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杨*与北京渔**限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8.07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2014)三中民终字第0707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杨**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2014)平民初字第119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杨*、北京渔**限公司(以下简称渔阳滑雪公司)之委托代理人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2014年1月,杨*起诉至原审法院称:2013年12月29日,我在渔阳滑雪公司经营的滑雪场滑雪时,受邀请参加渔阳滑雪公司主办的跳台飞跃活动。在活动中我第三次飞跃跳台时,因落地雪道有坑且多为冰块,导致我向前摔倒右膝受伤。我的伤情经诊断为右膝内侧副韧带撕裂损伤,需夹板固定静养三周以上。跳台飞跃有很高的危险性,渔阳滑雪公司并未进行充分警示,未采取保护措施,管理混乱,其修建的跳台不合格,场地雪质极差,大部分为冰块,且工作人员未及时清理雪道,在我飞跃后落地区域出现凹坑,导致我受伤。渔阳滑雪公司对于我受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故起诉要求渔阳滑雪公司赔偿我医疗费1003.43元、误工费15669元、护理费3750元、交通费283元、营养费1823.4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并退还我购买会员卡的费用2988元。

一审被告辩称

渔阳滑雪公司辩称:滑雪是高风险运动,杨*对此有足够的认知,且系自愿参加我公司组织的活动;我公司的滑雪票有安全提示,雪场多处都设有提示牌,我公司已尽到安全提示义务;我公司的滑雪场雪质很好,事发当天的气象条件也很好,杨*称雪质差、大部分为冰块与事实不符;杨*在滑雪的过程中摔伤,属于意外事故,对此我公司没有过错;杨*摔伤后,我公司给予及时救助。综上,我公司不同意赔偿杨*的损失,但同意退还杨*办会员卡的费用。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渔**公司系北京渔阳国际滑雪场(以下简称渔阳滑雪场)的开办和经营单位。杨*系滑雪爱好者,自2005年开始滑雪,每年滑雪约10至20次,并连续6年在渔**公司处办理VIP会员卡(凭此卡可以在整个雪季不限次数滑雪)。2013年12月28日,杨*在渔**公司处办理了VIP会员卡后在渔阳滑雪场滑雪。次日,杨*继续在渔阳滑雪场滑雪,并自愿参加了渔**公司组织的跳台飞跃活动。当天中午11时许,杨*在第三次跳跃时摔倒受伤。杨*的伤情经诊断为右膝内侧副韧带损伤,为此,杨*进行了夹板固定等治疗,共支付医疗费1003.43元。

另查,渔阳滑雪公司在会员卡、滑雪票、滑雪场入口及雪场周边多处提示滑雪者注意事项以及行为准则。根据双方提供的现场照片,事发现场未见雪质差的情况。本次跳台飞跃活动,渔阳滑雪公司有四五名工作人员(含医务人员)在场,并有四五名滑雪俱乐部会员作志愿者,参加活动的有15至20人。

另查,《中国滑雪场所管理规范(试行)》第二十七条规定,对滑雪者行为及安全要求:1.每位滑雪者要对自己的行为及其所使用的器材给本人或他人造成的伤害负有责任;2.滑雪中发生的伤害事故,多为滑雪者自行跌倒或互相间撞碰而致,有不可预见性,属意外伤害事故。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杨**参加活动之前不知道跳台飞跃活动的危险性。经法院释明后,杨*表示因工作性质特殊,不能提供本人及护理人的收入证明。

上述事实,有杨*和渔阳滑雪公司陈述、照片、会员卡、录像资料、气象凭证、检查报告单、门诊手册、医疗费收据等在案佐证。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渔阳滑雪公司在组织跳台飞跃活动时,选择能够适应高级雪道、具有一定滑雪水平的人参加,杨*具备一定的滑雪水平,且参加活动系杨*自愿参加,在此方面,渔阳滑雪公司并无过错。渔阳滑雪公司在会员卡、滑雪票、滑雪场入口及雪场周边多处提示滑雪者注意事项以及行为准则,已尽到安全提示义务。渔阳滑雪公司在组织活动的过程中,采用明显标志区分了活动区域,安排包含医务人员在内的工作人员组织活动,并邀请滑雪俱乐部会员作志愿者维持秩序,活动组织有序。事发后,渔阳滑雪公司的工作人员及医务人员马上进行了处理,已尽到应尽的职责。从双方提供的照片和视频来看,现场的雪道条件较好,杨*所称“雪质极差、大部分为冰块”不符合实际。杨*称渔阳滑雪公司修建的跳台不合格以及雪道有坑多为冰块,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对此法院不予采纳。滑雪是一项具有较高风险性的运动,杨*作为具有一定经验的滑雪者,对跳台飞跃活动的风险性应当有充分的认知和判断,其称参加活动前不知活动的危险性,不合情理,法院不予采纳,其自愿参加活动,即接受了此活动可能带来的风险。杨*在跳跃过程中摔伤,属于意外事故,杨*应对自身所受的损害后果承担责任。综上,渔阳滑雪公司在组织活动过程中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其对于杨*受伤并无过错。但考虑到杨*系在渔阳滑雪公司组织活动中受伤,从公平的角度,渔阳滑雪公司应对杨*的损失给予适当补偿,补偿标准由法院酌情确定。杨*就其主张的医疗费、交通费提供了相应证据,法院予以确认。结合杨*的伤情,其主张一定的误工费、护理费合理,但经法院释明后未提交本人及护理人的收入证明,法院予以酌定。杨*主张的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杨*办理的会员卡使用时间较短,且渔阳滑雪公司同意退还办卡的费用,对此法院准许。综上,原审法院判决:一、北京渔**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补偿杨*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一千二百元;二、北京渔**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还杨*办卡费二千九百八十八元;三、驳回杨*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诉人诉称

判决后,杨*不服上诉至本院,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三项,改判渔阳滑雪公司支付其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52528.88元。其上诉理由是:杨*在参加渔阳滑雪公司私自组织的跳台飞跃活动中,因渔阳滑雪公司未提供任何保护措施和必要提示、警示,活动场地、跳台不合格,雪道雪质差、多冰、组织管理混乱,雪道未整理、有坑等一系列渔阳滑雪公司过错和不作为造成杨*受伤,渔阳滑雪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渔阳滑雪公司同意原审判决。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渔阳滑雪公司作为渔阳滑雪场的经营者,经营期间按照相关管理规范在滑雪场入口、滑雪票及雪场周边多处提示滑雪者注意事项以及行为准则,尽到了安全提示义务。杨*作为长期滑雪运动参与者,对滑雪项目的高风险应当有充分的认知和判断,对跳台飞跃活动的风险应有更加充分的认识和风险预判,其理应结合自身的滑雪水平及经验判断是否参加该项目。杨*最终自愿参加跳台飞跃活动,即表明接受了此活动可能带来的风险。在参与人员的组织及风险提示方面,渔阳滑雪公司并无过错。杨*以渔阳滑雪公司举办跳台飞跃活动未做专门风险提示为由请求渔阳滑雪公司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依据不足。杨*称渔阳滑雪公司修建的跳台不合格以及雪质极差、雪道有坑多为冰块,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不予采信。杨*称渔阳滑雪公司组织活动管理混乱,但在滑雪现场,渔阳滑雪公司采用明显标志区分了活动区域,安排医务人员现场救助,安排固定人员维持秩序,事发后,工作人员及医务人员及时处理,上述情形已表明渔阳滑雪公司组织活动管理有序。故此,渔阳滑雪公司在其组织的跳台飞跃活动过程中,已经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杨*在跳台飞跃过程中摔伤,属意外事故,杨*在该事故中受到的损害后果,应当自行承担。渔阳滑雪公司对杨*的受伤并无过错。鉴于杨*系在渔阳滑雪公司组织活动中受伤,原审法院从公平的角度,认为渔阳滑雪公司应对杨*的损失给予适当补偿,且酌情判决的补偿项目及金额并无不当。杨*上诉以渔阳滑雪公司对其受伤存在过错为由,请求赔偿,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594元,由杨*负担569元(已交纳),由北京渔**限公司负担2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1113元,由杨*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一四年八月七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三中民终字第07075号
  • 法院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4
  • 案由 健康权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男,1972年6月22日出生。

  •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渔**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平谷区东高村镇大旺务村东688号。

  • 法定代表人姚**,经理。

  • 委托代理人贾云鹏,男,1986年12月9日出生,北京渔阳国际滑雪有限公司职员。

审判人员

  • 审判长付辉

  • 审判员王伟

  • 代理审判员

  • 邓青菁

  • 书记员史智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