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当前的位置: 找法网 > 裁判文书 > 正文

宋*与范**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1.01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穗中法民五终字第449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范**因与被上诉人宋*侵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4)穗天法民四初字第13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于2007年1月22日向宋**发了编号为穗集地证字第0101911号《集体土地房产证》,显示:宋*是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渔沙坦荷包岭新街20号房(以下简称案涉房屋)的登记权属人,案涉房屋权属来源为1997年新建、2006年法院判决;房屋所有权性质为私有,土地权属性质为集体所有,土地用途为住宅用地,房屋使用性质为住宅;其上的《房地产平面附图》显示案涉房屋西南侧、东北侧均为空地,西北侧隔一条通道有建筑物,东南侧隔一条通道也有建筑物,测绘时间为2006年8月16日。

原审法院于2015年3月19日组织宋*、范**双方到案涉房屋现场勘查,所见情况如下:1、案涉房屋坐东北朝西南,其东北墙外侧紧邻一面较高的围墙,其西北墙外侧紧邻一面围墙,其东南墙外侧紧邻一面围墙。2、案涉房屋西南侧有一栋四层半楼房(以下简称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该房屋坐西北朝东南,其东北墙与案涉房屋西南墙之间的地面距离接近3米,且其东北墙地面长度短于案涉房屋西南墙;3、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向西南约9.5米为一条村道(以下简称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西南墙与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之间为一块空地,该空地的西北边缘与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西北墙同齐,该空地的东北边缘长度短于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西南墙的长度;4、从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途经上述空地、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到达案涉房屋西南墙(案涉房屋正门位于其西南墙)有两条通道,其中位于上述空地及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东南侧的通道(以下简称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呈反u0026amp;amp;ldquo;Lu0026amp;amp;rdquo;型,位于上述空地及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西北侧的通道(以下简称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u0026amp;amp;rdquo;)呈梯形。5、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西北边缘与上述空地接壤处有一面高约1.5米的围墙(从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延伸至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西南墙)、东南边缘有一面高约1.5的围墙(从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延伸至案涉房屋的东北墙紧邻的高围墙),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西南口宽约5米,该处建有一道带锁的双开大铁门(以下简称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从西南口向东北方向延伸遇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西南墙时收窄,口宽约4.5米,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再向东北方向延伸约13米到达案涉房屋的西南墙。6、勘查当日,人员仅能从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通过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途经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门口(位于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东南墙)走到案涉房屋门口。7、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与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东北墙交接之部位靠东南一边有一个高约2米、宽约2米的铁栅栏,紧靠该栅栏西南侧还垒放有高约1.5米、宽约2米的未砌死的红砖墙(以下统称为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8、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u0026amp;amp;rdquo;地面为凹面,勘查当日其地面有水迹;根据目测,一个中等身材的人可从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通过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u0026amp;amp;rdquo;走到案涉房屋面前;但勘查当日,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u0026amp;amp;rdquo;到达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东北墙后向东南拐入案涉房屋的地方被高约1.5米的围墙挡住,且该围墙上有一个宽约一米的缺口被新垒的红砖(以下简称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处砖墙u0026amp;amp;rdquo;)堵上了。9、案涉房屋和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作为一个整体,被其西北、东北、东南三个方向的其他建筑物围蔽起来,仅有西南一个方向与外界相通,即与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相通。10、除了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和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u0026amp;amp;rdquo;,无其他通道可从外界即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到达案涉房屋。另,原审法院还向广州市城**天河分局发函查询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有无报建及是否被拆除问题,该分局于2015年2月12日以穗天执函(2015)118号《关于〈协助调查函〉(2014)穗天法民四初字第1373号的回复》称:天河区凤凰街渔沙坦荷包岭新街20号前面修建的围墙未领取相关部门的报建手续,凤凰街执法队于2014年3月7日到达位于天河区凤凰街渔沙坦荷包岭新街20号前面检查,向其发出《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穗综天责字(2014)30098号),责令其自行拆除违法建筑;执法队于2014年3月31日再次到达现场检查并发出《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穗综天责字(2014)30183号);因违建人范**未能履行自拆也未来执法队接受调查,凤凰街执法队于2014年4月29日上午组织人员对该违法违建全部拆除;因违建人范**与他人纠纷,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已立案调查,违建人范**于2014年5月12日向执法队提供(2014)民四初字第1373号《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传票》(复印件),告知执法队已被法院传票,希望执法队在法院尚未定案之前不要进行强拆;凤凰街执法队于2014年5月26日和2014年6月10日又对该地址进行监控并拍照取证;执法队于2014年7月17日到达该地址进行监控,该处焊接固定的铁栏杆已自行拆除完毕。

本案原审中,宋*称其购买案涉房屋(大约是2006年)时,案涉房屋周围已经建有高约1.5米的围墙及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当时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所在位置仍是空地,在2008年其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范**搬离案涉房屋时,其才发现范**已经新建了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一层半房屋;2014年2月,范**第一次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处砌墙,同时范**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处砖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打开一个口子供案涉房屋居住人员与外界通行使用;在2014年2月至2014年5月21日期间,范**共有5次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处建设妨碍物的行为,其中前四次为砌墙,最后一次为建铁栅栏并垒设活动砖墙;2014年7月时,宋*将范**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处建的铁栅栏拆了一半,临近2015年春节时,案涉房屋的承租人从安全角度考虑,就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处砖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打开的口子用红砖垒起来堵住;其认为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u0026amp;amp;rdquo;根本无法通行,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属于公共通道;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有两个锁,一个锁为两扇门之间的暗锁,一个为出门方向靠左侧一扇门与上面门檐之间的插锁,其及案涉房屋的承租人不持有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的钥匙。

范**称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由其建设,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有两个锁,一个锁为两扇门之间的暗锁,一个为出门方向靠左侧一扇门与上面门檐之间的插锁,上述锁为其添置;宋*及案涉房屋的承租人应该持有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的钥匙;1985年左右,其向渔沙坦村购买了一块约400平方米的可用于盖房的空地,购地后,其新建了高约1.5米的围墙将空地围住,并在西南方向围墙上开设了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大约在2006年、2007年时,范**自己出资建设了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的第一层,自第二层起的三层半由其女婿出资加盖,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现由其女婿控制管理,出租房屋的租金由其女儿收取;其没有向村里申请就自行建设了u0026amp;amp;ldquo;案涉西南侧房屋u0026amp;amp;rdquo;;2014年2月,其第一次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处砌墙,同时其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处砖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打开一个口子供案涉房屋居住人员与外界通行使用,后来上述口子被人用红砖垒起来封闭,其不知是何人所为;自2014年2月至今,其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处共建过两次墙、两次铁栅栏,其建铁栅栏时还在铁栅栏另一侧堆放活动砖墙;其认为宋*可以从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u0026amp;amp;rdquo;通行,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所占用的土地属于其专有使用的。范**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对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所占用土地享有所有权或用益物权。

现宋*以范**在公共通道砌墙妨碍其通行为由,于2014年4月向原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请求:1、判令范**排除妨碍,恢复原状,拆除天河区沙河镇渔沙坦荷包岭新街20号房屋门前通道的墙和大铁门;2、本案诉讼费由范**承担。另,宋*向原审法院申请撤回其要求确认其对案涉房屋门前通道及大门拥有通行权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宋*上述撤回诉讼请求的申请,符合当事人合法处分自身民事权利原则,依法予以准许。《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条第三款规定,本法所称物权,是指权利人依法对特定的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包括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第十七条规定,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第三十五条规定,妨害物权或者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第三十九条规定,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宋*作为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人,其依法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案涉房屋的权利受法律保护,其权利受到妨害时,有权请求排除妨害。范*明称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所占用的土地属于其专有使用,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对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所占用土地享有所有权或用益物权,故对范*明上述陈述不予采纳,对宋*关于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为公共通道的陈述予以采信。从原审法院现场勘查的情况看,除了通过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u0026amp;amp;rdquo;或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外,别无他路从外界即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通向案涉房屋,但u0026amp;amp;ldquo;案涉B通道u0026amp;amp;rdquo;仅能容下一个中等身材的人通行,明显无法满足宋*从外界即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出入案涉房屋的日常生活需要,而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相对宽敞,能够满足宋*从外界即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出入案涉房屋的日常生活需要,故应视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为从外界即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出入案涉房屋的唯一可正常使用的通道。在此情况下,范*明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建设铁栅栏和垒放活动砖墙的行为,以及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设置大门的行为,阻碍了宋*从案涉房屋出入外界即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的唯一可正常使用的通道,明显妨害了宋*对案涉房屋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且根据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天河分局的穗天执函(2015)118号回复的内容可知,范*明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建设铁栅栏和垒放活动砖墙并未经过有关行政管理部门准许,其行为亦无合法依据。现宋*要求范*明排除妨害,将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及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拆除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上的依据,依法予以支持。

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条、第十七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5年7月10日作出如下判决:一、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将位于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渔沙坦荷包岭新街20号房西南墙开外约3米处的铁栅栏和活动砖墙拆除。二、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将位于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渔沙坦荷包岭新街20号房西南墙开外约22米处的双开大铁门拆除。本案受理费200元,由范**负担。

上诉人诉称

判后,上诉人范**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宋*以拍卖的方式,取得了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渔沙坦荷包岭新街20号房所有权,但没有实际居住。宋*以我方妨碍其房屋自由出行为由,起诉我方。我方不服原审判决,特提起上诉。我方认为不应该把涉案铁门拆除,该大门的宽度可以进出一辆小型客车,如果将该门拆除对我方完全没有安全感,也不符合农村的生活方式。宋*进入我方大门,从我方的房屋前直接经过,应当对我方进行经济补偿。为此,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2、判令宋*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宋*答辩同意原审判决,不同意范**的上诉请求。

本院查明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对原审法院查明事实均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在本案二审过程中,范**表示对原审判决第一项没有异议。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因通行问题产生纠纷,从原审法院现场勘查的情况来看,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为宋*从外界即u0026amp;amp;ldquo;案涉村道u0026amp;amp;rdquo;出入其所有的涉案房屋的唯一可正常使用的通道。范**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位置建设铁栅栏和垒放活动砖墙的行为,以及在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设置大门的行为,对宋*的通行造成妨害,故宋*请求范**排除妨害,将u0026amp;amp;ldquo;案涉障碍墙u0026amp;amp;rdquo;及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大门u0026amp;amp;rdquo;拆除,合法合理,原审法院予以支持正确。而范**称u0026amp;amp;ldquo;案涉A通道u0026amp;amp;rdquo;所占用的土地属于其专有使用,因其未能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原审对范**上述陈述不予采纳并无不当。至于范**在二审中提出因宋*进入其大门,从其房屋前直接经过,故宋*应当对其进行经济补偿的意见,显属无理,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范**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审查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上诉人范**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u0026amp;amp;times;u0026amp;amp;times;月u0026amp;amp;times;u0026amp;amp;times;日

案件基本信息

  • 案号 (2015)穗中法民五终字第4492号
  • 法院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裁判时间 2015
  • 案由 侵权纠纷
  • 案件类型 民事
  • 文书类型 判决

案件相关人员

  • 上诉人(原审被告):范**,住广州市天河区。

  • 委托代理人:罗学军,广东通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宋*,住广州市天河区。

审判人员

  • 审判长蔡培娟

  • 审判员黄嵩

  • 审判员谭红玉