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徐**与朱老**卫生室、徐**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12.28 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 (2014)聊东少民初字第12号

审理经过

原告徐某某诉被告朱老庄乡大徐村卫生室(以下简称大徐村卫生室)、徐**、韩**、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朱老庄**委员会(以下简称大**委会)、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朱老庄镇卫生院(以下简称朱老庄镇卫生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某某的法定代理人徐则全及其委托代理人徐**,被告徐**及其与被告韩**、大徐村卫生室共同委托代理人杨**、靳*,被告大**委会法定代表人徐**及委托代理人杨**,被告朱老庄镇卫生院委托代理人郭**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审判委员会讨论并做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徐某某诉称,被告徐**在其父徐**的大徐村卫生室上班。2013年12月16日原告因患咳嗽由父母带至大徐村卫生室治疗,徐**因身患在床,被告徐**给原告看病并打针,12月18日下午原告在进行了臀部肌肉注射回家后,原告的左腿不敢着地,原告父母带原告随即找到徐**,徐**称打青霉素疼,过两天就好。19日又去卫生室三次,徐**说没事。20日还未好转,又去找,徐**说可能药劲没过,热敷就行。21日原告一直说疼,不让碰其腿脚,22日又找到徐**,徐**给原告打了一针营养针剂说应该没事了,回家好好休息。后因发现原告病情越来越严重(脚尖有点下垂,疼痛更严重),27日父母带原告去聊**民医院检查,结论为左腓总神经重度受损。后到山东省立医院检查并住院治疗15天,被诊断为左下肢迟缓性麻痹。后回到聊**民医院康复治疗,经建议又去北京接受康复治疗,现仍在康复治疗中。被告徐**明知其无行医资格仍为原告看病打针,其行为直接导致原告的病情,应承担主要责任;徐**系被告大徐村卫生室的人员,该卫生室作为医疗机构应承担次要责任。徐**作为大徐村卫生室的负责人对该卫生室具有管理义务,因其已去世,其妻被告韩**作为继承人及该卫生室的共同经营人应在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大**委会是大徐卫生室的法人,而朱老庄镇卫生院作为对大徐村卫生室进行业务指导、监督、管理等的主管部门,对该卫生室提交的校验申请书中填写的徐**系医师的内容校验为合格,其存在过错,故均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请求判令上述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损失计130312.76元。

被告辩称

被告大徐村卫生室、徐**、韩**均辩称,大徐村卫生室是经批准设立为村民服务的非营利性机构,没有固定的资金,用于诊疗的房产是卫生室主要负责人徐**的家庭财产,大**委会没有出资。徐**有乡村医生证,从医20多年了,看病的是徐**,韩**从不参与卫生室的事情,徐**有时候帮忙打针,平时徐**打针多,徐**打针少。自2014年2月12日徐**去世后卫生室不再行医。朱老庄镇卫生院和卫生局不定期收费,收的什么费不清楚,朱老庄镇卫生院对大徐村卫生室进行技术指导、组织开会及学习、管理和监督检查。2013年12月16日原告到大徐村卫生室治疗,徐**虽患病多年,但仍一直在该卫生室行医,由其给原告看病开处方,给予肌肉注射。12月18日,徐**和徐**均在场,是谁给原告打的针记不清了,原告母亲抱原告走后又来卫生室称原告说屁股疼哭,徐**让原告下来跑,当时看原告没事,就让原告母亲回家给原告热敷,其家人几天后又说原告腿不好,徐**让带原告去医院复查,并应原告母亲要求给原告打了B1营养针。原告于27日才去医院检查,期间不排除原告到其他地方治疗和受到外伤的可能;大徐村卫生室及其人员均无过错,不存在非法行医,且原告无据证实其伤情及损失与该卫生室的治疗行为有因果关系,故大徐村卫生室、徐**、韩**均不应承担任何责任,应驳回原告的诉求,但基于乡邻关系愿意按一定比例补偿原告,最高补偿10000元。

被告大**委会辩称,大徐村卫生室是独立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由徐**行医看病,徐**是否有相关医疗护理方面的资格及在该卫生室干什么不清楚。当时加盖我村委会公章是当时村委所为,为何加盖公章当时村委成员也不清楚,可能是审批程序的要求。我村委会也没有投资该卫生室,不收取该卫生室的任何费用,原告受伤与我村委会没有关系。

被告朱**卫生院辩称,大徐村卫生室系合法的医疗机构,独立法人,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县以上卫生行政部门对卫生室监管、检查和业务指导,我卫生院只是按上级安排逐级传达,对卫生室无审核权利,只是转交到上一级部门。对该卫生室存在的过错,我方不应承担责任,请求驳回原告对我方的诉求。

原告徐某某为证实其主张,提交了下列证据:

1、原告之父和被告徐**、韩**的录音,包括原告父亲找被告徐**后徐**写了给原告注射的药物名称,徐**称原告老是疼可能是药物在神经处发炎需要按摩,韩**让原告之父拿单子、抱原告来看看,找个中间人协商解决等双方交涉、协商处理等内容。

2、被告徐**出具的给原告注射的药物清单,药物为青霉素、盐酸利多卡因、利巴韦*。

3、2013年12月27日聊**民医院肌电图报告单,结论为徐某某左腓总神经重度受损(腓骨小头上段运动神经波幅下降,腓骨小头-踝段运动神经未引出)。

4、山**医院住院病案、肌电诱发电位检查报告、聊**科医院住院病案及诊断证明书、山东**学研究所彩色多普勒检查报告、北京神**有限公司训练证明,证实2013年12月28日原告在山**医院住院治疗15天,被诊断为左下肢迟缓性麻痹、支气管炎,期间在山东**学研究所检查,结论为左侧坐骨神经增粗水肿,好转后于2014年1月12日出院,出院医嘱为:院外继续康复治疗;2014年1月26日在山**医院进行左下肢神经肌电图检测,结论为左下肢腓总神经损伤略见修复;2014年2月7日在聊**科医院住院治疗21天,被诊断为周围神经病、左腓总神经损伤、上呼吸道感染,好转后于同年2月28日出院,出院医嘱为:继续服药;注意休息,适量运动,调节饮食;2周后复诊,病情变化随时复诊……;2014年4月21日至同年9月16日原告在北京神**有限公司进行康复训练。

5、加盖有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朱老庄镇卫生院印章的村卫生室校验申请书,证实被告大徐村卫生室于2012年12月28日申请校验时,在该申请书人员情况”中医生”栏内写有徐**、徐**的名字,被告大**委会在所在行政村意见”栏内加盖了公章,被告朱老庄镇卫生院在所在乡镇卫生院意见”栏加盖了东昌**庄中心卫生院”公章,校验日期为2013年2月27日,校验结果为合格。

6、医疗费单据,拟证实自2013年12月至2014年9月原告在山**医院、聊**民医院、山东**学研究所、首都医**儿童医院、北**潭医院、北**医院、北**医院、北京神州**责任公司共计支出了住院费、门诊检查费、药费,诊疗费、挂号费、康复费等医疗费用共计78362.71元。

7、住宿费发票、住宿费及水电费收据,拟证实因陪护原告治疗原告及其近亲属在济南市槐荫晨华招待所支出了2013年12月28日至2014年1月28日(31天,每天50元)的住宿费1550元,在济南槐荫慈心招待所支出了住宿费100元,2014年4月28日在北京市紫金招待所支出了住宿费600元,2014年4月17日至同年8月17日付艳*收取原告母亲郝**房费、水电费共计5330元。

8、交通费单据(包括聊城-济南的山东汽车客票及山东省高速公路通行费专用票据、聊城-北京及济南-北京的火车票、北京市公交车票据),拟证实原告因治疗支出了交通费1649元。

9、原告与徐**、郝**的身份户籍证明,证实徐**、郝**系原告父母,均为农民。

10、菏泽德衡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及说明,结论为:被鉴定人徐某某肌肉注射致左下肢迟缓性麻痹”,并住院行综合治疗情况属实,现其遗留左下肢肌力下降,参照《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标准中有关条款之规定,尚未达到伤残范围;护理时间拟为10个月,住院治疗期间护理人数拟为2人,出院后护理人数拟为1人;出院后拟为级护理;被鉴定人左腓总神经中度损伤目前经临床治疗已7个月,病情已相对稳定,应属医疗终结,故后续治疗神经损伤费用评定依据不足。进行法医学评定,经分析意见为:臀部肌肉注射可以引起左下肢迟缓性麻痹、左腓总神经重度受损。

被告大徐村卫生室、徐**、韩**共同提交的证据有:

1、大徐村卫生室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徐**的毕业证、徐**的乡村医师证及身份证,拟证实:2010年3月1日大徐村卫生室经聊城**卫生局核准登记,准予执业,法定代表人为徐**,主要负责人为徐**,诊疗科目为全科医疗科,经营性质为非营利性(非政府办),注册资金2(万元),有效期限至2015年2月28日;徐**为乡村医生,徐**于2011年7月1日毕业于聊城市卫生职工中等专业学校职业中专班康复治疗技术专业。

2、该三被告所述徐**所写朱老庄镇大徐村社区卫生服务站(卫生室)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处方笺,内容有2013年11月13日,徐某某,初步诊断上感,处方PG皮试、溶媒、BQZ”等。该三被告称2013年11月13日为农历(经换算公历为同年12月15日)。

被告大徐村卫生室另提交了药品购进验收记录”,证实其于2013年所购药品来源于朱老庄镇卫生院。

被告大**委会、朱老庄镇卫生院均未提交证据。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被告质证意见如下:原告对录音进行了删减,北京神**有限公司不是正规医疗单位,原告住院治疗的上呼吸道感染与本案无关,左下肢迟缓性麻痹、医疗康复事项及损失不能证实与打针有因果关系;部分医疗费单据未能显示治疗过程及用的何种药物,北京神州**责任公司给原告出具的发票显示其是服务业,而非医疗机构,原告在该机构的支出不是医疗损失;交通费过高,且不能证实系因治疗所产生;部分住宿费系手写收据,应提交发票;鉴定结论不是本案医疗事故产生的,肌肉注射可以引起左下肢迟缓性麻痹症但也可以引不起;不申请对录音、鉴定结论等申请鉴定或重新鉴定。对被告大徐村卫生室、徐**、韩**提交的证据,原告称没见过处方笺,处方笺日期不对,药物与徐**出具的矛盾,否认系徐**所写;购药记录与原告病情无关,是徐**的打针行为造成原告的病情。被告大徐村委对购药记录无异议,其他证据由法院依法认定。朱老庄镇卫生院均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原告病情是因从卫生院购进的药品造成。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0年3月1日聊城**卫生局为被告大徐村卫生室颁发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载明:法定代表人徐**,主要负责人徐**,诊疗科目为全科医疗科,有效期限自2010年3月1日至2015年2月28日。徐**具有《乡村医生执业证》。被告韩焕娥系徐**之妻;徐**系徐**之女,在聊城市卫生职工中等专业学校康复治疗技术专业毕业,在该卫生室有时给患者打针。被告大徐村卫生室的诊疗场所系徐**的家庭房产,自主经营,单独核算,被告大**委会未对该卫生室投入资产,也未管理及经济上受益。县级卫生行政部门负责对该卫生室管理,朱**镇卫生院协助县级卫生行政部门对村卫生室的药品代购分发等实行统一管理,不收取任何费用。存放于被告朱**镇卫生院的该卫生室于2012年12月28日的村卫生室校验申请书”显示:分类性质为政府办的非营利性;资金总计2万元;人员情况”医生栏写有徐**、徐**;所在行政村意见”栏、所在乡镇卫生院意见”栏分别加盖有被告大**委会、被告朱**中心卫生院公章;校验日期2013年2月27日,校验结果为合格;校验科室意见”及主管领导意见”之中间线上写有同意”,但无签名。

2013年12月16日,原告徐某某到被告大徐村卫生室就诊,后被臀部肌肉注射治疗三日。第三日即18日下午被告徐**给原告臀部注射后,原告感觉左下肢疼痛不敢走路,被告徐**称药物不会过敏,可能是药物在神经处发炎,可能会引起神经水肿,让其回家按摩、热敷。原告监护人不见原告好转再次找到徐**,其给原告注射了营养针,仍未好转后原告于同年12月27日在聊**民医院行肌电图检查,示:左腓总神经重度受损(腓骨小头上段运动神经波幅下降,腓骨小头-踝段运动神经未引出)。次日原告以左下肢跛行9天”在山**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左下肢迟缓性麻痹、支气管炎,期间行左下肢行多普勒检查,示:左侧坐骨神经增粗水肿,住院治疗15天好转后出院,出院医嘱为:院外继续康复治疗。出院后原告在山东**学研究所行左下肢多普勒检查,示:左侧坐骨神经增粗水肿。在山**医院行肌电诱发电位检查,神经肌电图检测提示:左下肢腓总神经损伤略见修复(仍为重度损伤:仍可累及运动及感觉)。2014年2月7日原告以左下肢活动不灵2月余”在聊**科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周围神经病、左腓总神经损伤、上呼吸道感染,住院治疗21天病情平稳好转后出院,出院医嘱为:继续服药甲钴胺0.5㎎tid;注意休息,保持情绪稳定,适量运动,调节饮食;2周后门诊复诊,病情变化随时复诊。同年2月12日徐**因病去世。后原告去济南、北京治疗。原告自2013年12月至2014年9月在山**医院、聊**民医院、山东**学研究所、首都医**儿童医院、北**潭医院、北**医院、北**医院、北京神州**责任公司共计支出了住院费、门诊检查费、药费,诊疗费、挂号费、康复费(按摩、PT、感觉综合训练、肌兴奋治疗)等费用共计78362.71元。

原告为治疗支付了济南槐荫晨*招待所2013年12月28日至2014年1月28日共计31天的住宿费1550元,支付了济南槐荫慈心招待所100元,2014年4月28日支付了北京市紫金招待所住宿费600元。

原告向法庭提交了聊城-济南的汽车票及山东省高速公路通行费票据、聊城-北京的火车票、北京市区的公交车票等交通费单据,共计金额1649元。

原告左下肢受到损害后,其监护人找到被告徐**、韩**,双方曾进行协商,徐**给原告监护人写了所注射药物为青霉素、盐酸利多卡因、利巴韦*。被告徐**、韩**、大徐村卫生室称原告对录音进行过删减,但其在本院指定期限内未申请进行司法鉴定。

诉讼过程中,根据原告申请,经本院委托后菏泽德衡司法鉴定所出具了德衡司鉴所(2014)临鉴字第40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及说明,结论为:被鉴定人徐某某肌肉注射致左下肢弛缓性麻痹”,并住院综合治疗,现其遗留左下肢肌力下降,参照《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中有关条款之规定,尚未达到伤残范围;根据其伤情结合临床医嘱,参考《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3)20号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及司法部司法科学技术研究所《人身伤害休息、护理及营养期限可参考性意见》标准中有关条款的规定,其护理时间拟为10个月,住院治疗期间护理人数拟为2人,出院后护理人员拟为1人;出院后拟为级护理;其左腓总神经为中度损伤,目前经临床治疗已7个月,病情已相对稳定,应属治疗终结,后续治疗神经损伤费用评定依据不足。

诉讼中,原告亦申请对被告大徐村卫生室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及原因力大小进行司法鉴定,因原告与被告大徐村卫生室、徐**等对肌肉注射的部位陈述不一致,致无法立案进行鉴定。后本院委托对臀部肌肉注射能否引起左下肢迟缓性麻痹、左腓总神经重度受损”事项进行司法鉴定,菏泽德衡司法鉴定所出具了德衡司鉴所(2015)临鉴字第49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经分析说明得出的结论为:臀部肌肉注射可以引起左下肢迟缓性麻痹、左腓总神经重度受损。本院限期要求被告大徐村卫生室提交规章制度、诊疗操作规程及2013年全年的门诊登记、处方笺,但其仅提供了自朱老庄镇卫生院购进药品的药品购进验收记录”。

本院在聊城市东**卫生局调取了该卫生室的档案,载明:法人代表徐**,负责人徐**,举办方式为村,资金2万元(周转资金1.2万,活动资金8000元),村卫生技术人员为徐**;村民委员会申报意见”栏加盖有被告大徐村村委公章及签字同意”,乡镇卫生院审核意见”栏加盖有公章并于2009年12月29日签字同意”。该卫生室有效期限至2015年2月28日,经调查,东**卫生局及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卫生局均未有吊销该卫生室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文件。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大*村卫生室、徐**、韩**承认原告在被告大*村卫生室进行臀部肌肉注射后因臀部、腿不适原告监护人找过徐**、韩**交涉,其虽辩解原告不排除受到其他外力导致该病情的可能,但未提交相关证据证实。结合原告监护人与被告韩**、徐**协商交涉的录音、司法鉴定意见书、原被告陈述及质证意见,能够认定原告到被告大*村卫生室就诊时被告徐**在未取得护理执业资格的情况下为原告进行了臀部肌肉注射,造成原告左下肢迟缓性麻痹、左腓总神经重度受损。《山东省村卫生室管理办法》第四条第三款规定:乡镇卫生院协助县级卫生行政部门对村卫生室的规划布局、财务管理、人员培训、药品代购分发、工作考核等实行统一管理”。第六条规定:村卫生室的设置,由村民委员会提出申请,乡镇卫生院审核,县级卫生行政部门审批;也可根据实际需要,经村民委员会同意由乡镇卫生院直接设置,县级卫生行政部门审批。村卫生室经县级卫生行政部门审批并颁发《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从事诊疗活动”。第九条规定:村卫生室应当建立健全规章制度和诊疗操作规程,必须做到诊病登记、处方取药、收款有据、收支立账”。被告大*村卫生室取得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合法的医疗机构,依法可以从事诊疗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第五十八条第(一)项规定:患者有损害,因违反法规、行政法规、规章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被告大*村卫生室在从事诊疗活动中安排未取得护理执业资格的被告徐**给原告进行肌肉注射,致原告左下肢病情,且其在本院指定期限内未能提交规章制度、诊疗操作规程和诊病登记、处方笺等病历资料,应认定被告大*村卫生室的该诊疗行为违反了行政法规,对造成原告的损害存在过错;被告徐**作为非法注射者其行为是导致原告受到损害的直接原因,是直接侵权人,根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应承担共同赔偿责任。被告大*村卫生室虽以被告大*村委会名义登记设立,实为个人经营管理、自负盈亏,收入亦用于家庭,徐**作为被告大*村卫生室的主要负责人已去世,原告诉求其配偶即被告韩**在继承徐**的遗产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大*村委会未对被告大*村卫生室投资,也未从该卫生室的诊疗活动中获得经济利益,根据公平原则,其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卫生院与被告大*村卫生室均系独立的医疗机构,被告**卫生院仅是协助县级卫生行政部门对被告大*村卫生室的药品代购分发等实行统一管理、行使监管责任,其虽在被告大*村卫生室的校验申请书中存在审核不严的过错,但该过错与原告受到的损害无因果关系,且原告无据证实该卫生院从被告大*村卫生室的诊疗活动中获利,根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其对被告大*村卫生室的诊疗行为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原告的损失有:1、医疗费用44012.71元。2、护理费,原告由其父母护理,其父母系农民,原告主张住院36天按每日每人90.05元、其余护理时间按每日每人110.96元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结合原告住院治疗时间及鉴定结论,该项费用共计29918.35元(36天90.05元/天2人+264天110.96元/天1人80%)。3、交通费根据原告就医地点、时间、人数以及次数确定,酌定1500元。4、住宿费。原告为治疗支出的其与护理人员的住宿费,经本院审查认定2250元。5、康复费34350元。综上,原告的损失共计112031.06元。原告提交的收款人系付艳*的金额计5330元的房费及水电费收据形式不合法且被告不认可,无法证实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十六条、第五十四条、第五十八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朱老庄乡大徐村卫生室、被告徐**共同赔偿原告徐某某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康复费等各项损失共计112031.06元;

二、被告韩**对上述第一项判决确定的赔偿义务,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徐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第一、二项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案件受理费2906元由被告朱老庄乡大徐村卫生室、徐**、韩**承担2499元,原告承担40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聊东少民初字第12号
  • 法院 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医疗损害赔偿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告徐某某,男,汉族,幼儿。

  • 法定代理人徐则全,男,汉族,农民,系原告之父。

  • 委托代理人徐明波,聊城东昌安太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 被告朱老庄乡大徐村卫生室,住所地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朱老庄镇大徐村。

  • 法定代表人徐**。

  • 被告徐**,女,汉族,农民。

  • 被告韩**,女,汉族,农民。

  • 上述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杨士虎,聊城东昌三合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 上述三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靳童,聊城东昌三合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 被告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朱老庄**委员会,住所地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朱老庄镇大徐村。

  • 法定代表人徐**,主任。

  • 委托代理人杨士虎,聊城东昌三合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 被告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朱老庄镇卫生院,住所地: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朱老庄镇政府驻地。

  • 法定代表人李*,院长。

  • 委托代理人郭丹月,聊城东昌夕阳红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审判人员

  • 审判长刘洪英

  • 审判员陈以祥

  • 人民陪审员郭凤鸣

  • 书记员吕祥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