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周*与广西海**责任公司一案审审民事判决书

2014.09.26 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南市民再字第16号

审理经过

申请再审人覃**因与被申请人广西海**责任公司、一审被告乐业县百社金矿**公司、一审被告周*侵权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3)南市民二终字第169号民事判决,向广西壮**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该院于2014年2月14日作出(2013)桂民申字第951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4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再审人覃**的委托代理人岑**,被申请人广西海**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海**司)的委托代理人刘**、王**,一审被告周*的委托代理人黄**到庭参加诉讼,一审被告乐业县百社金矿**公司(以下简称百社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经批准延长审理期限,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2012年6月28日,一审原告海**司向南宁**民法院起诉称,覃**为海**司股东。2004年12月30日,海**司取得乐业县**社金矿的采矿权。覃**与周*私自成立百**司,并对外谎称该公司为海**司下属子公司,对**社金矿进行非法开采。2011年8月17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向百**司作出《责令停止矿产违法开采行为通知书》,责令其停止违法采矿行为。同年9月16日,经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和海**司共同委托湖南省有色地质勘查局二一七队(以下简称二一七队)勘查评估,覃**、周*、百**司非法开采矿产9350万元。请求:1、判令覃**、周*、百**司连带赔偿损失71746179.6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覃**、周*、百**司共同承担。

一审被告辩称

一审被告覃**答辩称,其没有在乐业县采矿,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公司是根据当地政府及黄金生产管理部门的逐级审批、海**司的批复及《乐业**社金矿开发协议书》的约定依法成立。**公司在**社金矿组织开展勘查、开发、建设活动,是行使自己的权利。目前,**社金矿除了在该矿进行“三同时”建设时动用4943.5吨矿石量外,没有任何开采行为。乐业县国土局作出的《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已经被其自行撤销。综上,海**司的诉讼请求不成立。

一审被告周*答辩称,其不是适格的被告,与本案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也没有侵害原告任何权利。作为百**司股东,其只承担股东有限责任。

一审被告百**司答辩称,2003年2月20日,海**司与案外人杨XX签订一份《广西乐业县**社金矿勘查、开发协议书》,约定:1、海**司以其名义向国土部门申请**社金矿探矿权,探矿权属海**司与杨XX共有。2、勘探和开发期间由海**司进行投资。3、勘探、开发成果由杨XX享有52%的权益,海**司享有48%的权益。被告覃**协助海**司获得**社金矿采矿权后,**社金矿一直由覃**自行管理,实行独立核算。因杨XX与海**司对**社金矿均无投资,2005年12月16日,海**司向**社金矿即覃**出具一份批复,明确表示由**社金矿成立新公司即百**司,独立核算,全权负责**社金矿的勘察与开采投入,海**司不参与**社金矿项目的开发。百**司成立后,归还海**司所投入前期勘查费用,海**司将**社金矿的探矿权及采矿权变更至百**司名下。百**司在上述情况下依法成立并对**社金矿进行实际的经营管理,但海**司至今未依照其批复为百**司变更探矿权及采矿权。海**司主张百**司存在非法开采的行为,但其所依据的行政处罚行为已经由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自行予以撤销。因此,百**司不存在非法开采的事实。**社金矿自2007年至今一直停产,除了在矿山建设“三同时”检查时百**司动用了约0.5万吨矿石量,金属含量为14.54千克以外,对**社金矿未发生实际开采。海**司主张其矿产存在矿产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一审法院查明

南宁**民法院一审查明,2003年2月20日,南宁市**责任公司(乙方)与案外人杨XX(甲方)签订一份《广西乐业县**社金矿勘查、开发协议书》,约定:一、双方共同合作勘查开发**社金矿。由乙方向国土资源部门申请登记乐业县**社金矿探矿权证,该探矿权证归双方共同所有。二、由乙方委托有勘查资格单位对该矿区进行勘查,在勘探和开发期间的一切投资由乙方全额投资。勘查、开发成果甲方拥有52%权益、乙方拥有48%权益。三、如矿产藏量小,乙方不开发,甲方可以自我开发,乙方所投入探矿办证费用,甲方按乙方支出适当补偿。上述合同签订后,海**司即向广西壮**管理局(以下简称区黄金局)申请对**社金矿勘查开发业务。2004年10月31日,海**司取得广西壮**资源厅(以下简称区国土资源厅)颁发的编号为XXXXXXXXXXXX的《采矿许可证》,享有对百色市乐业县**社金矿开采权,采矿权证有效期为2004年12月至2007年12月。2005年4月17日,海**司与杨XX签订一份《乐业**社金矿开发协议书》,约定:一、乐业县**社金矿矿权设置权属归海**司所有。二、乐业县**社金矿开发实行项目独立经济核算,财务及产品管理由双方派员共同参与。经营利润分配为机动支配18%,剩余82%利润中,杨XX占40%,海**司占60%。三、项目开发投入原则上仍由海**司负责,杨XX按比例付20%的资金投入。2005年12月16日,海**司出具一份《关于乐业县**社金矿勘查开发的批复》,载明:一、同意成立乐业县**社金矿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全权负责乐业县**社金矿的勘查和开采投入。二、在你矿成立新公司后归还公司所投入前期勘查费用。三、同意将该矿区勘查证和采矿证变更为乐业县**社金矿有限责任公司。该《批复》的对象为“乐业县**社金矿”。12月19日,杨XX出具一份《声明》,载明:本人与南宁市**责任公司签订的《广西乐业县**社金矿勘查、开发协议书》及与海**司签订的《乐业县**社金矿开发协议书》真实有效。因本人无资金及参与管理,经与覃**协商,自愿将两份协议书中的权利义务转予覃**。本人不再享有上述两份协议书内的权利和义务。2006年1月5日,覃**与周*共同出资成立**社公司对**社金矿进行经营管理。海**司持有的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的采矿权证到期后未办理延续登记手续。2008年11月18日,北京**询中心出具中矿桂储评字(2008)70号《u003c;广西乐业县**社矿区金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u003e;评审意见书》(以下简称《u003c;资源储量核实报告u003e;评审意见书》),对**社金矿的资源储量的申报情况及变化情况进行描述。该评审意见书载明申报资源量为:截止2008年2月底,采矿证范围内氧化金矿矿石量18.06万吨,金金属量393.28千克。资源储量变化情况为:1、比上一次核实报告增加矿石量2.76万吨,增加金属量83千克。增加原因主要是对6、7、8号矿体进行了槽探揭露。控制的矿体长度、厚度和矿石品位都有所增加,提高了对矿体的控制程度。2、比申报增加矿石量2.75万吨,增加金属量83.11千克。增加原因是报告评审会后对6、7、8号矿体进行了槽探揭露。控制的矿体长度、厚度和矿石品位都有所增加,提高了对矿体的控制程度,提高了资源储量类型。2009年1月4日,区国土资源厅对上述评审意见及相关材料进行了备案。2009年3月13日,海**司再次取得**社金矿的采矿资格,该开采资格有效期为2009年3月13日至2012年8月13日。2011年6月3日,海**司以证件遗失为由申请补办采矿许可证,区国土资源厅补发的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号采矿许可证有效期限为2011年2月17日至2012年8月17日。2011年8月12日,乐业县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作出《乐业县**社金矿有限责任公司初查报告》,认为**社公司对**社金矿的经营管理属于非法开采。2011年8月17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作出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社公司停止对**社金矿的采矿行为,并自收到上述通知书之日起3日内自行拆除在该矿山的非法开采设备、工棚,遣散相关从业人员。2011年9月16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向二一七队出具委托书,委托二一七队对**社金矿被非法开采矿区进行测量和评估。并告知由海**司协助配合相关工作。海**司亦于同日就上述的委托事项向该地质勘查队出具委托书。2011年10月25日,二一七队出具《广西乐业县百色金矿非法开采矿区储量损失测量报告》(以下简称《储量损失测量报告》),储量损失量估算结果为:1、1号金矿体的储量损失分三块段计算,第一矿块为2008年前采空区,其储量损失量套用2008年储量核实的(122-1)资源量;第2矿块为套用2008年储量核实的(122b-1)资源量;第3矿块由以前的见矿工程和这次采样结果一起计算得出。2、2号金矿体储量损失量套用2008年储量核实的(333-2)资源量。3、3号金矿体的储量损失量是由以前的见矿工程和这次采样结果一起计算得出。储量损失估算为矿山被偷挖土方104500立方米,被偷挖土方244500吨。1、2、3号金矿体累计损失矿石量为107185吨,损失金金属量348.61千克;2008年以后损失矿石量为102241吨,损失金金属量334.03千克。**社公司不服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向百色市国土资源局提出行政复议,经复议,百色市国土资源局作出百国土资复决(2011)0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上述行政行为。2012年1月31日,**社公司就上述《通知书》,向乐业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过程中,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于2012年2月24日作出乐国土资字(2012)01号《关于撤销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u003c;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u003e;的决定》,载明:撤销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该案待后处理。2012年3月8日,**社公司以上述《通知书》涉及事项已妥善解决为由向乐业县人民法院申请撤诉,同日,乐业县人民法院作出(2012)乐行初字第1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准许**社公司撤诉。2012年3月20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对其于2011年2月24日作出的乐国土资字(2012)01号《关于撤销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u003c;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u003e;的决定》向海**司出具说明,阐明该局撤销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的行为不表明**社公司有权开采乐业县**社金矿。该局对此前**社公司从2006年起违法开采乐业县**社金矿的事实认定并未改变,将依法进一步处理。2012年1月,为办理采矿证延续登记手续,海**司再次委托二一七队对**社金矿进行储量核实。该二一七队出具的《广西乐业县**社矿区金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载明八个矿体累计查明资源量矿石量680261.41吨,金金属量3016.67千克,其中采空区(1、2、3号矿体)消耗(122b)矿石量116165.64吨,金金属量407.97千克。3月13日,南宁储**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储**公司)就上述储量核实报告出具《u003c;广西乐业县**社矿区金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u003e;评审意见书》,该评审意见书及相关材料已交备案。海**司以覃**、周*及**社公司非法开采**社金矿侵害海**司采矿权为由向法院起诉并提出以上诉请。审理过程中,南宁**民法院委托广西东方**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公司)对海**司主张的储量损失金金属价值进行评估。东方**公司以二一七队于2011年10月25日出具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载明的334.03千克损失金金属量为依据,以上述测量报告出具的时间为评估基准日,评估上述金金属价值为83110580元。

另查明,南宁市**责任公司成立于2002年9月30日,后更名为广西海**责任公司即本案被告。覃**为海**司股东。周*为海**司员工,主要负责公司矿权申办、延续、年检及资料整理等工作。2004年9月因海**司派遣培训获得非煤矿山安全生产管理“矿长”资格证。2006年4月18日,海**司以公章遗失为由向南宁市公安局申请补刻新公章,2006年4月19日,海**司新刻一枚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的公司公章,同时注销编号为XXXXXXXXXXXXXXXXXXX的原公司公章。2007年6月13日,百色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向海**司出具《关于印发乐业县百社金矿安全设施“三同时”验收意见的通知》,告知海**司百社金矿通过“三同时”验收。要求海**司金矿办理相关手续,尽早投入生产。在“三同时”建设及验收阶段,百**司动用百社金矿0.5万吨矿石量。上述被注销的公章实际由覃**持有,2006年度至2009年度,覃**及周*使用覃**持有的公章以海**司的名义填报年度固体矿产资源统计基础表及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年度报告书并向百色市国土资源局备案上述材料。覃**及周*填报的上述材料中未反映百社金矿存在储量减少的情况。2010年度至2011年度,海**司使用新刻公章自行向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填报该两年度的土地矿产资源统计基础表并向百色市国土资源局备案。海**司填报的材料中反映百社金矿储量存在减少的情况。

再查明,二**队具有固体矿产勘查及地质钻探的甲级资质。其所出具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中就储量损失部分未明确是否将上述依法开采的0.5万吨矿石量予以扣除。

一审法院认为

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关于覃**、周*、百**司是否对**社金矿进行非法开采的问题。海**司是**社金矿合法的采矿、探矿权人,**社金矿应当由海**司或者其指定的委托代理人依法开采。本案中,海**司出具《关于乐业县**社金矿勘查开发的批复》,载明海**司同意成立乐业县**责任公司并将**社金矿采矿、探矿权转移给新成立的公司。覃**、周*、百**司主张该批复属于海**司对覃**作出同意覃**成立百**司并委托该新公司开发**社金矿的意思表示。覃**虽然系海**司的股东,但其另行成立新公司对其持股公司享有采矿、探矿权的矿山进行开发仍必须取得该公司明确的委托。海**司虽然以“乐业县**社金矿”为对象出具上述批复,但其并未明确覃**与乐业县**社金矿的关联性,且亦未明确覃**在拟成立的“百**司”中承担的权利义务。由于海**司合法享有**社金矿的采矿、探矿权,因此,上述批复应当视为海**司将自行出资成立名称为“百**司”的新公司对**社金矿进行实际的经营管理。覃**、周*、百**司主张上述批复指向的“乐业县**社金矿”等同于覃**,但其所举证据均不能证明在海**司享有合法开采权的同时覃**亦对**社金矿享有合法权利,可以代表**社金矿接受海**司的委托。故覃**与周*以“百**司”为名的成立公司不应视为依据海**司委托而成立的新公司。百**司无权对**社金矿进行开采。百**司自成立时便对**社金矿经营管理,已构成对海**司采矿权的侵害,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二款及第三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覃**作为海**司的股东,利用海**司享有对**社金矿开采权的便利条件与海**司高级管理人员共同成立百**司,目的在于经营**社金矿,且百**司成立后,其二人通过公司对**社金矿实际进行经营管理,覃**的行为违法了上述法律规定,侵害了海**司的合法权益,因此,应当就百**司对海**司的侵权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周*作为海**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应当谨慎遵守忠实义务,其与覃**共同出资成立百**司并通过该公司经营**社金矿的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第二十条第二款及第一百五十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是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责任。”的规定,应当对百**司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关于**社金矿是否存在储量减少的情形的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第三十一条第(五)项“采矿权人应当履行下列义务:(五)接受地质矿产主管部门和有关主管部门的监督管理,按照规定填报矿产储量表和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情况统计报告。”及《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第十四条“登记管理机关应当对本行政区域内的采矿权人合理开发利用矿产资源、保护环境及其他应当履行的法定义务等情况依法进行监督检查。采矿权人应当如实报告有关情况,并提交年度报告。”的规定,矿产资源管理机关对采矿权人申报的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情况、储量表等材料施行监督管理,不必然进行实质性审查,采矿权人应当对其所报告的内容真实性负责。2006年至2009年期间,覃**及周*使用已经作废的海**司公章就**社金矿的储量以海**司的名义向行政管理部门进行报告备案,该报告的仅属于覃**及周*的单方行为,其二人应当对报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2011年8月17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作出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并委托具有勘查资质的机构对储量损失进行测量。上述行政行为系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对**社金矿储量及开发利用情况的监督。虽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对该行为自行撤销,但该行政行为并未被确认违法,因此,依据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第(一)项“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照下列原则认定:(一)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依职权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的规定,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对二一七队出具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予以采信,**社金矿因覃**、周*、百**司非法开采损失的金金属量为334.03千克。经评估,上述损失金金属价值为83110580元。因此,海**司要求覃**、周*、百**司连带承担71746179.6元损失的诉讼请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一百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第三十一条第(五)项、《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第十四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第(一)项之规定,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28日作出(2012)青民二初字第555号民事判决如下:一、乐业县**责任公司向广西海**责任公司赔偿损失71746179.6元;二、覃**、周*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案件受理费400531元,由乐业县**责任公司、覃**、周*共同负担。

二审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覃**、百**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本案不属于侵权纠纷,更不存在非法采矿的事实,属于合作纠纷。一、本案基本事实:黄**和覃**共同设立海**司,黄**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覃**担任公司经理。**社金矿是覃**寻找的合作项目,杨XX与海**司签订协议合作开发百色金矿,**社金矿(探、采)矿权仅挂名在海**司名下。在合作开发的过程中,股东黄**没有资金投入,杨XX亦资金不足。因此,海**司在2005年12月16日作出《关于**社金矿勘查开发的批复》,由覃**成立百**司,全权负责**社金矿的勘查和开采投入,而海**司不参与**社金矿项目的投入开发。同时百**司成立后归还海**司所投入前期勘查费用,海**司将百色金矿的勘查证(探矿权证)和采矿证变更为百**司名下。杨XX亦无资金投入**社金矿的开发建设,遂于2005年12月19日将其依据《**社金矿勘查、开发协议书》和《**社金矿开发协议书》享有的**社金矿的权利义务全部转让给覃**。覃**按照《关于**社金矿勘查开发的批复》,2006年成立了百**司并对**社金矿项目进行投入建设,海**司、股东黄**从未提出异议。百**司是依据覃**拥有的合同权利及海**司的批复而设立的企业,有权对**社金矿进行经营管理。二、百**司、覃**的行为不构成非法采矿的侵权行为。根据国土资源部《关于印发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损失鉴定程序的规定的通知》的规定,省级以下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无权作出非法采矿行为的认定。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对百**司对其作出的《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已经自行撤销。所以,百**司、覃**的行为不构成非法采矿。三、一审判决认定百**司开采了金矿矿石102241吨,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一审判决以二一七队制作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得出的损失矿石量为209426吨,损失金属量为334.03千克的结论,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是错误的,该二一七队不具备储量损失评估和价值鉴定的资质,《储量损失测量报告》缺乏事实、法律依据,程序违法,不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四、**社金矿储量没有减少。自2007年下半起,**社金矿就处于停产状态,没有进行开采,根据《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年度报告书》、《固体矿产资源统计基础表》等政府文件,**社金矿的储量没有减少,除了“三同时”建设期间动用0.5万吨矿石量外,储量没有减少。五、东方**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采信。由于评估的对象和材料缺乏真实、合法、有效性,所得出的结论必然是无效的,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综上,覃**没有实施开采金矿的行为,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海**司要求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海**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二、本案一、二审诉讼费全部由海**司承担。

上诉人周*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周*不是海**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也不是海**司的股东,只是一般职员。周*没有实施开采金矿的行为,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海**司要求周*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海**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二、本案一、二审诉讼费全部由海**司承担。

二审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海**司答辩称,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公平、公正,应予维持。

二审法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2002年8月22日,黄**与覃**签订一份《关于组建广西南**限责任公司合同书》,双方在合同中对公司名称、经营范围、注册资本、机构设置等条款作了约定。同年9月10日,黄**与覃**以南宁市**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海**公司)的名义达成一份董事会决议:1、选举黄**为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2、聘任覃**为公司总经理。同年9月30日,黄**与覃**分别各出资102万元,占51%,98万元,占49%,经工商登记成立了海**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黄**;经营范围为:销售矿产品、五金、建材、农副产品;黄金矿产的开采与选冶仅限分支机构经营。2003年2月20日,覃**以海**公司的名义盖章并签名与杨XX签订一份《百社金矿勘查、开发协议书》,约定:一、杨XX与海**公司共同合作勘查开发百社金矿;二、由海**公司向国土资源部门申请登记百社金矿探矿权证,该探矿权证归双方共同所有;三、由海**公司委托有勘查资格单位对该矿区进行勘查,在勘探和开发期间的一切投资由海**公司全额投资;五、勘查、开发成果杨XX拥有52%权益、海**公司拥有48%权益。双方在协议中还约定了该矿点的区域拐点坐标范围等其他事项。之后,海**公司经工商登记变更为海**司。

2004年6月28日,覃**以海**司的名义盖章向区黄金局申报一份《开采黄金矿产申请表》,区黄金局经审核,于同年9月15日在该申请表上签署“同意发证,准予开采生产”并加盖区黄金局“开采黄金矿产审批专用章”。同年10月31日,区国土资源厅向海**司颁发了《采矿许可证》,《采矿许可证》载明矿山名称为:**社金矿;生产规模:3万吨/年;期限为:2004年12月至2007年12月。

2005年4月17日,黄**、覃**以海**司的名义盖章并签名与杨XX签订一份《**社金矿开发协议书》,该协议的主要内容为:一、**社金矿矿权设置权属归海**司所有;二、**社金矿开发实行项目独立经济核算,财务及产品管理由双方派员共同参与;三、**社金矿经营利润分配:1、机动支配18%(中介费在其中列支);2、82%利润中,杨XX占40%,3、82%利润中,海**司占60%;五、项目开发(开矿)的投入原则上仍由海**司负责,杨XX按比例付20%的资金投入。同年12月16日,覃**以海**司的名义盖章对以**社金矿的名义报来《关于**社金矿勘察开发方案的报告》出具一份《关于**社金矿勘查开发的批复》,载明:一、同意成立百**司,该公司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全权负责**社金矿的勘查和开采投入;二、在你矿成立新公司后归还公司所投入前期勘查费用;三、同意将该矿区勘查证和采矿证变更为百**司。同年12月19日,杨XX出具给覃**一份《声明》载明:“本人与海**公司签订的《**社金矿勘查、开发协议书》及与海**司签订的《**社金矿开发协议书》真实有效。因本人无资金及参与管理,经与覃**友好协商,自愿将两份协议书中的权利和义务转予覃**,本人不再享有上述两份协议书内的权利和义务。”杨XX另于2011年9月25日还向覃**出具一份《确认书》确认:“当时其本人还在单位,按上级的有关规定,在职的工作人员不得参加任何经商活动,为此,2005年底本人与覃**协商,自愿转**社金矿的权益给覃**。”

2005年4月25日,区黄金局向海**司百社金矿颁发了《开采黄金矿产批准书》,有效期限为2005年4月25日至2007年9月15日。

2006年1月5日,覃**与周*分别各出资30万元,占60%、20万元,占40%,经工商登记成立了百**司,法定代表人为:覃**;经营范围为矿产品、建材、机电产品购销。之后,覃**便以百**司的名义盖章分别与乐业县幼平**委员会、李**钻探工程队、广西**查研究所签订协议,租用**社金矿矿区建设用地、对**社金矿矿区进行钻探、勘探并实施开采。

2006年4月18日,海**司在广西日报上登报遗失海**司公章(XXXXXXXXXXXXXXXXXXX号),声明作废。翌日,海**司经南宁市公安局审批,刻制了海**司新的公章(XXXXXXXXXXXXXXXXXXX号)。

2008年3月16日,覃善海以百**司的名义盖章向区黄金局填报一份《黄金企业(2007)年度年检表》,在该表中将百**司与海**司之间填写为隶属关系并盖海**司章,乐业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乐业县环境保护局、乐业县经济贸易局、百色**员会、区黄金局先后在该表上盖章并签署“同意上报年检”或“同意年检”字样。

2008年9月17日,覃**以海**司的名义将一份广西南宁孔雀石地矿科技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编写的《百社矿区金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送交并委托北京**询中心评审,北京**询中心经聘请评估师对该报告审阅并召开报告评审会议后,于同年11月18日作出《<百社矿区金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评审意见书》,该意见书中载明:矿山2007年开始开采,现开采①号矿体,形成1个采空区,至2007年10月采出矿石量约4944吨,消耗金14.58千克;已查明采矿权范围内有金矿体8个,储量合计矿石量20.81万吨,平均品位Au2.29,金金属量476.39千克。2009年1月4日,区国土资源厅出具一份《关于<百社矿区金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矿产资源储量评审备案证明》载明:已核收北京**询中心报送的《百社矿区金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的评审意见书和相关材料。北京**询中心及其聘请的评审专家符合相应资格条件。区国土资源厅已完成对报送的矿产资源储量评审材料的备案。

2009年3月13日,区国土资源厅向海**司颁发了采矿权人为海**司的《采矿许可证》(证号:XXXXXXXXXXXXXXXXXXX),该《采矿许可证》载明矿山名称为:**社金矿;生产规模:6万吨/年;期限为:2009年3月13日至2012年8月13日。

2010年7月28日,区黄金局分别向海**司、百**司颁发批准证同为桂黄字(2010)第08号,矿山地址、生产规模、有效期限均一致的《开采黄金矿产批准书》。2011年9月20日,区黄金局在海**司的《开采黄金矿产批准书》上签注“经核实,此证名称与采矿许可证名称一致,证实有效”并加盖区黄金局“开采黄金矿产审批专用章”。

2011年2月17日,海**司以《采矿许可证》(证号:XXXXXXXXXXXXXXXXXXX)遗失为由向区国土资源厅补办理了海**司的《采矿许可证》,该《采矿许可证》载明矿山名称为:**社金矿;生产规模:6万吨/年;期限为:2011年2月17日至2012年8月17日。海**司于同年2月24日在广西日报登报声明期限为2009年3月13日至2012年8月13日的《采矿许可证》作废。

覃**持有海**司XXXXXXXXXXXXXXXXXXX号公章期间,以海**司的名义填报了2006年度至2009年度《固体矿产资源统计基础表》及《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年度报告书》并向乐业县国土资源局或百色市国土资源局备案。该2009年度《固体矿产资源统计基础表》中载明金储量为:461.81千克、金矿石量储量为20.32万吨;该2009年度《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年度报告书》中载明:**社金矿于2004年12月取得采矿许可证,2007年到期,累计采矿石量0.5万吨。2009年度矿山办理了采矿证延续手续,主要进行了矿产资源储量核实工作,以提高矿产储量级别,延长矿山服务年限。海**司则使用海**司XXXXXXXXXXXXXXXXXXX号公章填报了2010年度、2011年度《固体矿产资源统计基础表》及2011年度《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年度报告书》向百色市国土资源局备案。该2011年度《固体矿产资源统计基础表》中载明金储量为:2608.70千克、金矿石量储量为564100吨;该2011年度《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年度报告书》中载明:**社金矿于2004年12月取得采矿许可证,2007年到期,累计采矿石量0.5万吨。2009年办理采矿许可证手续,主要开展矿山服务年限,矿山已交清各种费用,2010年、2011年矿山没有进行任何矿石开采,重点开展选矿试验及深部探矿工程。新核查储量报告,保有金储量2.6吨,矿石量564095吨,矿山可以新增开采年限7年。

2011年8月12日,乐业县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作出《**社公司初查报告》,认为**社公司对**社金矿的经营管理属于非法开采。同年8月17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作出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社公司停止对**社金矿的采矿行为。**社公司不服,向百色市国土资源局提出复议申请。同年12月6日,百色市国土资源局经复议后于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2012年1月31日,**社公司向乐业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2年2月24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作出乐国土资字(2011)01号《关于撤销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u003c;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u003e;的决定》,撤销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该案待后处理。2012年3月8日,**社公司向乐业县人民法院申请撤诉。同日,乐业县人民法院作出(2012)乐行初字第1号行政裁定书,准许**社公司撤回起诉。2012年3月20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向海**司出具一份《关于对<关于撤销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u003c;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u003e;的决定>》的说明,该说明主要阐明该局作出的《关于撤销乐国土资停字(2011)01号u003c;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u003e;的决定》,并不表明**社公司有权开采**社金矿;对**社公司从2006年起违法开采**社金矿的事实认定并未改变,将依法进一步处理。

2011年9月16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和海**司分别委托二一七队对**社金矿被非法开采矿区进行测量和评估。**七队经过对**社金矿矿区进行测量后,于2011年10月25日作出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载明:矿区拐点坐标与海**司的《采矿许可证》上的矿区范围拐点坐标一致;矿区8个金矿体中被非法开采的是①、②、③三个金矿体;储量损失量估算结果:①号金矿体的储量损失量分三个块段计算,第1矿块为2008年前的采空区,其储量损失量套用2008年储量核实的(122-1)资源量;第2矿块为套用2008年储量核实的(122b-1)资源量;第3矿块由以前的见矿工程和这次采样结果一起计算得出;②号金矿体储量损失量套用2008年储量核实的(333-2)资源量;③号金矿体的储量损失量是由以前的见矿工程和这次采样结果一起计算得出。储量损失估算结果如下:矿山被偷挖土方104500立方米,被偷挖土方244500吨。①、②、③号金矿体累计损失矿石量为107185吨,损失金金属量348.61千克;2008年以后损失矿石量为102241吨,损失金金属量334.03千克。经济损失概略评价:综合近几年国内黄金均价,按280元/克计算,损失额为:9350万元。

2012年1月,二**队作出的一份《资源储量核实报告》载明:本次资源储量核实报告估算的8个矿体(122b+333)矿石量680261.41吨,金金属量3016.67千克,其中采空区(①、②、③号矿体)(122b)矿石量116165.64吨,金金属量407.97千克。保有矿石量564095.76吨,金金属量2608.70千克,其中(122b)矿石量266837.83吨,金金属量1351.61千克,(333)矿石量297257.94吨,金金属量1257.10千克,矿床中氧化矿101842.38吨,Au平均品位1.88克/吨,原生矿462253.38吨,Au平均品位5.23克/吨。

2012年3月13日,储*咨询公司作出的一份《u003c;储量核实报告u003e;评审意见书》,载明:2008年储量:矿石量208167.50吨、平均品位2.36Au、金金属量490.98千克;2012年储量:矿石量680261.41吨、平均品位4.43Au、金金属量3016.67千克;矿石量增加472093.91吨,金金属量增加2525.70千克。同年3月20日,区国土资源厅出具一份《关于<百社矿区金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矿产资源储量评审备案证明》载明:储*咨询公司对《资源储量核实报告》的矿产资源量通过评审,并将评审过程中有关材料提交区国土资源厅。储*咨询公司及其聘请的评审专家,符合相应资质要求。已经矿产资源储量评审备案。

海**司遂以覃**、周*及百社公司非法开采百社金矿侵害海**司采矿权为由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覃**、周*及百社公司连带赔偿损失71746179.6元;2、诉讼费用由覃**、周*及百社公司共同承担。

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对二一七队作出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依法委托东方**公司对《储量损失测量报告》中测量的百社金矿储量2008年以后损失矿石量102241吨,损失金金属量334.03千克进行评估。东方**公司经评估后于2012年11月29日作出《关于海**司百社金矿涉及诉讼的矿区损失的黄金的量的价值项目<资产评估报告>》(以下简称《资产评估报告》),评估结论为:损失价值为83110580元。

另查明,二**队具有的《地质勘察资质证书》中资质类别和资质等级为:固体矿产勘查:甲级;地质钻探:甲级。

还查明,海**司在一审提交的证据中,其中有一份百**司财务负责人黄**和会计主管刘平*于2011年9月30日签字确认的《百**司2006年~2011年财务情况说明》,该说明主要载明:“百**司是海**司的子公司,负责经营管理百社金矿项目。2006年3月进行‘三同时’开工建设。2006年收入1540000元,成本费用支出1312885.89元;2007年收入3188424.80元,成本费用支出8657418.03元;2008年成本费用支出5031229.22元;2009年收入614000元,成本费用支出2254469.76元;2010年收入653000元,成本费用支出3329283.17元;2011年1~8月成本费用支出1168534.33元。”覃**在一审经质证后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就算有收益也是按照合同约定获得的。

再查明,一审庭审后,2012年10月17日,一审法院就委托评估机构对**社金矿损失的黄金量的价值进行评估征询各方当事人意见并作了一份笔录。海**司提交了二一七队作出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储量核实报告》、储*咨询公司作出的《u003c;储量核实报告u003e;评审意见书》作为评估材料;覃**、周*、**社公司均提出评估与案件没有直接关系,认为没有必要进行鉴定,并认为该《储量损失测量报告》和《储量核实报告》并没有明确是覃**、周*、**社公司盗采了**社金矿的黄金,只说明是民采。覃**、周*、**社公司没有提出要求对**社金矿已经开采的矿石量及黄金量进行重新测量或评估。

2012年12月12日,一审法院要求各方当事人就东方**公司作出的《资产评估报告》发表质证意见并作了一份笔录。海**司对该评估报告没有异议,覃**、周*、百**司认为《资产评估报告》是根据《储量损失测量报告》评估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本身的真实性、合法性、有效性是有问题的,不能成为该《资产评估报告》评估的依据,且该《资产评估报告》中使用的市场价格、评估方法不合理。

二审法院认为

本院二审认为,依照海**司的营业执照,海**司经营范围为销售矿产品等,黄金矿产的开采与选冶仅限分支机构经营,海**司并不能自行对黄金矿产进行开采。本案中,海**司成立后,虽然海**司向区黄金局申报《开采黄金矿产申请表》得到审批后,区国土资源厅已经向海**司颁发了百社金矿的《采矿许可证》,但之后,海**司尚未设立分支机构对黄金矿产进行开采。而黄**、覃**作为海**司的股东,应当依海**司的章程和经营范围从事经营活动或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海**司或者公司股东的利益。依照法律规定,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

一、关于本案是属于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还是合作纠纷的问题。覃*海上诉提出本案是海**司的股东黄**与覃*海合作开发**社金矿项目,本案不属于侵权纠纷,应是合作纠纷;且杨XX已经将其享有**社金矿的权利义务全部转让给覃*海,覃*海依法享有**社金矿52%的权益,覃*海应当然对**社金矿项目享有大部分权益。对此,本院认为,从本案的事实来看,虽然覃*海以海**司的名义与杨XX签订《**社金矿勘查、开发协议书》约定是共同合作勘查开发**社金矿,杨XX拥有52%权益、海**司拥有48%权益;以及黄**、覃*海以海**司的名义与杨XX签订的《**社金矿开发协议书》也约定了在除机动支配18%外的82%利润中,杨XX占40%,海**司占60%,项目开发(开矿)的投入原则上仍由海**司负责,杨XX按比例付20%的资金投入,表明海**司与杨XX之间有合作勘查开发**社金矿的意思表示。但本案是海**司以覃*海、**社公司及周*非法开采**社金矿,侵害海**司采矿权为由提起的民事诉讼,本案与海**司和杨XX之间是否合作勘查开发**社金矿或杨XX是否将与海**司之间合作勘查开发**社金矿中的权利义务转让给覃*海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关系。所以,覃*海的该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确定本案为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正确。

二、关于百**司是否享有**社金矿开采权的问题。从本案的事实来看,海**司依法获取区国土资源厅颁发的**社金矿《采矿许可证》后,可以设立分支机构对**社金矿进行开采,但没有证据表明海**司设立了分支机构对**社金矿进行了开采。而百**司并不是海**司设立的分支机构,只是由覃**、周*出资成立的公司。且百**司的经营范围仅为矿产品、建材、机电产品购销,并没有黄金矿产的开采资质,其也没有以本公司的名义申办**社金矿的《采矿许可证》,故百**司不能对**社金矿进行开采。虽然覃**以海**司的名义出具的《关于**社金矿勘查开发的批复》所载明的内容,表明有海**司同意在百**司归还海**司所投入前期勘查费用后,将**社金矿的勘查证和采矿证变更为百**司,由百**司全权负责**社金矿的勘查和开采投入的意思表示。但之后,海**司实际上并没有将**社金矿的勘查证和采矿证变更到百**司名下。所以,**社金矿的开采权尚属于海**司享有,百**司并不享有**社金矿的开采权。覃**、百**司上诉提出其享有**社金矿的权益,有权对**社金矿进行经营管理的理由没有事实根据,不予支持。

三、关于覃**、百**司、周*实施对**社金矿开采的行为是否损害了海**司权益的问题。本案中,海**司依法获取区国土资源厅颁发的**社金矿《采矿许可证》后,即享有**社金矿相应的合法权益。而覃**与周*成立百**司后,并没有依法办理或获取对**社金矿进行开采的合法手续,便以百**司的名义分别与乐业县幼平**委员会、李**钻探工程队、广西**查研究所签订协议,租用**社金矿矿区建设用地、对**社金矿矿区进行钻探、勘探并实施开采。该行为即实际损害了海**司的合法权益。

四、关于覃**、百**司、周*在本案中应如何承担责任的问题。覃**、百**司上诉提出其实施的行为不构成非法采矿的侵权行为。周*上诉提出其不是海**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也不是海**司的股东,只是一般职员,不应成为本案的适格被告,海**司主张周*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从本案的事实来看,海**司成立后,覃**作为海**司的股东和总经理,在管理海**司**社金矿矿区期间,滥用海**司股东和总经理的权利,利用其掌握管理海**司原公章的便利,通过制作《关于**社金矿勘查开发的批复》后,另外与周*成立了百**司并持海**司**社金矿的《采矿许可证》以百**司的名义对海**司**社金矿实施开采,并以百**司隶属海**司为由向区黄金局填报年检表,使得相关部门在年检表上盖章同意百**司年检。覃**所实施的上述行为实际损害了海**司的利益。百**司对**社金矿实施开采的行为则是受覃**控制,在客观上,百**司亦共同实施了损害海**司利益的行为。对此,覃**及百**司对造成海**司的损失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覃**、百**司上诉称其所实施的行为不构成非法采矿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而周*不是海**司的股东、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其作为百**司的股东,客观上没有实际实施损害海**司利益的行为。一审判决周*承担本案连带赔偿责任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周*上诉理由成立,应予支持。

五、关于2008年后**社金矿被开采的黄金价值应如何确定的问题。覃*海上诉提出2007年下半年起,**社金矿就处于停产状态,没有进行开采,**社金矿储量没有减少;二**队制作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和东方**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不具备真实性、合法性,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对此,本院认为,乐业县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2011年8月12日作出的《**社公司初查报告》认为,**社公司对**社金矿的经营管理属于非法开采,乐业县国土资源局2011年8月17日作出的《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社公司停止对**社金矿的采矿行为。上述行为表明,**社公司在2011年8月17日之前尚对**社金矿进行开采。而**社公司财务负责人黄**及会计主管刘**签字确认的《**社公司2006年~2011年财务情况说明》中载明的2008年至2011年8月成本费用支出和收入情况则表明**社公司在2008年后仍对**社金矿进行开采,2011年8月17日后,即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作出《责令停止矿产违法行为通知书》后,**社公司才停止了对**社金矿的开采。

至于二**队制作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和东方**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是否具有真实性、合法性,能否作为本案定案依据。该《储量损失测量报告》中对百社金矿2008年以后矿石量储量损失估算为102241吨,损失金金属量为334.03千克。而该《资产评估报告书》则是对《储量损失测量报告》测量的百社金矿2008年以后矿石量储量损失102241吨,损失金金属量334.03千克进行的价值评估。覃**虽然在一审中对《储量损失测量报告》、《资产评估报告书》的真实性、合法性提出异议,但没有提出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对百社金矿2008年以后矿石量储量及黄金损失测量或评估。故一审法院根据海**司的主张,采信《储量损失测量报告》和《资产评估报告书》的评估结论作出判决符合法律规定,覃**的该上诉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覃**作为海**司的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与周*另外成立百**司后,利用海**司的《采矿许可证》以百**司的名义对**社金矿进行开采,损害海**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对此,覃**及百**司对造成海**司的损失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海**司在一审中主张覃**、百**司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一审判决予以支持正确,但一审判决由百**司承担相应赔偿损失,由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不当,本院予以变更。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第一百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的规定于2013年6月21日作出(2013)南市民二终字第169号民事判决:一、撤销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2012)青民二初字第55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二、变更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2012)青民二初字第55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覃**、上诉人乐业县**社金矿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向被上诉人广西海**任公司赔偿损失71746179.6元;三、驳回被上诉人广西海**任公司对上诉人周*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00531元(海**司已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400531元(覃**、百**司、周*已预交),共计801062元,由覃**、百**司共同负担。

申请再审人覃**申请再审称,一、(2013)南市民二终字第169号民事判决存在错误。(一)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本案不属于侵权纠纷,覃**的投资建设行为是履行公司、股东、合作者的权利和义务,是海**司违约而引起的合作纠纷。(二)本案作出判决的关键证据《储量损失测量报告》及《资产评估报告书》是由没有资质的单位作出的,不具备真实性、合法性,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七队的资质是固体矿产勘查;地质钻探机测绘资质,不具备储量损失评估和价值鉴定的资质,无权做出金金属量价值的评估,也无权评估损失价值。东方**公司的经营范围是从事各类单项资产评估,企业整体资产评估及市场所需的其他资产评估,该公司无权对黄金矿产价值进行评估,其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无法律效力。(三)百**司对**社金矿开采的总矿石量为0.5万吨,自2007年停止勘探至今。从2006、2007、2009、2010、2011年《乐业县**社金矿年度固体矿产资源统计基础表》可知,从2007年底累计开采矿石量0.5万吨(金金属量14.54千克),2009年办理采矿证延续手续,进行矿产资源资源储量核实,提高矿产储量级别,2010年、2011年均没有任何开采行为;(四)二审判决有故意隐弃证据的错误,损害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二审判决故意隐弃了**社金**协议约定是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合作项目;覃**合法受让杨XX拥有**社金矿52%权益的重要事实,是占有**社金矿项目74.4%的权益人。且黄**代表海**司向国土部门提交的2010年、2011年度的**社金矿资源储量与多年来国土部门实地核查形成的一系列文件确定的资源储量是向相对应的,足以说明百**司没有进行开采102241吨矿石的行为;(五)一审法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更改了案由,但是并未进行释明。(六)本案适用法律错误。1、二审判决将本案定为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则百**司和周*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判令百**司和覃**共同赔偿显然没有法律依据;2、百**司是独立法人,如果百**司对**社金矿存在侵权行为,那么覃**和周*不是侵权人,判令覃**承担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3、百**司是否对海**司构成侵权、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属于侵权纠纷,覃**是否滥用股东权利,是否损害被申请人公司利益,属于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两者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不能合并审理。4、根据海**司的章程对股东权利的规定,覃**没有滥用股东权利来损害公司利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二、本案的基本事实。(一)海**司是由黄**和覃**共同设立,黄**占51%的股权,担任法定代表人,覃**占49%的股权,担任总经理。(二)**社金矿是覃**寻找的合作项目,覃**代表海**司与杨XX于2003年2月20日和2005年4月17日分别签订了《广西乐业县**社金矿勘查、开发协议书》、《乐业县**社金矿开发协议书》合作开发**社金矿,根据协议约定,**社金矿的探、采矿权挂名在海**司名下,杨XX占52%权益,海**司占48%,为明确各方的权利义务,**社金矿项目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三)海**司无资金投入开发**社金矿,覃**个人投入巨额资金办理采矿许可证及相关行政许可。(四)覃**依据2004年6月28日经县、市政府有关部门黄金开采审批,海**司的批复和承继合作方杨XX的权利和义务,按乐业县政府“三就地”原则的要求,依法注册成立了“百**司”,并进行“三同时”开工建设,经政府部门验收合格后领取《安全生产许可证》,因此,百**司成立及投资建设时合法有效的,不存在侵权行为。(五)**社金矿自合作以来,全部由覃**个人进行管理,已经投资2000多万进行勘探及矿山建设,办理相关行政许可,是**社金矿矿权得以延续的唯一主体。且矿业权是用益物权,需要连续投资才能受益,如果没有覃**和百**司对**社金矿投入巨额资金并积极维护,登记在海**司的采矿权早已过期灭失,因此覃**与百**司不存在侵权行为,是履行公司、股东、合作者的权利和义务。(六)除了独立核算的合作项目**社金矿外,海**司名下的所有矿业权也是由覃**投资、经营管理形成的。(七)海**司的另一股东黄**,利用其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便利,无中生有,捏造事实,侵占公司财产,同时进行恶意诉讼,以达到占有覃**的所有利益和在公司股权的目的。三、本案应中止审理。因**社金矿是合作开发项目,合作双方存在合伙协议,现本案另一被告百**司已经向乐业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确认百**司占有合作项目**社金矿52%的权益[(2014)乐*一初字第289号],该案正在审理中,该案的判决结果会影响到本案是否侵权、损害公司利益的认定。并且百**司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为被告,海**司为第三人向乐业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4)右行初字第3号],该案正在审理中同,该案的处理结果也会影响本案的处理,因此,应中止本案的审理,待(2014)乐*一初字第289号、(2014)右行初字第3号案件审结后再审理本案。请求:1、撤销南宁**民法院(2013)南市民二终字第169号民事判决,并改判驳回海**司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审、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由海**司承担。另,覃**在再审审理期间,以二一七队所出具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是海**司单方委托为由,申请法院委托具备相关资质的评估单位对其在建设乐业县**社金矿进行建设过程中动用的储量及获得的收益进行评估。

被申**秀公司答辩称,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予以维持。一、本案是侵权纠纷,不是合作纠纷。2004年海**司已经取得**社金矿的开采权,且从未授权或转让给他人。覃**在没有取得海**司的同意下,与周*成立了百**司,并对**社金矿进行了开采行为,实际上已经侵犯了海**司的权益,本案是侵权纠纷;二、原一、二审判决所采信的由二一七队出具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和一审法院委托东方**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都是真实有效、合法的,两机构均由合法资质。《储量损失测量报告》是经过实地勘测后作出的,《资产评估报告书》则是在此基础上评估出具体的损失额,且覃**在一、二审中均承认了这两份报告,不同意重新进行评估;三、二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本案实际就是侵权纠纷,本案的案由虽然不是侵权纠纷,是法院基于覃**即是海**司的股东,也是百**司的股东的特殊身份作出的,究其根本仍是侵权纠纷。四、本案不应该中止审理。(2014)右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书与(2014)乐*一初字第289号民事诉讼不能作为本案中止审理的理由,上述两个案件的处理结果与本案并无关联性,因此,本案不应中止审理。

原审被告周*陈述意见称,一、**社金矿是合作项目,约定**社金矿项目海**司全额投资后才能拥有48%的股权,原始合作方杨XX拥有52%的权益;二、百**司、覃**受让杨XX在**社金矿的权利、义务后,单独享有合作项目**社金矿52%的权益,百**司、覃**已经成为项目的合作方,依协议约定,海**司不开发,百**司、覃**有单独开发的权利。因此,本案是合作纠纷,不是侵权纠纷;三、二一七队出具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结论与国土、环保、安监等部门多年实地核实的结果严重不符,也与法定代表人黄**所有的新公章向国土部门提交的材料不相符,不具备真实性、合法性,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四、本案应中止审理,待(2014)乐*一初字第289号民事判决与(2014)右行初字第3号均审结后在开庭审理。(2014)乐*一初字第289号一案的判决结果将会影响本案是否侵权、损害公司利益的认定;(2014)右行初字第3号乐业县国土局的行政处理结果,也会直接影响本案事实的认定;五、本案涉及海**司尾号为524的公章才是现实中使用的公章,且公章的使用是海**司的行为,一、二审法院认定覃**利用废弃的公章维护**社金矿的矿权没有事实依据;六、如果海**司不认可与百**司存在合作,百**司没有获得授权,以百**司作为侵犯矿业权的主体,则海**司不是本案的适格原告,海**司只有举报的权利,依法提起诉讼的主体应是国家机关。

原审被告百**司未到庭参加诉讼,也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案的争议焦点:1、百社金矿是否存在储量损失,如果存在储量损失,二一七队出具的《储量损失核实报告》及东方**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是能否作为计算依据?2、覃**、百**司、周军是否侵犯了海**司的利益,如果侵犯海**司的利益,责任应如何承担?3、本案是否应中止审理?

本案再审期间,申请再审人覃**提交以下证据:证据一、(2014)乐*一初字第289号案件的受理通知书、传票、起诉书;证明覃**已经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其享有**社金矿52%的权益,其与海**司之间是合作关系;证据二、海**司账户的银行流水账单,证明自2004年起,海**司已经无资金投入,均以借资的形式由覃**投入**社金矿的矿山建设,形成了矿山权益;证据三、天辰申字(2012)第553号审计报告,证明自2002年12月11日起至2005年12月止,海**司以借资的形式由覃**投入9164596元连续进行矿山建设;证据四、天辰审字(2012)第552号审计报告,证明2006年至2011年,海**司以借资的形式由覃**投入巨资到**社金矿项目,连续进行矿山建设,才形成矿山权益;证据五、**社金矿2011年度矿产资源储量地质测量报告及附表,该报告经实地核实,于2011年4月出具,并已经提交国土部门正式备案,内容与二一七队出具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不一致;证据六、(2014)右刑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书,证明该行政判决书要求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在该判决生效后30日内就**社公司开采**社金矿的行为作出处理决定,在国土局的决定作出之前,不能认定**社公司存在非法开采行为,本案应中止审理,本案海**司起诉的事实和理由、海**司认为**社公司存在侵权行为的事实基础已不存在;证据七、2004年、2007年、2010年、2013年**社金矿同一位置的照片,证明2007年以来**社金矿矿体没有开采、挖掘,不可能盗挖100000吨矿石量的事实。

经庭审质证,海**司认为,证据一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该案与本案无关;证据二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认,且与本案无关联性;证据三、证据四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该报告是建立在大量白条的基础上的,与本案无关联性,且覃**已经依据这两份报告以借款纠纷向南宁**民法院提起了诉讼;证据五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海**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黄**,不是覃**,且海**司没有委托该机构进行测量,是覃**单方委托;证据六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本案的定性及审理并非是以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为依据,也不能作为中止本案审理的理由;证据七的真实性有异议,申请人认为三同时建设时的照片与现在的照片变化不大,但照片存在拍摄角度的问题,且是否进行开采应采用到现场测量、勘查的方式,由有鉴定资格的机构进行鉴定才能确认,照片没有证明力。

原审被告周*对证据一至证据七的真实性无异议,同时认为证据一虽然是覃**要求确认其在百社金矿享有52%的权益,但是根据合同约定,采矿权是用益物权,只有不断投资才能形成现在百社金矿的矿山权益,覃**和百**司是合作一方,而不是第三方;证据三、证据四也刚好能证明该项目是合作关系;证据五属于百社金矿的年审材料,形成于纠纷之前,在国土部门已经备案,是有据可查的;证据六的行政判决书要求乐业县国土局作出处理决定,而不是处罚决定,二一七队作出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是否被国土局采用也未进行确认,该评估报告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本院经审查认为,各方当事人对证据一、证据六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二、三、四因与本案无关,对其真实性,本院不作认定,对于证据五,因该报告已备案,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七照片,由于存在拍摄角度不同等问题,因此该相片不能证明2007年以来百社金矿矿体没有进行开采、挖掘。

覃**对本院二审查明的以下事实有异议:1,“2004年6月28日,覃**以海**司的名义盖章向区黄金局申报一份《开采黄金矿产申请表》”,认为该行为是海**司的行为,并非是覃**以海**司的名义盖章;2,“覃**以海**司的名义盖章对以百社金矿的名义报来《关于百社金矿勘察开发方案的报告》出具一份《关于百社金矿勘查开发的批复》”,异议内容同异议1;3,“2008年3月16日,覃**以百**司的名义盖章向黄金局填报一份《黄金企业(2007)年度年检表》”,认为该行为是百**司的行为,并非覃**以百**司的名义盖章;4,“2008年9月17日,覃**以海**司的名义将一份广西南宁孔雀石地矿科技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编写的《百社矿区金矿资源储量核实报告》送交并委托北京**询中心评审”,异议内容同异议1;5,“覃**持有海**司XXXXXXXXXXXXXXXXXXX号公章期间,以海**司的名义填报了2006年至2009年度《固体矿产资源统计基础表》及《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年度报告书》”,认为覃**从未持有过海**司的公章,公章是由海**司管理的;6,“2011年9月16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和海**司分别委托二一七对百社金矿被非法采矿区进行测量和评估”,认为该评估不是海**司和国土局分别委托而是共同委托。原审被告周*除与覃**异议一致外,还对二审查明事实“覃**便以百**司的名义盖章分别与乐业县幼平乡便利村民委员会、李**钻探工程队、广西**查研究所签订协议”有异议,认为此行为是百**司的行为,并不存在覃**以百**司的名义。被申请人海**司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无异议。

本院认为,对于覃**的异议6,海**司与周*均予以确认,因此覃**的异议成立,本院予以确认。对异议1、2、4、5,海**司在2006年4月28日已经登报声明XXXXXXXXXXXXXXXXXXX号公章作废,但是截至2009年,**社金矿向国土局提交的材料均是该公章,海**司的负责人也均是覃**,且在覃**起诉要求解散海**司的起诉书中也明确表明因海**司对**社金矿不做投入,所以其才与他人组建**社公司对**社金矿进行建设,故本院二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为覃**的个人行为并无不当。对于覃**的异议3以及周*另外提出异议部分,因覃**也是**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能认定是覃**借用公司名义,对此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对于本院二审判决查明的以下事实“2011年9月16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和海**司分别委托二一七对百社金矿被非法采矿区进行测量和评估”、“2008年3月16日,覃善海以百**司的名义盖章向黄金局填报一份《黄金企业(2007)年度年检表》”及“覃善海便以百**司的名义盖章分别与乐业县幼平乡便利村民委员会、李**钻探工程队、广西**查研究所签订协议”应为“2011年9月16日,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和海**司共同委托二一七队对百社金矿被非法采矿区进行测量和评估”。“2008年3月16日,百**司向黄金局填报一份《黄金企业(2007)年度年检表》”及“百**司分别与乐业县幼平乡便利村民委员会、李**钻探工程队、广西**查研究所签订协议”。对于二审查明的其余事实,本院再审予以确认。

本院再审认为,一、关于**社金矿是否存在储量损失及如何认定的问题。覃**认为除三同时建设时,动用**社金矿约0.5万吨矿石量外,**社金矿一直未进行过开采,不存在储量损失,并提交了2011年4月广西壮族**查研究院出具的广西壮**县**社金矿《2011年度矿产资源储量地质测量报告》作为证据,且认为二**队作出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是海**司单方委托,二**队没有资质进行损失测量,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本院认为,根据二**队提交的地质勘查资质证书上记载的内容,二**队的资质类别和资质等级为:固体矿产勘查,甲级;地质钻探,甲级。《储量损失测量报告》是对**社金矿已采空矿区的矿石量进行的测量,二**队具有勘查资质。2011年4月广西壮族**查研究院出具的广西壮**县**社金矿《2011年度矿产资源储量地质测量报告》中的资源储量截止时间是2010年12月31日,而二**队所作出的《储量损失测量报告》是在2011年10月25日作出的,且该报告是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和海**司共同委托作出的。另,二**队于2012年1月作出的《资源储量核实报告》也确认**社金矿消耗的矿石量为116165.64吨,金金属量为407.97千克,且《资源储量核实报告》是经过评审,并在区国土资源厅备案。现覃**提交的证据不足以推翻该鉴定报告,其要求重新鉴定的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准许。二审判决据此认定**社金矿的储量损失并无不当。

二、关于覃**、百**司、周*是否侵犯了海**司的利益,应如何承担责任的问题。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社金矿的开采权属于海**司,海**司可以设立分支机构对**社金矿开采。本案中并无证据证明百**司是海**司的分支机构,海**司也未将**社金矿的采矿许可证变更至百**司名下,百**司对**社金矿的开采行为已侵犯海**司的权益。覃**作为海**司的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在明知**社金矿的开采权属于海**司的情况下,仍与他人成立百**司对**社金矿进行开采,并利用其作为海**司股东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身份协助百**司办理开采金矿的手续,其行为也侵犯了海**司的利益。因此,二审判决认为覃**及百**司侵害海**司的利益,判令其共同承担责任并无不当;而周*不是海**司的股东,仅是一般职员,二审判决其不承担责任正确。

三、关于本案是否应中止审理的问题。本案中,周*及覃**认为,(2014)右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已经要求乐业县国土资源局就百**司开采**社金矿的行为作出处理决定,因此,在该决定作出前,应中止本案的审理;且乐业县人民法院受理的(2014)乐*一初字第289号案件中,要求确认覃**在**社金矿开采项目中占有52%的权益,该案也正在审理,因此,本案应中止审理。本院认为,本案是海**司以侵权为由提起的诉讼,并不以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为依据,且(2014)乐*一初字第289号案件是要求确认覃**在**社金矿开采项目中占有52%的权益,覃**在**社金矿中是否享有权益与其是否实施侵权行为是不同性质的两个法律关系,因此覃**与周*要求中止本案审理理由不充分,本案不应中止审理。

综上所述,本院二审判决并无不当,应予以维持。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维持本院(2013)南市民二终字第169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南市民再字第16号
  • 法院 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4
  • 案由 侵权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覃**。

  • 委托代理人:岑日波。

  • 委托代理人:黄志文。

  •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广西海**责任公司,。

  • 法定代表人:黄**。

  • 委托代理人:王玉克。

  • 委托代理人:刘振华。

  • 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周*。

  • 委托代理人:黄初华。

  • 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

  • 法定代表人:覃**。

审判人员

  • 审判长罗建燕

  • 代理审判员陆宁

  • 代理审判员朱菲菲

  • 书记员唐靖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