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朱**与曹**、贾**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6.16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15)一中民一终字第052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朱**、曹**因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14)和民一初字第03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朱**,上诉人曹**的委托代理人孙**,被上诉人贾**的委托代理人郭**,被上诉人天津**产公司、天津市**房管站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系天津**尔滨道162号0门205室承租人,被告贾*智系天津**尔滨道162号0门203、204室承租人。2010年12月19日原告因被告贾*智承租的203室房屋起火导致烧伤。根据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消防处和公消火认字(2011)第001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记载,2010年12月19日,天津**尔滨道162号0门2楼发生火灾,火灾造成了203室里面的部分生活用品及床铺全部烧毁,过火面积30平方米,火灾造成一人受伤。起火原因为:经查,起火部位为天津**尔滨道162号0门2楼203室由南向北数第一张床和第二张床处。此起火灾排除使用明火引发火灾;排除放火引发火灾。不排除电热毯故障和吸烟遗留火种引发火灾的可能。经分析,灾害成因为:1、203室私拉电线比较严重;2、203室使用多个电热毯取暖,且人走后未断电;3、203室吸烟现象严重;以上三点均易造成火灾。4、发现起火后报警不及时;5、初期火灾扑救方法不正确;6、203室可燃物多;以上三点造成火势蔓延。2010年12月19日原告入天**四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热烧伤8%、面、双手烧伤、吸入性损伤。2011年1月31日原告出院,出院诊断:热烧伤8%、面、双手烧伤、吸入性损伤。2011年8月3日天**四医院诊断证明书处理意见记载:于2010.12.19至2011.1.31在我院住院治疗,目前可见面部疤痕增生,影响外观,需整形治疗。后原告经和平区民政局批准,自2011年6月起由劝业场街给予最低生活保障金。

另查,原告曾于2011年8月31日以曹**、时利和家常菜馆为被告提起健康权纠纷诉讼,后原告申请撤诉。经被告曹**申请,法院调取了(2011)和民一初字第1309号卷宗的开庭笔录,根据庭审笔录记载,被告曹**于庭审期间申请法庭准许证人刘、李**作证,上述两名证人当时均租住在天津市和平区哈尔滨道162号0门2楼203室,证人当庭确认上述房屋系合租,且在雇佣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原告朱**、被告曹**、贾**、天津**产公司、天津市**房管站对上述开庭笔录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原告对证人出庭作证所陈述的内容及证明事项不予认可。同时被告贾**主张房屋的实际承租人应为被告曹**,经法院多次释明,被告贾**无法提供其与被告曹**就天津市和平区哈尔滨道162号0门203室、204室所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且当庭确认上述房屋出租未向天津市**房管站备案登记。

再查,火灾发生后,被告曹**经营的时利和餐馆向滨西社区捐款13500元,滨西社区给被告曹**出具了收条,同时滨西社区于2011年1月28日收取时利和餐馆提供的天**四医院预收款收据0116383(2200元),临时收据(1800元),共计肆仟元整。被告曹**为原告垫付医疗费258.49元,原告对上述垫付费用没有异议,但主张其诉讼请求中并不包含被告曹**已经垫付的费用。

庭审期间,法院调取了天**四医院患者住院费用明细汇总,确认原告医药费数额为18303.44元。同时法院多次向原告释*,因其诉讼请求中包含残疾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其是否申请进行伤残等级鉴定,原告当庭表示治疗尚未终结,不申请进行伤残鉴定。

原告起诉,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药费18303.44元、护理费336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0元、营养费12000元、误工费62000元、精神损失费1000000元、残疾赔偿金2000000元、后续治疗费700000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人民法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根据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消防处出具的火灾事故认定书及火灾现场勘验笔录所作的认定,此次火灾成因为:1、203室私拉电线比较严重;2、203室使用多个电热毯取暖,且人走后未断电;3、203室吸烟现象严重;以上三点均易造成火灾。4、发现起火后报警不及时;5、初期火灾扑救方法不正确;6、203室可燃物多;以上三点造成火势蔓延。关于此次火灾造成损失的赔偿义务主体,被告曹**虽在之前的诉讼中向法院申请证人出庭作证以证明其在雇佣过程中系包吃不包住,房屋实际由雇佣人员自行租住,但被告贾**确认房屋实际租赁人为被告曹**,且证人出庭作证确认并不清楚房主是谁,无法证实其与房屋承租人直接联系。双方当事人对于居住在203室人员为被告曹**雇佣员工并无异议,且鉴定报告明确失火地点为时利和餐厅员工宿舍,故可确认房屋实际由被告曹**租赁作为其员工宿舍使用。在租赁期间被告曹**并未对房屋内的相关设施及使用尽到安全注意义务,故被告曹**对原告因此次火灾造成的人身损失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关于被告贾**,其系公产房屋的承租人,在房屋对外出租期间应向房屋管理相关部门就房屋出租情况进行备案登记,同时在房屋出租期间应对房屋各项设施的安全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但被告贾**未经房管部门备案登记,私自将房屋对外出租,并对多人群租可能引发的安全隐患未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故被告贾**对原告因此次火灾造成的人身损失应承担连带的赔偿责任。现原告未能就天津**产公司、天津市**房管站在此次火灾事故发生过程中存在过错提供证据,故原告要求上述二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被告曹**已经垫付的医药费258.49元及向天**四医院预交款4000元,原告在此次诉讼中并未主张,故上述费用应由被告曹**自行承担。

关于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1、关于医疗费,经调取天**四医院患者住院费用明细汇总确认数额为18303.44元,予以确认;2、关于护理费,原告提交了天**和协传动设备厂出具的证明,证明护理人员即原告亲属朱**的工资为60元/天,休假时间为2010年12月19日至2011年2月28日,考虑原告伤情,对护理时间予以确认,故被告应赔偿原告护理费4320元(60元/天72天);3、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按照50元/天标准计算,原告实际住院44天,确认赔偿金额为2200元;4、关于营养费,原告主张12000元数额过高,按照25元/天标准计算,考虑原告实际住院44天,同时结合受伤情况及出院医嘱“功能锻炼”,确认赔偿营养费的时间以包括其住院期间及出院后6个月为宜,赔偿金额为5600元(25元/天224天[44天+30天6个月]);5、关于误工费,原告提交了天津市**保洁队开具的证明,证明其月工资为1300元,考虑原告伤情计算误工期6个月,确认给付金额为7800元,对于原告主张的误工期因其未提供充分证据,不予支持;6、关于残疾赔偿金,因原告当庭确认其治疗尚未终结,不申请进行伤残鉴定,故对原告该项请求不予支持;7、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缺乏相应的法律依据,不予支持;8、关于后续治疗费,根据天**四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原告受伤情况影响外观,需整形治疗,但该笔费用尚未实际发生,原告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上述损失共计38223.44元。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三十条,《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曹**赔偿原告朱**医疗费18303.44元、护理费43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200元、营养费5600元、误工费7800元,共计38223.44元;二、被告贾**对上述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朱**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诉讼受理费300元,由被告曹**、贾**负担。”

原审人民法院判决后,上诉人朱**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第一项、第三项,除原判已经判决的赔偿款外,改判被上诉人还应赔偿上诉人朱**精神损失费100万元、毁容伤残补偿200万元;四被上诉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其主要上诉理由为:1、原判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失火房屋为公产房,被上诉人天津**产公司及天津市**房管站作为房屋产权单位,疏于对公产房屋的监管,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上诉人朱**在火灾中严重烧伤,面部需要整容,医院出具证明证实其需要后续治疗,故应当支持毁容伤残补偿。上诉人因受伤精神受到严重打击,被上诉人应当赔偿上诉人精神损失。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曹**辩称,应依法驳回上诉人朱**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贾**辩称,不同意上诉人朱**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天津**产公司辩称,同意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天津市**房管站辩称,同意原审判决。

上诉人曹**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或将本案发回重审;诉讼费由朱**负担。其主要上诉理由为:原判认定上诉人曹**与贾**存在房屋租赁关系无任何有效证据佐证;原判并没有查清上诉人朱**的受伤过程;原审程序违法,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

上诉人朱**辩称,上诉人曹**对火灾发生存在过错,曹**与贾**之间是否存在租赁关系朱**无法得知,曹**系在狡辩。

被上诉人贾**辩称,不同意上诉人曹**的上诉请求,曹**所述与事实不符。派出所、居委会以及邻居都清楚曹**租赁了贾**的房屋,租赁房屋是通过他人的介绍。发生火灾后消防部门火灾处理回执上也是曹**签字。曹**还给付了朱**部分钱款。

被上诉人天津**产公司辩称,贾**出租房屋在房管部门没有登记,对房屋出租情况不了解,服从法院判决。

被上诉人天津市**房管站辩称,贾**出租房屋在房管部门没有登记,对房屋出租情况不了解,服从法院判决。

本院查明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审人民法院查明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天津市和平区哈尔滨道162号0门203室于2010年12月19日发生火灾,导致居住在同一栋楼205室的上诉人朱**被烧伤,且消防部门出具的火灾事故认定书中亦载明火灾造成一人受伤,故能够确定朱**的烧伤系此次火灾造成。消防部门出具的火灾事故认定书及现场勘验笔录已认定,火灾原因为203室私拉电线比较严重,室内使用多个电热毯取暖等。经查,发生火灾的203室为上诉人曹**所雇佣人员的宿舍,上诉人曹**虽否认203室由其租赁,但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而203室的承租人被上诉人贾**证明其将该房出租给了曹**,故原判确认该房实际由曹**租赁正确。曹**租赁房屋后,未对房屋内的相关设施及使用情况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其对火灾的发生存在过错,对火灾造成的上诉人朱**的伤害后果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朱**主张被上诉人天津**产公司和天津市**房管站应对伤害后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二被上诉人对火灾的发生存在过错,故对朱**的该项主张本院无法支持。上诉人朱**主张的毁容伤残补偿200万元,因其治疗尚未终结,未申请伤残鉴定,故无法确定伤残赔偿数额;精神损失费一项亦缺乏相应依据,上述两项费用可在伤残等级评定后另行主张。另查,上诉人朱**曾于2011年8月起诉曹**、时利和家常菜馆健康权纠纷一案,撤诉后重新起诉形成本案,故朱**的诉请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综上所述,二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均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10600元,由上诉人朱**负担10300元,免予收取;上诉人曹**负担3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六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一中民一终字第0522号
  • 法院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健康权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荣鑫,无职业。

  • 上诉人(原审被告)曹爱军,无职业。

  • 委托代理人孙国屹,天津银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贾永智。

  • 委托代理人郭元庆,天津天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产公司,住所地天津市和平区哈密道151号。

  • 法定代表人王**,该公司经理。

  • 委托代理人张鹭,天津市和平区劝业场房管站干部。

  •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劝业场房管站,住所地天津市和平区哈密道42号。

  • 法定代表人杨**,该房管站站长。

  • 委托代理人张鹭,该房管站干部。

审判人员

  • 审判长王路

  • 代理审判员姜纪超

  • 代理审判员李草原

  • 书记员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