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高**诉孙**健康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8.11 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 (2014)南民一初字第901号

审理经过

原告高*鑫诉被告孙**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高*鑫及其委托代理人高**、张**,被告孙**的委托代理人孙**、韩**,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高**诉称,2013年2月13日下午4时许,宋**因琐事与原告发生口角,后被告打电话叫原告到其养狗场见面。原告到达养狗场后,被告持单管猎枪将原告的右膝盖打伤,致原告右膝部枪击伤、右股骨踝开放性粉碎骨折、右腓总神经损伤。后被告被津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截至2014年3月3日,原告因此事产生损失包括:医疗费125432.98元、用血费46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100元、残疾器具费1510元、日用品费104元、就医交通费及存车费4061元、误工费50933元、护理费133699元、营养费19100元,共计358599.98元。目前,原告仍在继续治疗,并需要二次手术。现原告起诉,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被告赔偿原告上述损失共计358599.98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孙**辩称,天津**民法院作出的(2013)南民刑478号刑事判决书已确认了事件发生时,宋**与原告产生矛盾在先,原告先向宋**索要被告电话并打算找被告要钱是此事件的起因,在此之前,被告不知道原告和孙**发生的事情,原告找到被告经营的狗场,先与其他人发生了殴打行为,后不听被告的劝阻,被告向天鸣枪两次,未能阻止原告,所以开了第三枪伤了原告。在刑事案件审理中,被告及李**、孙**一共赔偿原告32万元。对于原告的合理合法损失应先分清双方的责任,再减去被告及李**、孙**已经赔偿的32万元后,被告同意与其他同案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案争议焦点:1、孙**应该承担何种赔偿责任;2、同案犯李**、孙**的赔偿金是否应从原告损失中扣除。

围绕争议焦点,原告提交证据如下:

1、医疗费票据20张,金额为125432.98元;住院费用清单7张。证明原告花费医疗费的情况。

2、天津市**办公室出具的结算票据2张,金额1320元。天**输血科出具的凭条2张,预收高**用血互助金3340元。

3、天津市**有限公司出具的发票1张,金额120元,拐1付。收据1张,租轮椅费40元。天津市**有限公司出具的发票1张,金额1350元,为小腿活踝外固定支具。

4、天津**业公司门市部出具的收据3张,证明原告住院期间购买日用品花费104元。

5、交通费出租车发票25张,金额468元。燃油附加费发票12张,金额12元。天津滨**有限公司发票36张,金额109元。天津市地方税务局通用定额发票42张,金额216元。公交车票5张,金额10元。加油费发票23张,金额3190元。天津高速公路联网收费专用发票1张(杨**出口),金额15元。证明原告就医期间花费的交通费情况。

6、住院病案41页,证明原告住院期间治疗情况,记载高**入院时右膝部枪击伤,右股骨踝间开放性粉碎骨折合并神经损伤,左上臂刀砍伤,于2013年2月13日进行第一次手术。2013年3月8日因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进行腔静脉滤器植入术,2013年4月3日,进行临时性腔静脉滤器取出术。医嘱石膏管型固定,注意保护伤肢,避免摔伤,加强营养。

7、天**院创伤骨科一病区出具的诊断证明书1份,照片6张,证明原告伤情为右股骨踝开放性粉碎骨折,右腓总神经损伤,左上臂刀砍伤。

8、天**院创伤骨科一病区出具的护理证明1份,证明原告2013年2月14日至2014年3月3日住院期间需要生活照顾。

9、天津市**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1份。证明周**系其单位成型车间班长,月工资3500元。2013年2月13日,因其子受伤住院治疗,为护理其子请假至今,工资已扣发。工资条5份,为周**2012年9月至2013年1月工资,均为3500元。周**身份证复印件1份。高国中身份证复印件1份、驾驶证复印件1份、道路货物运输驾驶员资格证复印件1份。冀G84679号、冀GW521挂重型半挂牵引车机动车登记证书2份、行驶证2份,道路运输证2份。怀来县**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1份,证明车牌号为冀G84679号的货运车实际车主是杜兴花,该车挂靠在该公司名下。洪升**限公司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复印件1份。

10、高**驾驶证1份。津GJ3512号金杯客车机动车登记证书复印件1份、行驶证1份,车辆所有权人为李**。

11、李**、高**和解协议、谅解书1份、收据各1份,证明李**补偿高**经济损失15万元,李**不再承担任何赔偿。

12、证人李**证言。证人当庭陈述,证人系天津市坤雨洗染厂职工,负责工人生产。工厂的法定代表人张**是证人母亲。高**2012年5月至2013年2月期间在其单位开车,后因伤未去工作。工作期间的工资是4000元/月。高**是朋友介绍去证人单位工作的,工资提前订好。没有签订过劳动合同,也没有纳税凭证。

13、证人杜兴花证言。证人当庭陈述,证人从事个体运输业,车辆挂靠在怀来**限公司。证人经朋友介绍雇佣高国中当司机,2012年6月份至2013年2、3月份从事长途运输,月工资7000元。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其中有一张853元的票据应属护理费用,另有非医保用药,是否剔除由法院核定。对证据2中的结算票据不认可,因为不是正式发票,对凭条的真实性、合法性不认可。证据3,租轮椅的费用不属于损害赔偿范围内,不认可。拐杖如是必需品,被告认可,对其票据的真实性请法院核实。对辅助器具发票无异议。证据4不是正式发票,且不属于法定赔偿项目,不认可。证据5,交通费用过高,请法院核定。对证据6、7的真实性无异议,照片不能证明原告伤情。对证据8真实性无异议,但只能证明原告需要护理,不能证明原告需要两人护理。证据9,护理人员周**的误工证明不充分,没有体现支付保险费用等情况。护理人员高国中证件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同意按交通运输业收入标准计算护理费,对证据10不认可,不能证明高**从事司机工作。对证据11的真实性无异议,李**给高**的钱应是赔偿金。对证据12不认可,证人单位与高**无劳动合同,高**没有纳税情况,不能证明高**是其单位雇员。对证据13不认可,高国中为证人工作时间与其从事道路货物运输驾驶员资格证发证时间不符。

被告孙**未提交证据。

本院调取(2013)南刑初字418号刑事卷宗材料如下:

1、2013年2月14日公安津南**七大队对高**的询问笔录。高**陈述2013年2月13日下午四点多。高**、高**、李**酒后回家路上,遇到宋**。高**问宋**“五哥”孙**的电话。宋**没有给高**电话号码,就走了。不久,高**在李**家接到宋**给高**打来的电话,问高**找“老五”干什么,想找事儿,问高**在哪儿。之后,宋**、李**及一男子来了。在李**家门口附近,高**和宋**因以前的事闹起来了,双方动手打起来。高**给孙**打电话,说孙**宋**把他打了,让孙**来看看。孙**说不知道此事,挂了电话。后高**又给孙**打电话,孙**让高**去大孙庄楼房对过的马路上找他说说此事。高**打车去了孙**说的地方。高**给孙**打电话,被告知继续朝前走。到达孙**的狗场附近的马路上。对方五个人。其中孙**手中拿着枪,李**等人拿着刀找高**过来。高**一下车,孙**朝天开了一枪。双方走近了,孙**告诉其他人“打他”。李**等人朝高**冲过来,用刀砍高**,并拳打脚踢。这时,孙**朝高**开了一枪,没有打到高**。后,孙**把高**拉到一旁,对高**说“我用枪打残废你”说着就用枪朝高**膝盖处开了一枪。高**躺地上,孙**跑了。李**和宋**将高**送到天**医院。

2、2013年3月5日公安津南**七大队对孙**做的讯问笔录。孙**陈述2013年正月初四下午1点多,孙**去了孙**的狗场。高**给孙**打了两个电话,找孙**要钱。孙**外出买东西的时候,孙**让孙**把家里的东西拿来,在南房沙袋旁边放着。孙**知道是枪,便去孙**家拿枪,放在车里了。大约下午4点多钟,孙**在回去路上遇见宋**、李**和姓毛的小孩,他们上了孙**的车一起去狗场。孙**说“爬爬(高**外号)打电话找我要钱,说过不去年了。”这时,高**给孙**打来电话,双方对骂起来。高**说找孙**来。孙**下车后把枪放在卧室床上,孙**把枪套打开了。高**来电话说马上就到。孙**对宋**说拿把菜刀。宋**就拿了把菜刀出来。四人上了孙**的吉普车,下车时,孙**告诉李**,把车座底下的菜刀拿出来,李**就把菜刀拿出来了。高**下车后骂骂咧咧,并从怀里掏出一把菜刀,朝孙**去了。宋**过来在高**后背砍了两刀,紧接着李**就上来砍了高**左肩膀一刀。孙**开了一枪,没有打中。高**还骂着向孙**走去,孙**开了第二枪,打伤宋**右腿。高**还朝孙**冲,要用刀砍孙**,孙**在距离高**二三米处,朝高**右膝盖打了一枪,高**躺地上了。孙**让李**把高**拉到院里。后孙**开车和李**、姓毛的带高**去了天**医院。

3、2013年5月15日,公安**审支队对孙**做的讯问笔录。孙**陈述2013年正月初四下午五点多,高**给孙**打电话要点钱花。双方发生口角。高**多次打来电话,并说到狗场找孙**。宋**、李**和八里台村一个姓毛的小孩也到了。高**下车后,拿着菜刀朝孙**这边走来,李**和李**拿菜刀迎上去,开始高**和宋**厮打,宋**用刀砍在高**的左肩膀上,李**也用刀砍了高**身上。后来高**奔孙**来了,孙**抄起枪,第一枪打在天上,第二枪误打在宋**右腿部。孙**距离高**一二米远时,孙**朝高**膝盖处打了一枪,后告诉李**把高**拉到狗场里,后告诉孙**拉着高**去医院看病。

4、2013年2月21日公安津南**七大队对宋**做的讯问笔录。宋**陈述因为高**想要张**的电话,想找孙**要点钱花的事,宋**和高**打起来了。宋**打电话联系了李**,然后打车去网吧接了李**和“毛雨”,告诉他们与高**闹起来了。三人一起去孙**狗场,路上遇到“老三”(孙**),便上了老三的车。到了狗场见到“老五”(孙**)。宋**从屋里拿了菜刀。高**到了狗场附近,宋**、李**、毛雨、孙**坐上孙**的车出去。李**从驾驶车座下拿了把菜刀。高**下车,双方相互走近,高**拿着刀。孙**朝天开了一枪,想吓对方。高**朝孙**冲,宋**拿刀冲上去,朝高**后背和左胳膊砍了几刀。孙**朝高**开了一枪,打到宋**右腿。高**还朝孙**冲,孙**距离高**一二米远时又朝高**膝盖打了一枪。孙**告诉李**把高**拉到狗场里。孙**开车带着高**、宋**、李**去了医院。

5、2013年5月15日公安津南**支队对李**做的讯问笔录。李**陈述2013年2月13日,李**和毛祥雨在网吧上网,宋**打来电话邀李**吃饭。在宋**车上,宋**与高**发生冲突,宋**告诉司机去李**家。宋**和高**骂起来,高**拿棍子打在宋**后背一下,之后厮打起来。李**和高**拉开了。高**说一会儿去孙**的狗场。李**、宋**和毛祥雨去了狗场。宋**和孙**说了他和高**打起来了,还说高**一会儿就到。高**这时给孙**打来电话,说一会儿来找孙**。宋**从外面拿进来一个兜子,约1米长。宋**进入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出屋时孙**拿着那个兜子。五人上了车。孙**从车座下拿出一把菜刀。下车时,李**拿了那把刀。高**从出租车上下来,李**和高**拿着刀迎着高**过去。高**从怀里拿出一把菜刀,一把匕首。李**在高**左肩上砍了一刀,宋**也砍了高**几刀。高**拿着刀朝孙**那里走。李**听见枪响,回头看,孙**拿着枪,后又响了一枪,误伤了宋**右腿。李**和宋**抢高**手里的刀。距离高**一米左右时,孙**用枪朝高**左腿开了一枪,高**倒地上了。

6、2013年2月13日,八**出所对高**做的询问笔录。高**陈述高**被别人打了,现在联系不上,来报警。高**和宋**吵起来以后,双方都要动手,但被高**和李**拉开。宋**对高**说,你不服咱就碰碰(找人打架看谁厉害)。不久,宋**带两人来,一个叫李**,另一人不认识。双方又骂起来。高**拿出一根木棍想打对方,被高**拦下。宋**对高**说,不服去五哥那找他。没过多久高**接到孙**电话,让高**去孙**狗场找他。高**就一个人去了。

7、孙**与高**和解协议,内容为孙**一次性补偿高**人身损害经济损失12万元,不再承担后续治疗费用。收条1份,内容为孙**家属支付高**医疗费5万元。

原告对本院调取的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不认可孙**所述高**找孙**要钱,高**主动找孙**的情况,对其他陈述无异议。对证据3,孙**所述事情的起因不认可,对其他无异议。对证据4,宋**所述事情的起因不认可,高**没有拿刀,对其他陈述无异议。对证据5,不认可李金旺所述高**带着刀,对其他陈述无异议。对证据6、7无异议。

被告对证据1,高**陈述内容部分不属实,应结合其他被告人供述。高**与其他人之间的矛盾与被告无关。对证据2、3、4、5、7无异议。对证据6不认可,高**未看到事件具体经过。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查分析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1、证据2中用血结算票据、证据3辅助器具发票、证据6-7、证据9中周**误工证明、证据11及本院调取的证据7,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对其证明效力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2中天**院输血科出具的凭条,仅是预收用血互助金,不能证明实际发生的用血费用,对其证明效力不予确认。证据3中收据,没有出具单位盖章,缺乏真实性,对其证明效力不予确认。证据4,系收据,且未记载具体用途,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对其证明效力不予确认。证据5,交通费票据及加油费票据,无乘车起止地点,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对其证明效力不予确认。证据9、10、12、13高国中、高**误工证据,无劳动合同、纳税证明、工资明细等相佐证,缺乏客观性,对其证明效力不予确认。对本院调取的受害人、被告人及证人向公安机关所做的陈述,其中对事件发生经过各方所做出的基本一致的陈述,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本院认定的证据,结合庭审情况,本院认定如下事实:

2013年2月13日16时许,案外人宋**在天津市津南区八里台镇大孙庄村内,因琐事与村民原告高**发生矛盾。为报复泄愤,宋**纠集案外人李**及毛祥雨,一同来到案外人李**家中寻找原告,并与原告发生厮打。被人劝开后,双方约定在被告孙**的狗场斗殴。后宋**、李**、毛祥雨三人赶往被告经营的狗场。原告打电话质问被告并与其发生口角,双方亦约定在狗场斗殴。随后,被告指使案外人孙**到其家中取来单管五连发猎枪一枝。宋**、李**各持菜刀一把。当日18时许,原告乘出租车赶到狗场门前,与在门前等候的被告及宋**、李**碰面后,原告从怀里掏出菜刀准备斗殴。孙**上前抢夺菜刀未果,被告朝天放枪。宋**、李**持刀砍原告的左肩部及后背数刀。被告向原告开枪,误伤宋**右腿,后又开枪击中原告右腿膝盖处,原告倒地。后孙**等人将原告送往医院救治。原告自2013年2月14日至2014年3月3日在天**院住院382天。现仍在治疗中。宋**、李**持菜刀砍伤原告,经医院诊断造成原告左肱三头肌部分断裂,伤口长约6cm,清创缝合后,以石膏托固定。被告以枪打伤原告,经医院诊断造成原告右股骨干远端开放粉碎性骨折,失血性休克,右腘静脉、腓总神经损伤。后经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原告右腓总神经、胫神经损伤导致右踝关节的功能损伤程度为重伤。2013年9月27日,被告家属支付原告住院医疗费5万元。2013年10月17日,孙**与原告达成和解协议,孙**一次性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2万元,原告不再向其追究今后发生的费用。2013年10月24日,李**与原告达成和解协议,李**一次性赔偿原告15万元,李**不再承担赔偿责任。

2013年10月28日,本院作出(2013)南刑初字41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孙**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孙**、宋**、李**犯聚众斗殴罪,判处其四人有期徒刑数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应与其侵权行为和损害结果相一致,本案中,造成原告所受身体损害的结果的行为可分为两部分,原告左臂处左肱三头肌部分断裂,来自案外人李**、宋**自菜刀砍剁行为;原告右股骨干远端开放粉碎性骨折,右腘静脉、腓总神经损伤来自被告枪击行为。侵权人应对各自行为造成的原告损害部分承担赔偿责任。故对被告要求各侵权人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主张不予支持。

被侵权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在本事件中,原告主动与被告相约狗场斗殴,且持刀相向,使双方矛盾激化,被告向天鸣枪后,原告仍持刀冲向被告,故原告的行为对其损伤结果也有一定的过错,可以减轻被告的责任。本院酌情考虑,被告承担原告损失的80%,原告自担20%的损失。

原告合理的损失包括:①医疗费126752.98元(凭票);②住院伙食补助费,按住院382天,每天50元计算,计19100元;③营养费,根据原告伤情及医嘱,酌情考虑19100元;④残疾辅助器具费1470元(包括拐120元,小腿活踝外固定支具1350元);⑤交通费,酌情考虑3800元。⑥护理费,考虑住院期间382天,周**护理,按每月工资3500元计算,为44566.67元;⑦误工费,误工期为住院期间382天,按照天津市上一年度居民服务业收入标准28559元计算,为29889.14元。以上共计244678.79元。因李**、宋**砍伤原告左臂,造成左肱三头肌部分断裂,伤口长约6cm,医院给予清创缝合,后以石膏托固定,此项费用也包括在原告上述医疗费用,应予剔除,本院根据住院病历记载考虑清创缝合手术费用明显较腿部手术费用低,身体恢复时间短,故从上述损失中酌情扣除2万元。被告应承担剩余损失224678.79元的80%,计179743.03元,扣除被告家属已支付的5万元,被告现应赔偿原告129743.03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六条、《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孙**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原告高**各项损失共计129743.03元。

二、驳回原告高**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47元,原告高**负担210元,被告负担837元。此款原告已预交,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83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向天津**人民法院缴纳上诉费,上诉于天津**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一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南民一初字第901号
  • 法院 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4
  • 案由 健康权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原告高**,男。

  • 委托代理人高国中(原告之父)。

  • 委托代理人张志琳,天津捍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告孙**,男。

  • 委托代理人孙兆广(被告之兄)。

  • 委托代理人韩志和,天津蓝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判人员

  • 审判长刘德伟

  • 审判员国艳

  • 人民陪审员赵玉琢

  • 书记员林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