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刘**等人故意伤害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06.11 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宁刑一初字第31号

审理经过

青海省西宁市人民检察院以宁检刑诉(2014)1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陈**、董*、徐**、黑**、李**、杨**、杨**、刘*发犯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陈**犯脱逃罪,被告人李**犯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刘**、孙*、宋*、蔡*甲犯窝藏罪、被告人陈**、徐*、孙*甲、孙*乙、张**、朱某某犯帮助毁灭证据罪,于2014年3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西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张*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刘**及辩护人魏*、秦*、被告人陈**及辩护人高**、被告人董*及辩护人黄*、被告人徐**及辩护人应世*、被告人黑**及辩护人赵**、被告人李**及辩护人韦**、被告人李**、杨**、被告人杨**及辩护人杜*、被告人刘*发及辩护人胡国徽、被告人蔡*甲及辩护人李**、被告人宋*及辩护人卢**、被告人孙*及辩护人张**、被告人陈**及辩护人赵**、被告人徐*及辩护人张**、被告人孙*甲及辩护人郭**、被告人孙*乙及辩护人李**、被告人张**、朱某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西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2010年4月4日18时许,因赌场债务等纠纷,在被告人刘**的授意下,被告人陈**纠集被告人董*、徐**、黑**、“党元”(在逃)、田*(在逃)、“大眼睛”(在逃,真实姓名不详)等人到本市城北区海西西路玉珠峰宾馆门口找到被害人赵**、邢*、尹某某,被告人陈**等人随即上前持汽车方向盘锁、砍刀、木棒等对被害人赵**、邢*、尹某某进行殴打。期间,被害人赵**沿海西西路由南向北逃跑时,田*驾驶一辆白色帕萨特轿车将其撞倒在路边一树坑内。在对被害人赵**、邢*、尹某某进行殴打后,被告人陈**、董*、徐**、黑**等人将三被害人带至本市城中区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的晶**公司北侧3-1号废弃藏獒养殖园内。在前往藏獒养殖园途中,被告人陈**电话将被告人刘**、李**、杨**、李**、杨**等人叫至藏獒养殖园。被告人刘**、李**、杨**、李**、杨**等人到达藏獒养殖园后,见到被害人赵**、邢*、尹某某从被告人陈**等人所驾驶车辆上被带至藏獒养殖园一房间内。在该房间内,被告人陈**、董*、徐**、黑**、刘**、李**、杨**、李**、杨**及田*、“党元”、“大眼睛”等人再度对被害人赵**、邢*、尹某某进行殴打。次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刘**来到该藏獒养殖园,进入房间后,刘**持房间内木棒对被害人赵**头部进行击打后离开。在被告人刘**离开后不久,被害人赵**陷入昏迷状态,被告人陈**、刘**、李**、田*将被害人赵**送往医院救治未果后,将尸体藏匿于藏獒养殖园一租赁的白色面包车内并对殴打被害人现场进行打扫清理后逃匿。被害人邢*、尹某某被送往青**警医院进行救治后自行出院并离开本市。

西宁市公安局于2013年6月20日(宁)公(刑)鉴(法物)字(2013)00064号DNA个体识别检验鉴定书,证实2013年5月31日凌晨,在青海省平安县小峡镇红土庄村与百草湾村中段印花公路旁边山上挖出的疑似人体骨骼上提取的牙齿及股骨,经16个STR分型基因座检测结果相同,与赵**血样、王某某血样不排除生物遗传学亲缘关系,支持上述尸骨为赵**。

西宁市公安局于2013年6月18日以(宁)公(刑)鉴(法临)字(2013)87号鉴定意见,证实武警**医院以高*名字记载的病历与被鉴定人尹某某的主要损伤基本一致,此病历应为尹某某的实际病历。根据病历记载及查体所见,被鉴定人肢体皮肤及皮下组织多处创口,符合被他人用锐器致伤特点。其创口遗留瘢痕累计长度达15cm以上,并造成右尺骨鹰嘴骨折,右尺骨远端骨折,左肱骨外髁骨折,左尺骨鹰嘴骨折,创口内肌腱断裂,现右腕关节掌屈仍部分受限,其损伤程度属轻伤。

西宁市公安局于2013年6月18日以(宁)公(刑)鉴(法临)字(2013)88号鉴定书,证实被鉴定人邢*头面部被他人致伤,造成头皮多处创口,现遗留瘢痕长度达33.8厘米,其损伤程度属轻伤。

2012年8月12日,被告人陈**因犯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被青海**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羁押于湟中县看守所。2013年4月份,被告人刘**得知藏獒养殖园近期要拆迁,即找到被告人陈*甲(系被告人陈**之兄),让其在会见时将藏獒园尸体未处理的事情告诉陈**。2013年4月27日,被告人陈*甲会见陈**时告知陈**该消息,2013年4月28日,被告人陈**佯装肾结石复发从湟中县公安局看守所到武警医院看病时脱逃。同年5月10日左右,被告人陈**电话联系被告人孙*,要求孙*帮忙联系被告人刘**,被告人孙*联系被告人刘**后,被告人刘**约在本市城西区青海**医院附近见面。三人见面后,被告人刘**驾车与陈**一同前往本市城东区盛世桃园洗浴中心,在洗浴中心内,二人商议由被告人陈**去藏獒养殖园内将被害人赵**尸体转移藏匿。从洗浴中心出来后,被告人刘**电话联系被告人宋*,要求宋*为被告人陈**联系住所。被告人宋*随即电话联系一家庭宾馆后与陈**一同去该处居住。

2013年5月13日左右,被告人刘**因不能确定陈**是否会处理尸体,其要求被告人孙**、徐*前往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内查看面包车上是否有尸体,被告人孙**、徐*携带手电筒、手套于当日凌晨前往藏獒养殖园后未在面包车内发现尸体。次日,在被告人刘**要求下,被告人孙**让被告人孙*乙、徐*再次携带手套进入藏獒园内查看后发现被害人赵**尸体仍然藏匿于该面包车内。二人返回后将此情况告知被告人刘**。2013年5月15日,被告人刘**将藏獒养殖园内藏匿尸体一事告知被告人张**、朱某某,5月16日,被告人张**、朱某某经商议决定去处理该尸体,5月17日,被告人张**、朱某某准备大塑料箱一个、军绿色的棉被四床、塑料布一块、手套两双等工具,驾车前往本市城中区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后因未能找到该藏獒养殖园而放弃。5月20日,被告人陈**购置工具将放在沈家**园面包车内的被害人赵**尸体转移并掩埋后,藏匿到被告人蔡*甲为其提供的住所内,期间,被告人蔡*甲将10万元交给被告人陈**,用于帮助其藏匿。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出示了物证、高*(尹某某化名)的病历、机动车注册信息及买卖协议、陈**驾驶证复印件及租赁合同、中国**第四医院回执、户籍证明、抓获经过、刑事判决书及释放证明、情况说明、扣押笔录及扣押物品清单、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及辩解、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DNA个体识别检验鉴定书、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平面图、现场照片、视听资料等证据。

2、2009年10月,陈**(已判刑)向被害人李*乙放高利贷款4万元,约定1万元每天利息500元,后李*乙还款3万元,下欠1万元未还。2011年11月2日20时许,陈**指使被告人李**及刘**(已判刑)、姚某某(已判刑)、马*(在逃)等人到青海省湟中县多巴镇一麻将馆内,将被害人李*乙强行带至西宁市城西区昆仑路王府花园宋某家中,要求李*乙还高利贷款30万元。期间,被告人李**、姚某某等人对李*乙进行殴打,李*乙被迫将自己存有47000元现金的农业银行卡及密码告诉陈**等人,陈**让被告人李**将卡中的现金取出。后经李*乙朋友王*乙等人调解,李*乙又将8万元现金分两次交给陈**。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出示了刑事判决书、银行对帐单、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同案犯陈**、姚某某、刘**供述及被告人李**供述。

3、2010年间,陈**(已判刑)与蔡*乙在青海省湟中县多巴镇石沟板村共同开设石料厂,后因故被关门,但二人间的财物状况一直没有认真算清。2011年11月17日20时许,陈**得知蔡*乙的行踪后纠集被告人李**及刘**(已判刑)、马*等人到湟中县多巴镇西倒一级公路收费站处等候。当蔡*乙乘坐被害人逯某某驾驶的银灰色速腾小轿车行至收费站处时发现陈**等人,遂下车逃离。但当逯某某驾车行至西宁钢厂高速路口处时,被陈**等人拦截,陈**将逯某某的车前风挡玻璃砸烂,并伙同李**、刘**等人对逯某某进行殴打,后刘**等人将逯某某送往青海**医院进行救治。经司法鉴定:逯某某损伤系外力作用所致,头面部外伤、左侧尺骨骨折,左侧锁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出示了刑事判决书、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同案犯陈**、刘银发供述、被告人李**供述、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

本院认为

该院认为,被告人刘**、陈**、董*、徐**、黑静春、李**、杨**、杨**、刘**持械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一人死亡,二人轻伤,被告人李**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一人死亡,三人轻伤,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陈**因犯罪被依法关押,在服刑期间脱逃,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六条之规定,应当以脱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李**伙同他人为索要债务,非法拘禁他人,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之规定,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刘**、孙*、宋*、蔡*甲明知陈**系脱逃的罪犯,而分别为其提供住所、财物等帮助其藏匿,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之规定,应当以窝藏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陈**、徐*、孙*甲、孙*乙、张**、朱某某故意帮助刑事案件当事人毁灭证据,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当以帮助毁灭证据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刘**、陈**、李**、刘**犯数罪,应当分别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第七十条、第七十一条之规定,数罪并罚。被告人刘**在服刑期间,如实供述司法机关未掌握的本人的其他罪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属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张**、朱某某已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之规定,是犯罪未遂,可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刘**刑满释放后不满五年又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属累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应当从重处罚。综上,应对上述十九名被告人分别依法惩处。

庭审中,被告人刘**辩解,其没有授意被告人陈**对被害人实施伤害;其有制止其他被告人伤害被害人赵**的行为。

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刘**未授意被告人陈**对被害人实施伤害;被告人刘**为被告人陈**提供1万元资金是为了处理尸体,其行为不构成窝藏罪;被告人刘**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被告人刘**在案发后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他人的犯罪事实,有立功表现,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刘**在案发后积极主动的向公安机关陈述犯罪事实,属自首;被害人赵**死亡的原因不明,不能得出就是本案各被告人实施的伤害行为造成受害人赵**死亡的的唯一性结论;积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综上,建议法庭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陈**辩解未对被害人赵**进行殴打;制止其他被告人伤害被害人赵**,并积极救治被害人;

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的行为是在别人的授意下进行的,并且将事件的发生过程汇报于别人,是本案的从犯;陈**纠集他人实施犯罪的证据不足;被害人邢*、尹某某的伤情鉴定是在事发三年后所作,无证据证实二被害人的伤是本案案发当日形成的,被害人赵**的死亡鉴定意见不能排除死亡系其他原因造成的可能性;被告人陈**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行为,认罪态度好,愿意赔偿民事部分的经济损失;被告人陈**脱逃的原因是受被告人刘**的授意及对其家人的威胁而实施。

被告人董*辩解其未参与伤害三被害人的犯罪。

其辩护人提出:本案无证据证实被告人董*在玉珠峰宾馆的伤害现场,也无证据证明董*对三被害人实施了伤害行为。

被告人徐**、黑**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不持异议,无辩解。

被告人徐**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赵**死亡原因不能查清;被告人徐**未对被害人邢*、尹某某进行殴打,故不应承担二被害人轻伤的法律后果;被告人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

被告人黑**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黑**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认罪、悔罪,希望法庭在对其量刑时考虑。

被告人李**辩解其未实施伤害三被害人的行为。

被告人李**的辩护人提出:认定被告人李**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人李**在接到公安机关通知前往本市西门体育馆后,被带到公安机关接受讯问的过程中,如实的供述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

被告人李**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无辩解。

被告人杨**、杨**辩解未对被害人赵**实施伤害行为。

被告人杨**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杨**在本案中属从犯;其未殴打被害人赵**;愿意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综上在对其量刑应该比照主犯减轻处罚。

被告人刘银发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不持异议,无辩解。

被告人刘**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刘**在本案中是从犯;其主动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属自首;被害人赵**死亡原因不明。

被告人蔡**、宋*、孙*、陈**、徐*、孙*甲、孙*乙、张**、朱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不持异议,无辩解。

被告人蔡**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蔡**给陈**十二万钱是偿还债务,而非资助陈**藏匿的资金;其不知道所帮助的人是脱逃犯;自愿认罪、悔罪,希望能够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宋*的辩护人辩护意见:被告人宋*是初犯、偶犯,且认罪、悔罪,建议法庭对其适用缓刑。

被告人孙*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孙*主动供述其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是初犯、偶犯,无前科,认罪态度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综上建议对其量刑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被告人陈**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通风报信是合法的行为,其没有犯罪故意,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徐*、孙**的辩护人提出:二被告人主观上不存在犯意的故意,其行为达不到帮助毁灭证据罪的构成要件,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孙**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孙**是初犯、偶犯,其行为客观上未造成严重的后果。

经审理查明:

(一)故意伤害罪、脱逃罪、窝藏罪、帮助毁灭证据罪的事实:

2010年1月左右,杨某某向赵**借高利贷后无法偿还而产生纠纷,被告人陈**欲帮杨出面解决该高利贷债务纠纷。被告人陈**与被告人刘**商量后,被告人陈**在得知杨某某与赵**等人约定于2010年4月4日晚在本市海西西路玉珠峰宾馆给付部分高利贷欠款后,遂纠集被告人徐**、黑**、董*、田*(在逃)、“党元”(在逃,真实姓名不详)、“大眼睛”(在逃,真实姓名不详)等人前往该宾馆附近等候被害人赵**。当晚21时许,被害人赵**、邢*、尹某某来到该宾馆附近,被告人陈**、徐**、黑**等人随即持汽车方向盘锁、砍刀、木棒等对被害人赵**、邢*、尹某某进行殴打。被害人赵**在逃跑时,田*驾驶轿车将其撞倒在路边一树坑内。被告人陈**、徐**、黑**等人在对被害人赵**、邢*、尹某某进行殴打后,将三被害人带至本市城中区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的晶百园公司北侧3-1号一藏獒养殖园内。在前往该藏獒养殖园途中,被告人陈**电话通知被告人李**、刘**、杨**、李**、杨**等人到该藏獒养殖园。随后被害人赵**、邢*、尹某某被带至该藏獒养殖园,被告人陈**、徐**、黑**、刘**、李**、李**、董*、杨**、杨**及田*、“党元”、“大眼睛”等人持洋镐把、木棒等器械再次对三被害人进行殴打。期间,被告人刘**来到该藏獒养殖园,持木棒对被害人赵**进行殴打后离开现场。之后被告人陈**、刘**、李**、田*将被害人赵**送往解**四医院救治,在确诊赵**已死亡后,被告人刘**、李**又将赵**尸体抬至陈**的车后备箱内,被告人陈**让被告人李**、马*(在逃)等人将赵**尸体运至该藏獒养殖园,将尸体藏匿于园内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车号为青A*****)内,并对殴打被害人的现场进行打扫清理后逃匿。被害人邢*、尹某某被送往青海**医院、武警**医院进行救治后自行出院并离开本市。

2012年9月12日,被告人陈**、刘**因犯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轻伤),被青海省湟中县人民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二年,并羁押于湟中县看守所服刑。2013年4月份,被告人刘**得知沈家寨的藏獒养殖园近期将要拆迁,即找到被告人陈*甲(系被告人陈**之兄),让其在湟中县看守所会见陈**时将藏獒园近期要拆迁及园内尸体未处理之事告知陈**。2013年4月27日,被告人陈*甲在会见陈**时告知其该消息。次日,被告人陈**佯装肾结石病复发,被湟中县公安局看守所民警押送至武警医院做病情检查时乘机脱逃。同年5月10日左右,被告人陈**电话联系被告人孙*,要求孙*帮其联系被告人刘**,被告人孙*明知陈**系脱逃罪犯,仍联系被告人刘**,三人约至本市城西区青海**医院附近见面,后被告人刘**与陈**一同至本市一洗浴中心商议处理被害人赵**尸体。二人商议决定由被告人陈**对藏匿于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内的被害人赵**尸体进行处理。被告人刘**给付被告人陈**1万元钱用于转移尸体所用。后被告人刘**联系被告人宋*,被告人宋*为陈**联系本市一家庭宾馆,并与陈**在该宾馆居住至次日离开。

2013年5月13日左右,被告人刘**不能确定陈**是否已处理赵**尸体,便要求被告人孙**、徐*前往沈家寨藏獒养殖园,查看园内面包车上是否有尸体。当日凌晨被告人孙**、徐*前往该处查看,未能确定园内面包车上有无尸体。次日,在被告人刘**的再次要求下,被告人孙**让被告人孙*乙、徐*前往该处进行查看,并发现有一具尸体放置于该养殖园的一辆面包车内。二人返回后将此情况告知被告人孙**,被告人孙**随即告知被告人刘**。2013年5月15日,被告人张**、朱某某从被告人刘**处得知在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内藏匿尸体一事。次日,二人经商议准备去处理该尸体。17日,被告人张**、朱某某准备工具,驾车前往欲处理尸体,后因未能找到该藏獒养殖园的具体位置而放弃。5月20日,被告人陈**购置工具后至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将放在园中金杯面包车内的被害人赵**尸体进行分解后装入编织袋中,并由李某某(在逃)驾驶车辆将尸体运至本省平安县小峡镇红土庄村与百草湾村中段印花公路旁边山上的两个天然洞穴中掩埋。之后被告人陈**藏匿于被告人蔡*甲为其提供的住所内。期间,被告人蔡*甲先后二次将12万元现金交给被告人陈**。

2013年5月13日,被告人刘银发向青海省东川监狱自首称其伙同被告人陈**、刘**等人实施了上述伤害被害人赵**致死的行为。西宁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随即对该案立案侦查,并于2013年5月22日至7月29日间,相继将被告人刘**、陈**、董*、徐**、黑静春、李**、李**、杨**、杨**、蔡**、宋*、孙*、陈**、徐*、孙*甲、孙*乙、张**、朱某某抓获归案。被告人陈**归案后,带领公安机关在其掩埋尸体的地点起获被害人赵**尸体。

经DNA个体识别检验鉴定,在青海省平安县小峡镇红土庄村与百草湾村中段印花公路旁边山上挖出的尸骨为赵**。

经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死者赵**死亡原因因腐败、蝇蛆咬噬等因素影响,无法具体推断。

经人体损伤程度鉴定,被害人尹某某损伤程度属轻伤。被害人邢*损伤程度属轻伤。

上述事实,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认定被告人刘**、陈**、董*、徐**、黑静春、李**、李**、杨**、杨**、刘**故意伤害的证据:

(1)侦查机关出具的报警情况登记表、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0年4月4日21时44分许,西宁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在本市海西西路中段有人持刀打架,经出警后未发现打架的事实。罪犯刘**在青海省东川监狱服刑期间,于2013年5月13日向该监狱自首:2010年4月其伙同陈**、刘**等人在本市沈家寨一藏獒养殖园内将被害人赵**伤害致死,且陈**此次脱逃是为转移赵**的尸体。2013年5月15日西宁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遂对该案立案侦查。

(2)吉林省四平市公安局铁西区分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该局于2012年9月接到被害人赵**之父赵**报案称,其子赵**在青海省西宁市赌场放高利贷时,于2010年3月向西宁市一叫杨某某的人放高利贷两万元,2010年4月4日18时许,赵**和邢*、尹某某三人前往西宁市海西西路玉珠峰宾馆取钱未果,在返回途中三人被人用刀砍伤,之后赵**下落不明,怀疑已被害。该局通过全国情报信息查询:赵**于2010年4月之后无住宿、上网及乘飞机等轨迹。同时该局于2012年12月1日、2日分别对尹某某、邢*进行询问,二人证实2010年4月,赵**、尹某某、邢*在西宁市被他人打伤,其中尹某某被打后被送至西**警医院住院治疗五天,邢*被送至青海**医院治疗二天,赵**下落不明。该局对赵**父母的DNA提取后到全国无名尸库进行比对,未发现尸源。

(3)证人赵*乙证言,证实其通过邢*、尹某某得知,赵*甲、尹某某、邢*在青海省西宁市当地的地下赌场放高利贷,2010年3月放高利贷2万元给一叫杨某某的人,后来这人还不上钱,赵*甲在催促要钱期间当地一个叫“大姐”的人,是“宁哥”的媳妇给赵*甲打电话,让赵*甲别要利息,赵*甲勉强答应。2010年4月4日18时许,“大姐”给赵*甲打电话,让赵*甲到西宁**玉珠峰宾馆去取钱,赵*甲、尹某某、邢*前去取钱时,在该宾馆楼下被“大姐”手下的一伙人用刀砍伤。尹某某、邢*被打后被送往郊区的医院,并给二人每人一万元钱。尹某某、邢*在伤愈前就分别回了吉林省四平市。

(4)证人尹某某证言,证实2010年4月份的一天,赵**叫我和邢*出去找一个朋友,到一宾馆后没见到找赵**的人,三人从宾馆出来后,从白色面包车和黑色越野车上下来二十多人拿着刀和木棒对三人进行殴打,我被砍倒后用面包车拉到一个有狗的院子里,进屋后再次被人进行殴打,我两个胳膊肘、右手腕、后背、左腿膝盖上部、右后颈等处被砍伤,之后被送至武警医院,送我去医院的人给我用“高某”的名字登记住院,我住院治疗五、六天后未报警就离开了西宁。

(5)证人邢*证言,证实2010年4月份的一天,赵**接到杨某某电话称要还二万元钱后,就叫我和尹某某到海西西路玉珠峰宾馆取钱,到宾馆后没见到杨某某,三人从宾馆出来后,从白色面包车上下来十多人拿着刀和木棒对三人进行殴打,其中有一个人叫“尕平”,我在被打倒后被一辆红色尼桑越野车拉至郊区的一狗场,进屋后再次被“尕平”、“阿发”等人用棒子、刀进行殴打,“阿发”让我和尹某某跪在一起,十多分钟后两个年青人把赵**架到屋里,有一个人拽着赵**的右胳膊,“阿发”用木棒打赵**的胳膊,打了两三下,“尕平”也用木棒打赵**的胳膊,还有人拽着赵**的腿,另一人用木棒打赵**的腿,还有“臭宝”、“尕宁宁”也打了,打完后把赵**的左手绑在屋里的暖气管上,赵**当时没声音,也不动了,有人还用水往赵**脸上泼,赵**没有反应。二十分钟后进来几个年青人用拖布将地上、墙上的血擦了。之后我被架到一辆面包车上送到了平**医院,尹某某被架上另一辆车,我从医院出来没有报警就回四平市,此后赵**就联系不上了。

(6)证人陈*乙证言,证实通过陈**介绍认识“蚊子”,“蚊子”是刘**的妻子,2009年至2010年间,我丈夫燕某某的亲戚杨某某欠“大岩”高利贷,杨**某某帮忙找人把利息免掉,我和燕某某把此事告诉了蚊子,蚊子答应帮忙的事实。

(7)证**某某证言,证实通过妻子陈*乙认识“尕宁宁”的媳妇“蚊子”,2010年,杨某某因欠大岩2万元高利贷,找我帮忙解决,我将此事告诉一起打麻将的蚊子,蚊子说她认识大岩,答应帮忙摆平。大概一个月后,杨某某再次给我打电话说大岩又要债了,我将此事告诉蚊子,蚊子说她打电话问到底什么情况,晚上陈**给我打电话问杨某某在什么地方,我通过电话得知杨要去海西西路玉珠峰宾馆给赵**还2万元钱之事后,我将此事告诉陈**。

(8)证人杨某某证言,证实向大岩的小弟分两次借了2万元高利贷,大岩的小弟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带人前后二十多次到我家里要债。期间,我找燕某某帮忙托人免掉利息,只收本金。2010年4月份一天,我打电话给赵**的小弟说凑了一万元钱,双方约定到海西西路玉珠峰宾馆门口取钱,后我没等到取钱的人。还证实在海西西路时,燕某某曾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告知燕某某在海西西路等赵**的小弟来取钱。

(9)证人王*甲证言,证实2010年4月12日,田*和陈**打架了,需要在外面躲一躲,田*让我帮忙租房子,听见陈**在指责田*开车把“猪”撞了之类的话。4月20日我听见田*对陈**说要不是蚊子打电话,我们也不会办这件事。

(10)证人李*甲证言,证实我帮陈占平养狗一年多,2010年4月份马*和辉*告诉我暂时不让我和邓某某在狗场干活了,我和邓某某走的时候,邓告诉我前一晚有人打架。离开狗场那天面包车车头朝北,车尾朝大门停在狗场,2012年8、9月份我在狗场最后一次见这辆车还在原地未动过。

(11)证人邓某某证言,证实我和李*甲一起在陈**的狗场打工。2010年4月份一天晚上23时许,我在狗场睡觉时,看到狗场东边的房子里有好多人,他们应该是在打架。第二天天一亮陈**来找我,让我离开狗场。我看见一辆白色的客车停在狗场,同时我听他们说他们把狗场的房间、地板打扫过,墙也铲过。

(12)证人张**的证言,证实2009年4月左右以2.3万元从白某某处购买一辆11座金杯面包车,车牌号为青A*****,2009年5月租给五岔路口的喜**公司,后该公司搬到海西路东口,改名叫君**赁公司,2010年左右刘青明告诉我说车租出去后丢了,并已向黄**出所报案。

(13)证人刘某某的证言,证实刘某某是君宏**赁公司的负责人。三年前,该租赁公司的一辆白色11座金杯面包车(黄**,车号为青A*****)租给陈**后就联系不上,已与车主张*甲向黄**出所报案。

(14)证人白某某的证言,证实其名下的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已转让给表弟张*甲,但未过户的事实。

(15)机动车注册登记信息及买卖协议等,证实用于存放赵**尸体的白色金杯客车(车号为青A*****)登记所有人为白某某,已转让张**。

(16)陈**驾驶证复印件及租赁合同,证实陈**于2010年3月17日从喜路汽车租赁行租赁青A*****号白色金杯面包车一辆的事实。

(17)中国**第四医院回执,该医院的急诊记录相关资料已销毁,无法查证赵**就诊的情况。

(18)高*(尹某某在武警**医院登记住院所用名)病历及伤情照片,该病历调取于武警**医院,证实高*于2013年4月5日7时28分入院,伤情为右肘部开放性外伤累及肌腱、右桡神经损伤、右腕部开放性外伤累及肌腱、左肘部开放性外伤,通过放射诊断报告单可见高*双侧尺骨鹰嘴骨折、右侧尺骨远端骨折。

(19)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现场图、现场照片,证实现场位于西宁市城中区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晶百园”公司院内,中心现场位于“晶百园”公司大门北侧3-1号废弃藏獒养殖园内,院落东侧由南向北有一排三间自建平房,自大门向内由南向北第二间房屋门内侧下板部位有一处暗红色点状斑迹、房内南墙上70130cm范围内及东墙、天花板上有点状或挥溅状暗红色斑迹,第三间房屋内西墙5040cm范围内及北墙7590cm范围内有多处点状暗红色点状斑迹,院落空地处停放一辆车号为青A*****号白色“金杯”牌面包车,车头朝北,该车东侧后排推拉门呈开启状,车厢内第一排车座座套上、脚踏垫上有大量蛆虫蛹壳及淡黄色可疑斑迹,车内顶棚及玻璃上有多处点状暗红色点状斑迹,距该车车头向北30cm处地面上放有13把长砍刀、1把短砍刀,距该车东侧车尾向东40cm处地面有一印有“全新聚乙烯彩条布”字样的白色编织袋,距该编织袋向南20cm,距三间平房外墙向西55cm处地面上有一只“雅格”牌红底黑点手电筒。

西宁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对平安县小峡镇红土庄通往百草湾村中段硬化公路旁山上的掩埋尸体现场进行勘查,中心现场距红土庄村以南5.7Km距百草湾村以北3.5Km处硬化路旁二个天然坑,分别编号为1号、2号土坑。1号坑内取出覆土后有一军绿色棉质大衣;2号坑内有一白色塑料袋,该塑料袋内有一人体头颅及上身躯干、绿白色防毒面罩一个、粉红色枕巾一块、骨盆及下肢组织一块,该躯干上套有一蓝色牛仔裤及“彪马”牌休闲运动鞋一双。

上述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详细说明了现场的方位、概貌、现场遗留的人体头颅、躯干、血迹及对现场遗留物品的提取状况。

(20)西宁市公**(宁)公(刑)鉴(法*)字(2013)87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尹某某)及伤情照片,证实武警**医院以高*名字记载的病历与被鉴定人尹某某的主要损伤基本一致,此病历应为尹某某的实际病历。根据病历记载及查体所见,被鉴定人肢体皮肤及皮下组织多处创口,符合被他人用锐器致伤特点。其创口遗留瘢痕累计长度达15cm以上,并造成右尺骨鹰嘴骨折,右尺骨远端骨折,左肱骨外髁骨折,左尺骨鹰嘴骨折,创口内肌腱断裂,现右腕关节掌屈仍部分受限,其损伤程度属轻伤。

西宁市公安局(宁)公(刑)鉴(法*)字(2013)88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邢*)及伤情照片,证实被鉴定人头面部被他人致伤,造成头皮多处创口,现遗留瘢痕长度达33.8厘米,其损伤程度属轻伤。

西宁市公安局(宁)公(刑)鉴(理化)字(2013)89号检验鉴定书,证实对死者赵*甲腰背部的肌肉组织进行检验,未检出常见农药、鼠药、安眠药和毒品成分。

西宁市公安局(宁)公(刑)鉴(法物)字(2013)00064号DNA个体识别检验鉴定书,证实在青海省平安县小峡镇红土庄村与百草湾村中段印花公路旁边山上挖出的疑似人体骨骼上提取的牙齿及股骨,经鉴定与赵**血样、王某某血样不排除生物遗传学亲缘关系,支持上述尸骨为赵**;送检现场院内东侧自南向北数第二间房门内侧下板部位提取暗红色点状斑迹、房内南墙提取暗红色点状斑迹10处及房顶部提取暗红色点状斑迹1处、房内东墙部提取暗红色点状斑迹1处,经16个STR分型基因座检测结果相同,均支持上述血迹为赵**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送检现场院内东侧自南向北数第二间房顶部提取的暗红色斑迹3处,支持为邢*所留,不支持其他个体所留;送检现场院内自南向北数第三间房内西墙提取暗红色点状斑迹9处,为一男性随机个体所留,房内北墙提取暗红色点状斑迹7处为另一男性随机个体所留。

现场停放青A*****白色金杯面包车车厢内提取第一排座座套淡黄色可疑斑迹6处、脚踏垫上淡黄色可疑斑迹4处、车厢内顶棚、玻璃、厢体等处提取暗红色点状斑迹15处,现场地面胶皮手套外包装处沾取物1处、现场地面彩条布外包装袋沾取物1处、现场地面手电筒沾取物1处均未作出STR分型。

西宁市公安局(宁)公(刑)鉴(法病)字(2013)145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尸检照片,证实所检尸块腐败程度相同,检验未发现解剖学上同名器官,断端可进行拼接,应为同一尸源;尸体大部分软组织已腐败和被蝇蛆咬噬,仅残存部分皮肤及肌肉组织附着在骨骼上,整体已呈现白骨化趋势,尤其是脑组织、颈部软组织、胸腹脏器等重要部位的缺失,使本案丧失了判断具体死亡原因的客观条件,故具体死因无法推断;死者右上切牙冠折,右下尖牙牙冠裂开,钝性外力作用可以形成;第3、4腰椎椎间盘及左侧第9、10肋腋后线处断端处可见锯齿痕,分析分尸工具为锯齿类工具。鉴定意见为死者赵**死亡原因因腐败、蝇蛆咬噬等因素影响,无法具体推断。

(21)视听资料,被告人陈**对赵**的尸体转移至小峡附近山上的两个天然坑内进行掩埋的现场进行指认,据此侦查机关从该两处坑内挖出人体头颅、躯干、绿白色防毒面罩、军绿色棉质大衣等物,此视听资料经当庭播放,被告人陈**予以确认。且与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可相互印证。

(22)各被告人供述、辨认笔录及照片;

被告人刘**的自首材料、供述、辨认笔录,2010年4月份的一天晚上11点左右,我和李**等人在打麻将时,李**接到陈**的电话后,我、李**、杨**、杨**、李**和马*开着“斌*”在当年2月份左右从五四加油站附近一个汽车租赁行租来的一辆白色面包车去了狗场,到了狗场门口等了十分钟左右,陈**开着一辆黑色起亚越野车到了狗场门口,车里有陈**、“党元”、董*、“大波”(邢*)、“强*”(尹某某),“党元”、董*把大波、强*拉进了狗场大门靠右手的中间平房里。大波、强*两人的胳膊都受伤流血,伤口是拿刀砍的。陈**拿木棒在打大波、强*,当时在场的有我、陈**、董*、李**、党元、李**、杨**、马*及李**的一个小弟共九个人,杨**拿着一把刀站在大波、强*旁边。过了一会,“宝宝”(黑**)、田*、王*、“臭宝”(徐**)架着大*(赵**)的胳膊,把赵**拖进中间房子里,当时赵**自己不能走路,黑**和王*把赵**扔在地下。赵**在地上躺着,田*用一把铁板凳砸在赵**的肚子上,赵**只是喘了口气,没有挣扎。之后田*用两只脚在赵**的肚子上踩了六、七下,赵**也只有呻吟,没有反抗。陈**拿一根木棒往大*的胳膊和腿上打了很多下,并且边打边骂大*,之后陈**把棒子给了黑**,黑**又往大*的胳膊上打了十几下,徐**又拿棒子往大*的胳膊上打了十几下,陈**又把棒子给了我,我也打了大*,陈**说把他的胳膊打断,宝宝把赵**的手拽了起来,我又在赵**胳膊上打了几下。过了一会,我出去拿矿泉水,看见“大眼睛”和几个不认识的小伙进到屋子,并且听到拿棒子打赵**的声音,在殴打期间一直听到赵**低声呻吟的声音。紧接着尕宁宁(刘**)来了,对赵**说“你哪来的就到哪去”,然后刘**捡起木棒在大*的头上打了七、八下,刘**打完后就走了。最后陈**、田*、李**和我就开着车拉着赵**到了陆军第四医院,李**背着赵**到急诊室,大夫诊断后说人已经死了,李**又把赵**背回陈**的越野车,放在车后备箱,陈**让李**将黑色起亚越野车开到狗场。之后陈**给我1万元,让我送给“大眼睛”作为大波和强*的医药费,之后我离开西宁。三个月后,我听李**说当晚陈**让李**和马*、还有一个不知道名字的人把赵**的尸体搬到停在狗场院子里的白色面包车里。我听党元说在外面跟赵**打架时,大*拿着刀要砍陈**,田*开车把赵**撞到路边的一个坑里。同时,刘**通过辨认,确认2010年4月4日晚在沈家寨狗场伤害赵**致死的现场有财财即董*、云云即杨**。并带领侦查人员对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金**公司3-1号藏獒养殖园内伤害赵**的现场进行辨认。

被告人李**的供述、辨认笔录,2010年3月的一天晚上11占左右,陈**给李**打电话让李**把赌场的人叫去狗场。李**拉着我、刘**、仔仔(祁某某)、羊毛(杨**)、云*(杨**)和几个叫不上名字的人去沈家寨狗场。到狗场院子里等了一会,陈**、董*、田*、党元、大眼睛、臭宝(徐**)、大*(黑**)还有以前没见过的几个小伙开着四、五辆车到了狗场,他们下车拉着赵**和另外两个人进了狗场值班睡觉的屋子,赵**上身半裸着被打的站不起来,另外俩人浑身是血,其中一人的胳膊被打断了,陈**坐在床上骂赵**,我用脚踹赵**,刘**、祁某某、杨**、杨**、董*、田*、党元、大眼睛、徐**、黑**都打了赵**。到凌晨1点左右,陈**的老大刘**带了四五个小伙到了狗场,我从窗户看见刘**一边骂一边用木棒向赵**的头上打。之后刘**带着他的几个人走了。陈**、田*、刘**、我把赵**放在车后备箱送到陆军第四医院,我、刘**和一个不认识的小伙把赵**抬到急诊科后,值班大夫检查后说人已经死了。陈**让刘**和我把赵**尸体抬出来放在车后备箱。之后刘**给我那辆装有赵**尸体的车钥匙,我拉着赵**的尸体回到沈家寨狗场,陈**打电话让我和刘**把大岩的尸体抬到面包车里。之后陈**和我再次到狗场,陈**把放赵**尸体的面包车从院子的西边开到东边树底下,并将一件放在车上的棉大衣盖在赵**尸体上,陈**让我把院子打扫一下。同时,李**通过辨认,确认2010年4月4日晚在沈家寨狗场伤害赵**致死的现场有大个宝宝即黑**、云*即杨**。并带领侦查人员对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的金**公司3-1号藏獒养殖园内伤害赵**的现场进行辨认。

被告人陈**供述、辨认笔录,赵**当时和刘**、“蚊子”(胡*)、徐**、黑**、我都有矛盾。还有“毛蛋”(燕某某,陈**姑夫)的一个朋友欠赵**两万元钱,赵**要八万元的利息。燕某某找到胡*说情,胡*和赵**说好只要两万元钱,后来赵**仍要十万元,胡*知道这事后很生气,就让我找赵**出气。2010年4月5日左右的晚上7点多钟,徐**和黑**到我家说嫂子(胡*)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我就给胡*打电话,胡*让我给燕某某打电话,燕某某告诉我,赵**在海西路玉珠峰宾馆门口。我又给刘**打电话,刘**说把赵**带回来,我就开着黑色起亚越野车跟徐**、黑**、田*到了玉珠峰宾馆门前的停车点,等了一会,赵**和他两个小弟过来,我就叫大家上去打,徐**拿的50公分左右的砍刀,赵**向西跑,赵**的两个小弟往反方向跑,大家开始追,田*开着白色的帕萨特车从赵**身后把他撞到树坑里,撞完之后,徐**和黑**还有他们后面的小弟去把赵**踏了几脚,赵**自己站不起来,我让人把赵**抬到徐**和黑**的车上,我上了自己的车,田*打电话问陈**“人拉到什么地方”,我给刘**打电话问把赵**他们拉到什么地方,刘**说“拉到狗场,我一会过来”,于是我告诉田*拉到狗场。在玉珠峰宾馆等赵**时,我给刘**、李**打电话让他们叫人到玉珠峰宾馆门口。打完大岩后,我又告诉刘**等人直接去狗场。我开车到狗场门口时,刘**等人已经到了,之后徐**、黑**就拉着赵**来了,让赵**他们三个人站在中间房子里,一共有二十几个人在狗场里等刘**。我和徐**、黑**离开狗场找田*。期间,我给刘**打电话说“狗场拉了三条东北狗”,刘**表示要过来。过了一会儿,刘**来到狗场看见赵**就开始骂,并打赵**,刚开始用拖把杆在赵**头上打了几下后,又用拳头打,打完以后对我们大家说把赵**的胳膊敲断,当时黑**手里拿着洋镐把,另两个人把赵**的胳膊支起来,黑**用洋镐把打了四五下,之后都上去把赵**他们三个人踏了几脚,打完以后刘**就走了。在狗场的时候,徐**、黑**后面的人和李**后面的人都动手打了赵**的两个小弟,我注意打他们的时候胳膊已经被砍伤出血了。刘**走了大概十几分钟,赵**就不行了,我让徐**和黑**把赵**的两个小弟送医院,我和刘**、田*、李**把赵**送到八一**四医院急诊,刘**和李**把赵**抬进去,刘**出来告诉我和田*说赵**死了,刘**和李**把赵**抬回车里。车往市区走的时候,我给刘**打电话说赵**死了,刘**让我到二医院对面见面。两点左右田*和我与刘**在二医院对面新大河洗浴的楼下见面商量赵**死了怎么办,最后决定跑路。我让刘**和李**把尸体放到狗场。后来我、田*、李**、徐**、黑**又回到狗场,我看了尸体放在白色金杯面包车驾驶员后排座位上,尸体上盖着一件绿色的军大衣。同时,陈**供认其于2012年9月12日因犯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轻伤)被湟**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在湟中县看守所服刑期间,因为刘**让陈*甲给我带话说狗场马上要拆了,狗场里车上的东西让我找人处理掉,这个东西就是指赵**的尸体。2013年4月28日18时许,我从湟中县看守所到武警医院看病时脱逃,大概5月10日左右,通过孙*(外号阿*)和刘**取得联系,在青海省二医院门口在孙*的车里等刘**,见面后刘**把我带到盛世桃园洗浴中心,刘**让我自己把尸体处理掉。刘**为了让我把赵**的尸体转移掉给了我1万元钱。5月18日左右,我在本市城东区湟中路附近的土产店购买白色编织袋、手板锯、铁锹、黄色橡胶手套、斧头、剪刀、白色布口罩、防毒面具、小刀、黑色塑料小手电筒、塑料绳等物,晚上6、7点,乘坐李*某(王**)驾驶的黑色大众牌轿车到沈家寨的狗场,从厕所旁边的小洞爬进狗场,把金杯面包车内赵**的尸体锯成两截,将尸体和盖尸体的毛巾、军大衣分别装在编织袋里,放进李*某开的车后备箱里,由李*某开车将赵**的尸体转移到小峡口出去5公里左右的山上埋了。后在小峡桥把铁锹、手板锯、绳子、手套、口罩及没用完的两个编织袋扔到河里。转移赵**尸体时,当时车上还有一袋子砍刀,我把这些砍刀放到金杯面包车头右侧的杂草地上。同时,被告人陈**通过辨认,确认2010年4月4日晚在沈家寨狗场伤害赵**致死的现场有大个宝宝即黑**、臭宝即徐**。并对玉珠峰宾馆门口、沈家寨狗场进行指认;其对为转移尸体而购买工具的地方、丢弃工具的位置(青海省平安县小峡湟水桥)和掩埋赵**尸体的现场及现场遗留物进行指认。

被告人徐**供述、辨认笔录,2010年4月3日下午六、七点左右,陈**给我说陈**的一亲戚借大岩(赵**)2万元钱,赵**要8万元利息,陈**让我帮忙解决。陈**的亲戚约大岩在玉珠峰宾馆门口见面。我和宝宝(黑**)便乘车到玉珠峰宾馆门口,在该宾馆门口看到陈**、尕*、辉*和几个不认识的小伙子在陈**的黑色起亚越野车上等赵**,田*在白色大众车里。约五分钟后,赵**、大*(邢*)、小*(尹某某)到了玉珠峰宾馆门口,陈**从车窗递给我一把长约50厘米的砍刀,陈**手里拿着一根长约70厘米的棒球棒,田*、尕*、辉*各拿着一根长约1米的镐头把,陈**、田*、尕*、辉*和我五人冲过去打赵**,我用砍刀在赵**的腰部砍了一刀,赵**向西跑,黑**在旁边看着邢*和尹某某。田*开着白色大众轿车去追赵**,并用车撞了赵**的腰部,赵**被撞倒后靠着一棵树在树坑里坐着,无法站立。陈**叫来的一个小伙子手持一把长约50厘米的砍刀在赵**的头部砍了一刀,赵**的头被砍破,接着陈**和田*把赵**拖到了田*的车上。田*开车,我和尕*、辉*坐田*的车,陈**的车上坐着黑**、邢*、尹某某和几个陈**叫来的小伙子。然后陈**开车去了他开的狗场,田*也开车拉我、尕*、辉*和赵**去了陈**的狗场。到了狗场后,我和田*将赵**拖进狗场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看到邢*、尹某某跪在地上,邢*的头被砍破了,尹某某的右臂肌腱被砍断了,具体是谁打的不知道。赵**被拖到墙根背靠墙坐在地上,阿*(刘**)在赵**脸上打了几拳,身上踹了几脚,又用之前陈**拿着的棒球棒开始打赵**的胸腹部和双臂,接着陈**从刘**手里接过棒球棒打赵**的双臂和胸腹部,然后黑**接过棒球棒打赵**的双臂,打完后把棒球棒交给我,我在赵**的左臂打了两下,田*抢过棒球棒打赵**的胸腹部和双臂。打完后过了一会儿,刘**来到狗场办公室,刘**从田*手里接过棒球棒打了赵**胳膊两下。打完后刘**让田*和陈**把赵**送去医院,让徐**和黑**把邢*和尹某某送去医院。田*和陈**就开着陈**的黑色起亚越野车把赵**送去医院,我和黑**开着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把邢*和尹某某送到了平**医院,后因尹某某的肌腱断了,平**医院无法救治,我和黑**又将尹某某送到了青**医院。第二天凌晨6点左右,田*告诉我和黑**,赵**已经不行了。2010年底的一天,陈**和我见面后,陈**告诉我赵**已经死了,尸体放在狗场了。打赵**等人的原因是刘**被抓后,赵**曾带三十多人到陈**开的赌场闹过事,还有就是陈**一个亲戚借赵**2万元钱,赵**要8万元利息,所以陈**找我去教训赵**。同时,徐**通过辨认,确认殴打赵**的现场是本市城北区海西西路玉珠峰宾馆门口和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金**公司3-1号藏獒养殖园内靠右边的第二个房间。

被告人黑**的供述、辨认笔录,2010年4月4日晚六、七点,我和徐**到陈**家找陈,进屋后见田*也在,陈**说赵*甲向他亲戚要10万元钱,怎么办。我和徐**说把事情解决了。陈**就给他亲戚打电话,让他亲戚告诉赵*甲去玉珠峰宾馆取钱,我和徐**坐一辆红色越野车、陈**开黑色越野车、田*开白色帕萨特轿车去了玉珠峰宾馆。这时赵*甲、邢*、尹某某也到了玉珠峰宾馆门口,陈**拿起方向盘锁朝赵*甲走过去,我和徐**和四五个小伙跟在陈**后面,这时又来了一辆白色面包车,从车上下来好几个人。赵*甲见人多就向西跑,我守着邢*和尹某某。很多人在追赵*甲,过了一会儿,陈**开着越野车拉上我、邢*、尹某某和一个不认识的小伙到狗场,田*拉着赵*甲也到狗场,在狗场门口站着的几个小伙子冲上来就打邢*和尹某某,其中有人拿刀砍了邢*和尹某某。后来看到赵*甲也被两个人拖进来躺在地上,他头上流血,身上也有很多血。陈**坐在床上骂赵*甲,有人开始打赵*甲、邢*和尹某某。之后田*开车离开,陈**、徐**和我出去找田*,到了陈**家小区车库,徐**去找田*,这时陈**给刘**打电话说拉了几条狗到狗场,陈**打完电话后说刘**要去狗场,陈**、徐**和我回到狗场,见到刘**、田*已经到狗场,赵*甲跪在地上,刘**给赵*甲说哪来的回哪去。然后两个小伙把赵*甲右胳膊拉直,我从床边捡了半个拖把棒,朝拉直的赵*甲胳膊打了三、四下。陈**朝赵*甲打了几拳,踢了几脚,刘**让陈**把赵*甲他们送医院,陈**和田*带走赵*甲,我和徐**送邢*、尹某某到平**医院,但因为伤势较重,又把尹某某送到武警医院。后陈**告诉我和徐**,赵*甲已经死了,把尸体放在面包车里了。同时,黑**通过辨认,确认2010年4月4日晚在沈家寨狗场伤害赵*甲致死的现场有臭宝即徐**。其带领侦查人员指认了殴打赵*甲的现场为本市城北区海西西路玉珠峰宾馆门口和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金**公司3-1号藏獒养殖园内靠右边的第二个房间。

被告人刘**的供述、辨认笔录,藏獒养殖园于2005年开始经营,2008年以25万元转让给了陈**。2010年1月一天晚上9点钟,我找陈**索要转让狗场的5万元欠款,并接到田*的电话后去沈家寨狗场。到狗场后见陈**、田*、黑静春、徐**等五个人,还有三个人蹲着,其中一个人头上有血。陈**在骂赵**,我用一根拖把杆往赵**的头上打了两下。后来听狗场打工的小邓说陈**他们在狗场打死人了。陈**打赵**的原因是赵**曾抢过陈**开的赌场,还有就是陈**的一亲戚欠赵**2万元钱,赵**向陈**的亲戚要10万元。2013年5月1日、2日陈**脱逃后的三、四天的一个晚上12点左右,陈**通过阿*(孙*)联系我,三人在二医院门口见面后我和陈**到盛世桃园洗浴中心,在该洗浴中心二人商量并决定由陈**转移赵**尸体,我给了陈**1万元钱用于转移尸体。同时,被告人刘**通过辨认,确认殴打赵**等人的现场是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金**公司3-1号藏獒养殖园内靠右边的第二个房间。

被告人杨**的供述、辨认笔录,2010年4月的一天晚上,我在二十里铺赌场看门,刘**说打架了,叫大家去看看,刘**开的面包车,拉着我、尕**、李**和跟李**的两三个人。车在路上时接电话说田*把赵*甲用车撞了,车先往玉珠峰宾馆走后又到了狗场,在狗场门口等了一会,陈**的车来了直接开到狗场里面,陈**他们把赵*甲拉到第二间房子里,房子里有刘**、田*、财财(董财)、陈**等人,田*用脚踏、用棍子打那三个人,陈**坐在床上,我对其中的一个人使劲踏了几脚,这个时候又有人喊让他们三个跪下,我们一帮人上去压三人跪下,其他人在打,旁边的人将羊镐把打断了,我捡起半根羊镐把打了赵*甲旁边的一个人后背。大约打了三四分钟的时候,陈**说好了,上边赌场里忙的人赶紧去。我、尕**、李**、党员、仔仔回赌场了。回到赌场以后,看到刘**在赌场转了一圈立即走了,听强*说刘**到狗场处理事情。同时,杨**通过辨认,确认殴打赵*甲等人的现场是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金**公司3-1号藏獒养殖园内靠右边的第二个房间。

李**的供述、辨认笔录,赵**曾带三、四十人到陈**组织的赌场,要求在赌场占股份并把陈**带走。2010年4月的一天晚上,我在陈**组织的梨园茶园的赌场里准备开赌场,大约晚上9点陈**给我打电话让我带几个兄弟到狗场,我将此事告诉刘**,大家坐两辆车赶到了沈家寨狗场。我车上有仔仔、羊毛、尕云云四人,刘**车上有他的几个兄弟,到狗场后等了半个小时,陈**带着一帮人来了,这些人下车后把赵**、大*(邢*)、还有一个小伙带到狗场的一个房子,赵**看起来伤的很重,是被两个人拖进房间的,陈**让他们跪在地上,并骂赵**,陈**看到我后,从随身带的包里给了我10万元现金,让我赶快去赌场,我就带着仔仔、羊毛、尕云云回二十里铺的赌场了,刘**等人留在了狗场。同时,李**通过辨认,确认2010年4月4日晚在沈家寨狗场伤害赵**致死的现场有财财即董财,羊毛即杨**。其带领侦查人员指认了殴打赵**的现场为本市城北区海西西路玉珠峰宾馆门口和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金**公司3-1号藏獒养殖园内靠右边的第二个房间。

被告人杨**的供述、辨认笔录,2010年4月初的一天晚上,我和刘*发在本市城北区开设赌场,我在外面面包车内放哨,刘*发给我打电话说陈**有事情叫过去,我就通知了车里的其他人,刘*发开着金杯面包车(车号是青A*****)拉着我、李**、马*、李**、杨**、祁某某和“尕*”先往玉珠峰宾馆走,中途刘*发接了一个电话后直接往刘**的狗场走,走到虎台十字附近,看见黑**开着陈**的黑色起亚越野车,陈**坐后排,陈**说去狗场,到狗场时,看到徐**的车停在狗场门口,陈**的起亚越野车上下来黑**、陈**、军军、董*和邢*和另外一个东北小伙,看见邢*和东北小伙胳膊已经受伤,陈**坐在板凳上骂邢*他们两个人,过了一会,田*和臭宝拖着赵**进来,赵**已经不能走路,田*先往赵**头上踏了几脚,又拿起一个板凳往赵**头上、身上砸了几下。赵**也没有反抗,只有低声呻吟。陈**让人从车上取了一付手铐,辉*和刘*发把赵**的手从前面铐住,刘*发用一把圆形的车方向锁往赵**的小腿上打了四、五下,李**又用一把军刺的横面往赵**的身上拍了几下,又往大岩的肩膀上踢了几脚。田*又往赵**身上踢,紧接着把暖瓶的开水往赵**身上浇,浇完之后又拿茶壶的开水往赵**身上浇,财财(董*)说刚才在玉珠峰宾馆门口田*开着白色的帕萨特车把赵**撞了,撞的赵**飞起来了,掉下来后砸到帕萨特车的前挡风玻璃上,把玻璃都撞碎了,后来财财把这车开到狗场院子里。王*把邢*和另外一个小伙踢了几脚,把他们两个人踢得跪下来了,紧接着杨**、祁某某、董*、李**、刘*发、马*、李**、王*、黑**、徐**和我一起把邢*和那个东北小伙乱打一顿,我捡了一个军刺套子打的人,董*拿着一根50公分长的拖把棒子,当时打完以后邢*头上在流血,另外一个东北小伙右胳膊被砍得很深,骨头都出来了。之后“大眼睛”带着三个他的小弟来了,“大眼睛”往赵**身上踢了几脚,打完之后陈**让刘*发和李**留下,再留下俩小弟,其他人由李**带着到赌场去,李**带着我、杨**、祁某某、董*开车去了赌场。后来听李**说刘**也来了把赵**头上踢了几脚。后我和党元又将车开到沈家寨狗场,由徐**、黑**、大眼睛和他带的三个小弟带着邢*和东北小伙去平**医院,因为另一个人伤的太严重在平**医院做不了手术,又开车到武警医院。之后刘*发告诉我,赵**拉到医院时已经死了。李**告诉我,陈**、李**、马*、尕*将赵**的尸体抬到狗场的面包车上,并用东西盖起来。这辆车是我和陈*乙用陈的驾驶证租的。同时,被告人杨**通过辨认,确认殴打赵**等人的现场是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金**公司3-1号藏獒养殖园内靠右边的第二个房间。

被告人董*的供述、辨认笔录,2013年4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和党元、韩*在同仁路茶艺看打麻将时,党元接到李**的电话说陈**让党元、我到伊尔顿饭店看大岩在不在,我和党元在伊尔顿饭店看到大岩和他两个朋友打出租车走了,我和党元开车到同仁路时党元下车走了,党元告诉我,他和陈**去狗场。晚上11点多我和韩*带老板到二十里铺赌场,凌晨2点多,李**开车拉着我、党元、杨**到了狗场,看到祁某某、李**、姚某某、黑子、尕**、刘银发和李**的两三个小弟在拖地,地上都是血,李**开车把我、党元、杨**、祁某某送到沈家寨附近后各自回家了。在路上祁某某给我说陈**把赵*甲打的跪在地上,田*还用方向盘把大岩的一个朋友胳膊打断了,他们把大岩打的很严重,说送到平安一家医院了。同时,被告人董*通过辨认,确认2010年4月4日晚在沈家寨狗场伤害赵*甲致死的现场有羊毛即杨**。其带领侦查人员指认殴打赵*甲等人的现场为沈家寨垃圾场路向西500米处金**公司3-1号藏獒养殖园内靠右边的第二个房间。

2、认定被告人陈**脱逃,被告人刘**、宋*、孙*、蔡*甲窝藏,被告人徐*、孙*乙、孙*甲、朱某某、张**、陈*甲帮助毁灭证据的证据: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实2013年4月28日17时许,青海省湟中县看守所民警押解罪犯陈**前往青**警医院检查病情时,陈**乘监管人员不备从该医院脱逃,湟中县公安局于当日对陈**脱逃一案立案侦查。2013年5月22日、25日,西宁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分别对被告人徐*、孙**、孙**、朱某某、张**、陈*甲帮助毁灭证据一案和被告人刘**、宋*、孙*、蔡*甲窝藏一案立案侦查。

(2)证人甘某某、张**的证言,证实2013年4月28日下午,甘某某和张**押解罪犯陈**至青**警医院检查病情时,陈**乘监管人员不备从该医院脱逃。

(3)侦查机关出具的被告人陈**脱逃的情况说明,证实2013年4月28日17时许,青海省湟中县看守所民警带罪犯陈**前往武警医院检查病情时,罪犯陈**借机脱逃。

(4)证人王*甲证言,证实2013年4月27日15时许,我到湟中县看守所探视陈**,陈**和陈**说话时不让我靠近,后见陈**和陈**发生了争吵,陈**告诉看守所不要让陈**出来。28日下午6时左右,湟中县看守所民警找其询问陈**的下落后,我知道了陈**已脱逃。后陈**、宋*、蔡**给我打电话询问陈**的下落。

(5)证人殷*甲证言,证实2013年5月11日晚,宋*给我打电话租房子,我就让宋*从殷*乙处取钥匙的事实。

(6)证人殷*乙证言,证实在西宁市海西路家属院内帮殷*甲照看家庭宾馆,2013年5月12日凌晨2点多,殷*甲打电话让我给租客送钥匙,租客开着一辆车,车上有两三个人。上午10点钟,我到房间看到宋*和另一个小伙,之后他们退房走了。

(7)证人蔡**的证言,证实2013年5月底的一天下午大概6点左右,蔡*甲给了我一个布袋子包好的东西,让我联系陈**并将布袋子交给陈**,我将陈**约至五四大街和同仁路交叉路口高架桥下的路边,我就从副驾驶的窗户把钱交给了陈**,并回复蔡*甲钱送到的事实。

(8)证人黄某某证言,证实2013年5月的一天晚上凌晨1点多,孙*甲让徐*和孙*乙去一个地方,我也跟去了,徐*、孙*乙去的时候带着手电筒和手套。在同仁路乘出租车一直往南走,到了一个地方后,徐*和孙*甲翻墙进去,我在外面等,五分钟后徐*、孙*甲出来和我一同回到住处。

(9)侦查机关出具的扣押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实案发后侦查机关从张*甲处扣押军用被、手套、塑料布等物品的事实。

(10)各被告人供述及辨认笔录:

被告人刘银发供述,证实2013年4月的一天,我看到陈**来湟中县公安局看守所会见陈**,我听见陈**对陈**说“大岩”的尸体还在狗场的车里放着。

被告人陈**供述,刘**通过陈*甲给我带话说狗场马上要拆了,狗场里车上的东西让我找人处理掉,这个东西就是指赵**的尸体,陈*甲当时知道狗场有尸体。2013年4月28日18时许,我从湟中县看守所到武警医院看病时,趁验尿的机会脱逃。我脱逃之后首先见的是田*,在田*家里住了两天,又到李**家里住了几天,大概5月10日左右,我给孙*(外号阿*)打电话:“我从看守所跑出来,联系不上刘**”,通过孙*联系刘**,在盛世桃园洗浴中心,我问刘**,为什么要把陈*甲牵扯进来,刘**说这种事(处理赵**尸体)只有亲兄弟能做。从盛世桃园出来,刘**给宋*打电话,让我和宋*聊一会,并给了我一万元钱后他就走了。我和宋*在宋*找的海西西路一家庭宾馆里聊到6、7点左右,就分开了。我到李**(在逃)家里住了六、七天。转移完尸体后我找到蔡**,蔡**为我和李**在同仁路手机广场对面找了个房子,四天后李**离开,我在去李**家里时被抓获。同时,供认了2013年5月份,我从看守所逃跑后找蔡**要欠款,蔡**第一次给了几千块钱,第二次给了11万多元钱,一共还了12万元。

被告人刘**供述,2013年4月28日陈**从湟中县看守所脱逃后,在5月1日或2日晚上12点左右,“阿*”(孙*)给我打电话说陈**要我的电话号码,并说不给号码会出大事,后来陈**和我及孙*在二医院门口见面。之后陈**说想和宋*聊聊,并告诉我狗场的尸体请放心,我、宋*、陈**到宋*朋友开的家庭宾馆楼下,我给陈**1万元,给宋*5000元就离开。为了确定陈**是否转移了尸体,2013年5月4日、5日,我让孙*甲和徐*在凌晨没人的时候到狗场看看是否有一辆面包车,面包车内是否有尸体,第二天,孙*甲和徐*回复说有面包车,面包车里有一件军大衣,周围有很多苍蝇,没发现尸体,我不放心,让孙*甲和徐*再次去确认军大衣下面是否有尸体,第二天中午,孙*甲和徐*回复确有尸体,呈蜷缩状。

被告人孙*供述,刘**告诉我,陈**从看守所脱逃了。后来陈**给我打电话要求帮忙联系刘**,并说必须要见到刘**,否则会出事,我征得刘**同意后,将刘**的电话告诉陈**,我们三人到二医院门诊部门口见面后陈**坐刘**的车走了。

被告人宋*供述,湟中县看守所的民警找我询问陈**的去向后我就知道陈**已脱逃,2013年5月10日凌晨四点左右,刘**打电话叫我到了他的车上,车上有陈**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后来那个不认识的人离开,刘**说要找一个宾馆聊天,我打电话联系好一家庭宾馆,刘**给陈**1万元现金,陈**和我在家庭宾馆内聊天,陈**说要跑路,委托我照顾他家人。早晨7点,我和陈**离开。

被告人蔡*甲供述,2013年5月初,陈**和李*丙告诉我,陈**脱逃了,大概5月底,陈**到我公司向我借钱,我将自己租的长江路新闻大厦****号房借陈**住了几天,并给陈**借款2万元,后陈**说该房不安全,我又将城西区送变电附近的一小区*座*楼的租房提供给陈**居住,并让蔡*乙给陈**10万元。

被告人陈*甲供述,2013年3月份,刘**让我给陈**带话“狗场要拆迁,让陈**把狗场里的面包车和面包车上东北人的尸体处理掉”。后刘**在盛世桃园洗浴中心再次要求我带话。2013年4月27日,我到湟中县看守所会见陈**时将此事告知陈**,陈**听了后很愤怒、很紧张,我要求帮陈**处理狗场的车和车上的尸体,陈**没有答应。我会见陈**时碰到陈**的女朋友也在,同时见到刘**的家人在会见刘**。第二天,湟中县公安局打电话说陈**脱逃,我认为陈**脱逃是因为狗场里的车和尸体的原因。同时,陈*甲当庭供述在陈**脱逃后,其将陈**脱逃一事告知了蔡**。

被告人孙*甲供述及辨认笔录,2013年5月12日,刘**让我和徐*在晚上去看看狗场面包车上有没有一具尸体。刘**说前一段时间陈占平整死了一个叫大什么的人,尸体在狗场的面包车里,并且说看的时候不要留下痕迹。凌晨1点多,我和徐*携带线手套、手电筒到狗场,翻墙进入院子,看到斜对面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我和徐*从车窗玻璃往里面看,看到最后面的座椅上有一些散落的小虫子,在驾驶座后面的座椅上有两件军大衣,底下是红毯子的一个角,第二天我和徐*将此事回复刘**后,刘**又让我和徐*继续去看军大衣和毯子下面到底有没有尸体。当日凌晨一点多,我让徐*和孙*乙到狗场,黄某某也跟着去了,四十分钟后三人回来,孙*乙告诉我打开面包车门后,徐*把军大衣掀起一个角,看见了尸体,是一个人的小腿和脚,脚上穿着旅游鞋。第二天,我、孙*乙、徐*告知刘**车里有尸体的事情。黄某某跟去狗场后在外面等,黄不知道有尸体的事情。同时,经过被告人孙*甲辨认,其确认停放在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内的白色金杯面包车(青A*****)就是其当时看到放置尸体的车辆。

被告人孙*乙供述及辨认笔录,2013年5月份的一天晚上凌晨3点多,孙*甲和徐*从外面回来,没告诉我干什么去了。第二天晚上孙*甲告诉我,孙*甲和徐*前天晚上按照刘**的要求到狗场看面包车上是否有尸体,只看到军大衣,刘**要求务必确认是否有尸体,让我和徐*再次去狗场确认。我和徐*、黄某某携带白线手套、手电筒和铁丝到狗场,黄某某在外放风,我和徐*进入狗场看到面包车,打开面包车门看到军大衣下有尸体后离开现场。同时,经过被告人孙*乙辨认,其确认停放在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内白色金杯面包车(青A*****)就是其当时看到放置尸体的车辆。

被告人徐*供述及辨认笔录,2013年5月一天凌晨2点多,孙**和我带白线手套、手电筒到狗场,翻墙进入院子,拿手电筒往一辆面包车内看,后从狗场出来,孙**告诉我车里有个两、三年前死掉的人。第二天晚上,孙**让我和孙*乙去狗场看面包车上到底有没有尸体。当晚,我和孙*乙、黄某某携带白线手套、手电筒和铁丝到狗场,黄某某在外面等,孙*乙和我进入狗场打开面包车门,看到面包车内有件黄色军大衣,大衣上有虫子,军大衣下看见一个死人,脚穿一双旅游鞋。之后将此情况告诉了孙**。同时,经过被告人徐*辨认,其确认停放在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内白色金杯面包车(青A*****)就是其当时看到放置尸体的车辆。

被告人张*甲供述,2013年5月15日,刘**在兰州告诉我和朱某某,2010年田*和陈**打死人后扔在狗场,刘**已经让孙**、孙**、徐*确认尸体在狗场的面包车内。在回西宁的路上,我和朱某某商量把狗场的尸体处理掉,5月17日下午14时左右,我借了一辆黑色越野车,和朱某某在小商品市场买了一个大塑料箱、四床军绿色的棉被、一块塑料布、两双手套、几个黑色的编织袋,准备到狗场搬运尸体,两人开车在沈家寨一巷、二巷、四巷里找狗场,但没有找到。

被告人朱某某供述,2013年5月10日左右,刘**在兰州告诉我和张**,前几年陈**打死一个人后放在狗场。回西宁路上,张**和我商量处理尸体。5月17日下午2点左右,张**借了一辆黑色越野车,和我在小商品市场买了一个大塑料箱、两床被子、一块塑料布、两双手套,准备到狗场转移尸体,两人开车在沈家寨垃圾场附近找狗场,但没有找到。

(二)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的事实:

1、2009年10月间,陈**(已判刑)向被害人李*乙放高利贷款4万元,约定1万元每天利息500元,后李*乙还款3万元,尚欠1万元未还。2011年11月2日20时许,陈**指使被告人李**及刘**(已判刑)、姚某某(已判刑)、马*(在逃)等人到本省湟中县多巴镇一麻将馆内,将李*乙强行带至本市城西区昆仑路王府花园宋某家中,要求李*乙还高利贷款30万元。期间,姚某某、李**等人对李*乙进行殴打,李*乙被迫将自己存有47000元的农业银行卡及密码告诉陈**等人,陈**让被告人李**将卡中的现金取出。后经李*乙朋友王*乙等人调解,李*乙于2011年11月3日凌晨被放回。次日,李*乙又将8万元现金分两次交给陈**。

上述事实,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农行**县支行出具的银行对账单,(5P80-81),证实李*乙的卡号为6228***************的农业银行卡于2011年11月4日被取款42769元。

(2)被害人李*乙陈述,证实三年前向陈**借高利贷4万元,二十天后还了4万元,当时陈**要3万元利息,我还了2万元,欠1万元利息没还。2011年10月陈**说1万元钱利滚利是20万元。11月2日晚上8点多,我在多巴镇的一个麻将馆打麻将时,被刘银发等七八个小伙强行带到西宁市昆仑汽配城旁边的一个家属院的一栋楼房的四楼,陈**让七八个小伙对我进行殴打,后我答应给15万元,并将身上的一张存有4.7万元的农业银行卡交给陈**等人,凌晨4点多,我被放回。次日,我给王*乙5万元、给苏某某3万,让二人转交给陈**。共给陈**12.7万元。

(3)证人王*乙证言,证实2011年11月2日,我与李*乙在多巴镇打麻将时,刘**带着几个小伙把李*乙和我带到西宁一小区的一房子里,陈**向李*乙要30万元钱,后在一姓苏男子的调解下,李*乙答应给陈**15万元,并将一张存有4.2万元的银行卡交给陈**,凌晨4点钟,李*乙和我离开该房子,李*乙交给我5万元钱,并被刘**取走。

(4)被害人李*乙出具收条,证实案发后李*乙从陈**之弟陈*甲处收到现金7万元。

(5)同案人宋*证言,证实陈**、阿*、强*等十几个人带着两个人到我家中商量欠钱的事情,期间,看见陈**一起的小伙在一叫老*男子的腿上踢给了几脚。

(6)同案犯陈**供述,证实2008年给李*乙借款1万元,李*乙一直没还,2011年9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左右,我让刘银发、李**、姚某某、马*和宋*的两个朋友共七人到多巴一赌场里将李*乙、王*乙拉到西宁宋*的家里,向李*乙要30万,后姓苏的男子来说情,说好李*乙还我15万,我让李**用李*乙的卡取款5万元,凌晨3点李*乙离开。期间,姚某某打了李*乙脸上一拳头,后来王*乙给了我5万元,大眼睛给了我2万元。

(7)同案犯刘银发供述,证实2011年7月份的一天晚上,陈**让我、李**、姚某某和另外三个小伙到多巴找李*乙要钱,将李*乙从多巴带到西宁王府花园的一个房子里,陈**向李*乙要20万,说不给就整死,三个不认识的小伙拿刀威胁李*乙,李**对李*乙进行殴打。

(8)罪犯姚某某供述,证实2011年11月的一天,我与刘银发、李**等人到多*一麻将馆将李*乙带到车上,与王*乙一起被带到西宁王府花园宋*的家中,当时听到陈**说李*乙欠陈1万元钱,后来算了10万元的利息。陈**在向李*乙要钱时,李*乙说气话要给陈**20万元钱。期间我打了李*乙脸部一巴掌,李**踹了李*乙胸部一脚。后李*乙给了陈**一张存有4万多元的银行卡,并由王*乙担保还陈**5万元钱、另一男子但保还10万元后将李*乙放走。第二天李**去多*取钱,回来时提一黑色袋子。

(9)被告人李**供述,2012年12月份一天晚上12点左右,陈**为了向李*乙要账,让我、刘**、马*、姚某某分别驾驶两辆车到湟中县多巴镇一麻将馆内找到李*乙,并将李*乙、王*乙带至西宁市昆仑路汽配城五府花园宋*的家中,我在当晚3点钟离开,凌晨四点多,刘**打电话让我第二天到多巴找王*乙要钱。

2、2010年间,陈**(已判刑)与蔡*乙在本省湟中县多巴镇石板沟村共同开设石料厂,后因故被关门,但二人间的财物状况一直没有认真核算清。2011年11月17日20时许,陈**得知蔡*乙的行踪后纠集被告人李**及刘**(已判刑)、马*(在逃)等人到湟中县多巴镇西倒一级公路收费站处等候。当蔡*乙乘坐被害人逯某某驾驶的银灰色速腾小轿车行至收费站处时发现陈**等人,遂下车逃离。但当逯某某驾车行至西宁钢厂高速路口处时,被陈**等人拦截,陈**将逯某某的车前风挡玻璃砸碎,并伙同刘**、李**等人对逯某某进行殴打,后刘**等人将逯某某送往青海**医院进行救治。经鉴定:逯某某头面部外伤、左侧尺骨骨折,左侧锁骨骨折,损伤程度属轻伤。

上述事实,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逯某某陈述,2011年11月17日19时许,驾驶青AG****号车拉着蔡*乙到多巴高速路口时,前面一辆起亚越野车挡住去路,车上下来两个手提砍刀的小伙,蔡*乙逃跑,那两个小伙让我开车跟他们走,我没管,当走到西钢路口时被那辆越野车再次挡住去路,后面又来一辆车,车上下来三个手提刀的小伙坐到我车上,让我往马坊走,走了半截路,前面拦我车的那辆车上下来四个小伙子,其中一个小伙子让我停车,一个小伙手拿棒子,把我的车前挡风玻璃砸了,坐在我车上的小伙就用刀往我的身上乱戳,我跳下车又被打倒在地,这时又过来一辆车把我往海湖山上拉,有两个小伙用刀向我脖子和后背砍了,到了海湖山上,我又被人用棒球棒砸了腿上几下,后阿发过来劝开,又将我送到二医院治疗。车副驾驶前面的储物箱里有17万元被一个小伙发现了,约凌晨5点在二医院时,尕*拿着一个包告诉我说这是他的钱,他们拿走了,并威胁我不准报案。后我发现车副驾驶座位下有5000元。

(2)证人蔡*乙证言,2011年11月17日下午,我和司机“尕祁子”(逯某某)带着现金17万元在多巴往西宁的高速公路上,一辆越野车横过来,车上下来四五个拿刀的小伙,我跳车逃走,后听说逯某某被砍伤,钱被抢走,我到医院见到逯某某头上和脖子有刀伤、左胳膊被打断。

(3)被害人逯某某出具收条,证实案发后逯某某从陈**之弟陈*甲处收到现金11万元。

(4)司法鉴定意见,青海正信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青正信司鉴所(2011)临检字第601号鉴定意见:被鉴定人逯某某的损伤系外力作用所致,头面部外伤、左侧尺骨骨折、左侧锁骨骨折,损伤程度构成轻伤。

(5)同案犯陈**供述,证实2009年,我和蔡*乙合伙做生意,投资后石场没开成,我一直找蔡*乙要钱。2011年11月17日,我、刘**在多巴高速公路等蔡*乙,后把蔡*乙的车堵住,开车的是逯某某,我就叫逯某某开车跟着我的车,到西钢高速出口出去后,我和逯某某都把车停下,这时李**和马*开一辆红色起亚车停在逯某某车后面,我拿棒球棒把逯某某开的车前挡风玻璃砸碎,逯某某下车后,我又拿棒球棒在逯某某头上、身上打了两棒子,然后马*开逯某某的车拉着逯某某,刘**开越野车,尕强开红色起亚车到小桥山上一块空地,刘**看到逯某某头上流血,我们就把逯某某送到二医院。

(6)同案犯刘银发供述,证实因蔡*乙欠陈**钱未还,2011年11月17日,陈**和我到多巴高速公路处堵蔡*乙的车,蔡*乙发现后跳车逃走,陈**、我要求逯某某开车往西宁方向走,到西钢的路口,李**和马*驾驶一辆红色的车堵在逯某某车后面,陈**用棒子砸了逯某某的车一下,逯某某下车后,陈**、马*、龙*、魏某某、李**开始殴打逯某某,然后把逯某某拉到小桥山上,在路上我打开逯某某的车前排储物箱,发现里面有十几万元钱。后发现逯某某脖子流血,将其送到医院。

(7)被告人李**供述,2011年10月份的一天晚上,陈**打电话让我叫人到多巴找蔡*乙要账,我打电话给马*,并与马*一起驾车到西钢高速路收费站处找到陈**,陈**、刘银发、姚某某、马*开始打蔡*乙的朋友“尕祁”(逯某某),陈**是用铁棒,刘银发、姚某某、马*拿的砍刀,对逯某某进行殴打。打完后又将逯某某拉到小桥山上,后发现逯某某流血送往省二医院救治。期间,我从逯某某车后备箱内取14.5万元现金交给陈**。

认定本案全部事实还有下列证据:

(1)移送案件通知书,2013年6月6日青海湟中县公安局将陈**脱逃一案移送西宁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管辖。

(2)侦查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西宁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根据罪犯刘*发检举揭发,对该案立案侦查,通过技侦手段,于2013年5月22日至7月29日间将被告人刘**、陈**、徐**、黑静春、李**、李**、董*、杨**、杨**、陈**、徐*、宋*、孙**、孙**、朱某某、孙*、张**、蔡**抓获。

(3)前科证明材料,证实2012年9月12日,陈**因犯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被青海**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刘*发犯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被青海**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2002年9月11日,刘**因犯寻衅滋事罪被西宁**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08年9月25日因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西宁**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后减刑一年零六个月,于2009年12月3日刑满释放。

2003年4月3日,李**因犯故意伤害罪被青海**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后减刑九个月,于2006年3月2日刑满释放。

2000年4月10日,孙*乙因敲诈勒索被西宁市**委员会劳教一年零六个月;2004年12月8日,孙*乙因盗窃被西宁市**委员会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徐*因吸食毒品于2000年3月28日、2008年5月29日分别被西宁市**委员会劳教三年、二年;

(4)青海省海东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出具被告人刘**有立功表现的证明材料,证实该队根据湟中县公安局看守所提供的被告人刘**检举揭发涉嫌抢劫的在逃人员韩黑美,于2014年1月11日将韩黑美抓获,并将该犯移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

(5)侦查机关出具的被告人刘**有立功表现的证明材料,证实罪犯刘**向公安机关主动检举揭发时称:陈*甲在湟中县看守所探视在押人员陈*平时说“东西还在停车场的面包车里”。西宁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据此将涉嫌犯帮助毁灭证据罪的被告人陈*甲抓获归案。

(6)青海省湟中县人民法院(2012)湟刑初字第163号刑事判决书,证实陈**犯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9月12日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刘*发犯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于2012年9月12日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姚某某犯非法拘禁罪,于2012年9月12日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同时证实该生效判决对被告人李**参与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均予以确认。

(7)侦查机关出具的在逃人员信息表、情况说明,证实侦查机关已将涉案人员李某某、田*上网追逃,党元、大眼睛、大云云、马*、王**、尕*等涉案人员在逃。

上述证据,源于侦查机关依法取证,来源合法,经庭审质证、认证,均能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被告人刘**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刘**没有授意被告人陈**对被害人实施伤害的理由。经查,被告人刘**授意被告人陈**对被害人实施伤害仅有被告人陈**的供述,被告人刘**对此不予认可,无其他证据印证,故此辩护意见成立;被告人刘**辩解其有制止其他被告人伤害被害人赵**的事实的辩解理由。经查,此节仅有其供述,无证据证实,其辩解理由不能成立。

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刘**为被告人陈**提供1万元资金是为了处理尸体,该行为不应构成窝藏罪。经查,被告人刘**明知被告人陈**系脱逃人员,仍与陈一同至洗浴中心,并联系宋*和提供资金,其行为系帮助被告人陈**藏匿,故此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被告人刘**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刘**与被告人陈**商量后,由被告人陈**纠集他对被害人实施伤害,之后被告人刘**赶往现场也积极参与伤害被害人,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本案主犯,故此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被告人刘**在案发后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他人的犯罪事实,有立功表现,可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青海省海东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出具证明材料,被告人刘**检举揭发涉嫌抢劫的韩**,该队据此于2014年1月11日将网上在逃人员韩**抓获,并将该犯移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证实被告人刘**确有立功表现,故此辩护意见成立;被告人刘**在案发后曾向公安机关积极主动的陈述犯罪事实,属自首的辩护意见,无证据证实,此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陈**辩解未对被害人赵**进行殴打。经查,被告人刘银发、徐**均证实被告人陈**对被害人赵**进行了殴打,故此辩解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制止其他被告人伤害被害人赵**,并积极救治被害人的辩解理由。经查,无证据证实其有制止他人伤害被害人的行为,但其确有将被害人送医院救治的行为,故其部分辩解理由成立。

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的行为是在他人的授意下进行的,并且将事件的发生过程汇报于他人,其是本案的从犯及陈**纠集他人实施犯罪的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刘**授意被告人陈**实施伤害仅有被告人陈**供述,无其他证据印证,且被告人徐**、黑**均供述,二人是为帮被告人陈**解决其亲戚的高利贷债务纠纷而前往案发现场,被告人李**、刘**等人供述是接到陈**电话通知后前往案发现场,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故此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被害人邢*、尹某某的伤情鉴定是在事发三年后所作,无证据证实二被害人身体所受的伤情是本案案发当日形成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邢*、尹某某的证言证实二人的伤情系本案案发当日形成,且无证据证实二被害人曾受到过本案之外的其他伤害,故此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被告人陈**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行为,认罪态度好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陈**归案至庭审期间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故此辩护意见成立;被告人陈**脱逃的原因是受被告人刘**的授意及刘**对其家人的威胁而实施的辩护意见,无事实依据,不予采纳。

被告人刘**、陈**的辩护人均提出本案被害人赵**死亡的原因不明,不能得出就是本案各被告人实施的伤害行为造成被害人赵**死亡的唯一性结论,被害人赵**的死亡鉴定意见不能排除死亡系其他原因造成的可能性的辩护意见。经查,虽然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是死者赵**死亡原因因腐败、蝇蛆咬噬等因素影响,无法具体推断。但本案各被告人均一致且相互印证的供述,案发当日,被害人赵**在被他人驾车撞倒后,被带至本市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内又遭到各被告人的殴打,之后被送往医院确诊死亡。在这一过程之中,被害人始终处于各被告人的掌控之下,综合考虑,被害人赵**的死亡系他人开车撞击及各被告人长时间的殴打等多种原因所致,故此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董*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董*未参与伤害三被害人的犯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李**、刘银发、杨**均供述被告人董*案发时与陈**一同乘车到达本市沈家寨藏獒养殖园,被告人杨**供述案发时董*在沈家寨藏獒养殖园内,且本案系共同犯罪,故此辩解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徐**、黑**的辩护人均提出,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属从犯,希望法庭在对其量刑时考虑的辩护意见。经查,二被告人受被告人陈**指使对被害人实施伤害,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起次要作用,故此辩护意见成立。

被告人李**及其辩护人提出,其未对三被害人实施伤害行为的辩解及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李**受被告人陈**的指使前往案发现场,其主观上有犯罪的故意,并纠集他人来到案发现场,故此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李**的辩护人提出,其在接到公安机关通知前往本市西门体育馆,在被带到公安机关接受讯问的过程中,如实的供述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李**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其犯罪行为已被公安机关所掌握,故此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徐**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徐**未对被害人邢*、尹某某进行殴打,故不应承担二被害人轻伤的法律后果的辩护意见及被告人杨**、杨**辩解未对被害人赵**实施伤害行为的辩解理由。经查,本案系各被告人共同犯罪,对于犯罪结果各被告人均应承担法律责任,故此辩护意见及辩解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杨**、刘银发的辩护人提出,二被告人在本案中属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二被告人受他人指使前往案发现场对三被害人实施伤害,在共同犯罪中相对作用较轻,故此辩护意见成立。

被告人刘**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刘**主动供述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属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刘**在服刑期间,主动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本人的其他罪行,属自首,此辩护意见成立。

被告人蔡**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蔡**给陈**十二万钱是偿还债务,而非资助陈**用于藏匿的资金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证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被告人蔡**不知道所帮助的人是脱逃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陈**当庭供述在陈**脱逃后其已将此事告知了蔡**,被告人蔡**对此也当庭予以确认,故此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蔡**、宋*、孙*、孙*乙的辩护人提出,四被告人是初犯、偶犯,且认罪、悔罪,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四被告人自归案至庭审阶段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故此辩护意见成立。

被告人孙*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孙*主动供述其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刘**于2013年5月22日归案后供述孙*的犯罪事实,同月28日被告人孙*归案,其归案时公安机关已掌握其犯罪事实,故其系自首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陈**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通风报信是合法的行为,其没有犯罪故意,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与法无据,不予采纳。

被告人徐*、孙**的辩护人提出,二被告人主观上不存在犯罪的故意,其行为达不到帮助毁灭证据罪的构成要件,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刘**、陈**商议后决定由陈**处理赵**尸体,二被告人有处理尸体的共同故意,被告人徐*、孙**的行为是帮助被告人刘**确认陈**是否已处理尸体,即为被告人刘**、陈**处理尸体提供信息帮助,故此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人陈**、徐**、黑静春、刘**、李**、董*、杨**、杨**、刘银发的辩护人提出,各被告人积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在对其量刑时可酌情考虑的辩护意见。经查,上述九被告人的亲属就本案民事部分已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调解达成协议,并取得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谅解,故此辩护意见成立。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刘**、徐**、黑静春、李**、李**、董*、杨**、杨**、刘**共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一人死亡,二人轻伤,其中被告人李**致一人死亡,三人轻伤。上述十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陈**在服刑期间脱逃,其行为又构成脱逃罪。被告人李**伙同他人为索要债务,非法拘禁他人,其行为又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刘**、宋*、蔡*甲明知陈**系脱逃的罪犯仍为其提供住所、财物,被告人孙*明知陈**系脱逃的罪犯仍帮助其联系被告人刘**,四被告人均为被告人陈**的藏匿提供帮助,其行为均已构成窝藏罪。被告人陈**、徐*、孙*甲、孙*乙为被告人刘**转移尸体传话或提供信息,被告人张**、朱某某帮助被告人刘**转移尸体,六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且情节严重。对上述十九名被告人应分别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犯故意伤害罪、脱逃罪,指控被告人刘**犯故意伤害罪、窝藏罪,指控被告人徐**、黑静春、李**、董*、杨**、杨**、刘**犯故意伤害罪,指控被告人李**犯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指控被告人宋*、蔡*甲、孙*犯窝藏罪,指控被告人陈**、徐*、孙*甲、孙*乙、张**、朱某某犯帮助毁灭证据罪的罪名成立。唯指控被告人刘**授意被告人陈**对被害人实施伤害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其辩护人据此所提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陈**与被告人刘**经商量后,由被告人陈**纠集他人对三被害人实施伤害,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本案的主犯;被告人徐**、黑静春、董*、李**、李**、杨**、杨**、刘**受被告人陈**的指使对三被害人进行殴打,上述八名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本案的从犯,依法可减轻处罚;上述被告人的辩护人据此所提从犯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陈**、刘**于2012年9月12日被青海省湟中县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和二年,二被告人在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判决宣告前还有故意伤害犯罪没有判决的,属漏罪,依法应当对二被告人的故意伤害罪作出判决,将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实行数罪并罚,其中已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被告人陈**又犯脱逃罪,属于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又犯罪,依法应当对脱逃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脱逃罪所判处的刑罚数罪并罚;被告人刘**犯故意伤害罪、窝藏罪,依法应对其数罪并罚;被告人刘**、李**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又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属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刘**又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他人的犯罪事实,并经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刘**的辩护人据此所提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刘**在服刑期间,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本人的其他罪行,属自首,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其辩护人据此所提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刘**又检举揭发被告人陈**帮助毁灭证据的犯罪行为,并经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陈**、刘**、蔡*甲、宋*、孙*、孙*乙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宋*、孙*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可对二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鉴于被告人陈**、刘**、徐**、黑静春、李**、董*、杨**、杨**、刘**能够积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取得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谅解,故对九被告人均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鉴于本案中被害人赵**的死亡原因无法推断的这一事实客观存在,在对各被告人量刑时应予以考虑。根据被告人蔡*甲、张**、朱某某在本案中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对三被告人宣告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三百一十六条第一款、第三百一十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第七十一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陈*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脱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与原判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刘**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3日起计算至2025年11月22日止。)

被告人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2日起计算至2022年11月21日止。)

被告人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5日起计算至2021年5月24日止。)

被告人黑静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6月5日起计算至2021年6月4日止。)

被告人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3日起计算至2019年5月22日止。)

被告人董**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3日起计算至2017年5月22日止。)

被告人杨**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5日起计算至2017年5月24日止。)

被告人杨**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6月4日起计算至2017年6月3日止。)

被告人刘*发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与原判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其中已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即自2013年6月28日起计算至2016年1月12日止。)

被告人蔡*甲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陈*甲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3日起计算至2014年7月22日止。)

被告人孙*甲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4日起计算至2014年7月23日止。)

被告人徐**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4日起计算至2014年7月23日止。)

被告人孙*乙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24日起计算至2014年7月23日止。)

被告人张*甲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朱某某犯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宋*犯窝藏罪,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孙*犯窝藏罪,免予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青海**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一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4)宁刑一初字第31号
  • 法院 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4
  • 案由 脱逃罪
  • 案件类型 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公诉机关青海省西宁市人民检察院。

  • 被告人陈**(绰号:尕*),男,汉族,中专文化程度,无职业。捕前暂住本市城西区同仁路租房。2012年9月12日因犯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被青海**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在青海省湟中县看守所服刑期间于2013年4月28日脱逃。因本案于2013年5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高**,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刘**(绰号:尕**),男,汉族,大学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2002年9月11日因犯寻衅滋事罪被西宁**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02年9月20日暂予监外执行,2003年11月29日暂予监外执行期满。2008年9月25日因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西宁**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2009年12月3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3年5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青海省湟中县看守所。

  • 辩护人魏*,青海**事务所律师。

  • 辩护人秦*,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徐**(绰号:臭宝),男,回族,小学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3年5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二看守所。

  • 辩护人应世珍,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黑**(绰号:大个宝宝),男,回族,初中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6月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赵**,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李**(绰号:尕*),男,汉族,小学文化程度,无职业。2003年4月3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青海**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06年3月2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3年5月2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被告人李**(绰号:辉*),男,汉族,小学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5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韦**,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董*(绰号:财财),男,汉族,小学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5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黄*,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杨**(绰号:羊毛),男,汉族,小学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5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被告人杨**(绰号:尕**),男,汉族,高中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6月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杜*,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刘**(绰号:阿*),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职业。2012年9月12日因犯非法拘禁罪被青海**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因本案于2013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青海省看守所。

  • 辩护人胡**,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蔡**,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住本市城北区朝阳西路北川河东路。因本案于2013年7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5日被西宁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 辩护人李**,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宋*,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5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卢**,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孙*(又名:尕*),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5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张**,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陈**,男,汉族,高中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5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因涉嫌帮助毁灭证据罪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看守所。

  • 辩护人赵**,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徐*,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5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张**,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孙*甲,男,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5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郭**,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孙*乙,男,汉族,高中文化程度,无职业。因本案于2013年5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西宁市第一看守所。

  • 辩护人李**,青海**事务所律师。

  • 被告人张**,男,汉族,高中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3年5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西宁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 被告人朱某某,男,汉族,高中文化程度。因本案于2013年5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西宁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审判人员

  • 审判长陈海琦

  • 审判员刘文雄

  • 审判员何彦邦

  • 书记员马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