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王**与崔**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3.19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2014)朝民初字第36952号

审理经过

原告王**与被告崔**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宋**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王**的委托代理人、崔**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王**诉称:2014年5月12日早7时30分许,崔**与他人在北京市朝阳区莲葩园小区内打羽毛球,崔**在向后退接羽毛球的过程中将身后正常行走的王**撞倒,后崔**的丈夫和王**的儿子一起把王**送入航空**医院治疗。经诊断,王**盆腔右侧耻骨上支粉碎性骨折,入院收入创伤科治疗。住院期间需要陪护一名。当晚崔**自愿留下来陪护,5月13日王**家属与崔**协商后请了一名护工护理王**。住院治疗8天后,王**于5月20日下午出院,5月21日办理出院手续。崔**支付了住院当天的门诊检查费和住院期间部分护理费,王**自行支付了医疗费7050元、护理费150元、出院交通费150元,出院后第一次复查费109元、第一次复查交通费31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298元。5月20日上午经莲葩**居委会李主任调解,双方达成口头协议,崔**对此事负全部责任,由崔**一次性赔偿王**住院费、出院后护理费和精神损失费共计33500元整,后崔**反悔,居委会调解失败。崔**反悔后再未露面,再未探望过王**。因崔**打羽毛球之地系小区公共场所,并非专用羽毛球场地,崔**在打羽毛球过程中未注意周围行人安全,将王**撞倒,致其受伤,崔**存在过错,应当对因此给王**造成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此外,王**已是73岁的老人,需要绝对卧床静养,大小便不能自理,身体及精神上遭受双重痛苦摧残。同时,在双方协商期间,肇事者崔**及其家属对王**恶言相向,在居委会调解达成口头协议的情况下出尔反尔。现崔**及其丈夫不再出面,故此起诉请求:1、判令崔**赔偿王**住院医疗费7049元、出院复查费476元、救护及交通费700元、住院期间护理费150元、出院后护理费34957元、残疾辅助器具费298元、康复按摩费1500元、营养费89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后期治疗费5000元。2、诉讼费由崔**承担。

被告辩称

崔**辩称:一、此次事件的性质为意外事件。此次事件中,崔**在正常的早间晨练过程当中,为避让王**的孙女,后退当中与正向行进中的王**发生身体接触,导致事件发生,崔**不存在主观故意的可能,事件发生纯属意外。二、此次事件当中的责任划分:基于人道主义的精神,崔**愿意承担此次事件当中直接相关的“合理费用”当中的20%。1)在事件发生过程中,王**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面向崔**行进,应当对正常从事运动健身当中、崔**的运动方向和趋势做出适当判断,并采取适当的、合理的避让行为。本着公平原则,对于此意外事件的发生,王**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2)起诉书和王**提交的证据均表明:事发当时,崔**正在后退过程当中,无法发现身后的王**,更无法采取避让等行为。3)崔**为67岁老年妇女,身高157cm,体重52Kg,左肩锁骨具有陈旧性骨折,腰椎由于骨折愈合不良至今侧弯;并且事发时崔**身体状况欠佳、脚步有病痛,其运动速度和幅度均不可能很大。按照双方的体重巨大差异及崔**的运动速度,遵照普遍性的物理常识,这种碰撞是崔**受到的动量冲击更大,即事实上虽然王**倒地,但崔**所受的能量冲击应该更大;对于王**出现的受伤后果,其中存在非常大的偶然和意外因素,崔**方承担的责任理应较轻。4)事发前一晚(5月11日夜),由于降雨,造成中心花园内场地湿滑,容易发生滑倒等意外,此为造成王**意外受伤的自然原因。事发地点为居民小区内的公共活动场所,其内建有儿童活动乐园、乒乓球台的公共设施,而且其完全与小区内的公共道路、穿行道路进行了颜色区分和标识,被告作为在小区内居住的居民,在此处进行日常体育活动,符合国家提倡全民健身的政策和号召,不存在地点不当的问题。如果王**认为“在非专业运动场所进行羽毛球运动,属于不当”,则请王**出具相关的政策、法规等相应依据。三、对于王**的相关诉讼请求,崔**存在较大疑问:1)就相关的医疗费、交通费、住院期间护理费、出院后护理费、营养费、精神损坏赔偿金、出院后第一次复查费、复查交通费、残疾辅助器具费、还需复查的次数和费用,王**提供列举的项目和金额过于简单粗略,难以确定其真实性和合法性。a)医疗费(7050元):起诉书中,未见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的全部收款凭证。而且,其也未扣除崔**方已经承担、并支付的部分(如急救车费用、医学影响检查费用等);b)交通费(共计460元):从王**居住地(北京市朝阳区莲葩园)到航空总医院,车行距离仅为2.8Km,王**主张交通费共计460元,缺乏事实依据,并且明显不合理;c)住院期间护理费:此费用已经由崔**方支付;d)出院后护理费3万元:缺乏医院相关医嘱支持,缺乏事实依据和证据、而且明显过高;e)营养费:缺乏医院相关医嘱支持,缺乏事实依据和证据、而且明显过高;f)精神损害抚慰金:事件的发生纯属意外事件,而且崔**对事件的发生承担责任比例较小;崔**不存在对王**的主观恶意伤害和精神伤害,而且事后崔**尽到了救治的义务,所以崔**不应该承担此项费用。g)出院后第一次复查费(109元):缺乏医院出具的收款凭证;h)残疾辅助器具费(298元):缺乏医院相关医嘱支持,缺乏事实依据和证据;i)3次复查费用(1200元):缺乏医院相关医嘱支持,缺乏事实依据和证据;而且相关费用尚未发生。如王**出院后第一次复查费(109元)真实有效,依常识判断,其之后的每次复查费用应该“依次降低”,即便均按上述109元计算,其合计金额也明显偏高,请法庭明鉴。2)对于王**要求的残疾赔偿金,由于事件中王**仅为一般性骨折,伤情较轻,崔**不同意做伤残鉴定。3)相关诉讼费应由王**承担。四、对于王**起诉书中的“事实与理由”,崔**存在较大疑问:1)王**提出其为“盆腔右侧耻骨上肢粉碎性骨折”:王**提供的医院诊断中,未见此结论;对于王**的伤情诊断,缺乏明确的医疗诊断证明;2)5月20日的所谓“居委会李主任调解”:受委托人不认为其过程为“调解”。过程当中,李姓主任不听取崔**意见,不让崔**陈述观点,不顾及崔**身体状况,简单认定崔**方承担全责,明显有失公允。崔**认为其调解不成立,相关表述不具有法律效力。3)王**“巨大精神痛苦”之说:事件的发生纯属意外事件,而且崔**对事件发生的承担责任比例较小;崔**不存在对王**的主观恶意伤害和精神方面的伤害,而且事后崔**尽到了救治的义务。依据崔**提供的《事件经过与辩护理由》中所述,崔**在同为老年人的情况下,事发后先是护送其孙女到幼儿园按时上课、之后陪同到医院救治,当天到第二天陪床看护、喂水喂饭、端屎端尿,之后有多次由崔**丈夫送饭、送水果、送点心,此过程均体现了崔**的人道主义精神。不存在给王**造成“巨大精神痛苦”之说。综上所述,在此次意外事件中,王**作为完全具备行动预判能力的一方,与正在从事正常运动健身活动、躲避王**之孙女的过程中的崔**方发生意外碰撞,诸多事实与证据表明:事发时王**陪送其孙女去幼儿园,其二人分别从崔**的前方和后方通过,正是由于“避让”王**孙女,崔**才进行后向运动,导致与未采取避让行为的王**碰撞,此为导致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王**提出的“由于接球的原因”,为其代理人的主观臆测,与事实不符。当时王**方为正向移动(应可判明对方的运动方向和趋势、并采取合理的避让措施),崔**方为向后移动(无法观察到身后情况,无法采取避让措施;更是由于王**之孙女正在身前经过,极大地吸引了崔**的注意力),最终导致此意外事件的发生。有鉴于此,此事件中王**方理应承担更多的责任,至少80%,请法庭予以明鉴。王**主张的相关诉求中很多项目缺乏医院出具的收费凭证、医生医嘱、事实票据,并且一些项目费用明显偏高(如交通费)。崔**愿意对其中合理部分、按合理责任比例进行承担,对王**未发生、未证明、夸大其辞的部分不承担责任。在最终核算时,应该减除由崔**支付的部分(见《被告方已支付费用清单》)。在双方划明分担比例后,各自承担此费用中的对应部分。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4年5月12日早7时30分许,崔**与他人在北京市朝阳区莲葩园小区内打羽毛球,崔**在向后方运动时将其身后正常行走的该小区居民王**撞倒。后崔**的配偶与王**亲属一起把王**送入航空总医院,当天经医院诊断为骨盆骨折、右肩背部软组织损伤等,并入院治疗,2014年5月21日出院。《出院记录》记载,出院后注意事项为:1、休息1个月,休息期间陪护1人,加强营养;2、右下肢禁止负重,卧床功能锻炼,加强护理,避免卧床并发症;3、定期门诊复查X线决定何时负重(出院后1、2、3、6个月);4、系统治疗内科疾病。王**提交航空总医院医师出具的全休病假证明,全休日期为2014年6月30日至2014年8月25日。王**提交医疗费单据,证明其住院期间支付医疗费7049元,出院后每次复查费119元,共需复查4次。王**提交交通费单据,证明其出院使用救护车费用150元,第一次复查使用救护车费用310元,因事发当天回家取住院物品、出院后复查、鉴定而发生的打车费用115.3元。王**提交劳务费收据,证明其住院期间支付护理费150元。王**提交发票,证明其出院后购买助行器花费298元。王**提交康复治疗费收据,证明其出院后支付了康复治疗费1500元。王**提交其儿子郭**的工资条、收入完税证明、工作单位出具的请假单、误工和扣发工资证明,证明在王**住院和出院、复查、鉴定期间郭**为照顾王**请假而被扣发工资5887元。

因王**申请,本院委托北京**定中心对王**因此次受伤的伤残等级、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后续治疗费进行鉴定。后王**在鉴定过程中撤回伤残等级的鉴定申请,鉴定机构对其他鉴定事项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王**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可以至评残前一日止,后续治疗费用应以实际发生为准或双方协商解决。鉴定费3000元,已由王**预交。

崔**提交其为王**支付的共计2486.24元费用清单,其中包括:急救车费用177元、航空总医院医学影像检查费用659.24元、护工费用900元、购买医院饭卡200元、饭卡充值150元、购买住院用品费用(毛巾、拖鞋、香皂、成人尿不湿等)200元、医院探视购买水果等营养品200元。王**认可崔**支付了上述费用。

原被告均提交事发现场的照片和示意图,王**提交原被告双方谈话录音,证明事发时的状态。上述证据显示,事发现场位于小区内名为月池的一块月牙形场地中,月池与小区广场其他部分之间有绿植分隔,由道路连通。月池内设置有二个乒乓球桌,事发时崔**与人在月池内乒乓球桌和花架走廊之间的空地打羽毛球,王**带其孙女从月池穿行前往花架走廊,王**的孙女从崔**前方通过,王**从崔**后方通过,崔**接球时向后运动,将正从其后方通过的王**撞倒,导致王**受伤。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提交的相关证据、当事人陈述意见及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事发地位于原被告居住小区广场的月池内,该处为公共活动场所,但其中并未划设单独的羽毛球运动场地。考虑到羽毛球运动的特性,如不在划定区域内进行此运动,其打球者会在不特定的较大区域内随机快速移动,周围通行者无法对打球者的运动方向和范围提前预测并躲避。且在公共场所进行该运动时,大多数通行者会本能选择从打球者后方绕行,此时打球者如向后突然运动,可能会发生与周围通行者相撞的危险后果。崔**作为成年人,应对自己在非专门运动场地从事该项运动的潜在危险有所预见,并应在运动时主动采取远离人行路线,主动避让行人等方法积极加以避免。本案中,崔**在选择打球地点时未能远离行人通行路线,增加了与行人相撞的潜在风险,在遇到正常通行的崔**和其孙女时,崔**未能停止运动等待其安全通过,对于发生相撞的损害后果,崔**具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王**作为成年人,在从崔**后方绕行时未保持充分的安全距离,对于损害的发生亦有一定的过错,本院据此依法相应减轻崔**的赔偿责任。本院综合案情,依据公平原则,依法确定崔**对王**的损害后果承担80%的赔偿责任。

对于王**的损失数额,本院依法认定如下:1、住院医疗费7049元和出院复查费476元,有相关票据,本院予以支持。2、救护车及交通费700元,考虑到王**《出院记录》记载其出院后右下肢禁止负重,其出院当天和第一次复查时使用救护车并无明显不当,相关费用本院予以支持;出院后复查、鉴定而发生的打车费用本院予以支持,再加上后续复查的交通费,本院对交通费总额共计酌予支持600元。3、住院期间护理费150元是实际损失,本院予以支持;出院后护理费34957元过高,本院酌予支持1.9万元。4、残疾辅助器具费298元,是合理损失,本院予以支持。5、康复按摩费1500元,没有医嘱,本院不予支持。6、营养费8900元过高,本院酌予支持2700元。7、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王**因受伤治疗和长期卧床,确会产生较严重的精神痛苦,其主张的抚慰金数额合理,本院予以支持。8、后期治疗费5000元,没有证据佐证,本院不予支持,王**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以上,本院对于王**的医疗费、交通费、护理费、残疾辅助器具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支持35273元。按照责任比例,其中的80%,即28218元应由崔**承担赔偿责任。崔**之前已垫付相关费用2486.24元,按照责任比例应由王**承担20%,即497元。该费用抵扣崔**应承担的赔偿数额后,崔**还需向王**支付赔偿款27721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六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崔**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向原告王**支付医疗费、交通费、护理费、残疾辅助器具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二万七千七百二十一元。

二、驳回原告王**的其他诉讼请求。

崔**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78元,由王**负担341元(已交纳),由崔**负担237元(王**已预交,崔**于本判决生效后3日内支付)。鉴定费3000元,由王**负担1770元(已交纳),由崔**负担1230元(王**已预交,崔**于本判决生效后3日内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一五年三月十九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朝民初字第36952号
  • 法院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健康权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告王**,女,1941年9月3日出生,汉族,退休教师,身份证号。

  • 委托代理人郭长旺,男,1975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大堂联仪科技有限公司产品经理,住同原告。

  • 委托代理人许晓风,女,1978年3月8日出生,汉族,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医生,住同原告。

  • 被告崔**,女,汉族,1947年10月10日出生,汉族,退休工人,身份证号。

  • 委托代理人蔺宇,男,1976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欧瑞康莱宝真空(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职员,住北京市朝阳区北苑家园莲葩园5号楼2005号。

  • 委托代理人蔺枫,男,1972年10月1日出生,汉族,东芝电脑网络上海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经理,住北京市朝阳区北苑家园莲葩园5号楼2005号。

审判人员

  • 审判员宋培海

  • 书记员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