)勘(2015)022号),由义乌市公安局网警大队提供,证实李坚强向陈**购买制造假药的铝箔,并要求陈**将货物寄给司**。该大队因侦查义乌市黄**生产、销售假药案固定证据的需要,对义乌市公安局食药环大队提供的台式电脑一台实施电子证物检查,并将检查结果“食药环0.rar”文件以封盘的方式制作刻录光盘。被告人李坚强与陈**的QQ聊天记录,证实:二人在聊天中多次谈到制作铝箔的事情,其中在2014-3-1816:39:19中提及李坚强的公司地址及联系电话,在2014-8-1815:54:17的聊天中有C20的记录。此外,陈**电脑上48010.李*的文件夹,送货单上显示购货单位为李*,产品名称是铝箔;在发货的E某CEL表显示:48010李*,货名:铝箔,联系人及电话司**13536224866,地址:德邦物流,发运:江门开平百汇批发市场营业部。

3、鉴定意见

(1)药品鉴定报告,证实:经广东**检验所检验,扣押的久正补身胶囊含有51.5%的西地那非,VGR100(编号7)含有10.1%的西地那非,一片大好含有13.7%的西地那非,VGR100(编号8)含有0.6%的西地那非,每粒坚含有15.4%的西地那非,VGR100(编号10)含有14.3%的西地那非,VGR100prizer含有15.9%的西地那非,VGR800含有0.8%的西地那非,VGR800vigour含有4.2%的西地那非,C50含有8.9%的西地那非。Cialis20mg含有3.3%的他达拉非,黄色胶囊含有3.2%的酚酞。

(2)价格鉴定结论书

经开平市**证中心鉴定,证实:涉案部分成品药、加工材料、小汽车、货车等物合计价值为14795116元。其中加工设备、半成品药品及部分作价成品药,其中一种成品药VGR100phzer鉴定价值为14579569元。

(3)鉴定结论通知书

证实上述鉴定意见已经通知被告人李坚强、司**。

(4)开平市**证中心出具的关于开价鉴(2015)1018号文件的补充说明,证实该中心进行“VGR100phzer”的价格鉴定项目是依照《关于统一假冒伪劣等涉案财产价格鉴定计价原则的意见》(粤价认综(2011)40号)规定,“按同类同质合格产品的市场价格”作此项目的核定计价原则,并从网上及开平市大型药品销售单位中采价,最后确定本项单价为98.7元/粒。“一片大好”、“久正补身胶囊”等5个成品药项目,该中心在市场及网上未能查找出一一对应的药品名称。该中心要求委托方进一步提供此5个项目的详细资料,但委托方未能提供。经研究,依从谨慎原则,作“不作价”处理。此次价格鉴定与药品是否检验出含“西地那非”无关。

4、证人证言及辨认笔录

(1)证人刘*(开平**递员工)的证言,证实其称从2014年7月份至2014年9月,有个客户电话通知其到开平市赤坎旧交流渡桥附近收件。现场是一破旧厂房,客户在门口将一个用纸箱装好,外包蛇皮袋的快件给其寄到广州。其没有进去过厂房。一共收了有20多次。其感觉里面是粒状物品,客户说是五金配件。一般都是寄去广州。其也去上门派过件,见到对方名字叫司**。其帮司**收过三次货款,一次是11000多元,另二次均是8775。其收到款后亲手交给司**。这三次都是发给深圳的何*。

(2)证人陈**(德**流员工)的证言,证实司**从2014年3月开始从其公司收货物,另外还发过三次货。其查到:2014年3月12日温州的赵*给司**寄了一批模具;5月16日广州的何小姐寄了一些兽药;4月28日广州的徐*进寄了一批淀粉;3月25日起中山的吴**陆续寄了一批铝箔、垫片;温州的陈**从3月27日陆续寄了一些模具。

(3)易*(速*快递云城分公司送货司机)的证言,证实其送货给李*很多次,一开始货送到时就致电他,李*就叫其放在昊景大厦的一楼,会有人来签收。后来熟悉了,致电时李*就让其将货放在一楼。快递单上登记的李*电话。

(4)证人黎*(被告人司**开平工厂对面的工厂负责人)的证言,证实其工场在被告人司**开平市赤坎镇芦阳村委会新安村洞叟州的工场对面。其称司**刚开厂时其去过,见到几部未开包的机器,司**说是生产塑料的。其帮司**签收过几次快件,内容上写的是模具。

(5)证人李*乙(黎*的工人)的证言,证实其帮司徒林*签收过7、8次快件。

(6)证人付*的证言,证实其从2013年11月至2014年9月在司**开平市赤坎镇芦阳村委会新安村洞叟州的工场工作,主要负责电路及机械维修。除其外还有四名工人,三女一男(分别是阿*、阿*、阿*、阿*),负责制作和生产药品。其见到工场是生产药品的,老板“阿州”说是保健品。产品有粒状和胶囊,老板自己去出货,一般四五天出一次货。2014年9月26日15时许,工商局和药监局来检查,其打电话告诉老板,老板说一会回来。过了约20分钟,其见到三名妇女从后门离开,其就怀疑是制假药,于是也离开了。称见过一个男子(经辨认是李坚强)来过厂里看生产情况,与老板聊天。经辨认老板“阿州”就是被告人司**。

(7)证人于某的证言,证实其从2014年6月到9月在该处工作,老板叫“伟哥”,工场是生产药品的,老板说是保健品。其负责将药品包装成半成品。该厂共4、5人工作,除其之外还有机修‘阿勇’、打杂‘阿*’及一个肥佬。2014年9月26日15时许,工商局来检查并用相机照相。其害怕就趁他们不注意从后门离开了。称见过一个男子(经辨认是被告人李坚强)来过厂里看生产情况,与老板聊天。经辨认老板“伟哥”就是司**。

(8)证人司徒某乙的证言,证实其从2014年5月到9月在该处工作,老板叫“阿州”。工场是生产药品的,“阿州”说是给猪吃的药。其工作是按配方将原料放进搅抖机搅匀,烘干后放进颗粒机生产出颗粒状半成品。除其之外还有一男三女在该厂工作(阿*负责维修及包装,阿*负责将药品装入胶囊,阿*负责在药品上裹上糖衣,阿*打杂)。每天都会搅拌100斤左右的原料。2014年9月26日其未上班。

(9)证人谭*的证言,证实其从2014年8月到9月在该处工作。老板是本地人,其负责煮饭及卫生,有时也帮手做工,将搅抖好的材料放入烘炉。除其之外,还有阿*、肥佬、阿*在该处上班。2014年9月26日15时许,开**商局来检查。其害怕就趁他们不注意从后门离开了。

(10)证人余*(司**伟女朋友)的证言,证实其称与司**伟是男女朋友关系,其去过该工场,知道里面有四个工人,但生产什么就不知道。其去阳春七星村找司**伟只是去玩。其承认曾经将自己的农行卡借给司**伟用。其也称见过一个男子(经辨认是被告人李坚强)来厂里与司**伟聊天。

(11)证人关灼进的证言,证实开平市赤坎镇芦阳叟州一土地由其村在几年前租给关*甲,后关*甲在2013年租给司**。2014年9月26日,其在现场见证公安人员将设备及药品等进行了扣押。

(12)证人关某甲的证言,证实其称开平市赤坎镇芦阳叟州一土地是其于2008年与赤坎**村村长关某乙签合同租的,后又在2013年4月3日转租给司**。因其走动不方便,就叫朋友吴某代其收租金。

(13)证人吴*的证言,证实其称从2013年6月帮关某甲向司**收租。

(14)证人司徒某甲的证言,证实司徒某甲系另案的开平看守所在押人员,其证言反映邓*将纸条传给其叫其交到司**手上,后被管教周*发现并没收纸条后处理的事实。

(15)证人邓*的证言,证实其系另案的开平看守所在押人员,其证言反映2015年5月7日15时许,同*的李坚强将写好的字条交给其,叫其交给18仓的司**,其借机将字条交给18仓司徒某甲,要司徒某甲代交给司**,随后被管教周*发现被处理的事实。

(16)辨认笔录证实:证人吴*、关灼进、付*、于*、关**、司徒某乙、谭*、黎*、李**、刘*、陈*乙辨认出司**。

5、同案人供述

(1)同案人陈**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其通过李坚强认识司徒林*,从2014年6月份开始,司徒林*将一些药品从开平通过物流,多数是通过速*快递,发到阳春由其做外包装,然后再发货给广州的李坚强。所用包装图样和方法、原材料等由李*或杨*发给其,其只负责包装,赚取加工费。其确认880043053123、880050731029、880043053904、880057503122四张的货物是其本人收取,具体什么药品各有多少没有统计,重量以物流单为准,这些物品全是由司徒林*发货到其处加工包装的药物,包括有C2、蓝片及瓜子片剂。经其确认有九张物流单的药片全由其加工好外包装后,已全部发货给李*及杨*。

司**在阳春藏匿的地方是由其去租赁的,租金是李坚强给的。当时是2014年10月,李坚强和司**来阳春找到其,说想搞间保健品厂,让其找厂房。其找到七星村委会沙港村厂房后,找电话叫李坚强过来看,李坚强看了后给其一万元让其租下,然后司**就住进厂房。李坚强说想将开平厂房的机械搬来,并说司**负责机械,并答应投产后每月给其三五千元。司**被抓后,李坚强让其将设备放好,于是其就将设备藏匿到居住的对面村内,直至被抓。司**和李坚强是老板,因为司**负责发货给其包装,李坚强在手机微信教其如何包装胶囊。其曾经去过一次司**在开平开设的工厂,是李坚强带其去的,李坚强在司**的厂内维修压板机械。陈**辨认出李坚强就是发货给其加工药品、机械设备出资的人、司**就是负责机械设备安装的人、老*(即杨*)是发货给其加工药品的人。

(2)同案人张**的供述,证实其系陈**的女朋友,陈**是广东天**有限公司的医院销售部区域经理,其在2014年11月29日受陈**邀请搬到阳春**村委会附近一无名厂房内与陈**同住。陈**说该厂房是他表叔阿高租的,准备用来生产假药以及做假胶囊的包装的。大房间内原有五台机器,后被陈**叫人拉走了。机器是一个叫伟*的人在10月25日左右分几次寄过来的。之后不久,伟*过来与陈**一起组装机器。组装好后,伟*的妻子伟嫂也来到厂房内。11月20日左右开始试机,但无法正常。伟*说是运输途中设备坏了,要寄零件过来换轴。11月26日中午,开平公安过来将伟*抓走。11月27日19时许,陈**打电话给其说伟*被抓了,要把设备搬走。经过辨认,被告人司**就是伟*。

(3)同案人杨*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李*是恩平人,做假药很多年了,与司**是合伙的。其通过李*介绍认识司**,见过四五次面,但其没有到过司**的工厂,其拿假药做的样板交给李*生产,李*就将样板交给司**生产,其知道李*和司**是合伙生产。其在2014年6月份开始与李*有业务来往,将“伟哥”(VGR100)、“西力士”(Cialis20mg)及勒*(Lelitra)三种假药交给李*生产,因为没有账本,具体生产的数量不记得了,其清楚李*等人没有生产、销售药品资质。其给了李*11万加工费。杨*辨认出李坚强就是李*,辨认出司**。

(4)同案人陈**的供述,证实李*是其客户,曾购入过较多的铝箔,2014年5月份以来基本上每月200多万的货。李*在其公司的客户代码为48010,‘4’开头即代表是其客户。每次订货都是李*主动打电话给其,其打电话过去要么不接,要么关机。李*给过其二个收货地址,开始是江门开平百汇市场营业部(德邦),收货人是司**。2014年10月份左右改成了阳春市德邦营业部,收货人也变成了陈**。李*订的货有波立维75mg、VGR100等药品的铝箔。

6、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1)被告人李坚强的供述及辩解,证实其是广州**限公司的负责人,在本案中,其只是翻译人员,称认识司徒林*,也去过司徒林*在开平市赤坎交流渡桥头的工场,知道司徒林*的厂是生产壮阳药和减肥药的,也知道司徒林*没有取得合法生产许可,但不承认与司徒林*有生意往来。司徒林*生产的壮阳药和减肥药是卖给外国人的,所以将货物发到其广州公司楼下,然后由客户来提货。其不承认签收过货物。其认识陈**、杨*,但没有合作过。并称阳春的加工场是司徒林*出资的。其在开平看守所认识邓*,邓*主动要求帮其传递亲笔写的纸条给司徒林*,因为侦查人员给其看过快递单,所以其写字条要司徒林*作出解释。其2008年至案发、2012年至2014年与司徒林*联系。具体如下:

生产、销售假药的情况,其认识李*甲,他是其同村的,李*甲不认识司徒林*(李*甲曾三次汇款给司徒林*,司徒林*指证是李坚强指使汇入的)。

司**的货物通过速尔快递给其,是因为司**在广州有客户,将货物发到其广州公司楼下,卖货物放在公司楼下由客户来提货。至于司**为何不将货物直接发给客户而是发给其,快递单上写有其的联系电话及李*而不写客户的联系电话及姓名其无法解释。司**的客户应该是外贸公司(中东人),姓名及联系方式其不清楚。司**将货物发到其楼下没有给其什么好处费。快递员将货物送到其处没有致电给其,其也没有签收,其也没有指使别人去签收。司**将货物发到其处,其不予签收,不清楚为何货物不经快递公司送回司**处而放在其公司楼下。司**的工厂生产的是减肥药及壮阳药,没有品牌的,因为没有包装全是半成品。司**工厂生产的药品其所知是没有取得合法的生产许可的。司**通过物**司将其生产的无牌药品减肥药发给其,包装是一板一板的,每个月三至四次,发货有两个月(由2014年6月份开始至7月份),具体的粒数其是不清楚。司**的客户来其公司楼下提货时,不用知会其,其也不认识司**的客户。其去过司**的工厂去饮茶,坐一会就走,有十几次。其没有联系过生产药品的原料、包装材料、生产模具、生产机械等厂商,没有叫别人发货到开平再由司**提货。

关于传递纸条给司**的情况,其辩解称,是在开平市看守所17号仓认识邓*的,邓*主动对其说要帮其传递纸条给司**,其不知道为何邓*会主动帮其,邓*与司**是赤坎镇人,他们是认识的。被扣押的纸条复印件是其本人亲笔写的。纸条所写的寄到广**公室的大楼大堂五张快递单是侦查员给其看过的五张快递单,是由司**快递给其的,但单号其不详,快递的是什么东西其真的不知道。其要司**解释说纸条所写的寄到广**公室的大楼大堂五张快递单所寄出的东西是普通袋泡茶包,是因为其不清楚司**快递给其的是什么东西,其目的是使司**解释所快递的是茶包。其没有指使司**翻供,其与司**没有合作关系,因侦查员给其看过速*的快递单,所以其叫司**解释所快递的茶包,是由司**快递给其的,但其没有签收。纸条所写的“你母亲的生活费及你的生活费,在外面其已经交代好定期处理了”是因为司**姐姐嫁到其村,是其乡下邻居。司**被抓后,他姐姐经过问起这件事。在今年春节其就给了一千元司**姐姐并叫她给司**的母亲。至于司**的生活费是由于其与司**同时各自会见律师时碰见面,其就请求律师叫其老表子杰存五百元给司**,但老表有没有存其就不清楚。

(2)被告人司**的供述、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其在侦查阶段初期供称,从2013年4月开始,自己在赤坎镇芦阳村委会新安村洞叟州一荒地房屋(旧交流渡附近)无牌无证生产假壮阳药的,然后在网上销售,邮寄产品给客户,并拒不承认参与阳春的假药工场。在被告人李坚强被抓获后,其改变供述,称此前基于讲义气的心理,想自己一人承担罪责,而真实情况是,是由李坚强指使其生产、销售假药的,配方也是李坚强给的,也是由李坚强教其如何生产。其使用的空胶囊是李*介绍的,通过事先电话联系有物流送货上门。因其没有外包装设备,李*介绍认识陈**帮其做外包装。其只是负责生产假药的程序,假药的销售是由李坚强负责,对于价格及客户等情况其不知情,凭其个人能力,是没办法售假药的。因为没有记账,所以没有假药生产具体数,假药出售的具体数其也不清楚。其是通过速尔快递交货给李坚强。其已经确认过由其经手的速递单。其记不清李坚强给其的具体款项了,但这些款项全用于工厂的开支。至案发,其自己没有收到任何好处。具体如下:

李坚强是其姐嫁到的恩平沙湖镇李边村村民,因此二人很早就认识。2013年春节,其去姐姐家串门碰到李坚强,聊天时李坚强说是做药丸生意,其表示有兴趣后,李坚强就说由他出资建厂,让其物色地方。后其发现赤坎镇芦阳村委会新安村洞叟州一荒地房屋比较宽,交通方便。就在2013年4月与关*甲签订厂房的租用合同,租地后李坚强过来看过,过了两三个月,李坚强就开始进机械入厂,并教其操作。当其学识后根据李坚强给的配方生产,刚试产时生产的药丸不能成型,李坚强又叫人来调试。后在2013年12月经李坚强同意开始招聘员工。从2013年12月上旬开始生产,请了四名工人(付*、于*、司徒某乙及阿*:阿*负责煮饭,付*是机修,于*是包装,司徒某乙是搞拌,其自己落配料)。生产的假药全部通过物流(速尔物流)根据李坚强的指使发货。工厂的费用全部是李坚强支付的,生产工人也都知道李坚强是老板。因为李坚强经常来厂,来后就进入车间指手指脚,吩咐工人做这做那,需要发工资时李坚强就拿现金回来或转账,工人也见到李坚强给其现金发工资。工厂被查获后,其致电李坚强,李坚强让其先藏匿起来,然后又用车接其到他位于广州三元里昊景大厦的公司处藏了一个多月,然后又送其到阳春的陈*琰处。陈*琰即其发货的收货人陈*。李坚强就是发货的收货人李*。其农行卡和女朋友余*农行卡内转入的款项均是李坚强给其的,用于交租、发工资及交水电费。其没有对工人说过工场生产出来药品的真实用途,只是称所生产的是兽药。生产的假药品种有:一片大好、C50、C20、VGR100、VGR800、久正补身胶囊等,成品邮寄给广州李*,阳春市陈*,深圳的何*、李*,广**和的莫*,广州清平路的杨*,广州白云同和的钟*等,有相关快递单据,经过司**确认,其没有记录寄出去的货款及产品,重量、次数可以按照速递公司记录。公安人员在工场查获了部分快递单,经其确认所发货物全部为其生产的假药,毛重达到1384公斤。司**辨认出被告人李坚强就是李*,杨*是其讲的杨*。

7、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被告人李坚强、司**的讯问录音录像,证实无刑讯逼供等违法取证情况。

8、其他综合证据材料

(1)户籍材料,证实被告人司**、李坚强的身份情况,犯罪时均已满18周岁。

(2)受案登记表、查获经过,证实本案案发、被告人司**、李坚强被查获的经过,无自首情节。

(3)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司**的前科情况。因犯盗窃罪于1987年7月22日被开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因犯贩卖毒品罪于1997年8月20日被开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

(4)由开平市公安局出具的证明,证实:侦查机关未能查获被告人司**所交代名叫“劳*”及化名为“华仔”“阿有”“阿*”“老**”等男子;对于庭审前被告人李坚强写的《案情检举补充材料书》,侦查机关查找不到相关人员信息,对其所反映事实暂无法查实。

以上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对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综合分析如下:

1、本案的证据足以认定:被告人李坚强、司**伟经事先密谋,分工负责,生产、销售假药。由李坚强负责联络和筹集资金、购进设备和组织销售,司**伟负责租赁场地、雇请工人和组织加工生产。被告人司**伟稳定供称,其负责生产假药,李坚强是生产假药起意人、出资人、组织售药人,其供述细致合理,有同案人和证人的供述和证言相印证,真实可信。本案中有物证、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证实现场缴获了177万多粒假药,该假药经过了被告人司**伟的确认和药品鉴定;江门药监局的复函证实被告人未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开平市赤坎镇芦阳村无经批准生产的药品生产企业,被告人也未取得**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注册的药品批准文号;开平工厂的租赁合同以及收取租金的协议证实,开平的涉案地点是由司**伟所租赁,而司**伟供称系受李坚强授意的;被告人司**伟的供述有快递单据、银行记录等书证相印证,德邦物流的快递单据证实生产假药的原材料、设备等通过快递系送到司**伟在开平的工厂,速*快递的单据可以证实司**伟将生产好的假药快递给陈**包装,陈**再将包装好的假药快递到广州给李坚强,且速*快递的司机易*的证言证实多次送货给李坚强,送货时曾经致电李坚强;司**伟的银行流水证实有三笔款项系李*甲汇入的,司**伟指称款项是李坚强安排汇入以作工厂日常开支,李坚强本人也承认李*甲和其同村的且李*甲不认识司**伟。可见,司**伟该部分的供述合理、可信。相关快递员的证言证实其送货给司**伟并在司**伟的工厂收取货物后寄出,同案人陈**、杨*、陈**均指证李坚强和司**伟有共同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和被告人司**伟的供述相印证。综上,本案证据可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证实李坚强、司**伟分工协作,共同实施了生产、销售假药的犯罪行为。

此外,对于李坚强被羁押后企图传递给司**的纸条所载的内容,李坚强的辩解不合常理,不予采信。该纸条可以证实李坚强企图收买司**,并引导司**配合其做虚假供述。李坚强庭审中关于“老大”等人参与本案的供述,司**予以确认,对此事实,其二人在侦查、审查起诉阶段均没有供述过,且二人对此均没有合理解释,不排除有二人事先串供的可能。对李坚强所反映的新情况经侦查机关核查,现无法查实。且即使其所反映的系案件客观事实,但是由于其犯罪作用重要,表现极为积极,完全控制了药品的生产和销售,犯罪手段隐秘,因为其没有及时如实坦白,而致使案件未能继续深入侦查、抓获购买方或其他参与人,致使之前生产的假药已经流出而危害社会,目前无法追回,对其应予依法惩处不能从轻。

2、关于犯罪作用的划分问题,被告人李坚强辩称其系从犯,是起着翻译的作用,经查,不符合案件事实。司徒林*指证李坚强是主犯,从李坚强在看守所递给司徒林*的纸条内容来分析,不排除李坚强起着指使的作用之可能。司徒林*对于李坚强犯罪作用的供述有多名同案人和证人的证言、供述印证,可信度高。同案人指证李坚强和司徒林*是合作关系。据前文的证据分析可见,司徒林*也表现积极、作用重要,可不区分主从犯,但相对而言李坚强在本案更为关键,犯罪作用更大,且认罪态度差,在量刑上应当予以区分。

3、关于假药的鉴定和价格认定问题,现场缴获的药品经过被告人司徒林*辨认确定,扣押送检,经广东**检验所检验,作出药品鉴定报告称含有药物成分。该药品鉴定报告检材完备、鉴定科学。结合被告人司徒林*及同案人的供述、江门药监局的复函分析,现场缴获的物品属于假药,确凿无疑。在此事实基础上,开平市**证中心鉴定对缴获的物品中,其中一种成品药VGR100phzer鉴定价值为14579569元,科学合理,应当采信。

4、对本案生产、销售事实和数额的认定。由于相关的快递单上没有物品的种类记载,只有重量,虽然结合被告人司**的供述,邮出的是同类不同批次的物品,可以认定为在销售假药,但是无法确定已经售出的具体种类和数量,无法确定此前的销售金额,购买方未经查实并对假药进行确认。本着存疑归于被告的原则,起诉书认定的“经查,截至案发,被告人李坚强、司**共生产、销售假药1247公斤。”没有充分证据予以支持,本院不宜予以认定。本案生产和销售数额认定以现场缴获、经过药品鉴定和价格鉴定的部分,确定生产、销售金额为14579569元。属犯罪情节特别严重。

综上,除对被告人司**因其认罪态度好,依法可从轻处罚外,对二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其他意见,均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坚强、司**无视国家法律,分工协作,共同生产、销售假药,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二人均表现积极、作用重要,不予区分主从犯。被告人李坚强参与假药的生产、销售全程,作用相对更为重要。虽然本案除现场缴获的、已经生产出用于销售的假药外,具体已经销售的数额确有尚未查实之处,但对于李坚强在本案中负责组织销售假药这一基本的犯罪事实,可以确认。本案以现场缴获、经药品鉴定和价格鉴定的部分确定其生产、销售数额,其余情节予以酌情考虑,依法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鉴于其一直未能坦白犯罪事实,没有明显悔罪表现,依法不宜从轻;被告人司**犯罪作用相对李坚强而言较轻,但其租赁场地、组织生产假药,作用也属关键。鉴于其认罪态度明显较好,能坦白罪行,依法应当比照被告人李坚强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事实清楚,犯罪罪名成立,量刑建议适当,本院均予支持。根据本案的事实和情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六)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李坚强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4月3日起至2029年4月2日止。罚金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全部缴纳。)

二、被告人司徒林伟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1月26日起至2025年11月25日止。罚金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全部缴纳。)

三、侦查机关所扣押的假药及相关原材料予以没收、销毁;作案工具中的粤JNM872号牌和粤J**6号牌汽车、电动机和吸尘机等机械设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其余模具、气泡膜等作案工具予以销毁。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江中法刑二初字第28号
  • 法院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生产、销售假药罪
  • 案件类型 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公诉机关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检察院。

  • 被告人李坚强,男,1977年7月25日出生于广东省恩平市。因本案于2015年4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开平市看守所。

  • 辩护人朱**,广东**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司**,男,1970年6月2日出生于广东省开平市。因犯盗窃罪于1987年7月22日被开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因犯贩卖毒品罪于1997年8月20日被开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因本案于2014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开平市看守所。

  • 辩护人张**,广东**事务所律师。

审判人员

  • 审判长马俊明

  • 审判员刘振宇

  • 审判员李小华

  • 书记员赵丽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