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孙**与王*、孙**义务赠与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11.13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宿中民终字第040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王**与被上诉人孙**、原审被告孙**义务赠与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2014)沭民初字第35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孙**原审诉称,孙*系孙**之子,孙*与王**夫妻关系。2012年9月,孙**与孙*、王*口头约定,孙**将自己经营的干货店赠与孙*、王*经营,经营利润由孙*、王*享有,店内剩余的干货作价205227元,由孙*、王*返还孙**,孙**经营期间的应收货款150000元,由孙*、王*代收后返还孙**,孙*、王*每月支付孙**生活费3000元。现孙*、王*已将剩余干货售完,代收的应收款已收取,但未按约定将上述款项交付给孙**。请求判令孙*、王*返还货款355227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被告辩称

孙*原审辩称,孙**所述均是事实,同意孙**的诉讼请求。

王**审辩称,孙*、王*结婚后,王*就协助孙**夫妻经营干货店。2012年9月,因孙**妻子去世,孙**就将干货店完全交给孙*、王*经营。当时干货店的干货已基本卖完,且干货店属于家庭共同经营,干货属家庭共有。王*未曾代孙**收取其经营期间的应收款150000元,孙*、王*接手前干货店的应收款都是由孙**自行处理,与王*无关。请求驳回孙**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孙*系孙**之子,孙*、王**夫妻关系。在孙**夫妻经营干货店期间,王*协助孙**经营干货店。2012年9月,孙**妻子去世后,孙**将干货店交给孙*、王*经营。孙**于2014年11月17日起诉至法院要求孙*、王*返还其货款355227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孙**提供了由其女儿书写的干货店干货清单、证人孙**的证言,证明由孙**清点干货,由孙**女儿记账,形成上述干货清单。孙**提供的证人孙*乙也证实,在孙**妻子去世后,孙**召开家庭会议,决定将干货店交与孙*、王*经营,货底钱由孙*、王*返还给孙**。孙*对该清单及证人孙**、孙*乙的证言的真实性予以认可,王*对该清单及证人孙**、孙*乙的证言的真实性不予认可。鉴于孙**与孙*、王*之间存在的亲属关系,虽然没有形成书面协议,但孙*、王*接手经营干货店是基本事实,由于经营具有连续性,王*辩称接手干货店时干货已基本卖完,也不符合日常生活经验。孙*、王*虽然未在干货清单上签名确认,但考虑到孙**与孙*、王*之间的亲属关系,结合孙**提供的证人孙**证实干货清单是由他清点干货、孙**女儿记账形成的证言,该干货清单具有较强的证据效力,孙*、王*接收孙**的干货款为205227元,应予认定。孙**提供证人孙*乙的证言证实双方当事人协议由孙*、王*接手经营干货店,孙*、王*返还孙**货底钱。孙*予以认可,王*虽不认可,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孙**是将205227元剩余干货赠与给孙*、王*的,故孙*、王*返还205227元剩余干货价款属协议内容。

其次,孙**提供证人姜*、孙**证明其二人分别欠孙**货款65000元、90000元,由孙*、王**收。证人姜*作证称,孙**经手的货,货款由孙**自己结,孙*、王*经手的货,货款由孙*、王*结。证人孙**作证称,原欠孙**货款90000元,分多次归还给孙*、王*,原欠货款均是自己记账,未出具欠条,还款时,孙*出具过收条,王*未出具收条。王*对证人姜*的证言予以认可,对证人孙**的证明不予认可,称不认识证人孙**,也未收过他款。孙*认可其与王**孙**收款。证人姜*证明欠孙**款是孙**自己收的,孙*、王*未代收,证人孙**虽然证明孙*、王**收货款90000元,但王*不认可收到孙**货款,而证人孙**未提供收据等证据予以证实。孙*虽认可其与王**收货款,但也未提供证据证实,故孙**要求孙*、王*返还代收应收款150000元,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再次,王*认为其婚后即协助孙**夫妻经营干货店,从而形成对干货店的家庭共有。孙**则认为,王*婚后在家带小孩,有时到店里帮忙,不认可干货店属家庭共有。干货店系孙**夫妻开设、经营,应为孙**夫妻所有,王*以婚后协助孙**夫妻经营为由,主张干货店属家庭共有,依据不足,不予认定。

综上,孙**与孙*、王*之间关于孙**将干货店交孙*、王*经营收益,由孙*、王*返还孙**干货店干货价款的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属有效协议,双方当事人均应按协议履行义务。协议虽未约定孙*、王*返还干货价款的具体日期,但孙*、王*接收孙**干货店已二年多,其接收的干货已销售完,孙**要求孙*、王*给付干货价款205227元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支持。调解不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1.孙*、王*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孙**干货款205227元;2.驳回孙**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628元,减半收取3314元,由孙**负担1124元,孙*、王*负担2190元。

上诉人诉称

原审判决宣判后,王*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法院认定孙**“将干货店交给孙*、王*经营”与事实不符。孙**与孙*、王*之间系附义务赠与合同关系,即孙**将干货店的货物赠与孙*、王*,其二人作为受赠人每月向孙**支付生活费3000元。这并不只是经营权的赠与,孙**已经将干货赠与孙*、王*,因现未发生受赠人不履行合同约定义务的情况,故孙**无权要求孙*、王*返还该财产。2.原审判决认定孙*、王*接受孙**的干货价值为205227元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孙*、王*虽然接受了孙**的干货,但孙**交付干货店时,店内干货已经所剩无几。孙**作为父亲将干货店赠与儿子和儿媳,亦无需对货物进行清点。3.原审法院对证人孙**、孙**的证言及孙**提供的干货清单予以采信是错误的。首先,孙**、孙**皆是孙**的亲戚,身份上存在利害关系。其次,孙**时隔两年仍然清楚地记得干货款数额为205227元,不符合常理。孙**的证言与孙**的陈述相互矛盾。再次,孙**称干货清单系干货店底货的清点单据且在家庭会议上形成,但该清单内没有任何人的签名确认,甚至没有孙**或孙*的签字,与常理不符。故原审法院不应采信该三份证据。4.孙*虽系本案原审被告,但其之前与王*存在离婚纠纷,本案中孙*与孙**具有相同的诉讼目的,即通过诉讼使王*在离婚诉讼中少分或不分财产。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驳回孙**的原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孙**答辩称:1.王*认可其和孙*作为受赠人每月向孙**支付3000元生活费,这是受赠人在附义务赠与合同中应该承担的义务之一,但孙**至今未收取过王*、孙*给付的生活费,王*、孙*显然未按约定履行合同义务。2.孙**在其妻子去世以后,因眼睛存在,无法继续经营店铺,遂将干货店交与孙*、王*经营。因孙**无其他生活来源才将干货店二十多万元的底货款留作养老金,这种行为符合常理。3.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4.王*称孙*与孙**诉讼的共同目的是通过诉讼使王*在离婚诉讼中少分或不分财产,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王*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孙*述称:1.2012年中秋节前后,孙**召开家庭会议,双方亲戚、王*和孙*都在场。当时双方约定孙**将干货店交付王*、孙*经营,店内剩余干货经盘点并售出后由王*、孙*将该底货款返还给孙**,另外,孙*、王*每月支付孙**3000元生活费。2.当时盘货由孙*甲清点,孙*的妹妹孙*记录,盘货的时候孙*并没有一直跟着孙*甲等人前去清点。经盘点确认干货店底货价值为20多万元,当时王*、孙*对此也是认可的。3.因孙*、王*和孙**是一家人,孙*和王*就没在干货清单上签字。4.孙*与王*离婚纯属个人感情问题,与本案没有关系。综上,王*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在孙**的妻子去世之前,孙**与孙*、王*基本在一起饮食,家庭的日常生活开支及人情往来花费大部分来自于干货店的收益。孙*于2014年10月13日向沭阳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后孙*撤回起诉。孙*于2015年5月13日再次向沭阳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沭阳县人民法院作出(2015)沭民初字第1789号民事判决:不准孙*与王*离婚。2015年9月15日王*向沭阳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现该案正在审理中。

本院认为

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孙**是否与孙*、王*达成了由孙*、王*向孙**返还剩余干货款的约定;剩余干货的价值是否为205227元。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孙**主张其与孙*、王*达成口头约定,孙**将自己经营的干货店赠与孙*、王*经营,孙**剩余的干货作价205227元由孙*、王*返还孙**,其应当承担举证责任。诉讼中孙**向法院提供了证人孙**、孙**、仲*的证言、干货店清单六份等证据证明其主张。本院认为,孙**提供的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具体理由如下:

首先,关于孙**主张的盘点干货店底货及召开家庭会议时王*、孙*是否在场的问题,孙**、孙*的陈述前后矛盾,且与证人孙**、孙**的证言亦存在矛盾之处。孙**在原审庭审中陈述召开家庭会议时“有仲*、孙**、王*在场,儿子和女儿在没在场记不得了”;其二审庭审中又陈述盘货和召开家庭会议时“孙*和王*都在”。孙*在原审诉讼中的陈述“盘货时我不在场,但是盘过货后我拿货单看过了”;二审诉讼中其陈述盘货和开家庭会议时其和王*均在场,盘货时其妹妹孙盼记账,其和王*、孙**邻居孙**、孙**到各个仓库盘点底货,后孙*又称盘货的时候其并未一直跟着孙**等人前去清点。而证人孙**原审出庭作证称其参与盘货,孙*和王*因有事均不在盘货现场。证人孙**原审出庭作证称盘货时系孙**和孙*丁。

其次,孙**主张双方约定孙*夫妇应返还其底货货款,曾专门为此召开家庭会议,孙**提供的证据仅为证人孙**、仲*的证言。证人孙**作证称家庭会议约定35万元归孙**,其中底货为20余万元,应收货款为15万余元,但其陈述底货20余万元是孙*甲盘点的,应收货款15万元是听孙**说的,并未实际参与盘货。仲*作证称家庭会议内容是孙*夫妇每月给孙**3000元生活费,底货和应收货款要给孙**,但对具体金额其回答为“没入耳”。本院认为,证人孙**、仲*与孙**皆有亲戚关系,与孙**存在一定的利害关系,其证言的证明效力较低,在无其他充分证据加以佐证的情况下,难以证明孙**关于双方约定孙*夫妇返还其底货款及应收货款的主张。

第三,孙*明称在其妻子去世之前,孙*明与孙*、王*在一起饮食,家庭日常开支及人情往来花费大部分来自于干货店的收益,王*主要在家带小孩,偶尔协助孙*明夫妻经营干货店。本院认为,涉案干货店原来虽系孙*明夫妻开设、经营,但该干货店经营期间双方当事人共同生活,王*料理家务、带小孩的同时也参与了干货店的协助经营。在此情况下,如果孙*明将干货店完全交给孙*夫妇经营时约定孙*夫妇须将剩余干货作价返还给孙*明,并为此请亲戚朋友到场盘点货物并召开了家庭会议,应当作出较为正式的约定。孙*明既未提供相关协议,其提供的盘货清单上亦没有任何人签字确认,家庭会议参与人证人仲*无法陈述孙*夫妇应返还给孙*明的具体金额,均不符合常理。

最后,关于孙**主张的干货店底货数额。孙**主张其交给孙*夫妇经营时剩余干货款总价值为205227元,原审诉讼中向法院提交了六份干货清单(总价值为147063元),并称另有门市6万元货物无书面证据。二审中孙**又称车库、库房、门市及冷冻库等所有货物皆进行了清点并记录在单据上。而孙**提供的六份清单内干货价款合计147063元,与孙**诉求的数额及二审陈述均不一致。孙**提供的证人孙*甲称货是其盘点的,一共盘20多万,由孙*记账。孙*甲陈述的货物数额与孙**提供的孙*记账清单数额亦不一致。证人孙*乙称货物20多万是孙*甲盘的,其并未参与盘货,证人仲*在法庭向其询问家庭会议时有无说到底货多少钱时其回答为“没入耳”。即使双方当事人存在底货款由孙*夫妇返还给孙**的约定,孙**的陈述与其提供的证人孙*甲、孙*乙、仲*证言、干货清单不能相互印证,不足以证实孙*、王*接手经营干货店的存货价值为20余万元。

综上,孙**虽提出其已与孙*、王*达成了由孙*、王*向其返还剩余干货款的口头约定、且干货店内剩余干货价值为205227元,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王*的上诉理由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鉴于当事人在二审中作出新的陈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依法予以纠正。经调解无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沭阳县人民法院(2014)沭民初字第3523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孙**的原审诉讼请求。

原审案件受理费6628元,减半收取3314元;二审案件受理费6628元,均由孙**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周**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宿中民终字第0404号
  • 法院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附义务赠与合同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健。

  • 委托代理人王奎,江苏德沛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孙**。

  • 委托代理人王俭,江苏序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 原审被告孙*。

审判人员

  • 审判长王静

  • 审判员王晓玲

  • 审判员庄云扉

  • 书记员安国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