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邢**与涿鹿阳**限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3.23 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张民终字第12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邢**、涿鹿阳**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公司)因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涿鹿县人民法院(2014)涿民初字第1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12月30日,原审原告邢**以健康权纠纷为由,将原审被告阳光公司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交通费、护理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原审法院查明,2013年9月21日下午17时许,原告在涿鹿县涿鹿镇马军庄村南的农田里收割玉米,被告在附近从事管道焊接的工作。原告在将收割的玉米装车时,经过被告施工使用的电线附近,被电击致伤。原告受伤后,先后到涿**安医院门诊治疗、涿鹿县中医院住院治疗45天、武警**队医院门诊治疗。原告的伤情经涿鹿**定中心鉴定,鉴定意见为:被检者邢**右小腿高度肿胀,皮**紫出血,右小腿肌肉内出血肿,右下肢压痛,静脉瓣关闭不全,该损伤电击可形成。医疗建议为:1.医疗终结:四个月,从伤日计算。2.一人护理一个月。3.需营养费、伙食补。原告支出鉴定费1600元。原告因伤造成的损失有:医疗费17848.63元、误工费4440元、护理费3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350元、营养费1350元、交通费200元、住宿费138元,共计28326.63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在从事施工作业前,未能对其施工设备尽到必要的安全检查责任,致使发生电力外泄事故,导致原告受伤。被告的行为存在过错,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被告主张其设备不存在漏电问题,原告伤情与其无关,无证据证实,不予认定。遂判决,被告涿鹿阳**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原告邢**经济损失28326.63元。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原审原告邢**、原审被告阳光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邢**的上诉理由为:一审法院对上诉人误工损失的判决错误,应予纠正。一审中上诉人提交了两份证据证明其误工损失,一是涿鹿中**限公司首发分公司的误工证明。二是工资明细。由于该公司的出勤周期为每月的26日至下个月的25日,上诉人于2013年9月21日受伤治疗。其9月份的出勤天数为27天(从2013年8月26日至2013年9月21日止),按照以上证据证实上诉人的误工损失应为15400元(3850元/月4个月)。综上,一审判决对上诉人误工费的判决无任何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阳光公司的上诉理由为:一是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被上诉人并没有被上诉人的电缆线电伤,上诉人不应当承担赔偿损失。首先,2013年9月21日下午,上诉人公司的职工在华达热力管道焊接工地进行正常的电焊作业,因为附近没有电源,就利用柴油发电机来发电。为了确保施工安全,上诉人还在发电机输出部位安装了漏电保护器。当天被上诉人夫妇二人在附近的地里收割玉米,并不断地经过电缆线处将收好的玉米往车上装。在17时许,被上诉人在往车上装最后一袋玉米跨过电缆时,说是被电击了一下。上诉人工地上的电工听到被上诉人的话后,脱掉手套用手在被上诉人所说的漏电处来回触摸检查几次,并没有发现有漏电现象发生,后又查看了安装在发电机上的漏电保护装置,也同样没有任何异常。当时在场的人也很多,来回走动的人也很多,均没有发现有漏电或被电现象。2013年9月24日,被上诉人找到上诉人处,要求解决电击伤的事,正好有华**公司的周**在场。周**检查了被上诉人的腿部,并没有发现任何被电击伤的痕迹,后出于同情弱者的角度,周**建议让施工队给拿500元钱让被上诉人去中医院检查。2013年9月24日,被上诉人到涿鹿县中医院进行治疗时,中医院的入院记录上详细记录了被上诉人的求医过程:“现病史:患者3天前无明显诱因,右下肢出现肿胀疼痛。当时村医给药治疗,症状不见好转。遂来我院治疗,我院以“右下肢血栓性静脉炎”收入院。既往史:否认手术、外伤、输血史。”后被上诉人在涿鹿县中医院住院45天共做三次B超检查,结果都是双下肢动脉硬化。通过以上事情经过及被上诉人在中医院的治疗可以看出,被上诉人并没有真正触电。从被上诉人的检查结果来看,被上诉人的病情明显是高血脂、高血压引起的后果,再加上上了年纪,收玉米的劳动强度有点大,使得情一下子加重了。

其次,关于北**总医院的这份病历更不能证明被上诉人的病情与上诉人有关系。涿鹿**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的委托时间和检验时间不一致,鉴定意见书只是对涿鹿县中医院的检查报告及北**总医院门诊病历一个简单的摘录,就出了一份含糊其辞的结论:该伤电击可形成。该鉴定书并没有对被上诉人的病情是否系低压电所引起给予明确的答复,所以不能作为鉴定证据使用。上诉人向一审法院申请,要求重新对被上诉人的病情进行鉴定,市中级法院以事件发生时间久远,点击痕等症状不存在,病历记载不全,鉴定终止为由给予答复。综上,被上诉人的伤情与上诉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二是一审法院的判决显失公平。一审法院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上诉人的施工设备存在漏电的情况下,就认为上诉人未能对其施工设备尽到必要的安全检查责任,致使发生电力外泄事故,导致被上诉人受伤的说法是无任何事实上和法律上的依据的。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及《民法通则》第123条的规定,电压等级在1000伏以上为高压电,l000伏以下为低压电,而发电机输出的电压在360-380之间,属于低压电范畴,非高压电致人损害的纠纷,属于一般的侵权责任,其归责原则适用于过错原则,即“谁主张,谁举证”,本案中被上诉人应承担以上举证责任。

综上,一审法院只是根据被上诉人的口头陈述及有很多漏洞的涿鹿**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在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就草率地判决上诉人承担责任,对上诉人是不公平的,为了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查明案件事实真相,依法改判。

本院查明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无异。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应当受到法律保护。本案中,上诉人阳**司在从事施工作业前,未能对其施工设备尽到必要的安全检查责任,致使发生电力外泄事故,导致上诉人邢**受伤,阳**司主张其设备不存在漏电问题,邢**伤情与其无关,无证据证实,故阳**司应对邢**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阳**司在二审中提交的涿鹿中**限公司首发分公司出具的关于邢**的工资证明及一审中邢**提交的其工资证明,既无出具单位经办人的签字又无单位负责人的签字,且该两份证据的工资数额相差较大,本院对上述两份证据均不予认定。故一审法院按河北**渔业平均工资计算邢**的误工费并无不当。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840元由上诉人邢**、涿鹿阳**限公司各负担42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张民终字第125号
  • 法院 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健康权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上诉人(原审原告)邢玉权,农民。

  • 委托代理人樊生,河北华祥律师事务所律师。

  • 上诉人(原审被告)涿鹿阳**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涿鹿县。

  • 法定代表人李*,该公司经理。

  • 委托代理人周丽鑫,河北天权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判人员

  • 审判长王少博

  • 审判员武建君

  • 审判员马瑞云

  • 书记员张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