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袁**与张*甲资金返还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8.17 攀枝花市西区人民法院 (2015)攀西民初字第709号

审理经过

原告袁*甲诉被告张*甲资金返还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5月29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杨**适用简易程序分别于2015年6月29日、7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袁*甲的法定代理人杨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罗**、被告张*甲及其委托代理人贺劲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袁*甲诉称:原告袁*甲的母亲杨某某于2005年4月4日与父亲袁*丙离婚。原告随母亲杨某某生活,袁*丙本应每月支付原告抚养费,袁*丙未履行义务。被告张*甲在与袁*丙再婚后,以原告生母的名义,用原告的生命和身体投身故险,P260000004721853世纪天骄保险金为24000元,E260000195364976鑫利险保险金额为3169.4元。2013年9月28日张*甲与袁*丙离婚。张*甲趁袁*丙于2013年12月12日因突发疾病死亡之际,于2014年1月8日未经原告法定监护人同意,私自退保,侵占原告的财产利益,资金占为己有。原告认为被告在购买保险时具有严重错误,作为继母的被告,与原告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有血缘关系的直系亲属,被告不能作为原告身故险的受益人,违背了保险法的规定。被告未经原告监护人同意私自退保也是违法的,给原告带来了严重的损失。原告的生父与被告购买了世纪天骄、鑫利人身保险,这是赠与行为。被告作为原告的投保人,已经交纳了世纪天骄、鑫利两份保险的保险费,其赠与行为已经完成。父亲给子女买保险,是父母对子女的道德义务。被告给原告购买保险的行为属于道德意义上的赠与,不应该撤销。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赠与人赠与未成年人的,该赠与物应为未成年人的个人财产。该保险费属于原告的个人财产,被告应该返还。赠与人不支付财产的,被赠与人有权要求被告予以返还。故起诉要求被告张*甲返还中国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人寿公司)的保险金27169.4元,并承担诉讼费。

原告袁**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1、原告袁**的户口证明1份、身份证明1份、原告父母的离婚协议1份,证明原告父母离婚后,原告袁**由其母亲杨某某抚养。

2、保险合同2份,证明被告张*甲与原告的生父袁**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原告袁**购买了保险,被告张*甲是平安人寿公司的业务推销员,被告张*甲在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处签名。

3、保险利益测算表1份,证明被告张*甲退保给原告袁**造成的损失。

被告辩称

被告张*甲辩称:被告张*甲与袁**结婚后,原告袁**与被告张*甲生活了多年。被告张*甲是平安人寿公司的临时推销员,有业务就有收入。被告张*甲确实曾投保了鑫利和世纪天骄这两份保险,并按约定交纳了保险费。为原告袁**购买这两份保险,是出于好意。被告张*甲误认为与原告袁**已形成继子女关系,有权利为原告袁**投保人身保险。从保单看,该两份保险都是以被保险人袁**身故为保险条件。被告张*甲作为投保人不具有投保资格,违反了保险法的相关规定。这两份保险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对于这两份保险,交纳保险费的时间不同。与袁**离婚时,对于为袁**投保的财产已纳入一并处理,被告张*甲已一次性补偿袁**45000元。在与袁**离婚后,所交纳的保险费是被告张*甲的个人财产。与袁**离婚后,没有能力继续交纳保险费,所以才退保。该保险不是原告袁**所说的赠与行为,并未给原告袁**造成任何损失。被告张*甲已退还的保险费是其个人财产。故要求驳回原告袁**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甲为支持自己的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1、结婚证1份、离婚证1份、自愿离婚协议书1份、收条1份、证明1份、情况说明1份、户口簿1份、独生子女证1份,证明被告张*甲与袁**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告袁**从2009年3月1日至2013年3月由被告张*甲进行照顾,被告张*甲错误认为与原告袁**形成了抚养关系,而为其办理人寿保险,在与袁**离婚时,已一次性补偿袁**45000元。

2、平**公司人身保险投保书2份、保险单2份、退保单2份、中国建**草岗支行交易明细1份,证明被告张*甲向平**公司投保、交纳保险费以及退保的情况,被告张*甲用其个人财产交纳保险费,该两份保险均是以原告袁*甲身故为条件的人寿保险,被告张*甲作为投保人不具有保险利益,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

在庭审质证中,对于原告袁**提供的第1组证据,被告张*甲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对于原告袁**提供的保险合同,被告张*甲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对于原告袁**提供的保险利益测算表,被告张*甲有异议。对于被告张*甲提供的结婚证、离婚证、自愿离婚协议书、户口簿,原告袁**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对于被告张*甲提供的收条、证明、情况说明、独生子女证,原告袁**有异议,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于被告张*甲提供的平安人寿公司人身保险投保书、保险单、退保单、交易明细,原告袁**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其主张,因双方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综合以上证据,本院确认以下事实:原告袁*甲系袁*丙与杨某某的子女,出生于2002年8月,曾用名为袁*乙。2005年4月4日袁*丙与杨某某在攀枝花市西区民政局(以下简称西区民政局)登记离婚,双方在自愿离婚协议书中约定:袁*乙归杨某某抚养,从2005年4月开始至袁*乙18岁止,袁*丙每月支付抚养费400元。2008年4月2日袁*丙与张**在西区民政局登记结婚。2008年12月19日袁*丙、袁*甲的户籍从攀枝花市西区晨光巷某某号迁到张**在西区康家中路某某号的户籍上。之后,袁*甲随袁*丙、张**生活过一段时间。2012年9月28日张**作为投保人,向平**公司投保鑫利(936)保险,保险合同号码为P260000004721853,被保险人及生存保险金受益人为袁*甲,身故保险金受益人为张**,基本保险金额为11000元,保险期间为70年,交费年限为20年,年交保险费1273.8元。张**作为该份保险的业务员,其代码为1260329470。同日,张**从其账户向平**公司转款1273.8元。2012年12月21日平**公司向张**出具号码为E260000195364976的批注一份,该批注记载:”2012年12月19日张**申请办理保单P260000004721853的新增附加险业务。袁*甲:新增住院日额07(516),份数10份,保险期间至2013年9月28日,交费方式同主险,交费期间20年,期交保费100元,本次应补保费77.15元;新增住院费用A(507),份数1份,期交保费134元,应补保费103.38元;新增意外医疗A(527),保额10000元,期交保费117元,本次应补保费90.27元;本次变更共计补费270.8元。本保单下期保费合计1624.8元。”2012年12月24日张**从其账户向平**公司转款270.8元。2013年1月4日张**作为投保人,向平**公司投保世纪天骄(823)保险,保险合同号码为P260000005018491,被保险人为袁*甲,身故保险金受益人为张**,基本保险金额为100000元,保险期间为终身,不限交费年限,年交保险费12000元。张**作为该份保险的业务员,其代码为1260329470。同日,张**从其账户向平**公司转款12000元。2013年9月26日袁*丙与张**在西区民政局登记离婚,双方在自愿离婚协议书中约定:”一、袁*丙婚前有一子袁*甲,今年11岁,于2009年3月1号开始由张**照顾,在这期间袁*甲的身体和生活都正常。二、离婚后,张**一次性补偿袁*甲45000元,于2013年9月26日马上付清,付清之后各自生活自理。三、婚后无住房,现有四川省**康家中路某某号的房产是张**与袁*丙结婚之前的个人婚前财产,无夫妻其它共同财产。四、婚后无债权债务。”2013年9月29日张**从其账户向平**公司转款1624.8元。2013年12月12日袁*丙因病死亡。2014年1月2日平**公司向张**出具号码为E260000284074584的批注一份,该批注记载:”2013年12月30日张**申请办理保单P260000004721853的退保业务。住院日额07(516)退保,被保险人袁*甲,退保金52元;住院费用A(507)退保,被保险人袁*甲,退保金69.64元;意外医疗A(527)退保,被保险人袁*甲,退保金60.81元;鑫利(936)退保,被保险人袁*甲,退保金1222.03元;其中含红利交清保额现金价值5.81元;应领红利4.61元;本次合计退费1409.09元。”2014年1月3日平**公司向张**的账户转款1409.09元。2014年1月6日张**从其账户向平**公司转款12000元。2014年1月10日平**公司向张**出具号码为E260000284287991的批注一份,该批注记载:”2014年1月8日张**申请办理保单P260000005018491的退保业务。世纪天骄(823)退保,被保险人袁*甲,退保金21467.62元。”2014年1月13日平**公司向张**的账户转款21467.62元。2014年3月11日袁*甲的户籍从张**的户籍上迁出。2014年5月29日袁*甲的户籍从西区晨光巷某某号迁到杨某某在西区百家巷某某号的户籍。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的规定:”本法所称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等条件时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从平**公司人身保险投保书、保险单、批注等的记载看,被告张*甲作为投保人,原告袁**作为被保险人,向平**公司投保了鑫*(936)、世纪天骄(823)这二份保险。被告张*甲按照约定的时间交纳了相关保险费。投保人、保险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义务,享有权利。原告袁**认为被告张*甲购买保险,属于对其的赠与行为,应适用赠与的相关规定的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五条的规定:”除本法另有规定或者保险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可以解除合同,保险人不得解除合同。”以及第四十七条的规定:”投保人解除合同的,保险人应当自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合同约定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要求解除保险合同和退还相应的保险费是投保人享有的权利,并不是被保险人。从平**公司的批注、交易明细等记载看,2013年12月30日被告张*甲申请办理保单P260000004721853的退保业务,2014年1月8日被告张*甲申请办理保单P260000005018491的退保业务,平**公司已分别退还保金1409.09元、21467.62元,这是被告张*甲作为投保人,申请办理退保业务的结果,从退保金额与保险费相比较,退保金额已小于所交纳的保险费。原告袁**认为被告张*甲是平**公司的业务推销员,不具有投保这二份保险的资格,被告张*甲也认为其不具有投保资格,在审理中,双方均对这二份保险合同的效力提出了质疑。在2012年9月28日、2013年1月4日投保时,原告袁**的父亲袁**与被告张*甲处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原告袁**的户籍已迁到被告张*甲的户籍上,并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双方已形成了继母与继子的关系。依照《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条的规定:”人身保险中,因投保人对被保险人不具有保险利益导致保险合同无效,投保人主张保险人退还扣减相应手续费后的保险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在投保时,即使被告张*甲对原告袁**不具有保险利益,主张退还相应保险费的也应当是保险合同的投保人,而非被保险人。综上,原告袁**认为被告张*甲为其投保了这两份保险,已交纳的保险费27169.4元是其个人财产的理由不能成立。被告张*甲在与袁**离婚前后,分别按保险合同约定的交费期交纳了保险费,之后因申请退保而退还了部分保金,对于在与袁**离婚前交纳的保险费对应的退还保金,因袁**已死亡,涉及袁**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分割该部分保金的争议,在审理中,经本院释明,原告袁**不同意变更相应的诉讼请求。故对于原告袁**要求被告张*甲返还保险费27169.4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十五条、第三十一条、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袁**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79元,减半收取239.5元,由原告袁**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七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攀西民初字第709号
  • 法院 攀枝花市西区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资金返还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告:袁**(曾用名袁某乙),男,2002年8月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攀枝花市。

  • 法定代理人:杨某某,女,1972年9月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攀枝花市。

  • 委托代理人:罗克谐,四川智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 被告:张**(曾用名张某乙),女,1974年11月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攀枝花市。

  • 委托代理人:贺劲喹,攀枝花市西区清香坪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审判人员

  • 审判员杨发彬

  • 书记员蒋春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